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19章 握草!牛逼!机智!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麻椒鸡不难做,和东廊要了一块鸡胸肉一根生鸡腿,都搁在小砂锅里小火煮熟,水微开,人为制造一种类似于低温慢煮的效果,撕成一盘。

  用鸡脂鸡皮熬出鸡油,用这个油下两大把用酒泡过的麻椒(青花椒),继续小火慢煎,煎的麻香味都进入油脂之后,过滤鸡油,弃麻椒。鸡油会凝固,冬季的保质期起码在一个月以上,做一大碗可以慢慢用。

  用这个鸡油,加上一点香油,在小砂锅里炒一下黄豆纯酿酱油——这年头酱油是个新鲜玩意,从酱进化到酱油还没有多少年。

  倒入撕好的鸡丝,翻炒,可以加一点鸡汤以助加热,做好之后撒一旦芝麻棕红油亮,鲜香麻。

  赵煦捧着六韬三略看的津津有味,兵不厌诈才是好话!

  偶尔一抬头,看他胖胖矮矮的蹲在地上倒腾半天,又是从罐子里加东西,又是从油壶里加东西,又赶忙从另一个砂锅里舀汤,心中暗笑他可爱。

  为了防止被风吹冷,直接端砂锅进屋,再盛到盘子里。

  “色香不错。”

  林玄礼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他:“六哥你尝尝嘛。很好吃的。”

  高大的食盒里下层有小小炭炉,暖着上面官家和郡王的午餐,官家有八道小菜,粥饭和饼。

  郡王稍逊之,有六道小菜,主食一样。都拿出来摆在桌上。

  赵煦先夹了一丝鸡肉,入口顿时眼睛微微一亮,随即脸红:“啊,嘶,好麻,美味佳品。这就是神人梦授的机宜?”

  林玄礼认真点头:“是啊。”[这位老神仙以后还得给我托不少梦。]

  [我好委屈哦,别的穿越者,真有白胡子老爷爷出谋划策,他能冒功领赏。我呢?我还得cos白胡子老爷爷。]

  [礼子别委屈了,能用就行。]

  [林哥啊我是真怕皇帝以后给他修个庙。]

  [那你就说老神仙自称林玄礼。]

  [握草!牛逼!机智!给你跪了!]

  赵煦吃吃吃:“佶儿,做的好梦!下次和神仙说说,传你些□□定国之策。”

  林玄礼心中暗道:[老哥这个口味很适合撸铁啊。]

  [大口吃鸡胸肉,大片耍哑铃]

  [你现在真是毫无芥蒂,但我呆萌小可爱的人设要稳住。]

  “喔,下次要是梦见了,我问问。”

  赵煦又笑:“神仙岂能时常入梦。你下次问问神仙姓名,不妨在书房中摆设香案,立神牌祭祀。”

  保母在旁边咳了一声。

  林玄礼想了半天:“么么你什么意思啊?”

  保母:“官家,郎君,这是淫祀,传扬出去有碍观瞻,两位先生若是知道了,也要劝阻郎君。”

  赵煦点了点头:“说得对,不可如此。你焚香祭拜就好了,不要留下痕迹。”

  送菜谱的可能不是什么正经神仙,但似乎也不坏。

  吃完午饭就走了,官家下午还要陪着三位娘娘一会,还要练字。

  高娘娘看他休息了七天,气色好了一些,嘴唇上也有些血色,进门时脚步也轻盈了许多,接下来还能好好学习,我再给他讲道理,希望他能听进去:“看来你是真喜欢佶儿,他开解你了?”

