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是被小郑的电话叫醒的。

  他的语气极为兴奋,嗓子尖锐而高亢,就像一只紧紧扼住了喉咙的尖叫鸡。

  “婉姐,你有真粉了!涨了几千呢!活人哎!”

  语气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宿婉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慢半拍地迟钝问道:“什么?”

  “不是黑粉,不是黑装粉,不是仇家,不是水军,不是买的假粉……呜呜呜,真的是活粉啊我的老天鹅!”

  宿婉:“……”

  小郑是真的激动哭了:“私信再也不是骂人和广告了!我太感动了!”

  宿婉:“……”

  是不是真粉她不知道,她是挺心疼小郑的。

  等小郑嚷嚷够了,宿婉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六点。以往这个点都能睡到自然醒,只是这具身体太久不运动,有些没缓过劲儿来。

  小郑感动得涕泪满面:“姐,我就知道你是珠玉,不可能被埋没的!”

  宿婉:“……冷静。”

  她很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享受无忧无虑的快乐。可惜如果今天不上工,稍微好了一些的印象又得急转直下。

  宿婉告诉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

  她打着哈欠快速洗漱,早饭没在家里吃,顺便温习一下剧本。

  黎恙睡得浅,昨夜又总是醒。

  他揉了揉眉心,戴上眼镜,去餐厅吃早餐。

  桌上只摆着一人份的早餐和碗筷,他望向宿婉卧室所在的方向,心里暗暗思忖,听说昨天掉了一天的威亚,肯定现在还在床上睡得正熟。

  王姨察觉到他的视线,笑着说道:“太太已经赶去片场了,说是前些天没去拖延了许多工作,她觉得对不住,就想加快点工作量。”

  黎恙拿筷子的动作一顿。

  宿婉会是那种替别人考虑的人?

  他回想起昨晚半梦半醒,仿佛看到大雨滂沱时,清丽的身影伫立在一旁,凝视着黑色的私家车远去。

  她唇角的笑意浅浅。

  自那天醒来就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

  黎恙冷漠地嗯了一声,没有接话茬。

  ……

  意外被小郑叫醒,宿婉睡不着,便提前去片场。她坐在车上睡意朦胧地同小郑说道:“今天也记得犒劳一下大家,叫人多买点早餐。”

  “放心吧,我刚才就使唤人去了,等我们过去正好。”

  宿婉哦了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小郑在旁边坐卧不安,像一只蛆一样扭来扭去,宿婉闭着眼睛问:“你要干嘛?”

  小郑壮着胆子小心问道:“姐,我给你念念剧本?听说孟导最讨厌演员台词不行了。”

  宿婉眼睛睁都没睁。

  “不用,我记性很好的。”

  小郑欲又止,正要继续壮着狗胆劝说,车却缓缓停了下来。

  到了。

  今天天气正好,天边一抹深青色向远处漫延,清冷却温柔的风扑簌簌地吹着假树枝,还怪好看的。

  孟导刚来,意外地撞见了宿婉。

  “哟,这么早?”

  “嗯,想提前做准备。”宿婉点点头,“想跟导演请教怎么演,争取快点过,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孟导冷哼一声,却没有生气。

  “你倒是挺想走捷径。”

  话是这么说,他把姜瑶叫去,一板一眼地讲起了戏。一个教的好,一个学得快,两人一来一去,孟导脸上渐渐多了点笑,没有一开始的臭脸了。

  宿沁早早赶来,特意叫程助理准备的零食准备着等会儿早早发给大家,没想到宿婉比她来的还早。

  工作人员没来齐全,零星的人都三三两两扎堆围在一起吃早点。

  初秋时候,这么早还能在片场吃到热乎乎的早餐,每个人脸上都洋溢起幸福的笑容。

  大家谈起宿婉时,明显和气多了。

  宿沁心里一紧,掐着指尖寻找宿婉所在的方向。她的瞳孔骤然一缩,隔着十几米远,宿婉披着黑色大衣同孟导讲戏,两人讨论得火热。

  宿婉这是看穿了她这些天的用心之处,模仿她做过的事情,存心恶心她?

  “……”

  宿沁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她有心挤入两人的话题中心,孟导这会儿正在兴头上,同宿婉讲得津津有味,她站在旁边不尴不尬,余光能瞥见有工作人员偷偷看热闹。

  宿沁僵硬的表情愈发凝固。

  宿婉察觉到她的存在,热情地想要邀她一起加入讲戏,不料对方沉着脸一不发离开,挽留的余地都没有。

  “啊,那个……”

  小郑笑嘻嘻地说:“别叫了,姐,人家要去化妆,你等会也得上妆呢。”

  “哦对了,今天温琛越马上就到。等会见面了,你们聊一聊,下午还有个探班采访也需要准备。你也去化妆吧。”

  “好。”

  这一出古偶剧的男主是当红流量温琛越,专业戏剧表演出生,温文尔雅,芝兰玉树,第一部戏就爆红。

  是相当有水准的电影咖,不知道怎么花钱砸来的人。

  小郑看穿宿婉的疑惑,小声凑到她耳边:“他签约的公司最大股东是您的母亲。”

  “怪不得……”

