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22章 您说这多体面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偏偏事务缠身被绊住了,先是第二天突然收到苏东坡的奏折中夹带的一篇作业。

  还有新的翰林学士布置的作业,以及俩太医老师给一字一句的讲了半个时辰黄帝内经。

  随后就是排队等着的狄谏,从基本功开始教他。

  真正宋代传统家传武功的基本功又不同于现代,狄谏虽然为他的体能和持久力感到吃惊,还是要劝他:“郎君,按部就班才好,不要急于求成。”

  呱唧呱唧讲了一堆要稳健的军事理论。

  才把这些事忙完,准备弹一会琴,现在酒狂弹的还不错,只是没酒喝。

  又被传去见高娘娘。在门口排队等了一会,见两位相公退下,站起来整冠束带,过了一会才被传召进去。

  里面高娘娘和官家并列而坐,前者面沉似水,后者面沉似新年的金明池——深深寒冰。

  高娘娘开门见山:“佶儿。赵官家年庚不小,越发锐意进取,你要时常规劝才是。”

  林玄礼考虑了一下,如实答道:“娘娘,我说不过六哥,还总觉得六哥说得对。”

  我也不想说服他,我也说不过他,我有时候写作业还要求他指点一下。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比他更锐意进取,只是因为成绩不好没有底气写点策论什么的给他看。

  赵煦差点绷不住笑了,强行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微微噘嘴盯着墙边的案头清供。倘若说有什么人算是我的亲信、同党,首推的就是佶儿,其次么,章惇可堪大用。

  高娘娘一怔,也被这大实话气乐了:“你,你总该说一句情愿尽力而为吧?”

  林玄礼实实在在的用无辜小奶狗的眼神看着她:“不敢欺瞒娘娘,佶儿想了,哪怕我尽力而为,可六哥学识渊博,动辄引经据典,我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我写文章遇到难题,还靠六哥点拨呢。”

  高太皇太后冷哼:“智足以拒谏,足以饰非。你们都去吧。”

  赵煦缄默的起身施礼,拎着弟弟告退。回到自己书房里,也不管旁边的老侍女神色变幻:“佶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说不过我么?是因为我做得对。”

  林玄礼有点担心:“娘娘为什么生气啊?”

  我要是说纣王其实不坏,只是违反了大地主阶级的权益,想要锐意改革,不重视杀人祭祀和任用平民其实是对的。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赵煦叹了口气,往椅子上一靠:“关于岁币的事。我见不得他们夸赞岁币的好处妙处。”

  林玄礼坐在他身边:“我听人说,民间也有被地痞恶棍勒索保护费的事,花钱买的平安,只好姑息一时,不能当长久之计,人家还是随时能来讹诈。”

  赵煦:“哼,有传说金人想派人求娶五姐,且不说耶律氏世代与萧氏联姻,这帮臣子竟然说此事并无坏处。”

  林玄礼也很气:“太可恨了!哪来的传,真是该死。”

  赵煦抚着心口叹气:“气得我咯血。你我的祖父、父亲都是天不暇年,我真怕将来落个英年早逝。事业未竞啊。”

  林玄礼诚恳的拉着他的手:“过几天我想出宫去玩,去大相国寺逛庙会,到时候我去烧一炷香,求佛菩萨施以援手,我情愿替六哥吐两口血。”

  [等一下!礼子你不觉得这话有点煽情吗吗?呕。]

  [这只是一个无神论者的美好祝福,而且老哥对我也确实很好,要是真能替他吐血也没啥关系,只说吐血没说替他生病,毕竟我身强力壮善于养生,还不用想那么多事。吃半锅肉好好睡一觉,女人的大姨妈都能补回来,何况这几口血。]

  [还能找借口不写作业。我吐血了,我不要写作业。你们就拦着我玩的时候知道我还是个孩子,让我写作业的时候可没这么简单。]

  [单纯的失血没啥事,但古人就觉得出点血就元气大伤,这都是心理作用。]

  赵煦怔了半天,刚想问这话是谁教的,太过分了,哥哥的心都要碎了。

  又觉得他分外诚心:“你有这份心思,哥哥都知道。今晚上给我烹调几道小菜即可,这些多余之事不必做,僧道之说不过是诓骗愚夫愚妇,你不要信。”

  林玄礼看他都快哭了:“那……最近没有新的菜谱,我做糖醋羊排?藤椒鸡?麻油海带丝?”

