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第二章 稳剑派

小说: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作者:九个面葫芦哇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咚!”“咚!”

  这里位于葛叶山的后半段。

  远处是一片巨石林立的石林,林中遍地都是一人多高的青灰色岩石。

  有的灰石十分高大,遒曲峥嵘,甚至都有假山那般高了。许多巨石隐藏在浓浓的白雾中,粗看之下,宛如身处迷雾中的众多石巨人。

  “张兄,切勿出声!”

  “要是你我惊扰了前边的那东西,可都得变成一滩肉泥了……”

  在石林中心的核心地带,可以依稀看见两道模糊的人影,正趴在林中空地上,久久才向前慢慢爬动一步。

  如果不是此处浓雾笼罩的话,定然可以看见锦衣青年此时的脸色,极不好看,甚至都已经憋成紫红色了!

  这倒不是他又中毒了,而是他呼吸被压制,不能大口喘气!

  “李三兄弟,你确定前方那东西不会伤害我们吗?虽然那东西背对咱们时,可以向前挪动一步。”

  “但他可是在咱们必经之路上啊!”

  锦衣青年不敢大声说话,嗓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放眼望去,只见前方石林的边缘处,隐隐约约确实好像矗立着一个模糊黑影。

  只是因为距离以及浓雾的关系,有些看不清。那黑影十分高大,甚至可以说不成人形,宛若一座山峰。

  黑影的上半身极其粗壮,肌肉虬扎。

  如果是静止不动的话,神似一座高大的石山,只是那黑影,此刻在前方不停的走来走去,看起来是有生命之物。

  每走一步,就会引起地面上一阵轻微的震动,宛如地震一样。

  只是那黑影的活动范围似乎有限,仅在上山的小径旁逡巡,像在巡逻一般,前后走来走去。

  “嗯,这倒也是!”

  “张兄,我再确认一遍,你这次真的是受人所托,来给仙师送信的吗?事关生死,你可不要骗我!”卖药青年回过头,郑重地朝身旁道。

  “千真万确,这里还留有那位恩人的匕首佐证!”

  锦衣青年急切之间,忙从腰间取出一柄生铁匕首。

  这柄匕首十分普通,形似寻常江湖人士所随身携带之物,并无任何出奇之处。

  “这是那位恩人遗留在我家中的,这次我也把它一并带了来,托仙师还给那位恩人。”锦衣青年一脸恳切的道。

  “啊,不用看,不用看了。”

  “张兄收好,小弟信你便是。”

  卖药青年推托似的劝对方收好,不过还是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那柄匕首。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张兄是上山给仙师送信的使者,来路正大光明,咱们直接从此路上去即可。”

  卖药青年大方的道。

  “这……”

  “这恐怕有些不妥吧。”锦衣青年侧身望了一眼浓雾中的黑影,有几分发怵。

  “走。”

  卖药青年也不和他多话,直接从地上爬起,拽起身旁锦衣青年的小臂,就朝一旁的上山小径旁走去。

  锦衣青年虽然有些抗拒,终究还是扭捏着被带到了小径旁。

  “竟然真的无事发生。”

  二人安然地来到小径旁。

  锦衣青年颇为有些欣喜。不过,瞧见远处屹立在浓雾中的那道黑影,两人不敢多做停留,径直沿着小径上山去了。

  卖药郎李三有意地跟在后面,只见他笼在袖口的右手伸出,手中竟是不知何时攥着一个雪白的瓷瓶。

  瓶盖早已打开,瓶子已空。

  卖药李三回望了一眼身后,摇了摇头,颇为肉痛地叹了口气:

  “三两八钱……”

  随着二人逐渐走远,可以依稀地看见有一条晶莹的银白药粉,连成地一条细线,一直从刚才二人趴倒的地方,延伸到了上山小径旁。

  石林中的怪物,继续在此地不间断的巡逻。不过,似乎它有意避开那些撒有银白药粉的地表一样。

  并不踏足。

  “李三兄弟,事情经过,就是如此……如此……”

  沿着蜿蜒的上山石阶,卖药李三陪同锦衣青年继续朝山顶走去。

  这一路走来,锦衣青年倒也识趣,主动将他如何如何遇到他那位恩人,以及怎么与其结缘,以及不远万里赶来此处送信的原由。

  悉数都对卖药李三说了。

  二人沿着半山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后山顶上。直到前方道路的正中,突然出现一块古旧的青石牌坊。

  牌坊两侧的青石圆柱,经过风吹雨淋,已被岁月所侵蚀,青苔遍布,透露出许多沧桑的气息。

  不过,青石匾额上的三枚金漆大字,倒是焕然一新。

  似乎常有人擦拭,上面龙飞凤舞、铁画银钩地书写着三个金漆大字——

  “稳剑派”!

  ……

  “这就是仙师的居所么!”

  锦衣青年快步向前,因为此处仍有浓雾的缘故,如果相距太远,仍旧无法看清前方的状况。

  但这里的浓雾,明显比山脚下,以及半山腰的浓雾要淡得多了。

  “五两四钱……”

  锦衣青年没有注意到,这次卖药青年在他跑过时,仍旧随口念叨了一句,因为跑得太快的缘故,他没有听清。

  “啊,鬼啊!”

