铁血宋徽宗 第4章 你得支棱起来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从穿越之后,五个月没吃到正经食物,八个月没跟人说一句话,非常寂寞,都快疯了,每天自己跟自己聊天。突然明白为啥小婴儿都是话痨,一整天呀呀呀个不停,看来也是憋得慌。第一个月时还想着那些杠精会被隔空扇一百零八个大嘴巴子,现在恨不得抓一个杠精出来聊一会。

  林玄礼说:“咱八个月了,差不多会说话了吧?”

  自己又答:“真可以了,以林哥的能耐,三岁习文五岁习武,尽量拯救一下哲宗老哥。宋朝出了很多天才,以林哥历史系的身份,装一个天才,指点江山肯定不难。”

  “但肯定的!我就是天命之子!”

  “穿越小说里都有不好意思叫爹妈事儿,请问林哥你觉得有吗?”

  “叫爸爸有什么叫不出口呢。能叫马云爸爸,能叫央视爸爸,跟哥们打赌比拳都是父子局,一口一个爸爸叫得,换一个人瞎矜持什么。”

  “也是哦,林哥除了不卖身之外什么都可以卖,咱服务业没那些讲究。”

  保母听他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自自语了半天,也没听懂什么,不禁微笑,拿出《中庸》来读给他听,读一句讲一句。“没指望你能听懂多少,我给你讲这些,也算不上开蒙,只是小孩子都喜欢学人说话,要是能无意间带出来一句半句的,倒显得早慧且稳妥,新旧两党都不得罪。”

  四下里只有两名丫鬟在窗边绣花,保母索性低声倾述:“前朝党争,后宫里也党争,叫人怎么安稳度日。美人也不指望你将来有多大成就,你六哥就算是常常咯血,也是长子,官家福德庇佑他,必能长寿。还有你九哥呢。能稳稳妥妥的当个郡王,养成个温和的性格,将来诗礼传家,我就不辜负圣恩,不辜负美人嘱托。”推荐阅读sm..s..

  林玄礼:我知道美人是个职位称呼。但我真的想嗑你俩……日哦我现在都无聊到变态了,说好了不在三次元按头cp呢。第一万次说没有更新看我要死了!我的命是网文和烤肉给的!

  转眼就到了周岁生日,能走能跑能满地乱滚,断断续续的能说些句子。心里很清楚,只是嘴上说不清楚,也可能是牙没长全,每天拿被子和扇子柄啃啃手指头缓解痒痛,怀疑自己是个竹鼠。

  计划中当然是直接去找每隔俩月能见一面的皇帝,跟他说想开点,新政是真的有用,西夏将来会败,你撑住不要郁闷死——当然得婉转点。

  现实则是在端午宴上当众跑过去抓住他的袖子,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被亲妈抱回去了。

  凑近了看得更清楚,官家的姿容看起来像是加班三年半没休息过一天还被变态上司反复压榨挑刺、甲方让他改了二十八个版本最后说算了还是隔壁设计师出的稿子最好,变态上司说你没有工作能力自己离职吧、回家之后老婆做了驴鞭猪腰子大补餐和小蓝药片以及国产神油之后坚持了两分钟宣告结束、去阳台上抽一颗华子深入思考自己房贷车贷、应不应该跳下去的抑郁中年男子。“爹爹!我要说,我啊呜”一着急用仅有了三颗牙咬着舌头了。

  向皇后注意到这一点,用严厉的教导主任的眼神瞪了过来:“让十一郎回来,让他说。”看看你教他说了什么,你也想像德妃那样受宠?呵。德妃靠的是脸。

  陈美人有些惊惶,抱着儿子有些无措,到底是训练有素的侍女,温顺的福了福身,把他放在地上,以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

  皇帝却摆了摆手:“小儿语,听不听皆可。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也必是有人暗中教授,借他之口。”

  不是太后就是皇后,想要借小儿之口讥讽我什么,仗着我不能怪罪他。

  陈美人我了解,她单纯,没这个心机。

  林玄礼:get了现在的气氛,我应该多看点宫斗剧。

  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抱着他的小腿:“吃糖,吃糖糕好欢喜呢。”多吃点甜食对抗抑郁。

  一样对沉着脸法令纹深重的皇后帅气一笑:“娘娘,吃糖糕,好~好吃。”

  全场的人都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小孩倒是挺甜。

  旁边就是朱德妃和赵佣,这位六哥似乎有点担心,已经站起来了,听他说了这样的话,露出一丝苍白的微笑:“原来,十一弟是新近尝了美味佳品,想要奉上请父母品尝。十一弟开始吃东西了么?不知道糖糕是何等美味。”

  德妃笑道:“你小时候很爱糖糕和毕罗呢。”

  皇帝心说这有可能是陈美人教的,她就知道劝我息怒,别的什么都不会,无聊的戳着个粽子吃了一口:“取蔗浆给十一郎饮。将那糖糕取一碟给六郎。”

  陈美人抱起儿子谢恩,回到自己的位置低声碎碎念。

  向皇后无聊的移开眼神,就这?就这?

