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宋徽宗 第24章 你又为何而来

小说:铁血宋徽宗 作者:文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侗只是礼节性的客气,并不谄媚,反正他不住在京城里,就算得罪了皇帝都不怕,官府抓不住的流寇多得很。“衙内的志向远大,谈吐沉稳,将来有将相之才。郡王则不同,人人都知道郡王好学、好吃、好游乐,能拨给练习射箭的时间,应该不多。恕我直,你从进门开始奋难耐,跃跃欲试,左顾右盼,满面生辉,性情不够沉稳。没有射箭的天赋。”

  喜怒是人之常情,但你堂堂郡王,终生衣食无忧的人上人,来拜访一个小小的禁军教头,礼数如此周全,有悖常理,见了我兴奋的两眼放光满面通红,心态有点过于浮躁。

  容易大喜大怒的贵人还是不要学射艺比较好,以免牵连到我。

  看这位礼数周全的衙内,就神色淡然。

  林玄礼摸了摸脸,确实热热的有点烫手。气的头晕:[我不是为了你兴奋我是为了岳飞啊啊啊!男神啊!!]

  [太过分了!射箭又不是狙击手你管我爱不爱兴奋呢?]

  [啥啊你就说我没有射箭天赋,你能看到我的灵魂吗?逼急了我可就要倚势凌人了!]

  “周教头,此差矣,我现在的教师说我颇有天赋,只是年纪小。”

  周侗点点头:“宫中人才济济,郡王的教师必是良师,足够了。”

  林玄礼:“想请教头指点精妙。”

  周侗:“没有精妙之处,就两点,拉得开硬弓,能射准靶心。”

  王英拱了拱手:“郡王,请听学生一。”

  林玄礼:“不听,你不用劝,你我所求不同。”

  王英笑道:“好,我不说。”

  周侗:“……”更不能教了,郡王太跋扈,衙内的城府太深,年轻轻粉妆玉砌的小衙内被硬顶了一句,连半点恼火都没有,哪有这么好脾气的衙内。

  还是那些村镇之中,为了博生计、为了打猎、为了抗击流寇匪徒的弟子学的用心,也更需要我。转身拿过一张弓:“请拉弓一试,或许可以为郡王效劳。”调整一下拉弓的姿势什么的,然后你俩都走!

  林玄礼叹了口气,接过弓来,鼓着小胖脸,一勾就知道他是存心为难自己,太硬了:“我诚心敬佩教头,也愿意用心苦学,金银之资更是不在话下,也不用你常驻京城时常入宫。教头不妨斟酌一番,过两日再给我答复?”

  说罢,用力拉弓,也不知道这是多硬的弓,反正以标准姿势拉弓,刚能拉开二寸多的距离就不行了,手指剧痛,差点出血。

  周侗蹲下给他调整了一下站姿,手臂的姿势:“再试。”

  再试也还那样。

  周侗:“这是我惯用的弓,郡王气力惊人,平日习武么?”

  “已经练了两年基本功。”

  林玄礼被指导了一会,又看他给王英指导了一会。

  童贯在旁边催促:“郎君,再不回去就快到宫禁了。”回宫路上还要点时间呢。

  周侗打定主意:“郡王,衙内,请回吧,容小人三思。”

  林玄礼出巷的路上,频频回头盯着王英看,一开始还有点恼火,气这小猪赶在自己前面,转念一想,这我有什么可气的,我又不真是个小屁孩,他看起来倒是个会有出息的样子。

  “教头说的倒是没错,你果然比我更沉稳。”

  你才几岁,怎么这么淡定。你肯定不是拱了扈三娘的那个死猪头。

  王英还以为他要找茬呢,见他没有,也不惊讶:“郡王学得文武双全,将来有施展的地方吗?”

  林玄礼哈哈一笑:“当然有!”

  王英不顾老管家的阻拦,催马上前,稍微落后半个马身,欠身低声道:“郡王所谋不遂。”

  林玄礼被这双眼睛一盯,打了个寒颤,紧紧的盯着他:“你说什么?”你知道什么?