  赵煦点了点头:“是,佶儿说得很好,我心里舒缓一些了。”有人跟我一条心,比我还能想。但是佶儿也说了些太皇太后教的话,但他实在是可爱,说完之后还说了是高娘娘让他说的。

  但他说的也不错,君王量才用人——但是这两党人首先是党人,然后才是臣子,我首先要选择一党,然后再用。他们互相掣肘,不能共存,你们想的都太简单。

  朱太妃笑道:“兄友弟恭,你对他好,他自然知恩图报。连似儿也羡慕他十一哥的好先生。”

  赵煦微微一笑:“毕竟长兄如父,我怜爱他自幼失估,怎么能不管他。”

  向太后毫不留情的戳穿他:“你说笑了,以前先帝还在的时候,他就爱黏着你,你也爱逗他玩。”

  朱太妃:“哈哈哈哈可不是嘛,那时候煦儿还抱得动佶儿,现在可抱不动了。你们两个喜欢睡在一起,该叫宫人做一条长枕头,一床大被,大被同眠。”

  向太后:“哈哈哈哈正该如此,是一段佳话。”

  高太皇太后也笑:“听说佶儿每天都要看看资治通鉴,好啊,司马光所著此书,有教化之功,治乱兴亡之迹,可以鉴矣。古之王者不欺四海,霸者不欺四邻,善为国者不欺其民,善为家者不欺其亲。”

  赵煦舔舔嘴唇,微微一笑,心里颇为不认同。刚刚吃了一盘奇奇怪怪的鸡肉,只有鸡肉没有汤水和配菜,又香又油,现在嘴唇还微微发麻,但是很舒服,咸香有嚼劲,令人胃口大开。

  含蓄的表明了很期待明天的朝会和学习,有礼有节的告退了。

  ……

  林玄礼差点气到发飙:“为什么不让我堆烤炉!”

  我就想烤个小小的面包,烤个小小的槽子糕,烤个香香脆脆的羊肉包子怎么就这么难。

  俩保母、乳母和侍女、内侍集体围着他劝阻:“烤炉有地上地下两种,地上的形如坟头,在宫外高大的窑炉,没人忌讳,宫里忌讳这个形状。”

  “贸然动土挖掘更是……不吉利。”

  “这还不算,小小的红泥火炉还安全,咱们在旁边备下一桶水,出什么事都不怕,要是堆个炉子,多用炭火。宫里最怕走水。”

  “小郎君有那许多藏书手稿,法帖墨宝,古琴宝玉,这些东西都怕火。还有陈妃留给您的东西,一旦走水,就什么都不剩了。”

  “东廊有烤鸡鸭的烤炉,小郎君有什么东西要做,吩咐下去,他们做出来便是。那东西油污熏天,不太洁净。”

  林玄礼想了想,说的倒是没错,这古代的宫殿莫名其妙的都能雷击起火,烤肉的地方油污油烟太重,我闻着觉得亲切熟悉,其实不是很雅观,就别弄了。想想现在的消防系统,真是气的一咬牙,最后一颗要换的乳牙也掉了:“啊呀!噗。”

  吐了带血的口水,和一颗牙齿。

  保母赶紧抱住他:“今晚上可不许吃咸的麻的,吃些清淡的作罢。”

  林玄礼挣扎:“我要吃麻椒鸡!算了,童贯,你跑一趟,把那盘麻椒鸡分两份,给两位苏大学士送过去,告诉他搁在锅里用酱油炒一下再吃。嗯,你先去苏尚书府上,然后去苏学士府上,宵禁之后你先住在他府上,明早和他一起回来。”

  苏颂养活一大家人又不贪污,很穷的,别让童贯把他吃穷了,去吃苏轼的。

  童贯:“遵命。”

  喝了点清淡的、有利于口腔伤口恢复的白粥,鸡绒羹,继续做作业,弹琴。

  睡前刷了还没长齐的牙,舔着微微出血的伤口,心中暗想:[倘若我高中暗恋的学姐看得上我,在我穿越之前,儿子也得十岁了。可惜学姐和别人生孩子去了,我参与其中的部分只有出份子钱。高三办婚礼你们不是人!哥本来能考上清华的。哲宗老哥还挺可爱的。]

  [要说□□定国,也不难,先给他吃壮点,然后就好了。哎?也不知道他儿子我小侄子……他要是有个儿子皇位还真到不了我这儿,不过宋代皇室基本上都很难生孩子,我老爹生了前十一个崽,就活了他和我两个,别的都死了。]