  所谓的糖糕只是普通的发酵白米糕,切成小块,撒上一点霜糖。

  今日只是宫内家宴,明日才是端午节的正日子,各色五毒荷包都准备好了。茱萸的味儿挺清新,还没什么,就是荷包上绣蜈蚣毒蛇,还挂在旁边,夜里恍惚看见时真是吓一跳。

  龙舟竞渡、大宴群臣,各国使臣都要赴宴道贺——这些事都和幼儿没有关系。

  苦熬时光到了两岁,得到五岁才能开始练武。宫中无所事事的程度导致了艺术发达,看其他美人绣的抹胸和荷包、画的团扇、自己穿的珠花与璎珞,都非常精致。

  林玄礼欣赏了一会艺术交流,心说:这帮手工帝。

  偶尔被带出门,在花园里看美女们斗茶,和打发蛋白一样一顿狂搅,然后换着喝,笑吟吟形同闺蜜的探讨一会。宫斗小说果然不可信。

  林玄礼对抹茶的一切都敬谢不敏,无聊的爬树,被寸步不离的保母反复抓走,只好一顿疯跑提高体能。

  每次遇到未来的哲宗哥哥能在一起玩一会。

  有很多话想对神宗皇帝说,可是很难见面,每个月大约能见一次,在丝竹管弦和戏曲之中,左右又总有许多宫人侍从,想悄悄说句话都很难做到。努力蹦蹦跶跶的吸引皇帝的注意力,爬到他膝盖上——日哦大龄单身直男坐在老男人的大腿上真有点尴尬,把他当老板就感觉更尴尬了。这不是和保母一起睡觉的尴尬。

  努力做到这儿反倒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口。抑郁不是三两语就能解决的,我也有得了抑郁症的哥们,说要开心那是放屁,他自己也想开心。说多了像是妖孽,也不能直接预历史,跟他说我六哥能把西夏大败?离谱。直接跟他说新政棒棒哒,你得支棱起来,要不然你一死新党中人一个都好不了,恐怕他得把我扔下去,太后和皇后得收拾我妈以及保母乳母他们。

  思前想后,附耳低声说:“爹爹要长命百岁,别怄气。我梦见有个黑脸老爷爷跟我说,西夏一定会被灭的。”

  高太后的眼神看了过来:“君子俯仰天地之间,事无不可对人,不要养成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有什么话,大大方方的说。”

  如果是好话,那谁都能听,如果不是好话,就不该说。

  皇帝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忧郁而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摸摸头放下地:“佶儿,以后别说了。”

  林玄礼心说按照网文你现在就应该惊讶于我为何如此早慧,然后跟我密谈一番,我连梦见赵匡胤的借口都想好了!我就跟你说六哥将来很有成就,嘿还显得我不是觊觎皇位。

  信心满满的回去等了一个月,压根没有被召见密谈,只听说皇帝生病,美人们开始念经拜佛、对月祈祷。

  不几月,六哥被紧急立为太子,皇帝在太后皇后和群臣的簇拥下驾鹤归天。

  陈美人听到消息时,正和一群美人在宫中焚香祝告,哭晕过去。

  林玄礼有些迷茫:也就是说我努力了两年多,除了能满地乱跑,跑得挺快、能吃到点肉之外啥也没干成呗?信息流依然不畅通,年龄导致的人微轻还得再过十几年才能熬过去。唉,历史规律倒是不容易打破,我还在长身体,别让我吃三年素啊!现在就觉得饿了。

  宫中内外虽然哭的哀哀切切,但在高太后的执政下有条不紊,礼法也都规定的井然有序,换丧服披麻戴孝,在灵前入席哭泣、烧香以及焚烧纸钱。宗室皇亲和官员们按序列入宫举哀、外国使臣入宫举哀,在某官员的住持下‘哭’‘拜’‘又拜’‘再拜’‘起’,堪称流水线工程。

  林玄礼发了会呆,哀乐倒是庄严宏大,殿堂内檀香缭绕。来了许多长胡子的老头,估计司马光王安石文彦博欧阳修黄庭坚吕惠卿在其中,但是没人介绍,不认识。

  六哥赵佣在灵前继位,改名赵煦。德妃本该是太后,却被压制住只当了太妃。

  保母低声说:“朝议时为此争论不休,到底是太皇太后和向太后做了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