  王英:“此时此刻周教头已经打点行囊,只等我们走远,就连夜出京,以免麻烦。倘若郡王今日不来,我有十分把握拜师。”

  林玄礼挑眉,心说你说话的样子真不像个小孩:“那可未必。高蜜,你回去看看。他如果要走,不用拦,反正也拦不住。”

  高蜜应了一声,跑回去看。眨眼间又跑回来:“是这样。”嘿嘿嘿,童贯你惨了。

  王英又说:“我看郡王的神色,前来拜师是另有所图。只是目的不明,令他人惊骇。”

  林玄礼想了想,心说周侗不会以为我学会射箭是为了刺杀我六哥吧……这样连夜逃跑。哎,算了算了,我跟他说岳飞的事儿才叫离奇呢。

  “王英,你又为何而来?只是因为读了诗书,就要学箭法?令尊令慈也应是诗书世家,怎么能准许你舞刀弄枪,做这些粗鲁事?”

  王英悠然道:“再过二三十年,粗鲁事可以建功立业,也能安身立命。”

  林玄礼悚然一惊,心说:[老乡!你也是穿越过来的吗!你太淡定了!但是你装小孩这部分不如我。]

  [礼子冷静啊礼子,他可能只是本土的一个小天才!不要轻易暴露身份!]

  [难道他爹看出来君王年轻、锐意进取,将来肯定要用兵,趁着武将子弟都想转文官的时候,逆向思维,别人都抛盘的时候他强势接盘,让儿子文武双全,填补新君用人的空缺?妈的这帮政治家!]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到时候我请你喝酒。”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英平静淡然的眼神微微起了一点波澜,类似于疑惑,随即含笑告辞。心说这位郡王看起来一惊一乍,实则不然。最起码他看起来全然不像个小孩子,他的目的果然不是周侗,似乎也不是箭法。

  ……

  林玄礼不急着确定对方是不是同为穿越者的老乡,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背后放一枪。

  反正次日再派人上门时,周侗确实是离开了,还装模作样的留了封信说家里有急事。

  宫里还是有一大群年轻美女,搞得他出门前必须前呼后拥,让人在前探路,如果两大巨头带着一群美女去逛花园,自己就避开。

  烦。

  保母:“快要选好了,现在已经有五十多人被送回家去过节。单独看都是挺好的小姑娘,搁在一起,就能分出高低上下。”

  端午节将近,陆续收到了不少生日礼物,新衣服,五毒荷包,鹦鹉和猎犬,金锁,也准备去金明池看龙舟竞渡。五月生人不吉利,他又不是重要人物,生日不会大操大办。

  龙舟竞渡一定会有,但官家不是每次都去,国家有□□时他常常不去。

  “六哥,这次端午你去金明池吗?”

  赵煦看着他吃蜜枣粽子当甜点,还沾糖,腻的连小糕点都不想吃了:“哼,看吧。杭州大旱,苏轼求朝廷免赋,再赐一百张度牒,以作救济之用。”

  林玄礼震惊了:“难道苏东坡也相信佛道之说?”不可能吧,他不可能觉得剃度一百个和尚出家就能祈雨吧??

  赵煦拈着牛舌酥饼看了看:“这是你做的?”

  “是我的新作,请哥哥斧正。”

  亲自挖的咸蛋黄,亲自盯着人做的鸡肉肉松,亲自看人做的酥皮,然后亲自包成饼烙出来,亲手端过来。

  赵煦看他一本正经的用谈论文章的口吻谈论糕点,就觉得好笑,尝了一口,是咸蛋黄香葱肉松馅儿的,奇奇怪怪的东西混在一起倒是好吃:“甚合朕意。乍一看平平无奇,细品,内藏锦绣,余味悠长。”

  林玄礼乐不可支:“嗯嗯嗯。”

  赵煦:“一张度牒,市价一百九十贯。你算算这一百个度牒,和多少钱?”

  “一万九千贯???这么值钱?那出家当和尚的人得多有钱啊。”机智的苏学士,以倒腾垄断物资搞到救灾物资,还不用调动搬运国库物资。

  赵煦笑而不语,吃着小糕点:“这又是林仙托梦告诉你的配方么?”

