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21章 汴京fashion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送别了苏轼,转身回东京汴梁城。

  出宫出城时一路低着头,半是第一次骑马出门有点紧张,半是想着苏轼,连超级无敌帅气的班直哥哥都没顾上欣赏。

  此一去山高路远,苏轼要去搞他的苏公堤,生活倒是不坏,可能还要和某个和尚玩‘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东’的游戏。

  回京时才有闲心四下打量,周围环境倒是有些触目惊心,高矮不齐的茅屋土屋就在城外林立,抬头先看到几个大黑屁股,在路边的草丛里解手。

  真是风吹草低见屁股。

  林玄礼嫌恶的转过头,看官道上来往的行人,有些人身穿绫罗骑着小毛驴,前呼后拥,也有些人破衣烂衫,还在衣服之中夹了几张纸,在破洞中漏出字迹。

  “他为什么在衣服里夹纸?”我觉得这肯定不是汴京fashion。

  童贯和高蜜抢着解释:“郎君,那是穷人,只有单衣,在衣裳里夹纸御寒。”

  “夹上纸可以挡风御寒,几层纸夹进去,比穿棉袄还暖和。”

  林玄礼:[……赵佶就是这么变成傻逼的吧?]

  [想起来了,我小时候见到的流浪汉也是这样,后来社会整体变好,他们能从垃圾桶里捡到棉袄,就不垫报纸了。]

  默然无语,看起来还得多加提防,这群骗子。

  往前走了几里地,雾气中的汴梁城宽阔无边,城墙高大巍峨,砖石古朴有力,城门楼朱红鲜艳,城墙上下的士兵虽算不上军容整齐,但自有一种萧瑟气向,从人到物,远非后世的复制品可比。

  又看到一群民工,扛着铁锹锄头歪歪斜斜的从城里出来,一个个歪戴帽子,脸上有种泼皮无赖的麻木气质,额上纹着青黑色的字。

  一看就是刚从墙里头出来,去饭馆立刻吃霸王餐的,被大堂经理仔细盯着的客人。

  “这些是什么人?”刺面发配?那也只能往偏远地带发配啊,哪能从偏远地区往京城里发配。

  帅气班直笑道:“郡王,这些贼配军别污了您的眼睛。”

  不帅的班直说:“属下去驱散他们。”

  林玄礼拦住他:“别,他们是去干活的吧?我没见过这样的人,你给我讲讲。”

  帅气班班直无奈道:“这些不是禁军,是厢军,多是些刁民恶贼被官府拿问,刺字充军,大多只在地方当杂差。地方政府有什么力役,都叫他们去做。看他们拿的东西,若不是挖煤,就一定是修路,不值一提。自愿参军的多是些流民,衣食无着,只在脸上刺下籍贯和行伍。”免得跑了不好抓。

  林玄礼倒吸一口冷气:“那岂不是很不体面?我以为只有罪犯才刺字。”

  童贯和高蜜嘻嘻的笑了起来,前朝的阉人受人嘲笑,当今这些湘军比阉人、流民还不如。

  不帅的班直:“这也没什么不体面的,他爹爹当年就是以戴罪之身从军,还不是一刀一枪拼了个封妻荫子。别人做不到,那分明是不努力。”

  帅气的班直脸上涌起一阵淡淡的羞红,半是恼怒:“家父狄武襄戴罪入京,窜名赤籍,蒙圣恩,任枢密副使、护国军节度使、河中尹,累迁枢密使。”

  林玄礼立刻知道这是谁!姓狄 有纹面的名将不多,武襄这个评级的谥号更是稀少,失声叫道:“令尊是狄青?”难怪你这么帅!

  “久仰狄汉臣的威名!崇班仪表堂堂,竟是将门虎子,我这一路只顾着伤怀,忘了询问狄崇班的姓名,失敬失敬。”

  帅气的殿内崇班很开心,自我介绍道:“卑职行四,单名谏。台谏的谏。”

  林玄礼喜滋滋的拉住他的手:“狄四郎,我和哥哥说说,要你来教我练武如何?”这可真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呃,这词用来说老师可不太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狄谏哑然,殿前奉直和教郡王练武,地位差不多,前者在不打仗时只能缓缓熬资历,期待外放为官,种贤弟聪明,转了文职,自己文采差了点还不成。后者么,倘若郡王在官家面前美几句,自然很容易成功,他们这些殿前奉直最知道兄弟二人关系有多亲密:“能得郡王青眼相加,卑职敢不从命。”

  林玄礼高高兴兴回宫,一时间忘了问他一些问题:那些罪犯充军之后,是不是真的继续为非作歹,拉低了整个厢军的风评。以及把职业军人和罪犯搁在一起一概而论,拉低了军人的地位,受人鄙视么?

  想到上次神秘失踪的种帅哥,现在非常怀疑他是种师道的兄弟萌,种世衡子孙一堆呢。立刻跑去和六哥要狄谏。赵煦穿了一身宫锦白袍,正自己拉着袖子缓缓写字,搁下笔,仔细想了想:“他二哥狄咏更有才干,武功更好,人也生的仪表堂堂,比狄谏还俊几分,里外都呼为人样子。”

  林玄礼一惊:“说的是他啊?”

  人样子=美男标杆=盛世美颜。

  凑在旁边:“六哥好艳福。”美男子仪仗队。

  赵煦一惊,一把掐他耳朵,这次不是捏着玩,真往上拎:“说什么呢?什么叫艳福?你拿我当汉代皇帝么?还是拿我当武则天?臣下俊美无匹,是朝廷颜面!我受用了什么??”

