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的话一出,全场哗然。

  宿沁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她惊愕地瞪大了一双泪盈盈的眼眸,一张小脸挂了白色的霜,是面无血色的惨白。

  “宿婉,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她的脑袋已经乱成了一片浆糊。

  周围的宾客们窃窃私语愈发地不受音量控制,宿沁听到越来越多的只片语,都是在鄙夷她不要脸的行为,以及宿婉有多么可怜。

  宿沁竟没想到,宿婉的心有这样狠。

  她分明是想把自己打入地狱!

  宿沁很想反驳,但她的确心心念念着的都是黎恙,今天如果当众说她并无觊觎黎恙的心思,她和黎恙就再无任何可能了。

  这样的结果,宿沁根本无法接受。

  但她若是不反驳,岂不是又坐实了“抢男人”的传闻?

  她宿沁还怎么在这里待下去!

  宿沁含泪的惊惶目光转向在场的两个男性。一位是生她养她的父亲,一位是她下半辈子依靠的男人。

  宿父接收到最宠爱的小女儿的目光,又气又心疼。气恼的是宿婉太过狠心,竟然连一点点的余地都不留。

  这可是她的亲妹妹啊。

  宿父直接上前,板着脸说道:“婉婉,别胡闹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样只会伤害黎恙和沁沁他们两个!毁掉他们,你有什么好处?”

  苏小清见状拉住宿婉的手,将她拦在身后。

  “宿鸣,你简直是欺负人!我女儿被他们两人合起来欺负的时候你在视而不见,现在反而又去责怪她?”

  “她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把你们那点龌龊的心思全部说了出来吗!”

  “你!”

  宿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当着这么多的宾客面前丢人,身为一家之主的面子简直要被从里到外羞辱的彻彻底底。

  “苏小清,你有没有把我当做你的丈夫?”

  “我也想问,”苏小清笑得很是凄凉,“你有把我当做你的妻子吗?”

  “在我怀孕的时候出轨,你想过我吗?

  突然带着私生女回家还要我承认,你想过我吗?

  这么多年,你对婉婉不闻不问,一心偏爱你外面带回来的女儿,你想过我吗!”

  这些年,她的心又如何不凉。

  只是她愈发地忍受这一切,宿鸣就似乎愈发觉得可以越过的底线更低了。

  她顾全大局,为了苏家,为了宿家,为了家庭为了宿婉……有万千中需要忍耐的理由。

  只是忍耐就会有好结局吗?

  退让得到的决不是理解和宽容,反而是得寸进尺的过分!

  宿鸣被问的一时间有些哑口无。

  他望着自己的妻女。一个眼眶泛红只剩下悲哀和恨意,一个表情漠视,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

  “……”

  宿鸣的心忽然被一根小小的刺扎了一下。

  绵绵密密的阵痛一下又一下地绵延着。

  他嗫嚅着,还是反驳道:“婉婉这性格,终究还是差了点,配黎恙是委屈他了。

  当初不也是你强迫他选择的吗?

  两人没有眼缘,你不能强求呀。

  其实正好,他俩离了,沁沁这边条件好又不计前嫌,黎恙还是我们宿家的女婿……”

  “啪!”

  一记耳光,现场顿时寂静无声。

  宿鸣捂住烧红的脸颊,脑海还嗡嗡作响。他傻愣愣地盯着苏小清片刻,顿时回过神了。

  “你竟然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就你也配当父亲?”

  苏小清冷笑,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命不好,被糟践这么多年,我的女儿可容不得糟践。今天大家也见证了,我苏小清,没有对不起他们宿家的任何地方。

  宿家的生意有一半是我做出来的,就是当年老太太在世,在我面前都未曾说过一个不字。

  你,宿鸣,我也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倒是你们父女二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

  “既然你们喜欢做一家人,你们就做去吧。

  我们离婚。”

  苏小清的话一出,现场直接压抑不住吵闹的声音,大家纷纷都在议论这样的爆炸消息。

  宿家的,苏家的,亲朋好友都上来想要劝劝她。

  宿婉全程拉住苏小清的手没有松开。

  她语气柔和地对一群长辈说道:“叔叔阿姨,伯伯婶婶们,劝我妈在这种家庭继续待着受欺负,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长辈们苦口婆心的表情一顿,相视一眼,脸色难看万分。

  他们倒是想训斥宿婉,一来现在苏小清正在气头上,谁敢教训她的宝贝女儿,二来宿婉说的的确没错,宿鸣今天可是把人丢尽了。

  他们面带尴尬地缓缓停下劝导的话。

  现在酒店里已经乱了套,所有人都在看这一出好戏。

  宿沁原以为宿鸣会帮她结尾,没想到越来越烂,越来越糟,她一想到明天新闻八卦将会怎样描述这一段故事,就一阵心惊肉跳。

  她含着泪望向黎恙。

  “黎恙哥哥,你倒是快劝劝宿婉啊,让她不要发疯了呀。”

  黎恙的目光还停留在那张离婚协议书上,脸色阴沉。

  他终于明白了,宿婉这下是铁了心地想跟他离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话说的如此之绝。

  当初求着结婚的也是她,现在要离的也是他。

  凭什么?

