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12章 给我俩小铲子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玄礼原本以为一个小皇帝身边会有很多勋贵世家出来的同龄人,陪他玩耍,跟他培养感情。实际上,从老师到宫女太监都是三十岁以上,老成持重,忠心不二,同龄人和同学都不存在。皇子可以有同学,皇帝绝对没同学,就像他——赵佶的考试成绩完全没人搭理一样。

  在太皇太后眼前秉持着食不的精神吃完饭,双双告退。

  十个健壮的中年宫女跟着赵煦,给他穿的厚厚实实,加上披风,戴上可爱的大红风帽,从额头到下巴围了一圈雪白兔毛,风帽里只露出一张小脸。

  还叫来两个健壮的内侍,等着官家和十一郎走累了,叫他们背着走。

  赵煦低声问:“宫里冬天有什么景色吗?”

  “花园中有些苍松翠柏,雪后红梅。”林玄礼低声说:“我叫人清理出来一小块冰面,泼了点水,滑了许多屁股墩。”

  赵煦:“哈哈。”

  林玄礼又说:“我不外乎荡秋千、蹴鞠、斗虫、画画、摘花、上树这些事,天寒地冻,最近和姐妹们玩过家家。”她们终于带我玩过家家了,感动,差点去抱朱太妃的大腿。没办法,虽然怕向太后嫉妒,但是宫里同龄的四个小姑娘有仨是她生的。

  赵煦:“哈哈哈,真有意思。过家家玩什么?”

  “用花换酒呀,用肉饼换手帕,假装做生意。一起捏点心准备过年。”

  在不久的将来,小妹妹们会尊称我一声炙烤师!嗯,如果保母和她们的保母不拦着我亲自烤肉,我早就成了。她们动手烤的真不成,火候掌握的不好,大厨要被气的吱哇乱叫了。再长几年,铁板烧等我!锅我都看好了。

  一路走一路闲聊。

  林玄礼有上辈子的生活经验,深吸一口气就知道空气中飘来的是烧麦秸、高粱根,还是山火,或者是煤炭味儿,亦或是劣质烧烤木炭顶级果木熏烤。前几种是童年经历,后两种则是职业素养。思维还停留在上辈子提倡的环保上:“这炭味真难闻,以后要是不用就好了。”

  “有诗曰:沙堆套里三条路,石炭烟中两座城。不用石炭,百姓以何为生?佶儿,要知道,大宋不定都长安洛阳,正是因为那两处的树木砍伐殆尽。”赵煦慢悠悠的往前走:“数年前,乌台诗案之时,慈圣光献皇后。你记不住,曹娘娘,临终前还为苏东坡开脱。他去做了徐州太守,那年徐州城秋冬缺少柴薪度日,百姓恐难度寒冬,会冻饿而死。苏东坡就命人四处勘探,终于发现了石炭。为此写了一首诗。”

  “君不见前年雨雪行人断,城中居民风裂骭。湿薪半束抱衾裯,日暮敲门无处换。岂料山中有遗宝,磊落如盘万车炭。流膏迸液无人知,阵阵腥风自吹散。根苗一发浩无际,万人鼓舞千人看。投泥泼水愈光明,烁玉流金见精悍。南山栗林渐可息,北山顽矿何劳锻。为君铸作百链刀,要斩长鲸为万段。”

  林玄礼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以前给人送礼时买过精装的苏轼大全集,好家伙,一寸厚的书的足有六大本:“我滴哥哥,你怎么记得住。”请接收学渣的膜拜。

  赵煦讶然:“这么形象呢,为何记不住?天冷,薪贵,有市无价,山里有珍宝,大家都去看,炼钢做刀……给你切鱼吃。”他随口又讲了讲常平仓存的炭,就是等大雪苦寒,京城鬻炭者疯狂涨价时,便宜卖些炭。

  “哥哥你还知道这些事?哇。”说好的不食人间烟火呢?

  赵煦心说:可别提了,司马光一党的疯狂给我讲百姓有多艰难困苦,本来就吃糠咽菜勉强生存,等王安石改革之后就活的更难了。

  对前面这段我信,先帝也这么说。后面的离谱。

  晃晃悠悠就走到了林玄礼居住的地方,距离不远。

  进门来宫女们慌忙上前行礼,忙忙的捧茶,把罩着银丝熏笼的炭盆移到皇帝眼前。跟着官家的中年宫女拦住这些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的手,帮他脱了风帽又脱了外套。

  赵煦:“我有一年没来了。还不错。”

  屋里有一盘子香喷喷的佛手,摆着一只唐代的红釉瓷壶,龙泉青瓷的椭圆水仙盆里枝叶舒展,喜庆的陈设。

  薄薄的白瓷茶盅,热热的香茶。

  林玄礼伸着手让宫女给自己挽起袖子,绑上护腕:“我来烙饼!”

  赵煦微微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演武呢。”

  宫女们又红着脸抬过来一张矮几,一个面板、扣在盆里醒着的面团。四个碗。一碗从鸡汤中提取出来、炸了花椒面的鸡油,一碗葱花,一碗布面,一碗豆瓣酱、甜面酱、红腐乳、蜂蜜混合的酱、一碟芝麻。

  一个又圆又平的煎饼锅。

  林玄礼心说:[这煎饼锅就很适合做铁板烧!她们不让我靠近嘤嘤嘤。给我俩小铲子吧!]

