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13章 三年之期已到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还想着吃完饭就看他们相扑呢,以我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内家拳十级·精通披挂拳和八极拳的烧烤师的眼光来看,看看宋代这帮家伙的武艺如何。

  [看看是金庸世界还是正史的世界。]

  [想啥呢,在金庸世界里童贯也不是高手啊。]

  [让我看看童贯到底有什么伺候人的本事,能把赵佶大傻叉哄的那么好。]

  [且慢,林哥,咱们现在就是赵佶,能不能简称历史上那个赵佶为大傻叉?]

  [礼子你看他重视忠诚不重视才干、挖开黄河大堤、假装抵抗、割让土地、杀掉力主抗战的大将、不给抗金民间组织任何资助、镇压民间自发组织的抗金军。我们称他为秃子怎么样?]

  [……那不是九妹干的事吗不是吗?咱现在就是个秃子啊!打击面太大了!]

  林玄礼面沉似水的精分了一会,慢慢悠悠的站起来:“嬷嬷我要看人打架。”

  保母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好。”

  过年时没有不许相扑,宫外,常有在冰天雪地里赤膊相扑、大汗淋漓的江湖艺人。可是小郎君过完年虚岁五岁,怎么就这样自然而然的成了纨绔子弟的模样。就算是不问政事的郡王,也可以寄情山水书画音律啊。

  童贯和高蜜商量了一下,俩人现在毫无竞争关系,又都是李宪的弟子。

  别看李宪是领兵的(宦官最高级)宣庆使,可是被人弹劾贪功图名,五路会师失期,夏兵围攻永乐,李宪羁而不援,现在弟子们能被调来服侍郡王,就是他老人家的脸面,俩人得团结起来讨好郡王,将来在王爷身边有个亲信管家的位置,将来后半生有靠。

  谈了一下怎么演练套路,弄的惊险刺激。小孩子哪里懂真打假打呢。

  只要是真打,就没有假打做戏好看。真打必然缩头缩脑,小心试探,寻找机会,只有假打才能大开大合,翻跟头、飞踢一应俱全。

  宫女给他抬出来一张椅子,林玄礼小时候还有随便坐在台阶上的习惯,被拎起来的次数多了,就改了。

  [林哥你觉不觉得这俩人准备晃点你?]

  [请称之为讨好。高蜜这个人虽然恶心,两面三刀,变脸如翻书,人称活贾贵,但他舔一个人的时候,真能把你舔的很舒服。]

  [如果高蜜成了奴仆我成了主子,倒是很不错。]

  [他舔不上哲宗老哥,那也就得了。只是始终不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穿越的。]

  两边两个健壮的阉人做好准备,衣袂掖进衣服里,袖子往上挽了几圈,开始呼呼哈伊的热身。

  林玄礼从谨慎起见,不想暴露自己异于常人的地方,拿出自己对真正的传统武术好奇的情绪来。

  童贯和高蜜刚互相搭上手,还没施力。

  匆匆走来一名女官,俯身施礼:“高娘娘命十一郎去观稼殿面圣。”

  林玄礼有些惊讶,小透明难道要因为一张饼而一跃进入大boss的视线了?

  三年之期已到,恭迎厨神回宫!

  穿上大衣服,匆忙带着保母、新到的俩内侍一同过去。

  观稼殿距离他很远,他住的位置属于西宫宫殿群,而观稼殿在后苑,比夏天去拔荷花的地方还往后,已经快到后方宫墙了。

  小跑了一会,空气污染太严重,就让童贯背着自己跑。

  林玄礼实在是不忍心让保母抱着自己,现在体重可不轻了,得有六十斤吧,让她省省。

  走了很久,总算到了观稼殿。那里是一亩庄稼地,一侧有一座小宫殿,现在寒冬腊月大雪覆盖了庄稼地。宫殿门上挂了棉门帘,里面隐约有烛光闪动。

  林玄礼yy了一路,才刚想到太皇太后会听自己分析朝政,考虑缓和两党矛盾,求同存异一致对外,哲宗老哥也不是一个自闭小青年的脸了,可以大展宏图。

  被放下地迈步进门,一抬眼感觉到气氛不同,依然是教导主任的嘴脸,只不过我是那个被叫到办公室的学生。赶紧行礼:“愿娘娘万福,愿官家万岁。”

  赵煦的脸色尤其不好看,垂着眼睛不看他。

  林玄礼心里咯噔一声,心说我还指望你给我个暗示呢。

  高娘娘:“李商隐的《悯农》,你读过么?”