  “什么!……”

  卖药青年闻讯赶来。

  只见锦衣青年早他一步,伫立在那块青石牌匾之下,眼神呆滞,此刻正一脸惊悚地立在那里。

  原来,在那块青石牌匾之下,牌匾正中垂下一根白绫,下面晃晃悠悠的,似乎悬挂着什么东西。

  从远处看,确实像挂着一名死人。

  “张兄,切勿自己吓自己!”

  “兴许前方挂着的是一个草人呢!我听说很多地方,都有这种用药草扎成草人,然后悬挂在屋前辟邪的习俗!”

  白衣青年首先冷静下来,搀扶起已瘫软在地的锦衣青年,安慰地道。

  “是么?”

  锦衣青年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好奇心终究战胜了恐惧,驱使着他向那座牌坊下走去。

  等到他瞳孔越睁越大,一步一步走向青石牌匾时,精神已经崩溃,因为他发现那块牌匾下,悬挂着的确实是一个死人!

  仅有一颗惨白的头颅系在白绫之中。

  身穿丧服,没有双腿,随风飘摇,最令锦衣青年感到几近崩溃的是,那名死人长发披肩,一张紫青色的人脸十分熟悉。

  竟是与他身旁那名李三一模一样的面孔!

  “啊!”

  锦衣青年快要发疯了,一把撂开搀扶他的李三,惊恐地望向后者。

  “张兄,你怎么了?”

  白衣青年并不知他为何突然如此,转过头来好言问道。

  “呃……”

  “唔!”

  然而,还未等李三把话讲完,一只白惨惨的手臂,霎时从卖药李三的胸前,穿膛而过,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襟!

  卖药青年应声倒地,抽搐了两下,眼看是不活了。

  “李三,李三兄弟!”

  锦衣青年望着这突然发生的惨烈一幕,呆若木鸡,茫然不知所措。他望向那只惨白手臂的主人。

  赫然是先前悬吊在青石牌匾下的那人!——只是这人怎么和李三长着同样一副面孔?

  “仙师……仙师大人,小人误闯贵宝殿,是来给您送信的,请您恕罪!”

  锦衣青年颤颤巍巍的跪倒在地。

  他想起什么,忙从胸前的衣兜里,掏出一封书信,以及一把匕首,恭敬呈上。

  “这是有人托我给您带来的,惊扰了您,请您过目!”锦衣青年仿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般,不断地示好。

  然而,那名白衣人依旧只是瞪着一对没有瞳孔的眼珠,面无表情。

  “啊!”

  “仙师大人,告辞!”

  锦衣青年终于是忍受不住了,一把扔掉手中的匕首以及书信,惨叫一声,头也不回地拔腿就往来路跑去。

  不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下山的小径上。

  一直等到一段很长的时间过去了。

  地上那名‘李三’的鲜血都流干了,那名杀死李三的白衣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立在那里。

  这时,牌坊后某个方向的浓雾中,白雾一阵涌动,云雾缭绕间,竟是走出一名年轻的身影!

  如果此刻那位锦衣青年在此的话,必然又会被吓一跳,因为此人赫然又是另一名“李三”!

  此情此景,显得十分的诡异,此时此刻竟有三个同样面孔的李三现身此处!

  地上躺着那名已死去多时的李三,没有双腿,杀人凶手的李三,以及最后才出现的那名“李三”。

  “哎!二哥真是太谨慎了,仅仅是差人送信,就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最后才出现的那名李三,面色从容,镇定地走来,只见他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而道。

  “幻形粉,散!”

  旋即他低念一句。

  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弥漫在四周的空气中。

  接着,就看见地上躺着的那名李三,身形逐渐消失,身体表面渐渐冒出一个又一个蓝色的气泡,不一会儿,就化为了一摊蓝色的水渍。

  不过,刚才杀死李三的那名“李三”,仍旧呆呆地立在此处。

  “小子!”

  “念在你替咱们兄弟跑腿的份上,这一路上山来,你用掉的止血粉、驱毒粉、镇痛粉这些,我就不再另收你钱了,”

  卖药“李三”抬眼望了一眼山脚下,来时的方向,锦衣青年逃跑的那条小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嗯,算上给他带路的费用,一共净赔六两四钱!”

  卖药李三后悔地摇了摇头,表情颇为的肉痛,“哎,我是不是太过好心?这样赔下去,家底都快赔光了……”

  “光是偷偷撒他身上的‘祛病粉’,就足够保他六十岁以前,无大病大患,更别说,还有‘气血粉’这等珍稀草药,此物足够让他在四十岁以前,成为一位称霸一方的江湖一流高手,也绰绰有余了!”

  卖药李三以手抚额,似乎极为懊悔。

  “算了!这一切,都记在二哥的账上便是!”

  随后他将目光落在地上的那封书信,以及那柄匕首上。

  从胸前掏出一个绯红色的竹筒,卖药李三二话不说,扭开筒盖,从筒中倒出一种赤红色粉末。

  “蓬!”

  赤红粉末洒向书信,甫一接触书信表面,立马凭空自燃起来。

  卖药李三哂笑一声,捡起地上的那柄匕首,不管地上的书信,头也不回就朝青石牌坊之后走去。

  似乎这柄匕首,才是这次送信的正主一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