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10章 伶人百戏之一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京之后,又是集体跑去太皇太后那儿打卡报道,无关人口就被遣散了。

  林玄礼现在就是无关人口中活力值最高的一个,只是每见了超级严肃的太皇太后,就有些莫名的敬畏——就像是上一个酒店的超凶超严苛女老板,她但凡不抓我偷吃后厨的边角料,我还能干挺长时间呢。有道是穷文富武,要是不吃吃边角料,一天一斤二斤的牛肉我哪里吃得起。

  保母这次没抱他,让他自己在前头走路散散心。

  回去之后午饭也没吃,陈美人那个眼神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那个眼神……很像一位因为抑郁症跳楼的同学。[人要是失去了快乐的能力,活着真没什么意思。]

  [是啊,哪怕再穷再惨,也能有点希望,能早点不要钱的乐子。]

  [咱也不是小孩了,她要是心意已决,非大哭大闹的求她活下来,也不过是徒添痛苦吧。]

  [尽人事听天命呗,我也尽力了。]

  [要是他俩都留不下,我将来能留住哲宗老哥么?哥穿越过来三年多,就想干成这两件事,哪一个都没成?别的小说里三岁的穿越者都能打造工业链,指点江山,大发财源,一个滑铲解决掉猛虎,我这么废?]

  [……咱聊点别的吧。种建中这个名字就是熟悉,熟悉还想不起来,为啥呢?以前有姓种的哥们么?][不知道啊。]

  一路魂游天外的走回去,没回自己的寝室里,在门口踟蹰了一会:“我今夜去那屋里睡。屋里的陈设都别动,过几年我娘回来还要住呢。”

  众人齐声应是。

  小胖手指灵活的一划拉,解开了外衣的带子,自己脱下来扔给刚过来的小翠:“我躺一会,么么姐姐们都辛苦了,也去歇会。”

  小翠捧着衣服有些惊讶,知道郎君一向试着自己穿脱衣服,有些小家子气,但没想到他这么快。

  林玄礼往床上一滚,保母过来给他盖好被子,放下帷帐,示意其他人都下去休息,自己拿了几根丝绳过来静静的打如意结,打算给他挂在香囊上,快到新年了。

  回京时就是上午,睡到中午胡乱起来敷衍了几口点心,继续赖床不起,意志消沉。

  到晚上太皇太后设宴。

  保母知道他最爱吃,哄他起来洗澡换衣服:“十一郎,今晚上有金齑玉鲙,樱桃毕罗,桂花稠酒。还有贡品金丝小枣呢。还买了宫外的肉饼呢。”

  林玄礼只好勉为其难的爬起来。伸出两只小脚趿拉着鞋,跟着她往卧室走。

  “洗白白~洗香香~”

  盛着香汤的柏木小盆就放在卧室里,门窗紧闭,几个清秀的小姑娘准备好给他搓的干干净净。

  林玄礼早已从一开始的羞涩兴奋变得淡然处之,三年了,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再过四个三年,就不只是被小姐姐洗澡啦~嘿嘿。

  屋里有一只茶叶末釉色的花觚,里面插着清供,雪白的大朵菊花、粉色的树枝上几只木槿、还有些秋海棠点缀其中,粉粉白白的煞是好看,味道却只有淡淡的菊花香。和浴盆中的青木香、檀香等味混合在一起,格外好闻。

  香汤用的是真檀香木屑煮味道。

  小光头非常好洗,头皮都会随风飘散。

  林玄礼摸摸自己毛茸茸的短寸:“过完年就可以留头发了吧?”我还没留过长头发呢,不知道什么感觉。哎,倒是很省钱,这个年代肯定没有托尼老师。

  小翠:“你别急,头发越刮越粗越密,长大了才俊呢。”

  洗完澡,唤来宫里会剃头的宫女,把他的短寸又刮干净,闪闪发亮没有伤口,涂上一点面脂,又擦干净,造成了打蜡效果。

  对着铜镜一看,嚯。

  林玄礼:[琦玉老师你小时候这么可爱吗?]

  ……

  高太皇太后的政务没那么忙,司马光的故去让她有点惋惜,但这一派还有很多人,丞相也有好几位,满朝被重用的大臣都是司马光一党的保守派,几乎没什么变故。

  拉着官家问长问短:“路上学业可曾落下?祭祀宣祖永安陵,□□的永昌陵,太宗的永熙陵,真宗的永定陵,仁宗的永昭陵、英宗的永厚陵,路途遥远,累不累?”