  老宫女们受命保护官家贞操,决不能让他在十二三岁就被人勾引,虎视眈眈的盯着这群脸红的小姑娘,暗暗狐疑。

  其实宫女们只是觉得小郎君要烙饼给官家吃,显得她们毫无用处。

  赵煦端坐在主位上,还没看他动手,就觉得好笑。这好大一副阵仗,小孩子做什么动作都夸张,露胳膊挽袖子的爬上凳子。

  洗了手又擦干。撒上布面,掐了一块面团开始擀:“六哥,你真愿意让苏东坡当我的老师吗?”

  我再怎么不擅长诗词也记得他当过你的老师,然后在你亲政之后被扔到天涯海角,和他大长脸弟弟天各一方。蛮可惜的。

  赵煦的沉默持续到他在面皮上涂满鸡油撒上葱花卷成卷,二次醒发,徐徐说道:“仁宗喜欢他,慈圣光献皇后也喜欢他,先帝一直想重用他,只因为他反对王相公变法,受了些阻碍未能成功。”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高娘娘极其推崇仁宗,推崇他那时候不交战而四夷太平,她又喜欢重用反对王安石的人,苏轼此次回京必得重用。苏门四学士都偏向于司马光。

  十一弟喜欢,就给他,苏门领袖而已,我毫不惋惜。

  林玄礼明白了:“我也想陪六哥畅谈天下大势,但我不懂。”把三张饼的饼坯都做出来,重新把第一个擀开。

  往铁锅里一扔,取下熏笼搁在旁边,铁锅架在炭盆上。

  赵煦看他耳朵上沾了点面粉,忙的满头是汗:“你每日都研究这些?”快去读书啊!!

  “我也识字学琴,但是这个好玩又好吃,比宫外的肉饼还好吃。”

  保母死守不许他动火的底线,抓住了他的衣袖。只得指挥宫女们:“翻面翻面,拿筷子翻。”“刷酱!”

  又按照吩咐把饼切成小块。推荐阅读sm..s..

  林玄礼拿出大厨的风度:“六哥请用。”

  赵煦哪见过刚出锅带着镬气的美食,欣然提起筷子:“好啊,色香俱全。”

  谁能不爱酱香饼呢?

  赵煦简简单单的品尝了一块又一块,有一点酥脆,千层,淡淡的葱香和表层的酱香:“好吃,堪称京城第一。”

  林玄礼趴在八仙桌上:“哥哥,以后我在宫外开家店,你给我写这个。啊呀。”

  赵煦捏了捏他沾有面粉的耳朵:“佶儿,不要放浪形骸,整日不务正业,身为郡王,将来封汝为王,要体面些,小小年纪就想着与民争利。”

  爹爹问百官利益,那是为了丰盈国库,你就想卖饼?真是毫无志向可。虽然不要求你志在天下——那就麻烦了,你好歹也寄情山水、游乐歌舞啊。

  林玄礼脸上写满了无辜,心说我也不能说我等着你体力不支给我让位当皇帝吧,我这是出去调查民间疾苦及美食,深入百姓,扎根民间,从群众中…哦不是,到群众中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后世说青苗法,保甲法,议论纷纷形成粉圈,我要亲眼看一看。“痛痛痛,qaq,我让这些姐姐们学会了之后去开店嘛。我不打算学卓文君当垆卖饼和酒。”

  另外两张饼也烙出来,分了三盘,拿食盒装好了,赵煦亲笔写了帖子,分别送给亲妈和向太后。给朱太妃的洋洋洒洒一百百字,给向太后的就惜字如金二十个字。

  “这一盒,你拿回去,高娘娘用午膳时奉上。跟她老人家说说十一弟仰慕苏东坡。”然后,把目光转向赵佶:“苏东坡身经三朝,帝后都晓得他有宰辅之才,你就知道他善于烹调?大材小用。”

  林玄礼挠挠头:“我还没上学啊。”

  文盲的理直气壮。

  怎么说也得等我学了一年之后,才说我是个学渣吧。

  ……

  高太皇太后把苏轼说的痛哭流涕不久,也任命他做官家的老师,听说赵佶也想要之后,想了想,同意了。苏轼此人多才,他可以给官家讲治国理政,为君之道,也可以给赵佶讲诗词歌赋,风土人情,官家和赵佶亲近,那么赵佶的思想品德也得抓一抓,不能放逸懒散,带坏皇帝。

  向太后拨给他两个身强力壮的内侍,换走了一个学会酱香饼的宫女。

  林玄礼站在台阶上脚踩着门槛看他们。被保母推了一把:“不许踩门槛,再踩”

  “你要打我?”

  保母微微冷笑:“给你洗脚时挠你脚心。”小郎君怕痒怕的疯魔了。

  林玄礼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好:“你们叫什么名字”

  一个嘴上微微有胡须的高大汉子:“小人童贯。”

  另一个看起来娘们唧唧的:“小人高蜜。”

  林玄礼猛地睁大眼睛,一股寒意猛然升起,转瞬控制住情绪:“你们都会什么?”高蜜也会烹饪,也会管理,如果是他穿越过来,那难道不是他杀了我?还是重名呢?如果他也是穿越的,别被他发现。

  童贯笑道:“小人会歌舞,翻跟头,打拳,抖空竹,抽陀螺,说笑话,力气也大。”

  高蜜:“小人会抓蛐蛐,小厮扑,唱曲儿。”

  林玄礼依然没放下心,仰头看保母:“我想让他们相扑。”

  保母:“该吃饭了,吃完饭再看,也让他们准备准备。”一般都是商量好的。

  进屋吃饭时,保母又问:“你不喜欢高蜜么?方才觉得郎君有些,恼怒?”

  似乎是害怕,但你是郡王,你怕一个小内侍?

  虽然不能生杀予夺,却能把他远远赶走,不想见就说一句就成了。

  林玄礼随便找借口:“我以为他名字叫告密,吓我一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