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秋季清冷,连缀不断的雨滴打落在屋檐,一层珠帘似的雨幕将整个世界隔断得朦朦胧胧。

  啪嗒啪嗒的雨声清脆好听,推开窗户,迎面扑来湿润的风,令人迅速从残留的疲倦中唤醒。

  宿婉站在阳台上掩唇打哈欠,眼角沁出点点水意,微挑的眼角有些泛红,衬着瓷白干净的脸颊,无端生出几分媚态。

  ——当事人对此毫无所觉。

  唯有走到客厅的黎恙看到这一幕,挽袖口的动作微妙停滞片刻,又恢复了旁若无人的冷漠。

  宿婉的脾性,他了解的七七八八。

  昨晚估计教王姨说一些反话,今天却破例起了个大早。各种姿态都做遍了,无非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不是说要避开么?起这么早。”黎恙的语气带着几分嘲弄。

  “早睡早起对身体好。我改作息了不行吗?”

  宿婉回过头打量一番有名无实的便宜老公。

  原主的眼光的确很好。

  除开黎恙优越的家世和工作能力,一张脸蛋也生的极优越。

  可惜,清冷如皑皑雪山,矜贵却又过分疏离,隔着无框眼镜的镜片仿佛将他隔离在另一个世界。更新最快s..sm..

  谁有这么多的精力去在乎白雪融化之后,高岭之花是否会绽放明媚的色彩。

  最起码,宿婉没有这样的精力。

  黎恙顶着她毫无遮拦的打量,俊脸表情纹丝不动,自顾自地系好袖口,长腿迈着步伐朝饭厅去了。

  宿婉也慢悠悠地跟在身后。

  早餐做的极为丰盛,量小,精致,配上工艺精美的各样白色瓷盘,令人食指大动。

  炖得浓稠的滑鸡粥,虾饺,春卷,牛肉灌汤包……

  黎恙生在沿海南边,饮食清淡,早茶一类的吃食吃了二十多年。

  原主平日里都会随着他吃,尽量贴合他的生活习惯。

  宿婉则不然。在黎恙斜斜的注视中,她一边喝热乎乎的粗粮豆浆,一边吃蓬松酥脆有韧劲的油条,再夹一口小菜,幸福的眼睛眯了起来。

  那神态,仿佛吃的是山珍海味。

  黎恙的胃口不好,吃的极少,冷眼看着她吃个不停,只觉得胃也开始空空荡荡了。

  有这么好吃?

  他一句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黎恙夹起一块虾饺细嚼慢咽,虾肉鲜嫩,味道极美……却莫名寡淡起来。

  平日里吃惯了的吃食,不知不觉间被普普通通的油条比了下去。

  他皱眉,放下筷子。

  王姨连忙上前问道:“先生,是今天的早餐不合胃口么?要不要换一下?”

  “没。”

  黎恙面无表情站起身,颀长的身材就像一座山,沉甸甸地压住了整个房间的气氛。

  “我去上班。”

  往日里,她巴不得把他送到公司门口,然后告诉全世界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这一次,宿婉全程没有抬起头,吃饭的动作都没停过,只当他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陌生人。

  更别说回应了。

  ……

  宿婉坐在保姆车上捧着保温杯抿热水。身旁的助理小郑拿着本子巴拉巴拉给她说戏。他的嘴巴边燎起一排泡,眼眶泛着乌青,想必最近几天睡眠极其差。

  “导演脾气不好,姑奶奶可千万别跟他怼着干,他老婆手下可有不少营销号呢!”

  宿婉恍悟,怪不得耍大牌的明星那么多,唯有原主被全网骂的劈头盖脸,处境艰难。

  “我知道了。”她点头。

  助理小郑还准备好了一肚子的热泪恳求,没想到她答应的如此爽快,霎时间呆了呆。

  “真的?你没骗我?”

  宿婉回答的义正辞:“你看我像是不顾声誉任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作精吗?”

  小郑在心里流泪无声呐喊:像啊!这可不就是你吗!

  表面上还是彩虹屁如腹泻般一泻千里延绵不绝:“我就知道!通情达理温柔大方美丽善良,这可不就是你吗!”

  宿婉满意点头,勉强当做没有看到他僵硬的尬笑。

  亲妈投资的女一号,显然没有点眼力见看看自家女儿是什么水平。

  大型古偶剧,大ip制作,剧本优秀,半电影咖半电视剧咖的大导演,明摆着要硬生生捧上去的水平。

  只是……

  “栩清葭,性格人淡如菊,努力坚韧,从卑微的庶女一步步做到皇后的传奇大女主故事……”

  宿婉的眼皮一跳。

  原书女主宿沁争取到角色,在剧里饰演女二号,恶毒嫡姐,嚣张跋扈。这两个角色简直是现实中的翻版,只不过,反过来了。

  宿母大概是想借这种剧本给女儿留个好印象,没想到自家女儿不争气去都没去,反而为女主做了嫁衣。

  宿婉无语凝噎:“……”

  真是硬生生掰成的炮灰命。

  片场还在歇工的状态,稀稀拉拉没来齐人。

  谁都没料到,传说午夜开拍的某黑红女明星,保姆车居然大清早就出现在了影视城。

  导演孟卓正烦躁地在门口抽烟,看到这一幕登时来了火气——好样的,肯定是正主又不来了,助理大清早跑过来买一堆吃吃喝喝道歉吧。

  车停在门外,他掐掉烟,清瘦的脸铁青铁青。

  “我就知道……”

  “早啊。”

  车门推开,一只脚踝优美、线条浑圆修长的腿踩着黑色细跟鞋缓缓落地。她拢了拢黑色长裙,遮住一闪而逝的白皙春.光,雨伞下的脸娇美动人,如四月春风,瞬间就能驱散火气。

  坐在棚架里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瞅见这一幕,立即亮了眼睛。

  “终于来了!”

