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是个短命的姑娘。

  从出生起,一辈子顺风顺水、没病没灾成了奢望。

  枸杞保温杯常年随身携带,早睡早起,三餐规律,不动气,不生气,每年生日愿望都是长命百岁。推荐阅读sm..s..

  就这样,怪病缠身磕磕绊绊活到二十多岁,还是在某一天清晨上班的路上突然昏厥过去。

  这一睡,就再也没醒。

  神志混沌中,只听到一道冷冰冰的陌生机械声音缓缓响起。

  “还想活着吗?”

  “要不要,做一个交易?”

  宿婉此时已不知自己是生是死,像宇宙中没有形体的意识飘来飘去,浑浑噩噩中抓住了这一缕希望,不由分说便答应了。

  她愿意!

  [契合度99.9%,宿主匹配成功]

  [系统绑定]

  [第一个世界开启]

  ……

  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恍如隔世。

  拽着柔软的长绒被,宿婉一手捂住胸口,感受着蓬勃的心跳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空气争先恐后挤入气管充盈的美妙,眼角沁出泪痕,洇湿被角。

  活着真好!

  宿婉将在一些世界里轮回,帮这些短命的女配们完成寿终正寝的夙愿。

  结束后她将会拥有健康的身体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宿婉现在所在的书是一本娱乐圈逆袭爽文。

  文中的女主宿沁是豪门私生女小可怜,母亲难产去世后带到宿家从小不被喜欢,被同父异母的姐姐宿婉夺取了所有宠爱,喜欢的霸总也是姐姐未婚夫。

  原主脾气坏身体差,让所有人宠着,却唯独不得男主的喜欢。

  两人同在娱乐圈发展。

  原主手拿好资源一路作死,连带着拖累宿家破产。

  而宿沁屡屡翻身,最后不仅夺得影后大满贯,还和男主在一起幸福生活。

  原主全程上蹿下跳迫害女主未果,最后却看到两人成双成对,自己一无所有伤心欲绝,当场从楼上跳了下去。

  了解故事脉络的宿婉打了个冷颤:“……”

  活着不好吗?

  跳楼这种死法,也太疼了吧!

  “咚咚咚。”卧室的门响起咚咚的敲门声,是佣人王姨,“太太,下午饭好了,要起来用餐吗?”

  “哦,好。”

  她一手撑着床垫,缓缓坐了起来。

  原主身体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脾气又差总是动气。

  昨天跟有名无实的丈夫,也就是本文男主黎恙吵了一架。可以说是单方面的无能狂怒,原因是黎恙不允许她进入他的卧室,这让她相当恼火。

  结婚有半年时间,总是工作到深夜回家避开她的作息,黎恙有多不喜欢她,大概也是清楚了。

  昨晚生了气,身体不堪负荷,今天睡到半下午才醒。绵软的手脚酸软无力,起床都费劲。

  作孽啊。

  作孽。

  宿婉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家里砸钱好生补着,没有想象中的病弱。反而带病都遮不住的娇艳,盛气。

  这张脸和她有七八成相似,她原本也生的很美,可惜被病折磨的憔悴,在正娇艳的年龄渐渐枯萎。

  饱满白净的脸颊略显苍白,一双黑黢黢的眸子眨了眨,倦怠地半阖着。

  宿婉打了个哈欠。

  能投生在这样家庭,父母还宠爱万分,一辈子无忧无虑多好。

  真是想不开才会在男人身上浪费时间。

  房子目测有大概四五百平米,几室几厅的户型宿婉并不清楚。简欧式装修,基调以白色,灰色为主,从卧室走到餐厅,清清冷冷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宿婉心道,怪不得原主心情抑郁,这种色调看一整天能高兴起来才怪。

  王姨是从宿家带来的阿姨,煲汤营养餐做得极好,是专门给宿婉调养身体的。

  平日里宿婉对这些吃食都是恹恹,凑合着吃两口。

  没想到今天她捧着碗,一板一眼认认真真,每样菜都多吃了几口。

  王姨看得心惊肉跳——

  今天怎么转了性?是气昏头了吗?

  向来沉着脸,喜怒无常又极度敏感的宿婉忽然回过头,朝王姨露出标准闪亮露齿笑,眼睛弯成了明媚的月牙。

  “今天的饭很好吃。”

  王姨停顿片刻,傻愣愣地回应:“哈?”

  说完这句话她便后悔了。

  宿婉的好心情向来都是一阵一阵的,保不准慢半拍又要让她恼火。

  宿婉也是这样叫她:“王姨,有事跟你说。”

  “什……什么事?”

