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9章 不是靠脸而帅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制规定皇陵要在皇帝死后七个月内建造完毕,而生前不可以建造。

  宋陵都在一处,郑州、洛阳之间的巩义市,南有嵩山,北有黄河,除了宋朝现在所有皇帝总共六帝七陵——其中还有赵匡胤的爹——以及皇后陵、皇室宗亲墓、名将勋臣墓等二百多。寇准、包拯等人都葬在这里。

  终于到了陵寝处,神宗爸爸葬入地宫中,称为永裕陵。

  皇帝要亲自祭告祖庙,拜祖宗们。

  其他人没有这份殊荣。

  林玄礼满地溜达了一会,仰头看了半天,抓了一个长得最帅的班直,斯文儒雅,剑眉星目,不论怎么看都比别人更有气度。在社会上混的时间长了,有时候来一群学生聚餐,很容易一眼看出来,这群学生中谁将来会更有出息,谁会成为领导,谁有可能成为富商,一个人的性情很容易浸在脸上,和被腌透了一样。那种特殊的气度或许会被朝夕相处的人忽视,但眼力好的社会人却轻易能辨别出来。

  班直就是禁卫军,这位制服帅哥看起来像是□□前头升旗的兵哥哥,不是靠脸而帅,跟我一样,靠的是气质啊,爱了爱了。

  彬彬有礼的拱拱手:“你……你是什么职务?该怎么称呼?”

  通过辨认服色和腰带细节来确定对方职务的高难度项目,他还没学会,对官制都不是很了解,上辈子还算熟悉,这辈子三年多除了重温脑海中的兵法之外,就是回忆各种烹饪技术和基础科技,别的都忘了。

  这就好比是后世的勋章,内行人扫一眼照片上的勋章和勋历,就能知道这个人人是那个国家的、入伍几年、立下过什么功劳、击杀多少敌人、参加过那几场著名战争、受过什么荣耀嘉奖。

  外行人:真亮!

  帅气哥哥也躬身回礼,抱拳:“卑职三班奉职,种建中,参见遂宁郡王。郡王直呼下官姓名即可。”

  听起来不是历史名人呢。

  林玄礼也不失望,帅就够了,谁不喜欢多认识几个帅哥呢:“你叫我十一郎吧。带我去打兔子好不好?我想烤兔腿吃。”

  有几名殿前班直兴奋起来:“官家在祭祖,不好弄出声响。”

  “打兔子得走远一点。”

  “种郎别让郡王失望。”

  更多的人保持理智:“还是设套逮兔子吧,皇陵附近禁止伐木和打猎。”

  “兔腿倒不如鹌鹑。”

  当然禁止了,坟墓旁边都以长了美观的松柏为吉兆,万一被人砍秃了,很不吉利。

  但拦不住百姓悄悄过来拾柴打草,有没有人监管。没逮着就算了,逮住了有人说情也由皇帝赦免。

  打猎也不行,一箭万一射到哪位皇帝的陵墓封土上怎么办?坟头中箭。

  保母跟在后面,双手悄悄伸到他腋下,一把抄起:“你再这样胡闹,我要去告诉朱娘娘和陈娘娘了!皇上在告祭宗庙,你要干什么?”

  林玄礼想了想皇帝的美貌母亲,又想起自己的漂亮亲妈,算了算了,被美女翻白眼总不是什么好感觉,责备我不懂事,我还真有点自责为什么不让她们省心。[古代真是害人,要是现代社会,倆三十岁升官发财死老公的美女,我可以试着追一追的。]

  [呸,纯洁点,别这么饥渴。长到十五六岁,这次国家会给我发女朋友的。]

  “好么么,你放我下来,我不去了。种郎,你带我在这里走一走,我想看看陵前的石像生,好不好?”

  种建中微微迟疑:“只要禀明太后和陈娘娘,卑职自当从命。”小孩出门得告诉娘。

  保母知道他第一次出宫绝对不会安分,抱着他去一一禀告,只觉得奇怪:“你从哪儿听说了石像生呢?我何曾给你讲过这个?”

  林玄礼心说不好,我懂得太多了,多语失:“在路上打盹时,好像听到有人说石像生雕的好,又说什么在陵前。我装作知道的样子。”

  保母正色道:“郎君何必如此,年少时正该勤学苦读、好学不倦,凡事穷究义理,知道的便是知道,不知道的事情,哪怕是到了耄耋之年,也该不耻下问。孔夫子尚问道小儿,郎君问一问路上听见的石像生是什么,想去亲眼瞧一瞧,增长见闻,谁又能阻拦你?”

  林玄礼:“是啊,我不该自作聪明。”

  早知道一句话能招惹你这么多话,我就应该说是你跟我说的,让你怀疑自己去。

  保母又单手抱着他继续往前走,扯下腰间的荷包给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自己拿蜜饯吃。”推荐阅读sm..s..

