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撤资的消息很快又被苏小清重新投资的消息冲刷下去。

  大家看戏看得正火热。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得我太兴奋了!”

  “原本都不知道《倾城色》,现在居然跟着开始期待。看片花还挺好看的。”

  “但是导演要怎么处理?总感觉要沦为资本博弈的工具。”

  “谁知道呢,等电视剧出来吧……”

  《倾城色》本是一部不甚出名的待播电视剧,甚至还因为早起关于宿婉带资进组骂声一片,被宿沁的粉丝带头联名抵制,眼看要凉的透透。

  没想到一番波折之后,反而引起了海量的关注。

  公众营销号见机抢先了机会把这一事情来来回回地解说,最终结果各有各的分析,还都头头是道。

  听说宿沁已经得到美丽国电影女四号的机会,正准备飞往国外开拍。

  听说《倾城色》在补镜头了。

  听说宿婉进组继续拍摄,并且不需要一分片酬。

  听说温琛越退掉片约,放下知名国际导演的邀约不要,跑去《倾城色》补拍。

  听说……

  在传闻中,《倾城色》终于结束拍摄。

  宿婉坐在化妆室椅子上一边喝姜茶一边旁观温琛越卸妆。古典的妆容轻轻擦拭掉,露出沉静俊美的一张面容,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现代。

  她问道:“你怎么会退掉大导演的片约?还挺可惜的。”

  “以后总会有的。那个角色也不是很适合我。”

  这样么?

  可她分明听说,那个角色是为温琛越量身打造的。

  宿婉想了想没有问出口。温琛越做这样的选择,自然有他的考量。

  温琛越是出了名的戏挑,拍的戏不多,但是部部都出精品。

  宿婉看了一眼时间,说:“不早了,庆功宴我就不参加了。后续的宣传会再见吧。”

  温琛越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还有别的再见的机会。”

  还有什么机会呢?

  宿婉以为他只是客气,不甚在意,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今天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苏小清签了离婚协议书。

  宿家苏家都不同意两人离婚,并扬谁提离婚,谁就得净身出户。苏小清是苏家的女儿,当然不至于到净身出户的地步,但是董事长一任彻底卸职,继任的便是宿鸣。

  这原本就是宿家的产业,还给他们也无妨。

  苏小清不是傻子,该要的绝不少要,她以宿鸣婚内出轨为名要求分割一半财产,股权不给她分割,各种不动产和流动资金,大半都给了她。

  ——虽然这些加起来也不够苏小清给宿家创造的价值的十分之一。

  宿鸣很是肉痛,离婚几乎分光了他名下的所有财产,甚至给宿沁准备的几套房子别墅都分没了。

  他安慰自己,那些股份才是最珍贵的。宿鸣想到这顿时又高兴起来。

  晚上还得跟沁沁一起庆祝呢!

  “砰——啪嚓——”

  落地窗外突然亮起了烟火,盛大又华丽。

  宿鸣坐在办公的椅子上顿时愣了愣:“今天是什么节日?”

  随即,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道新闻。

  “苏小清离婚,爱女宿婉买百万烟花庆祝!”

  宿鸣气了个倒仰:“……”

  宿婉买烟花庆祝父母离婚,简直是举世新闻,立即上了热搜。评论下一堆哈哈哈,都在表示宿婉爱了爱了,没见过这样真性情的女子。

  也有人说,她和黎恙也离了,要不要再来第二场烟花?

  总之,微博上就像过年一样热闹了起来。

  《倾城色》也抓住机会趁机宣传一波,令大家眼前一亮——竟然还有这样的套路?

  故事讲述了女主身为一个恶霸型嫡姐,每日撩猫逗狗,蛮撞霸道,外界都传她名声不好,实际只是外冷内热不会表达。男主看到她内心最真实的温柔,最终喜欢上了她。

  这是一个沙雕甜甜小甜饼。

  女主内心戏极多,每当她各种“作恶”的时候,内心os都极其有趣,有种反差的萌感。

  尤其是在面对男主,嘴上小鸟依人哭唧唧,心里却极其想将他按在墙上亲两口。

  预告一出,点击量蹭蹭往上涨,不过一小时就突破了百万浏览量。

  留更是清一色的好评。

  “哇,故事改了之后好有意思啊!我就喜欢这种沙雕霸王花!”

  “宿婉也太美了吧,和温琛越绝配!”

  “宿婉的演技好自然,比想象中好多了。反倒是宿沁在里面一点都不出彩,怪不得放弃了。

  大家纷纷期待起《倾城色》的开播。

  ……

  万众期待下,剪辑师连夜赶工,孟导没睡过一个好觉,谨慎地改了一遍又一遍,简直是把电视剧当做电影一样对待。

  终于,电视剧的网播时间已经定下。

  这段日子里,宿沁远飞国外拍戏,据说拍的苦哈哈,又是吊威亚又是爬山滚泥,又只能画寡淡得不能再寡淡的妆容。有照片流出来,大家大吃一惊。

  那个灰扑扑毫无特色的女人,竟然还夸她盛世美颜?

  这也太普通了吧!