  “好漂亮,原来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啊……”

  “花瓶罢了,像宿沁那样又美又有实力,还谦逊的女演员才值得尊敬嘛。”

  ……

  导演孟卓面色暂缓,一想到因为面前的女人拖工如此之久,脸又刷地拉下来,语气极冲地说道。

  “你如果下次再搞失踪,你就别来了!”

  助理瞬间慌了神,下意识想拦在前面说好话,免得宿婉当场翻脸走人。

  这位祖宗,翻脸比翻新华字典还快。

  “对不起。”

  “……”

  “……”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包括导演。

  他们听到了什么,宿婉在道歉?而且是认真诚恳的态度?

  宿婉微微低头,歉意地说道:“下次不会再迟到了,请大家都原谅我吧。”

  “你……”

  “对不起,我会努力表现的!”

  “我……”

  “孟导,等会就拜托您了!”

  被一双信任且真诚的美眸盯着,导演孟卓一脸见鬼的表情,面色僵硬地说道:“算了,看你下次表现吧。快去化妆!道具灯光呢?都给我动起来,准备开拍,开拍!”

  说完这段话他落荒而逃,仿佛身后被女鬼追着。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就这样被简单解决了。

  助理小郑跟在身后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只听见宿婉安详感慨。

  “如果什么事都可以道歉解决就好了。”

  小郑:“……”

  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

  宿沁坐在保姆车上温习剧本。尽管没有开拍,她也会每天早早去片场,不是揣摩戏,就是去跟导演聊天。

  导演见她连女主的台词都背了下来,不禁赞赏有加。

  “如果你来演女主就好了,你很适合。”

  ——谁说不是呢。

  宿沁淡淡地翻开新一页剧本,心情没有起伏地想。

  她哪是等女二号的剧本,就是在等女一号。宿婉的德行相处这么久,她早就了解的透彻无比。

  今天宿婉不来,就再也没有来的机会了。

  她等着送上门的女主角色。

  “沁沁,到了。”

  “大家的水和面包你记得发一下。”

  “知道啦!大家都在夸你又美又没架子呢!比那个宿婉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不,她都不配跟你相提并论。要什么没什么的。”

  程助理夸到点上的夸赞让宿沁面色缓和许多。

  她嘴上还是清清冷冷地阻止了:“别这么说,她是我的姐姐,你的嘴也严实一点,到处都是工作人员呢。”

  “我你还不放心嘛。”

  程助理说笑着推开车门,撑伞下车,却看到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笑呵呵地捧着热饮和零食,与往日稀稀拉拉愁云惨淡截然相反。

  她察觉到不对劲了。皱眉对宿沁说道:“怎么看着今天……”

  “你们终于来啦,大家等着开拍呢!”相熟的工作人员捧着奶茶高高兴兴地上前,“快去化妆吧,雨要停了,等会还有室外的戏呢!”

  宿沁万年清淡的脸色微微皲裂。

  “什么意思?”

  “今天宿婉来的好早,给大家准备了奶茶还有超多零食点心,超幸福的!我给你们也留了一份在化妆间,沁姐辛苦,吃完得来上工了。”

  原来,刚才路过的工作人员都是拿着宿婉买的吃喝。

  程助理瞧见她脸色不好看,立即瞪了对方一眼:“吃人嘴短,这你就高兴啦?小家子气的。”

  “小程!”

  宿沁警告一句,立即放平心态,叫助理去化妆间化妆了。

  两人走开,没发现方才还笑呵呵的工作人员瞬间啐了一口,脸上写着鄙夷。

  “还吃人嘴短,你们不是拿矿泉水买人心吗?现在买不过就开始立牌坊了!”

  ……

  程助理撑着伞,避开来来往往工作人员在路上小心问:“沁沁,那我们今天带的矿泉水和面包……”

  回想起他们手里花花绿绿的包装,矿泉水之类怎么还够看。

  宿沁面无表情,细长的指甲抠到手指缝里,尖锐的疼痛令她忍住了这股直往上窜的无名火。

  “不拿了。大家吃的饱饱的,哪有胃口呢。”

  她顿了顿,又说道:“你去片场看看吧,我化完妆就过去了。”

  程助理心神领会:“好嘞!”

  化妆间,几名化妆师造型师正在乐呵呵地捧着奶茶围成一圈聊天,看到宿沁进门,手忙脚乱把桌上一堆零食扫到袋子里。

  “沁姐来啦!”

  “快开始化妆吧,导演那边又催了。”

  以往宿沁早早到总会收到一片夸赞之声,今天却只剩下匆忙赶活的只片语。

  宿沁长着一张古典美人脸,眉眼清淡却存着几分傲气,如傲骨寒梅,令人无法忽视。

  她安静地看着剧本,只等待宿婉等会怎么出丑。

  就算早早来又怎么样。

  送了吃的又怎么样。

  孟导以调.教新人出了名的严格,他看上眼的,配合好准能大放异彩。前提是看上眼,演员又愿意配合。

  她撺掇着宿父插手选了孟导,有一半是如此。

  像宿婉之流,蠢笨又暴躁,两场戏下来就得暴走。

  不出意外,今天宿婉和孟导吵架负气离开的花边就会上热搜,彻底让她臭了名声。

  想到这,宿沁微微闭上眼睛,温声说道:“唇色淡一点吧。”

  说不定还需要她作为范例试戏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