  宿婉的嘴角抽了抽。

  又“被”得罪了一位不能惹的主。真是躺着都能中.枪的倒霉体质。

  化妆间正热热闹闹地忙碌,桌上摆阵一堆新零食,特意挑选的贵品牌。宿婉迈入化妆室的第一时间便发现了。

  当然,也没错过镜子里宿沁眼神一闪而逝的挑衅。

  宿婉笑眯眯地同大家打招呼,坐在沙发上看她们给她化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几名化妆师都同宿沁关系交好,专心忙着帮她打理,自然有些忽视了宿婉的存在。

  她们有些为难地犹豫了一下,不待宿沁楚楚可怜推让给宿婉,宿婉拿起一包零食拆开,丝毫没顾忌这是谁买的,咔嚓咔嚓地吃了起来。

  “你们继续!我不着急,我还得等等温琛越。”

  小郑也不客气地坐在旁边,跟几名造型师拉家常,一起和谐吃零食,别提有多愉快了。

  宿婉笑眯眯地说:“这零食还挺好吃,你帮我记一下牌子。”

  小郑比了个欧了的姿势:“没问题!”

  宿沁特意给化妆师买了一堆价格贵的进口零食,这会儿眼睁睁看着被他俩造的乱七八糟,偏偏对方还吃的特别开心。

  她气得肺疼。

  宿婉大方表示明天赔偿她们,几名工作人员乐开了花。她们才不管是谁买的,只要有吃的,就都是爷。

  因此给宿婉化妆的时候更是尽心尽力,拿出了看家功夫。

  宿婉和宿沁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秀颜值。

  不同的是,宿沁偏向于小家碧玉的寡淡耐看,而宿婉长得更像母亲一些,容貌艳丽夺目,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在同等的对比下,宿沁努力争取来的身份有些许勉强,略显微弱的气场根本撑不起她嫡女的角色。

  抵达片场,几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你们来了。温琛越,有时间多跟其他演员聊聊,虽然是电视剧也不能看不上啊。”

  温琛越抿唇微笑:“好。”

  他身穿月白色长襟,一手握着折扇,垂着脸摆弄好衣襟,这才朝着宿婉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侧脸线条瘦削利落,一双弯弯的眼眸狭长,没有表情的时候也会盈着浅浅的笑意。

  宿婉愣了愣,由衷地夸赞:“你真好看。”

  温琛越怔忪片刻后看着她笑了笑,一双漂亮的眼睛弯弯。

  “谢谢你。”

  “你好,我是宿沁。”

  宿沁忽然挤入两人中间,笑意盈盈地介绍自己:“我们也有不少对手戏,接下来还请多多关照。”

  宿婉也没争,安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剧本去了。

  温琛越颇有些意外地目送她离开的背影,忽视了身旁的宿沁。

  今天没轮到两人的对手戏,宿婉依然认真跟他对了戏,讨教一些知识,倒是刷新了温琛越对这位“午夜营业”的黑红女性有了新的认知。

  他也愿意多指点一两句。

  当事人可不知道,能得到他的指点有多珍贵。

  更没有察觉宿沁嫉妒得眼睛都要泛红的目光。

  一整天拍戏结束后,宿婉早就累瘫,还得打起精神面对采访。

  另一边,趁着几位演员休息的功夫,孟导问他:“怎么样?”

  温琛越笑笑地说道:“挺好的。”

  “你说好就好。”

  管他真好假好,愿意配合,孟导就万事大吉。

  “倒是宿沁……”

  “嗯?”

  温琛越皱了皱眉,随即微笑着说道:“有时候用力过猛,画虎不成反类犬。她太心急了。”

  今天的采访主要是针对昨天吊威亚上热搜一事,宿婉全程回复得体,还主动跟宿沁互动,半点儿看不出网传傲慢无礼的架势。

  这一采访一出,又有小小的风向转变。

  外界都传宿沁是私生女,姐妹不合。原主一直拒绝两人同频合体,今天是第一次一起采访,没料宿婉全程谈笑自若,根本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

  宿沁在外隐隐表现被宿婉欺负的真相……是真的吗?

  有人开始存疑了。

  也有人开始对比姐妹俩。

  “我终于明白她们两人不同频的原因了。那都是为了宿沁好啊,在旁边衬得像个丫鬟。我知道宿沁粉多,别杠,杠就是你们对。”

  “一个母亲是执行总裁兼董事长,一个是依仗宿家爬起来的外室女,说到底是不一样的。”

  “宿沁真的一下子被比下去了啊……”

  “艹,没对比没伤害,宿婉也太好看了吧!我要转她的颜粉!”

  “宿婉神颜”成了微博热门话题,又引起一番讨论。

  小郑在保姆车上几分钟刷一次微博,看到涨粉就乐不可支,比当事人还高兴。

  宿婉看着手机消息,苦恼地揉揉眉心。

  “不回家了,去宿家。”

  小郑意外地啊了一声:“你回去干什么?”

  “被叫回去吃个饭。”

  宿婉实在张不开嘴叫父亲,尤其是这种孕期出轨的男人。

  小郑撇撇嘴。

  怪不得看到宿沁方才接通电话后,一转一天的阴郁,眉飞色舞地去服装间换衣服去了。

  “那谁肯定也会去吧,真不知谁才是一家人。”

  宿婉笑眯眯地安抚:“一顿饭而已。没事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