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沁晕倒#立即上了热搜。

  被诊断出是因为太过疲惫,再加上低血糖,才引起的晕倒。

  幸好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晚上就好了。

  工作人员晚上放出了宿婉的照片作为日常营业花絮。

  只是平常分享,却分享的如此不合时宜。

  同在剧组的女演员,一个贫血晕倒,一个优哉游哉,简直就是集中火力等着挨骂。

  于是宿婉微博底下立即攒积一群粉丝指天骂地。

  “我们家沁沁实惨,赶进度也不是这么赶的,简直不把女演员当人看啊!”

  “不是亲姐妹?自己妹妹都晕倒了还在那里笑什么?”

  “糊比宿婉,宁有事?”

  ……

  小郑给宿婉哭诉的时候,她正在敷面膜。原主招黑的体质她已经完全能感受到了,真是躺着都中枪。

  她还在安慰他。

  越是安慰,小郑愈发地哭唧唧起来。

  这么好的姐姐,他们睁开眼看看吧!那宿沁才是绿茶本茶啊!

  隔着电话,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是小郑忽然咦了一声。

  “有营销号写你呢。”

  “这不是孟导老婆的号吗??”

  这是一段视频。

  视频中的身影潇洒利落,吊着威亚翻腾挪转,白衣飘飘十分美丽,竟然是宿婉。

  “再来一条!”

  “再来!”

  伴随着孟导的指令,宿婉二话不说接着继续拍,从上午拍到下午,从威亚上下来的时候,不经意露出后腰,已经青紫一片,被磨了太多的地方皮都磨破了,白色衣服上沾了斑斑血迹。

  剧组人员吓了一跳,连忙围上前:“没事吧?”“快点叫医护人员!”

  就连孟导一个糙汉大男人看到这副架势也倒吸一口冷气。

  “都成这样了你怎么不说?”

  宿婉摇摇头,说:“没事的,小伤。”

  隐隐约约露出来的淤青不多,却大片大片惨不忍睹。偏偏当事人还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跟着医护人员走了。

  下一幕是不小心拍到的花絮。

  在视频一角,消毒按摩结束后的宿婉一瘸一拐地从房车出来,眼眶涌着眼泪喃喃自语:“我不疼我不疼我不疼……”

  助理小郑在旁边搀扶:“让你逞能,你明天还能上工嘛!”

  宿婉洗脑式自自语:“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

  小郑:“……”

  画外音写着“忍者神婉”。

  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花絮,却在短短时间拱上热搜。信息量巨大,立即引起多方粉丝对宿沁粉的嘲讽。

  “你家正主最娇弱,什么事都卖惨,怪不得连导演都喜欢宿婉。”

  “宿婉伤成那样都一声不吭,你家通稿就差让全世界都知道了,现在打脸了吧?”

  “白莲宿沁实锤了!恶心心。”

  ……

  当然,更多的则是对宿婉的夸赞。

  “真没想到宿婉打戏这么棒!漂亮姐姐也太会了吧!为什么不是她来演女一号?”

  “哇还能更美一点吗?各方面吊打宿沁一万倍啊!”

  “那张倚在椅子上的图简直盛世美颜awsl!”

  好几家推送都有蹲在片场的狗仔队,纷纷表示剧组上下都很喜欢宿婉,宿婉在片场一直相当敬业,并不是外界所传的耍大牌……

  如此如此。

  宿婉粉丝一夜暴涨。

  工作室连忙营业,发了一些宿婉近几天在片场的照片,不是美美美的精修,而是真实而生动的偷拍,有几张表情还有些搞怪。

  或是咸鱼瘫,或是和小郑一起排排坐□□,或是跟导演讲戏,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

  如此特殊的宣传简直就是清流,粉丝又暴涨了一波。

  就连万年潜水神游的男一号温琛越微博也转发了她的一组微博照片。

  温琛越:“明天也要努力——不是说努力咸鱼。”

  温琛越的粉丝瞬间淹没两人微博,欢乐控场,连带着宿婉又涨了一波路人粉。

  谁能想到原本要插刀宿婉的一出,竟然变成了黑转粉的奇迹时刻。别说小郑,宿婉都惊了。

  小郑买了五百个烟花庆祝去了,宿婉淡定地喝了口水压压惊。

  亲妈作为第一时间关注,立即给宿婉发消息庆祝。

  “婉婉你真棒!妈妈给你转点零花钱作为奖励!”

  银行卡到账520万元。

  宿婉:“……”

  金钱使她快乐!

  她点开微信甜甜地回复:谢谢妈妈!

  世上只有妈妈好!

  黎恙回到家的时候,便看到宿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笑容极甜,澄澈而又明媚的心情,仿佛将他也感染了。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温度:“这么开心么。”

  方才在回家的路上,助理就向他讲述整件事发生的经过。没想到宿婉竟是积攒了这么多的好人缘,大家都在替她出头。

  这一点都不像她。

  宿婉一手枕着后脑勺。今天心情极好,连带着黎恙也稍微搭理了一下:“是啊,我妈给我零花钱了。”

  黎恙眉毛微扬:“这就很开心了?”据他所知,宿婉从来没缺过钱。

  “是啊。”她毫不犹豫地猛点头,“钱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可靠的东西。”

  可靠?