  赵煦坐在旁边和她说话:“学业不曾落下,只有温公故去的消息传到队列中时,先生们悲不自胜,听课半日以示哀悼。七座陵寝虽然遥远,心里却不觉得累。”没有人在我耳朵边上叨叨,多走两步算什么?虽然事后咳嗽时喉头有点发甜,现在双足还有些肿胀,小腿酸痛,但是还好吧。

  高太皇太后喜不自胜:“拜谒到仁宗陵前时,想必是心有所得。你要学他才好,是为仁君的样子。”

  赵煦就安安静静的点点头。

  向太后一路上也没发生什么趣事可说,到了目的地也只是去看了看石像生,这说出来也不好听啊。

  朱太妃在还是德妃的时候,得宠!现在地位更稳固,要不是太皇太后压着,那就属她了:“我和太后一样,专心扶灵,只是在路上有个人很有趣。”

  她笑盈盈的样子比去年不差多少:“以前的韩相公,郊迎大行皇帝和官家时,望尘而拜,等灵柩和龙辇过去后,对向姐姐,对我,都是提前跪迎,望尘而拜。”太妃的仪仗、凤辇都不如太后,差得多呢!礼仪上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待遇,仅就太妃来说,作揖就行,别人都不拜。

  赵煦听她说了这件事,心中暗暗的喜欢的韩绛,觉得他很贴心。

  虽然按照讲官他们的说法,所有让皇帝顺心的都是奸臣,噎的皇帝直打嗝的都是忠臣……韩绛真是懂礼啊!

  高太皇太后的脸却沉了下去,厉声训斥道:“韩绛先朝老臣,汝安得当望尘之礼!”你只是生了皇帝,不是太后,他却是顼儿时的丞相,你如何当得起丞相下拜?他此举无礼,你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也配?更新最快s..sm..

  赵煦猛地站起来,小腿一酸差点扑倒,幸好抓住了椅子扶手。胸口一阵气血翻涌,险些咯血。

  朱太妃当时就跪了,脸色比被人抽了倆嘴巴还难看。一贯怕她,美人泪顺着雪白滑腻的鹅蛋脸扑簌簌的往下流,哭拜在地:“妾乐而忘行,知错了,请娘娘宽恕则个。”

  高太皇太后板着脸:“你是太妃,不是太后。”韩绛这事儿做的也不对,但又不能下旨申斥他,他是想讨好皇帝生母。命令左右:“带官家出去。”

  赵煦心里又气又怕,暗恨亲娘不是太后,才有今日之辱,要发作偏偏又不占理。又一次下定决心,等我亲政之后立刻加封她为太后!谁都别想拦我。又有点气韩绛,惹事。

  留下来也是徒劳,劝不了,又不能强词夺理。

  屋子的角落里有背景板一样不引人注目的史官,本来中午多吃了点蜜饯,正在昏昏欲睡,现在精神一振,立刻奋笔疾书,记录下这件事。

  等到晚上,林玄礼健康又香喷喷闪闪发亮、穿了一身粉色显得有点黑,饥肠辘辘的被带到。

  蜡烛明晃晃的照着升平楼,也照着小郡王们的小光头又白又圆闪闪发亮。[少林功夫好耶~]

  每人一张四出头官帽椅,配一张比椅子大不了多少的高几。

  依然是分餐制。

  因为人多,所以分了桌子。

  等着开宴时,和兄弟们聊聊天,赵佖眯着眼睛隐约能看见光亮,小弟弟们蹦下来抓住他,奶声奶气的问:“宫外什么样子呀?”

  “十一哥你好黑啊。”

  桌子上高足碗用又圆又亮的金丝小枣搭成五层小塔,做了个看盘。

  小郡王不管这些,饿了就抓着枣子开始吃。

  宫女们无可奈何,另外摆了几个看盘,一会换上去。

  叔叔们坐在另外一个地方,虽然是一人一桌,也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过了一会,教导主任脸的高娘娘,似笑非笑的向娘娘,眼睛上涂了红色眼影看起来像是哭了半天的朱娘娘和含怒隐忍不发的官家都来了。

  林玄礼:[太皇太后的脸色就好像在院墙外蹲点半个时辰终于逮到了一群逃学后想□□回去的学生。又有点像是老板发现账目对不上,偷税的事暴露时的场面。出事了。]

  金齑玉鲙是生鱼片,这年头的河鱼生鱼片真不敢吃,虽然秋天的鱼雪白晶莹肥美,虽然是淡水鱼但很好看,也没有肉眼可见的寄生虫,就是有些怕怕。樱桃毕罗则是加了樱桃果酱馅的酥皮馅饼,热气蒸腾,和外卖的肉饼、虾仁羹相邻着热气腾腾。

  宫中现在还禁止音乐,只有两个矮个子的秃头优伶出来说相声,又唱了一段,声音倒是很美。

  林玄礼听了半天,谐音梗真真经久不衰,乐不可支差点把虾仁掉了:“这叫什么?”好像是参军戏吧?

  保母低声说:“也没什么特殊的名字,以前好像叫参军戏,现在只是伶人百戏之一。那秃头的王郎颇有盛名,跳舞是领舞呢。”

  宫女拿着凤嘴壶,给他倒了一盏乳白色的饮料。

  是甜美温热的桂花稠酒。

  喝着不觉酒味,却真有点上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