  他仿佛没听到宿沁的话,还站在一旁愣神。

  宿沁已经发现人群中的摄像头了。这其中,宾客有多少,溜进来的狗仔又有多少,她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哭得梨花带雨。

  宿沁心揪着疼,单薄的身躯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倒在地。

  宿婉的余光一直在关注她的神情动作,看到宿沁双眼一翻,又有要装晕的架势。

  宿沁今天晕倒在这里,事情恐怕就说不清了。

  搞不好媒体都会报道说是苏小清母女将她逼晕。

  装晕,谁还不会?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还有黎恙,父亲,他们……”

  宿婉忽然捂住胸口,脸色惨白地跪倒在地上,浑身发颤。

  正准备装晕倒的宿沁一愣,差点气得当场去世。

  怎么还比她先一步装呢!

  宿婉忽然倒在地上引起一片骚乱,苏小清吓坏了,连忙将她抱住叫救护车。

  宿沁正想戳穿,却看到眼前一道黑色身影飞快掠过,冲向宿婉所在的地方。

  他半跪在地上,试图将宿婉抱起来,却遭到了苏小清红着眼睛的怒叱。

  “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她不欠你了!”

  黎恙维持着半跪的姿势,紧弓着的后背僵硬又沉默。

  宿沁站在原地,身旁的宾客们的说话声仿佛都成了幻影,只能看得清黎恙那瘦削挺拔的后背正背对着她。

  她的父亲也吓到了,连忙赶上前询问情况。

  宿沁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滋味。

  大家都在指责她,说是她把宿婉气的复发许多年未曾病发过的心脏病。

  她的父亲,她最爱的男人都关切地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他们都忘了她的存在,明明她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这不是宿婉应该承受的吗?

  现在为什么反过来了?

  冥冥之中,仿佛有报应二字砸在了她的头上。

  这下,她真的晕了过去。

  可惜无人理睬。

  宿婉原本只是想装晕,没想到这具身体受不了刺激,短促呼吸之后只觉肺部空气越来越少,心脏跳得急促,又疼又麻,手脚冰凉。

  可怕的体验让她尝到久违的濒死恐惧。

  “救……救我……”

  眼前骤然黑暗。

  ……

  宿婉不知道的是,她昏迷之后引起轩然大波。当天晚上,几乎头条和所有热搜都被宿婉的名字所占据。

  #宿婉昏迷#

  #宿婉离婚真相#

  #宿婉被气到心脏病发#

  ……

  尽管宿家很想捂住这件事,无奈当年出席的人实在太多了,为了给宿沁造势,宿鸣也请来不少媒体,谁能想到反而成为他致命的一刀。首发..m..

  现场的经过,送礼物,争执,离婚真相……原原本本,一件一件统统都曝光。

  甚至还有当天的录像流露出来。

  宿婉一袭黑裙,黑发红唇美得惊人。她低垂着眸子,冷淡笑着说出离婚这样的话,令人又心疼又着迷。

  视频下面一溜的评论已经脱离主题。

  “姐姐姐姐太美了aaawsl”

  “我天黎恙真的是瞎子吗,对面的宿沁简直就像个村姑啊!抱走我家婉婉姐姐盛世美颜我们独美好吗qaq”

  “宿沁粉怎么不洗了?宁家正主又是抢男人又是抢父亲的,装什么可怜呢?”

  “还一口一句姐姐,拳头都硬了,真想把她牙都打掉。”

  “ 1”

  “ 1”

  ……

  豪门,姐妹,私生女,第三者……掺杂的因素太多,再加上小三和白莲花都是正火的一线女明星宿沁,导致整件事情更是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宿沁平时在大众面前都在有意无意地表现她的楚楚可怜,以至于外界不了解姐妹两人事情,都以为是宿婉对妹妹刻薄不友好。

  现在事情一反转,所有人都惊呆了,全民吃瓜参与到活动中。

  微博直接瘫痪了几小时。

  宿沁粉丝开始狂掉,许多粉洗不动之后开始自发脱粉,超话全部都是脱粉自证。

  这惨烈程度,让宿沁的经纪人和公司忙得人仰马翻,一个晚上连着发了五六条声明都没有管用。

  第二天早晨,热搜第一条总算换了名字。

  宿沁的经纪人程助理还没来得及高兴,干涩的眼睛定睛一看,差点也跟着昏过去。

  #请求《倾城色》女主换人#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