  “听嬷嬷们读过。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高娘娘沉着脸:“我听人说,你用面粉面团代替泥巴做游戏,还和官家说。”

  你一个小孩子,哪能一上手就做出比光禄寺更好吃的饼?虽然光禄寺做饭是真难吃。

  不知道要祸害几口袋面,几坛酱,才能调制出这样的味道。如果只是试着做饼还罢了,明摆着说用面团代替泥巴,还和官家说,煦儿听了还不以为耻反觉得好笑,是我没教你们节俭么?这话传扬出去,就是小孩子样式的酒池肉林。

  林玄礼瞬间回到被前任老板叫去质问为什么偷吃原材料,被老板叫经理姐姐去和高蜜对峙账目问题时的情境。不慌不忙,满脸堆笑,一声老板差点叫出口:“是啊,娘娘。我拿泥巴和小石子捏糕点,看起来很好吃,就是不能吃,我总想尝尝。嬷嬷叫我玩面团,捏出来加上枣子、葡萄干,能蒸给我吃。拍成饼也烙给我吃。姐姐们,狸奴和小狗勾也爱吃。”

  他满脸真情实意的开心,仰头看着太皇太后的眼睛:“比玩泥巴好玩,不会散开,还好吃。做的最好吃的给六哥吃。”

  保母身上起了一身薄汗,听他说完话,立刻应承:“娘娘,小人一直陪在旁边,许多捏了花样的馍馍都不曾浪费。小人等揉好面团给十一郎玩。偶尔拦不住,小郎君吃一块生面团,咬一颗花椒,也还算干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清楚的分辨发面、硬面、烫面的区别。

  高娘娘想这倒是合理,小孩说话说不清楚,当泥巴玩也不耽误玩完了做着吃,你确实是该学习了。传话的人大惊小怪:“胖成这么样子,还什么都想吃。”

  “我好奇那是什么味道嘛。”

  高娘娘:“苏东坡如今是礼部郎中、起居舍人,官家听说你喜欢他,想让他给你当老师。你本该六七岁再开蒙,既然有心向学,就提前些,今年亲耕礼之后,你就开始上学。官家。”

  好好学习,别连句话都说不清楚,害的我从你缺乏管束奢淫骄纵,浪费粮食,想到官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会被你带坏。

  赵煦全程不吭声,被点名后:“娘娘。”

  “今年亲耕礼,你行不行?”皇帝要亲自耕种观稼殿后面这块地,文武百官都来观礼。虽然有牛和犁,还有内侍扶持,总觉得皇帝太瘦弱了。

  赵煦:“行。”

  太皇太后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林玄礼跑到眼前,一把抱住面无表情的哲宗老哥,小声问:“是不是你身边的宫女说的?”

  肯定啦,凭着我的智商,怎么会简单的怀疑他。

  赵煦心里舒服多了,微微点头:“我不会跟娘娘说咱们说的话。”我什么都不和她说。

  “向娘娘给我送了两个内侍,一个叫童贯,另一个名字可可怕了。”

  “什么?”

  “高蜜。听起来好像告密啊。”

  赵煦苦笑一声:“哈。你才多大,也知道这个可怕。”

  “……”林玄礼心说我不仅知道,我还搞了告密者,我还有可能是因此而穿越呢!“六哥六哥我想出宫去看灯。”

  赵煦:“去问向娘娘。”

  林玄礼:“我还想要一个人教我练武,去陵庙的路上,有一个叫种建中的三班奉职,他挺厉害的,踢球踢得很好,长得也好看。”

  赵煦在回忆里翻了翻:“嗯,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仪表堂堂。他年前就转文职,去地方上做官去了。”想要有一番作为。武官太不自由,转了文职才能领兵打仗。

  ……

  童贯是真的很会舔,看郎君每天沉迷烹饪,宫女们把煎饼鏊子放在炭盆上,有时候会压的炭火熄灭,不等人吩咐,请假出门半天,弄来一个新做的三足支架,把鏊子架起来一点,便于空气流动燃烧。

  又弄来一个和煮茶的红泥小火炉相配的双耳小铁锅——带木盖。“这是小人的一点孝心,不知道郎君使着顺手不顺手。”

  林玄礼接过来颠了颠,真是手铸铁锅,大喜:“好好好!你花了多少钱,我给你!”呀,我会坚持住不让你领兵的。

  童贯笑嘻嘻的谢赏。

  高蜜也不甘示弱的拎过来布包,里面是用稻草垫着的三个盘子两个碗,两个小杯子,色彩鲜艳斑斓,比宫里这些素白、浅绿的碗盘显眼的多:“小人买了七件邛三彩的瓷器,孝敬郡王。”更新最快s..sm..

  林玄礼喜不自胜:“漂亮!真漂亮啊。过些天我请姐妹们吃点心,用这套。嬷嬷赏他。”

  在博物馆里见过,去景德镇都没找到高仿,一直都忘了这些东西,现在我终于有了。

  高蜜和童贯交换了个眼神,投其所好不难,小郡王一直不喜欢生人,现在就不是生人了。

  正月十五,除了太皇太后之外,太后太妃和其他年轻的先帝嫔妃都出宫去逛街看花灯,护卫森严,花灯好看。

  有了这套东西,和姐妹们过家家时更专业了。

  赵真珠,赵真金,赵真真姐仨都是朱太妃生的,来玩完用‘把灵芝绣成鲜蘑的手帕’换‘根本不成型的芝麻酥糖’的游戏之后,又在庭院里踢球。

  痛痛快快的玩了数日,也算是啸聚宫廷,在整个后苑里捉迷藏。嘻嘻哈哈跑来跑去。

  保母追了半天,逮住一身大汗的十一郎:“你去瞧瞧官家吧,今日他下课后折柳,被程颐责备了一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