  黎恙心思微动。

  宿婉这是在含沙射影,指他不可靠么?

  他脱下笔直的大衣挂在衣架上,径直走到宿婉面前,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的嘲讽:“那我给你多转点,免得别人说是我苛待了你。”

  “那就不用啦。你的钱还是花给该花的人吧,我有这些就够了。”

  宿婉站起身,仰起头看着他。

  “免得被别人说我占你便宜。”

  黎恙瞬间冷了脸色。他俯视着那张沉静的小脸,在上面看不出爱恨,只有淡淡的冷漠。

  “我们是夫妻,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

  “别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

  宿婉立即否认:“现在是,以后可不是。”

  等到黎恙和宿沁双宿双飞,不向她讨要钱财就够不错了。若是现在让宿沁知道黎恙给她花钱,不得将她活活吃了?

  黎恙半眯起眼睛,向前走了一步。

  “什么意思。”以后不是了?为什么会不是?

  近距离的压迫倒下一片阴影,隐约有男士香水和烟草混杂的气味直冲脑门。

  顶着巨大的威慑压力,她语气十分平静。

  “从小大家都认为宿沁可怜,我是人生赢家,我什么都有。其实真的是这样吗?

  我渴望的,我想要的,最后都会注定落入她的怀中。

  以前我挣扎,我不认命,我以为只要我哭我闹总会回心转意。

  感谢你,还有宿鸣。

  你们看着我受欺辱,还要再雪上加霜丢下最后一根稻草。

  你们让我彻底看开了,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男人的喜欢才是最不值得稀罕的玩意儿。”

  一字一句,嗓音不疾不徐,就像是在叙述再平淡不过的事情。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宿婉是在替原主觉得不值,替她将这些血淋淋的真相说了出来。如果没有宿鸣的视而不见,极端偏爱;如果没有黎恙的冷漠嘲讽,和毫无留恋的背身离开,“宿婉”或许就不会死。

  她活的那样来之不易,怎么会去寻死呢?

  这些向井里扔石头的人,才是最可恶的罪魁祸首。

  “你不是最讨厌我争抢吗?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她想要什么就拿走什么,与我而无足轻重。”

  黎恙被她一大段的话说得哑口无,眼神一窒。

  他沉默片刻,低哑嗓音叫她:“婉婉……”

  这是从年少时期过后,再也未曾出现过的称呼。黎恙讨厌宿婉,讨厌了十几年,是大家公认的事情。

  但是以前她从不在意,哪怕黎恙退一步,她也会追着九十九步去撵上他的步伐。

  他只觉得她厚脸皮,觉得她烦,却从未想过宿婉也会有被伤透心的时候。

  “我不爱你了。

  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你配不上宿婉。”

  宿婉的眼神望向他时毫无光彩,没有爱恋,只有冷漠。

  “她已经死过一回,不会再死第二次了。”

  “……”

  这一句带给黎恙的震撼,是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有过的情绪。他的瞳孔骤然收缩,薄唇抿得死紧。

  他以为宿婉说的是心死。

  哪能想到,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宿婉”已经因为他们酿成家破人亡的惨剧。

  宿婉又做错了什么呢?只为衬托他们的坚贞不渝,代价未免也太大。

  她微笑着说道:“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请你也放过我。”

  “我们离婚吧。”

  继续纠缠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了。

  宿婉只想离开这个地方,远离这些人,和宿母一起过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

  黎恙听到离婚二字,表情突然震动。

  他难以置信地望向宿婉,没想到宿婉竟然会提离婚。

  这些年,不是她一直死死拽着不放吗?

  她怎么会?

  她怎么敢!

  黎恙脸色难看咬牙很恨道:“你说这话,不怕后悔吗!”

  宿婉只是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就像是在面对无理取闹的孩子,毫无动容地打开他的手,越过黎恙离开了。

  “——那,试试吧。”

  看她会不会疯了才为一个渣男后悔。

  ……

  翌日。

  黎恙不在的时候,宿婉拎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离开了这里。

  这栋房子几乎没有她的东西,她想带走的也不多,收拾起来无比方便。

  她住在了宿母买的公寓里。

  豪宅!装修非常对口味!

  宿婉一进门就开始咸鱼摊。

  宿母慌急慌忙扔下公司来找她,只看她悠哉悠哉躺沙发上晒太阳,顿时一愣。

  想象中哭的要死要活的宿婉怎么?

  “婉婉,是不是他同你提离婚了?我去教训他!”

  宿婉抱住她的胳膊:“不,是我提的。”

  宿母呆住:“你……”

  “不是闹脾气,也不是一时脑热。”宿婉淡定微笑,“我只是觉得……苏小清的女儿,不应该被这么糟蹋。

  她值得更好的。”

  闻,宿母的眼眶突然一红。

  她抱住宿婉,闭上眼睛,克制住悲伤的感情。

  她可怜的婉婉……

  宿婉也抱紧了她,给予她温柔的力量。

  只是她接下来说的话,顿时让苏小清愣住了。

  “妈,你离婚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