  林玄礼略有点局促:“是啊。他说这是咸味点心里最好吃的几种之一。我做的时候嬷嬷们还说不会好吃,做出来果然不凡。”这玩意可是现代经典。剩下的等我想起来。

  赵煦惆怅道:“这个事真是……难以品评。别的皇帝也有神仙托梦,举荐人才,也有梦遇女仙,鱼水之欢,也有梦兆国运。唯独我不一样,我弟弟梦见个厨仙。佶儿,你要凭这事名垂青史了。”

  林玄礼无辜又帅气的卖萌:“能名垂青史就比默默无闻好,全靠哥哥中兴大宋,我也算出了一点力。”

  赵煦往后一靠,又拈起一枚烙的颜色好看的:“你也知道大宋需要中兴。你在宫外见到了什么?官员报喜不报优,时常隐瞒一些事。”

  林玄礼想了想:“我看到有很多穷人,比我想的还穷,特别瘦,衣服都破了,也没补。”

  “你没跟我说过这些事。”

  “六哥,现在百姓的疾苦,呃,你一时半会还做不了什么。别生气啊。”飞快捂住耳朵。

  赵煦没捏到耳朵,转手揪他头发,捏着一缕拎着:“我未执政,也该知道自己治下的情景。你看到流民,就该告诉我,我再去责难丞相和府尹治理地方不利。哼。你可曾看见路有饿殍?”

  “那倒没有,我冬天不出门。”林玄礼指天画地的发誓,下次出门溜达时看见什么执政问题、冤屈不公一定告诉他,这才救下自己一缕头发:“六哥,我要是被你揪秃了,你还得赏我一张度牒。”

  “嘻嘻嘻。”店里有几名侍女,只有一个撑不住笑出声,笑声清脆,一双大眼睛也很灵动,杨柳细腰。

  赵煦笑着看了她一眼:“御史台本该是君王耳目,他们不肯尽忠职守,你要为我观察民间疾苦,官员优劣。”御史台也参与党争构陷,就失去了他们的意义。

  林玄礼激动的小脸发红:“好!”我就是代天巡狩吗?我以后可以全国旅游吗?责任重大!

  ……

  金明池边,高搭竹棚两丈左右,上方铺着帘子给下方遮阴。

  提香炉、掌扇的宫女浩浩荡荡的簇拥在皇帝身前身后,四张桌子上已经放了许多干鲜果品和糕点,还有一壶酒。三大巨头和官家各自落座,隐约望见湖对面的龙船鲜红夺目。

  朱太妃的儿女们都坐在她身边。

  向太后百无聊赖:“佶儿过来。”过来滥竽充数。

  官家正想叫他坐在自己身边,可以聊天,又恐怕聊的话被人听见,也就静默的捏着香囊玩。

  两侧坐的都是满朝文武,还有要封诏作诗庆贺的散官。

  在两侧的隔离带之外,整个湖边挤满了汴京城里的百姓,一个个尽力打扮,都来看龙舟。

  也叫皇帝看看歌舞升平与民同乐的太平景象。

  远处隐约能听见鼓声激荡,龙舟冲着官家所在的方向冲过来,只见两侧水花飘荡白浪翻滚,像是龙行水面一样。

  向太后:“你看什么呢?怎么不看龙舟?”

  林玄礼指了指充当仪仗队的狄谏:“那班直,狄谏是教我拳棒的先生。”其实现在重文轻武,对武术教练不称先生,他也没这个习惯,只是觉得有歧视有点膈应。“娘娘你看他,颇有其父之风。也是个性情谦逊,博学多才,允文允武的人呢。”我都不记得狄青的儿孙在宋代有什么功勋,可能是没有施展的机会。

  向太后眯着眼睛远眺,欣然点头:“有姿仪。”

  龙舟的正面有龙头,背面有翘起的龙尾。船头有人击鼓,船夫们合着鼓点奋力摇桨,整齐划一,床尾甩起来形成一个弯的龙尾上,都有七八岁的男孩,或穿粉衣绿裤装作莲花,或是穿红衣红裤装作金鱼,或是在脸上涂一点靛蓝,打扮成夜叉模样,在窄窄的船尾上倒立、甩着长绸跳舞。

  高太皇太后忽然觉得有些疲惫,有些事得赶忙提上日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