  当然也有宿沁的死忠粉还在挣扎。

  “我们姐姐可是赶上了国际大制作,你们也只有羡慕的份了吧。”

  “电影镜头不都这样吗?宿婉卸了妆,涂了灰,能好看到哪里去?”

  “捧着一个电视剧真以为自己有多受欢迎,迟早要凉!”

  没有硝烟的争执一直未曾停止过。

  当事人宿婉此时正悠哉悠哉地带着母亲旅游度假,微博偶尔会发吃食和随意的照片营业。未着粉黛却依旧美丽娇艳,颇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比起宿沁那边疯狂营业买通稿,她是真的去度假去了。

  粉丝都在求宿婉争气一点。

  你也卖卖惨啊!

  宿婉在评论下回复:“我有疼爱我的母亲,有优渥的家境,有这么多爱我的人,实在是说不出自己惨的话。我还觉得我挺幸运,挺快乐的。”

  她的回复成功又上了一次头条。

  在大家竞相卖惨的娱乐圈,宿婉真是一股实诚的清流,丝毫不作伪的语气更是收获了一波满满好感。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冷嘲热讽。

  宿婉跟苏小清两人双双离婚,手上拿到的钱虽然不少,但是按照她们这样的挥霍程度,恐怕用不了多久,两人就得玩儿完。

  宿鸣才是真正的春风得意呢!

  真相是,宿鸣最近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关注宿沁的事情。

  换人之后,股东和一些职员抵制,有的转股,有的辞职,明显是瞧不起他宿鸣,觉得集团再无发展希望。

  长辈又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不能随意用钱,资金透明要笔笔落到实处,不能随意塞人,都要经过考核,这是苏总留下的老规矩。我们也一直在按照这样的规则执行。”

  秘书冰冷严肃地说道。

  宿鸣差点气歪了脸。

  他只不过用点钱,怎么就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了?

  “苏小清没用钱?她这就是在给我设套!”

  秘书纹丝不动。

  “还真没用,不信您可以查查这十年的流水记录,每一笔钱都是有理有据的。”

  宿鸣:“……”

  他有些不敢置信。

  苏小清,还真的没有用过公司的钱?

  那她的那些房车都……

  秘书似是看出了他的迷惑,微微笑着说道:“苏总投资了不少地皮和项目,钱跟公司没关系的。”

  宿鸣:“……”

  他突然隐约意识到,自己得来的是一份外表看着风光实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钱少事多,还不能出差错,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的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宿鸣咬咬牙:“公司不是也有很多投资项目吗?我要投资影视公司,做娱乐产业。晚上开会聊一聊,我觉得肯定可行。”

  秘书皱眉,犹豫片刻点点头。

  ……

  伴随着众人的期待,网剧终于播出。

  从导演制片人到制作组通通都紧张万分,一直守着电脑等待评价。

  陆陆续续有人开始评论打星了,孟导忽然脸色一边,看到已经有上千人打一星评价。没想到宿沁的份居然联合起来打负分,评分立即降到一颗星,甚至更低。

  “坏了坏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早就预料到了啊。”

  “风评呢?快看看大家怎么说的?”

  他们都以为要凉,有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心灰意冷,没想到不到一小时之后,屏幕刷新,突然变成了三星。三星半、四星……

  “哇,超有趣的啊!我追了!”

  “节奏快,剪辑很棒,演员演技在线,除了女二宿沁演技不出挑有些拉胯,竟然比期待中好很多?”

  “今年最爆古装情剧预订!”

  “这运镜剪辑,这演技剧情,说拍电影我都信,五星走起!”

  黑子水军的差评很快便被铺天盖地的大量好评淹没,评分最后竟然涨到了9.3分的成绩。

  要知道这才是第一集!

  宿家两姐妹的演技拿来做对比,大家怎么比都觉得宿婉赢了。

  分明之前还是演技拙劣全网嘲笑,现在在剧中,演技自然,美得不可方物,简直就是整部剧的聚光灯中心,每一帧都可以拿来做壁纸。

  相比之下,宿沁各种骚操作,演的还一般般,等着看好戏的粉丝被打脸打的说不出话,纷纷不出声了。

  宿沁刚结束拍摄回国便听到这一消息。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手中的水瓶被捏得嘎吱嘎吱响,泄露了内心气的崩溃的真正情绪。

  超出想象的期待值让小郑差点泪流满面。他以为这部戏要凉,没想到反而要翻身。

  当天晚上就拉着同事一起去狂欢,庆祝老天开眼,终于红了!

  当天晚上,所有影视相关的新闻,热搜,论坛,八卦……都是属于宿婉的。

  她的惊艳的演技和绝美脸蛋获得如潮的疯狂好评。推荐阅读sm..s..

  打开手机,全是宿婉!宿婉!宿婉!

  大家都能想到,接下来宿婉将会接到多少的邀约。

  她如果能维持这样的水平,恐怕从此以后星途坦荡,迟早会拿到影后成为顶流明星。

  没想到的是,宿婉第二天就宣布这是自己最后一部作品。

  她要息影了。

  全网的人:???

  他们傻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