  “最近戒辛辣油腻,做清淡些吧。哦还有,晚上有热牛奶么?我想睡的舒服点。”

  “有的有的!”王姨尽管心下惊愕,却极快地反应过来,轻松地应下。

  “等会给我找个保温杯,什么都不要,温开水泡枸杞就好。辛苦你了。”

  宿婉放下筷子,动作轻柔地擦拭嘴唇。

  “你早晚都得费心,这个月开始涨工资吧,涨一倍。”

  王姨登时亮了眼睛:“好,好。都会备着的。”

  简单两杯水就能涨一倍工资,简直是做梦一样的好事。

  要知道宿家待遇原本就很优渥,再加上宿婉脾气是差了点,也就是动动嘴皮子发发火,这也是王姨一直都舍不得离开的真正缘由。

  正美滋滋收拾餐具,没想到宿婉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窈窕的身体倚着墙,朝她抿唇微笑。

  “对了……”

  王姨还以为她后悔了,表情一时间有些凝固。

  宿婉捋了捋耳鬓碎发,问道:“你知道怎么联系好一点的装修公司吗?我想重新收拾一下房间,看着闹心。”

  王姨犹豫了一下:“有的。但是先生那边……”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帮我办妥就好。”

  ……

  宿婉窝在卧室床上,捧着保温杯慢慢喝水。她浏览着微信,助理的信息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复。

  “婉姐,姐姐,你再不来片场就得一直等啊。”

  “姑奶奶呀,导演都发火了,外面都传你恶评呢!”

  “我的祖宗,这周六再不开拍,就搂不住了!”

  ……

  这称呼一步步走向愈发卑微的程度,简直令人泪目。

  这一幕的剧情有些熟悉。

  宿婉细细回忆了一番。

  在原书中,原主因为和男主置气没有去片场拍电视剧,被有心人利用发酵成利用亲生女儿洗钱丑闻,牵扯到宿氏集团,导致宿氏集团股票一夜大跌。

  原主也因此成为宿家败落的导.火.索。

  反倒女主宿沁借机拿到女主一角,因为这部剧大火了一把。

  为了以后能有宿家做依仗,宿婉说什么都不能眼睁睁看着宿家倒下去。

  按照原主嚣张跋扈四处招惹的性格,她破落了,不用女主复仇,昔日的仇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她。

  “……”

  想到这个结果,宿婉秒变精神抖擞,郑重其事地回复消息。

  明天就是周六,也就是截止日期。

  宿婉:“明天去。你给我安排吧。”

  只要他们不嫌弃她演技差,她绝对能安然自若演到结束。然后顶着花瓶骂名结束演员生涯,等男主女主双宿双飞后,做一个逍遥的富婆,度过快乐的下半生。

  宿婉快乐地翻了个身。

  想想就觉得人生前景一片美好!

  助理几乎是秒回的速度,语气显而易见的欣喜若狂:“好的明天中午来接你!你明天早晨能起来吗?”

  宿婉淡定地回复:“没问题。”

  她的生物钟已经在叫她快点入睡。

  “咚咚。”

  是王姨来送一杯温牛奶。

  宿婉一小口一小口抿完。牛奶香醇,冷热刚刚好,是非常适宜入口的温度。

  “辛苦了,你也早些睡吧。”

  宿婉客气地点点头。王姨错愕地眨了眨眼睛,接过玻璃杯,心想今天看到的都不是幻觉。

  宿婉居然有一天也能跟温和礼貌沾边了。

  说到底,一切还是因为先生吧……

  为了心爱的人,也在努力尝试改变。

  宿婉没有错过王姨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怜悯。

  她问道:“黎……嗯,他晚上一般都几点回来?”

  “几乎都是深夜,先生工作很忙。”

  “哦,我知道了。”正好错开作息,宿婉也没办法。她将几句话交代给王姨,解释明天要去片场,只用备早餐就好。

  王姨应下,带着空了的玻璃杯出门。

  ……

  深夜。

  门外的密码锁响起滴的一声,颀长的黑色身影关上门,在玄关处换掉黑色皮鞋。

  灰色呢子风衣挂在衣架上,西装外套也脱掉,衬衫松松垮垮地拧开两颗纽扣。修长的手指按了按眉心,隔着无框眼镜,一双眼睛低垂着,眼珠黑沉沉的分辨不出情绪。

  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几分暴风雨过境后压抑的烦躁。

  王姨在饭厅等着,闻声站起来:“先生,还留了汤,要吃点宵夜吗?”

  “不吃了。”

  他径直朝浴室走去,背对着王姨摆了摆手。抬起的手随意,划过几道惫懒的弧度。

  王姨想了想,追上前小心翼翼地叫道:“先生,太太她……”

  “又闹了?”黎恙侧过脸,俊美的脸上写着处变不惊,似乎对于这样的场面见怪不怪,冷静到有些过分冷漠。

  “哦,这倒不是。”

  王姨说起这话的时候都鼓起了天大的勇气,“太太她说,晚上别在她卧室边的浴室洗澡,她睡得浅,会吵到她的。”

  “……”黎恙原本就冷冰冰的脸瞬间垮的更厉害了。

  这不是成心的么?房子什么隔音,洗个澡还能吵到人?

  “对了,还有,太太她说没什么事就别回来了,省得两人吵架。”

  “……”

  宿婉这是好心劝告,她搞软装难免会出现电钻和锤子敲打的响声。但是直接说给黎恙,对方肯定不乐意她在房子动手动脚。

  她只希望黎恙一气之下当场走人。

  最好走个一年半载就更好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

  黎恙薄薄的唇挑起一道没有温度的弧度。

  “那你也告诉她,以后这种话,当着我的面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