  林玄礼:“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我说的是眼福啊,大饱眼福。六哥饶了我吧。”

  赵煦捻着他的耳朵,叹了口气,放开手:“说话时把字咬准,这次暂且放过你,罚你今晚烹饪。佶儿,你姐姐们要选婿成婚了,我心里有点,哎。”我的亲人也只有这几位。

  林玄礼黯然神伤:“她们去年就不跟我打球,专心置办嫁妆。”

  我一手养大的小白菜啊,就要被猪拱了。如果是王诜那样的猪,就去死吧。

  我要不要打王诜一顿给其他驸马作为警告?

  赵煦也感慨了一会,吩咐左右:“传狄谏进来见朕。”

  狄谏进门来,深揖一礼:“官家,狄谏封诏前来听命。”

  他不低头,只是谦逊谨慎的垂着眼睛,皮肤洁白,剑眉,长睫毛,穿着越朴素越显高挑动人。

  看到桌子下两双脚挨在一起,遂宁郡王的脚晃来晃去,可见是坐在官家身边,被搂在怀里。寻常人间的兄弟也不过如此。

  林玄礼:[他要是个女的我现在就娶了!妈耶!狄青到底有多帅。]

  [仁宗你怎么舍得!我更心痛了!好好用狄青不要听文彦博那个沙比啊!]

  [抓拍一张发微博就能蹿上热搜的颜值啊!快发明照相机!我要左拥右抱,在后代教科书上留影!]

  赵煦考教了几句:“你枪棒骑射功夫如何?”

  狄谏谨慎的如实说了。

  赵煦又问:“千章万句,不出乎致人而不致于人已。”

  狄谏答道:“正而无奇,则守将也;奇而无正,则斗将也,奇正皆得,国之辅也。”

  这两句话都出自《李卫公问对》。致人而不致于人已所有兵家都说,孙子兵法也说,但孙子兵法讲的‘正’‘奇’是‘以正合,以奇胜’,而李卫公认为‘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故正亦胜,奇亦胜。’就比孙子兵法更大气一点,不局限于正面硬刚或是背后突刺。

  林玄礼苦思冥想也没想出来他在历史上有什么名声:“你是那一种?”

  狄谏:“卑下勉强可以做守将。”

  赵煦看了看弟弟,心说他教佶儿倒是还可以:“很好,以后除了朔望和节日之外,你每日去教佶儿练武。他爱好枪棒,你细细的教他,万勿受伤。”

  “遵旨。”

  林玄礼回去问乳母,五姐的婚讯。

  选了个普普通通,性格温和的官员,和嫁给韩琦之子的不一样。手机端sm..

  依然惆怅的去嘱咐一句:“倘若驸马对你不好,你派人送信给我,我带人去打他。”

  妹妹们:“我也去!”

  “天哪,那不好吧?”

  朱太妃正拿着荷包嗅香气,对着一桌子的香料调整配比,笑着系上荷包口,扔他:“快别乱说,高娘娘和官家千挑万选的人物,怎会呢。”

  有李玮、王诜在前,有这句话才叫人安心呢。娘家有兄弟肯出力,这才不被欺负,最怕男人要斯文体面,叫姐妹忍气吞声。真不如有个泼皮兄弟,上姐夫妹夫门口一顿胡闹,搅的阖家不安,,那就安稳了。

  赵真珠哈哈一笑:“好啊十一哥,再过几年你也要开府成婚了,到时候我们宫里聚一聚,宫外聚一聚,多快活。”

  林玄礼:“到时候一起去勾栏瓦舍里玩~”听评书去。

  朱太妃高高兴兴的装了两个荷包给他:“哀家多放了些香草,能避蚊虫。”

  “娘娘真疼我。”

  赵真珠没想到亲娘想了这么多,脚尖一勾藤球,不用手直接挑起来,勾在脚背上,往门外一撇:“走啊。踢一会去。”

  宫人立刻立起小球门,兄弟姐妹几人把裙子、衣袍掖在腰带里,直接分了两队,在庭前空地里玩了起来。出嫁的五姐十五岁,最小的妹妹七岁,都在一起跑跑跳跳。

  赵佖和林玄礼对着做假动作,试图晃晕对方,被赵真珠一脚踢走球,传给赵真真,赵真真射门成功。

  赵佖:“哎呀,失策失策。”

  林玄礼:“哈哈哈我们队赢了!”

  赵佖叹气:“倘若十二郎、十四郎争气一些,我们也不会输。”

  俩小正太异口同声:“姐姐们身高力壮,为之奈何。”

  踢了半个时辰,一身是汗的各自回去擦汗更衣。

  林玄礼换好一套干净衣服,饿的吃了两块糕点,准备写作业。

  高蜜突然谄笑着凑过来:“郎君,小人晓得您有意文武兼修,这禁军教头虽多,可禁军武备松懈不是一天两天,禁军教头们也多有欺世盗名之辈。小人这半年来,在外面仔细打探了一番,优中选优,给您保举一人,保准有真才实学。”

  林玄礼虽然烦他这名字和语气,可是这事儿也确实贴心:“说来听听。”

  “禁军教头王进,名武师王升的儿子,家传使棒绝技。乃至于朴刀、大枪,无一不精,只是民间禁武,他只教授杆棒。小人拜望了一番,受了王升指点,比往日大为不同。”

  “哦,你演练一番我看看。”

  高蜜拎起旁边的齐眉棍,跳到庭院中间耍了一套,真是大不一样,这次才真是腰马合一,以身带棍,不是套路演练。

  他找到这位名师用了五天时间,剩下五个月都是抽空出去补课,以便投其所好。

  童贯嫉妒的眼睛都红了,他还停留在为郎君寻找定制更多趁手厨具的范围中,而这位同仁已经开始投入郎君的新爱好中!

  林玄礼看的十分舒爽:“好!好!名师出高徒,明日出宫去见见这位王教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