  这菜的安全系数很高,光禄寺准备好半成品的炸排骨,然后他来亲自弄个糖醋汁,在小砂锅里倒入排骨,小火收汁就行。

  赵煦稳了稳情绪:“少放糖。”

  刚从这宫中离开,派人去东廊通知他们自己晚上需要什么,又被太后太妃召唤过去。

  林玄礼叹气:“我累了,童贯,背我过去。”要不是刚练了一个时辰的基本功,我不会累成这样。

  就两件事。

  第一是召保母过去,问一问十一郎现在有没有‘通人事’,什么时候有了,就得从现在居住的后妃的宫殿群里搬出去。要是还没有就继续住着。

  保母:“回娘娘的话,郎君现在一心读书练武,对男女之事连一丝遐想都没有,还不通呢。”

  林玄礼思考了半天:[她们问我现在行不行?]

  [抱歉,目前为止如儿臂长的……只有宝宝的小胳膊。这帮写小说的女的都没啥经验啊,尽瞎编。]

  两大巨头又道:“佶儿,你哥哥要开始选媳妇啦,从宫外选了百名官宦女子,入宫陪伴太后、太妃。我们仔细观察,选一个性情品德上佳的,给你哥哥。”

  “你虽然还是个孩子,毕竟男女七岁不同席,其中也会有人是你的嫂嫂,大宋的皇后。”

  “叫你来呢,是告诉你,不要和这些姐姐们一起玩,最近这几个月,若是我们不召你前来,你先别过来玩。”

  林玄礼点点头:“那我就叫宫女来送东西?可以吗?”

  “可以呀。哀家就跟你说,别吓唬他。”

  朱太妃笑了笑:“哀家哪有吓唬他。佶儿想要什么样的媳妇?给六哥瞧完,就该你们这些小的啦。”首发..m..

  林玄礼一提到这个事儿都精神百倍——国家终于要给我发女朋友了!我现在才七八岁(虚岁令人头疼),就要准备了?

  “娘娘,我想要个学识渊博,喜欢读书思考,身材高挑,稍微胖一点的。要有点脾气,脾气像我五姐最好,要是家里教她练武,会舞剑,那就更妙了。”

  赵真珠在旁边啐他:“我哪有脾气!”

  太后太妃乐不可支:“你小小年纪,还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像你五姐这样的,若不是公主,一定嫁不出去。”

  “选王妃不想着贤良淑德,只想着学识渊博?你当是找先生呢?再有点脾气,再会舞剑,可够你受的。”

  林玄礼:[嘿嘿,你不懂。我就好这口。有个美女,跟我一起读书练剑,探讨国家大事,那才潇洒享受呢。]

  还得赶回去烹调,再回去洗洗睡了。

  次日打了申请报告出宫去玩,到了目的地才听说王教头去培训金明池龙舟竞渡的一队船员去了。

  高蜜神色忐忑不安,心中暗骂老王坑我。

  童贯倒是志得意满起来:“郎君,既然王教头不在,咱们去街上耍吧。那好吃的不计其数,天下各处的美食都汇聚在京城,街头有些年轻小子蹴鞠,花样百出,瓦舍里说的都是楚汉英雄、隋唐争霸的英雄事迹,还有些绿林故事。”

  高蜜:“对对,郎君去大相国寺瞧瞧吗?浴佛节才过去不久,快到了立夏,庙里头没有大庙会,一样是热闹非凡。”

  大相国寺距离皇宫不远。

  一路上看见差役们如狼似虎的跑来跑去,粗声恶气的斥责一些老实人,又一副比地痞还流氓的嘴脸,先礼后兵的劝一些满脸横肉满身花绣的壮汉最近都他娘的安分点。

  林玄礼摸摸枣红小马的鬃毛:“这是怎么回事?”