  林玄礼又说了一次废话:“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我都三岁多了。

  保母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这地方深浅不一,你万一崴了脚,在这里可不得了。”倒是有太医,但是不吉利啊!

  向太后正在百无聊赖、昏昏欲睡:“那有什么可看的。哀家也去看看。”

  好了不用问陈美人了,直接可以去。

  2个望柱,2头象,2个驯象人,2个瑞禽石屏,2只甪端,4匹马,8个控马人,4只虎,4只羊,6个客使,4个武官,4个文臣,2个镇陵武士,共46件,加上宫城四神门外两个狮子,南神门内两位宫人和陵台前两位内侍,共60件。

  林玄礼看完之后暗挑大拇指,心说真好看!这新的就是漂亮啊![科普一个小常识,这是北宋皇陵,但徽钦二宗都不在这儿哈哈哈哈]

  [本傻叉和我傻叉儿子都被抓走了嘿嘿嘿]

  [全须全尾而且摆放整齐一点破损都没有,现在真是北宋造像艺术的巅峰啊。太美了!爷哭了!]

  为了抱大腿,一路上装模作样的扶着太后,实际上只是拉着手。

  太后出门就前呼后拥,开路的班直数十人,跟在后面的宫女太监数十人,单是脚步声就吓得兔子一顿乱钻,高高的草堆中斑鸠、鹌鹑各种野鸟一顿乱飞。

  道路宽阔且有些高到恐怖的杂草——比三岁小孩还高,还有许多枯黄的狗尾巴花,相对而立的石像生静默无,白天看尚觉得森冷威严,若到了黑夜,也必然……是个拍恐怖片的好地方!

  [咋就没人从皇陵拍惊奇博物馆呢?]

  [石人动起来有什么意思,要是皇帝们的棺材板压不住了那才有意思。]

  [也不知道赵匡胤和他弟弟在九泉之下见面时能说点啥。]

  [反正赵佶得被打成猪头。哎?这已经有小说了。]

  看了一圈,向太后评价:“之前送神宗下葬时,只觉得高大,走近了一看,果然高大雄伟。先帝处处想施行新政,不知道他想不想改这皇家威仪。哼。”

  林玄礼不好不接话,正在筹措用词时,向太后的体己侍女接过了话头:“还是娘娘您做得对,高娘娘也跟您一条心。”

  看完之后,向太后又二次坐车去看刘后的陵墓,欣赏了一会。回去吃饭。

  次日,官家还要去祭庙。

  盛大的仪式得依次进行,就算有随行的老师写。

  林玄礼又找到帅气的种小哥哥,试图挂在他的手腕上:“你教我练武射箭好不好?”

  种建中蹲在地上与郡王说话,诧异道:“郡王未满四岁,为何急于练武?卑职不善弓马,只能开七石弓,师从大儒张载,是蒙恩补入三班奉职。”

  林玄礼上辈子就挺爱射箭,虽然屡射不中,怎么练都不准,但是按时去射箭馆报道,人缘也很好,几个教练搞生酮减肥时全靠他教烤五花肉的秘方。

  七石弓=50kg多一点,哥哥你怎么敢说不善弓马……弓箭比单纯的重量难搞的多!

  50kg的人我能扛起来健步如飞,50kg的弓我真的不行。

  “那你会蹴鞠吗?”

  种建中:“略通。”站起来把前后衣袂掖在腰带里,颠了颠十一郎偷偷带上的藤球,耍了个花招。

  帅气哥哥颠球时更帅了。

  班直们给他一个眼神:干得漂亮!

  最活泼的就是这位郡王,你让他别乱跑。要不然我们还得跟着。现在掏出马札坐下来,多惬意。

  “哇!”林玄礼:[我是有点兴奋。但这可是我穿越以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和我一样帅,还和我一样身手矫健的兄弟。]

  小声的玩了半日,有人帮忙望风,没被发现。

  太后太妃率内命妇和公主们、皇帝率宗室和部分官员,分别祭祀永裕陵。

  陈娘娘已经住在神宗永裕陵的地上陵庙中,这里也和宫殿一样,九阶玉台,九对朱红大门,只是宫中供奉的是皇帝的画像。

  保母看他情绪低落,低声解释道:“娘娘住在偏殿中,负责四时祭祀,早晚焚香,有宫女服侍,守灵的有侍卫,更远处也有陵户聚居的村子。每年四季和三节两寿(阳寿和冥寿),宫里都派人来送东西,叩问娘娘安好。”

  殿内燃着香,只有香味没有烟雾。

  林玄礼离开时,再三回头看她。这时候陈美人不施脂粉,身穿素服,倒是符合年龄像个三十岁的妇人,而不是自己前两年看到的清秀恬淡小美女。

  不知道自己还不能活着见到她……见到活着的她?

  回京路上,皇帝的车驾中轮流有教师上车,给他讲课。

  林玄礼百无聊赖,去骚扰九哥。

  赵佖倒是温温吞吞的性格,看东西也看不大清楚,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