  [他要是健康长寿,将来我在他手下,在他儿子手下讨生活,头上总有个大老板——这又有什么关系?本打工仔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仅限于厨房不行,通风太好我冷得很。学习都学不好,真没信心说自己能治理好一个国家。到时候全国的骗子都奔着我一个人儿来啊,光抱紧爸爸们的大腿能撑多久?]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愁啊,忧国忧民。

  睡醒就是苏颂老先生来上课,赶紧在补习一下功课,谁知道他要抽查什么,还有练武的基本功。

  宫门开禁,童贯笑嘻嘻的出现在眼前:“郎君,小人幸不辱命。两位先生都送到了,苏学士回赠您一首词。小人还买了些淮南酥饼、竹筒八宝糯米甜饭孝敬郎君。”

  十三弟赵似是官家的同母弟,生性好学,已经在开蒙读书,有三位学士先生还不满足,来蹭课。“十一哥我来打扰了。”

  林玄礼方才一边背书一边练摇膀,才开始吃早餐,羊肉臊子面加点醋还是不错的,有时候是抻面,有时候是手擀面,都好,只是一会见先生不能吃蒜。

  高蜜也机敏,拿来了糖醋姜丝、泡菜小黄瓜、酱小茄子等小菜。

  “十三弟,你吃了么?”

  “吃了吃了,我吃得早。我再去温一会书。”

  林玄礼:“你姐姐们现在怎么不来找我玩了?是嫌我无聊吗?”

  难道这些可可爱爱的小姑娘也要在背地里骂我不解风情?

  不对啊,我们是纯洁的姐弟之情。

  赵似捧着书:“她们年纪大啦,早就开始上课了。趁着天寒地冻,又是过年前后,学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姐姐说等开春了再来找你蹴鞠。”

  等到上午十点左右,苏颂忙完工作前来准时上课,见面先作揖:“郡王昨日所赐佳肴,阖家尽以领受,家母甚是喜爱,老臣感激不尽。”童贯在他面前这顿添油加醋。

  林玄礼心说令慈得有九十岁了吧,你都须发皆白了,赶紧还礼:“学生梦神人梦授机宜,做给六哥的。想起先生,特意又做了一些派人送给两位先生。苏先生,我想学医,看看有没有一些温中理气的药材,配合在一起能让肉食更美味,给六哥开胃。总靠醋开胃对牙齿不好。”

  苏颂:“好,郡王孝悌之心,真赤子也。为官家学医也绝非巫医百工可比,老臣绝不推辞。”

  林玄礼满脸期待:“那天文地理可以先放一放,先让我学习医学?”

  赵似微微皱眉,他喜欢天文课。但是要为了六哥学医,也很应该哦,我好像也应该学……但是我真不喜欢烹饪,姐姐们都不喜欢呢。而且咱们学医干什么,术业有专攻,我们再怎么学,也不能抓药给六哥吃,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敢吃自己开的药。

  苏颂温和又坚定:“学业不可半途而废。”

  开始查作业。数学题做了,关于星象的诗文背了,山川河流的题目只留了个标题,让他自己写文章《隋炀帝大运河联通了诸多名渠,分别是那些?什么时候修造的?》四天时间做作业,疯狂翻书 求助于哲宗老哥才答出来。

  一堂课结束后,非但天文地理数学的作业没少,嘿,还特么多了中医的作业。

  从中医基础理论——《黄帝内经》《本草图经》开始学,林玄礼心说如果我不是中医大肄业生,我现在都得疯了。幸好当年就背过黄帝内经。

  《图经本草》三百多种草药,记录了做了详细记录还有配图,能不能凑够十三香?

  [妈耶!是珍贵的宫廷宋刻本!是我的老师主编的课本!]

  [当年咱们学校里有校友捐赠的宋本草刻本残本,在图书馆里供起来谁都不许碰呢。]

  [全世界都只有残本好不好,这书失传多少年了。猛男落泪]

  [我现在除了行星发动机和抽油烟机之外什么都不需要,我的生活太完美了。]

  [林哥你还需要身高和臂展,等到开春还得抽时间去学骑马。]

  赵似开开心心的抱着作业,在十一哥这儿吃了午饭,回家做作业去。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