  童贯答道:“是官家责令开封府尹严查地痞恶棍,不得聚众生事,勒索百姓。尤其是以收钱保护为名的。”

  林玄礼心说:[老哥的行动力真强大!]

  [但我就是举个例子,不是真有这么些事。]

  [算了,反正被抓的也是流氓。不是什么好人。]

  高蜜又说:“可官家不知道,这些收钱保护一方的主要是团练教头,还有潜火队,官府有时候也靠这些这些人做事,要不然偌大的汴京城,仅凭几千个官差,哪里管得过来。”

  童贯立刻抬杆:“你就算说衙役勒索百姓,都不算过分,潜火队只顾着四处救火,哪敢勒索百姓。每坊巷三百步许,就设了一间屋子,这高楼矮屋,参差不齐,一旦有一间房子起火,立刻蔓延开来,一时半刻烧毁整条街道,他们也是要受罚的。”

  林玄礼有意挑动他俩不合,这样才有真话:“是啊,有道理啊。教头也干这种事吗?”

  高蜜连忙反驳:“郎君,您想这街头浪荡子弟,哪一个不想学真本事?要学不就得拜师么。教头收了些学生,拿了些束脩,练武之人的束脩不是肉干,白的是银子黄的是铜钱。要将这正常的拜师之资归结为勒索,是童贯不懂民间事。”

  童贯也知道郎君喜欢民间的事,又列举论点反驳。

  林玄礼一路美滋滋的听着,不知不觉到了一处大型复古商业街区。

  猛一看好像潘家园,仔细一看原来是卖盘子碗、枕头、笔筒、花瓶的瓷器小贩,现场修锅补碗手工锻造水壶铁锅的小贩,还有采耳的小摊、不远处有吹糖人的吹了个大牛,旁边卖包子卖炊饼卖馄饨汤面的形成行列。也有小贩的摊上堆着许多小咸菜。

  有人身上背了个帆布包,画了一个巨大的眼睛。

  不远处还有两个人手使齐眉棍,打的精彩热闹,一群手里拿着吃食的人围观。

  林玄礼震惊的扭来扭去,左顾右盼:“这是大相国寺?”

  人声鼎沸,繁华非常,周围的人一眼望不到头,你跟我说这是哪个景区我都信。

  童贯和高蜜以及侍卫们都下马,牵着马步行在人群中,簇拥着年轻的郡王,一路爆买,一边挤过人群,到了寺庙门口。

  庙里也是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骑在童贯肩头才挤进大雄宝殿,烟雾缭绕直冲云霄。

  高蜜去找僧人买了三炷香,在蜡烛上点燃了,用手扇灭,捧过来:“郎君要布施么?”

  林玄礼:“我现在也没多少钱,将来再布施吧。”

  拈着香窥见拜垫有空位赶紧跪下,从人们赶忙跪在硬地面上,陪着郡王跪。

  林玄礼拈香祭拜:[如来佛,大佬,不知道您和穿越局什么关系,和他们说一声,我的系统和空间忘了给我了。传说中能发任务给奖励的系统,还有自带灵泉能给人治病的空间呢?我这个穿越者,投胎技术一级棒,稍微差一点投成老十二都没用,只有我才能改变大宋未来。很多年没提起的一些事我有点忘了,给我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吧。本来想俗套的许愿给您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可现在这就是新庙,也是金身。得嘞,将来我也拿如来佛的旗号去欧洲传教去,圣母大教堂改观音禅院,您说这多体面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