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第三章 齐云坊市

小说: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作者:九个面葫芦哇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齐云山脉,无名山谷。

  葛叶山作为整条山脉的要冲重地,是相当于门户的存在,将一切凡夫俗子、访客行商抵挡在外。

  外界之人绝对想不到,整条山脉早已被此地的修士占据,并且时间已跨越数百年之久,可谓是苦心孤诣多年。

  从山脉外围看上去,此处倒与别处的山脉没甚差别,无非就是深谷密林,奇花异草偏多。

  但有一点,倒是与别处不同。

  那就是整条山脉中,时常飘荡着一些浓厚山雾,有些地方甚至一年四季都是白雾笼罩,烟笼雾锁。

  这倒为整条山脉,增添了不少神秘的色彩。而位于齐云山脉偏西的某处山谷,便是这众多被白雾笼罩的地方中一个。

  整个无名山谷面积极大,占地数百亩之多,不过与整条齐云山脉相比,还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山谷中终年飘荡着白雾,如同一朵白色雨云,而此处三面环山,唯一的出口,就要数从葛叶山下来的一条林间小道了。

  在此处山谷的白雾中,竟是偶尔能看见许多人影。

  这些人影站在白雾边缘,走来走去,或是垂手而立,或似在等候某人,也有坐卧在地的,行态各一。

  此时。

  从葛叶山的那条林间小道上,徐徐走下一道年轻的身影,此人长相文静,身穿一袭简朴白衣,正是那卖药郎‘李三’。

  李三散步一般,缓缓前行。

  待他走到林间尽头时,从怀中的一堆瓶瓶罐罐中,掏出一个凸肚子的瓷瓶,解开瓶盖,倒出一种漆黑的药膏。

  “乌骨膏!”

  待得将瓶中药膏,尽数涂抹到脸上,卖药李三此刻已从一名文弱的书生,变成一名面容乌泱泱,略显病态的黑脸山农。

  取出一颗不知什么药材的黑籽,黏在他下巴的位置,充当了一颗痦子,卖药李三此刻已完全改变了模样。

  “嘿嘿!”

  他嬉笑一声,捯饬好这些,便向前方浓雾中走去。

  走到山谷中那堵密不透风的浓雾前,李三从袖口掏出一张符纸来。

  他拿在手中比划了几下,嘴里还低声念叨了几句,然后把符纸往空中一抛,化为一道火光冲进了迷雾。

  这时,面前的浓雾突然翻滚了起来。

  旋即,像被人用刀生生劈开一样,分岔一条可供两人并行的小道,小道的尽头便是一片亭台楼阁的豪华建筑所在。

  “八年份的黄胆葵,最近刚到的货!”

  “黑狗钉,道友感兴趣吗?”

  “崂山污铁,一块二两,两块减半!”

  “刚出生的雪猬,一口价,尚未认主……”

  ……

  李三尚未走进迷雾中。

  只见先前徘徊在白雾边缘的黑影,一个个均是有了动静,嘴中不断吆喝,争先恐后地向他跑来。

  听起来,似乎都是推销商品的!

  “劳驾,劳驾!请让开一下……”

  “蛇骨花一丛,金蛛的幼卵三枚,道友可感兴趣吗?”卖药郎李三不退反进。

  他忙从怀中的百药囊里,掏出一个古旧的黄纸包,眯了眯眼,朝四周奔来推销之人献宝似的递去。

  “呸,秽气!”

  “拿走,拿走!”

  “一边玩儿去!”

  ……

  四周争相围拢来的人,“哗”地一声一涌而退。原因无他,因为这两样即使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剧毒无比之物!

  “真的不要了?”

  “各位不再考虑一下?”

  卖药李三故作愚蠢的继续吆喝道。

  不过此时已无一人再去理他,众人又恢复到先前那种,或站或坐,或垂手而立,或闭目养神的悠闲状态。

  这些商贩,都是来此处贩卖东西的。

  他们知道李三也是来卖东西后,自然与他是没有什么多余之话可讲了。

  李三嬉笑一声,收拾好黄纸包,往怀里揣好,就朝前方浓雾中走去。

  ……

  这是一个很宽阔的青砖广场。

  里面和白雾边缘一样,也有许多的小商贩模样之人,围着广场四周摆起了一个个小货摊。

  而李三刚才来时的那条白雾中开出的分岔路,其尽头便是此处。

  令人惊讶的是,此地明明是一个交易物品的场所,可以看见,其中的人流量却并不是很大。

  多的是小商铺之类的商家,然而买家却寥寥无几。只有闲闲散散的几人,游走在几个货摊边,挑选物品。

  “齐云坊的生意,真的越来越难做了么?”

  卖药李三难得皱了皱眉,嘴边嘀咕了一句。

  他径直穿过这座青砖广场。

  在广场之后,便是一片连绵豪华的古建筑群。里面亭台楼阁、雨榭歌台的宫廷式建筑形成了一个街道,门口挂着各式各样的商铺牌子。

  不过,与前面的青砖广场相比,同样也是人流量稀少。

  走到一栋两层高的建筑之前,李三迈步进入其中,走向门口一位坦胸露.乳,摇着蒲扇的黑脸胖子处,

  “请问,今日孙奉行当值么?”

  黑胖汉子本来昏昏欲睡。

  这间“百草阁”客人本就不多,在这人流稀少的齐云坊市内,更是平平无奇的存在,所以他有些不太上心。

  听见有顾客临门,他顿时来了精神。

  黑脸胖子笑脸相迎,恭敬答道,

  “客官,孙奉行正在屋后的丹火室炼药,估计半个时辰后就好了。”

  “您请稍等,如果有什么需要,小的可以为您代劳!”

  “那我半个时辰之后再来。”

  黑胖汉子态度极其谄媚,然而卖药李三却似乎不吃他这套,丢下一句话语,就扭头转身离去。

  黑胖汉子低叹了一口气,似乎为难得上门的顾客,离去而惋惜。

  一路目不斜视,卖药李三径直钻进街中一座最华丽,位于古建筑群最中央的三层阁楼处。

  仔细看去,似乎此处街道的建筑规模,都至少是两层以上的建筑。

  而这些建筑无一例外的,都有一个奇异的共同点。

  那就是这些阁楼的顶层都是空的,是一个宽敞的平台,既没有房间也没有屋梁,只围绕着一层浅浅的木质栏杆,看起来似乎是别有他用的。

  卖药郎李三没管这些,径直走进了那座建筑内。

  迎面走来的是一名知客小二。

  “请问,您是需要典当,还是拍卖?”知客小二满脸职业似的堆笑,恭敬问道。

  “我需要典当一些数十年分的草药,其余还有一些杂物,需要劳烦贵店的‘张奉行’帮忙看一看,之后……再做决定!”卖药李三淡淡地道。

  “那好,您请跟我来。”

  知客小二眼骨碌一转,知道是熟客,忙将李三引至屋内。

  “客官,您请入内。”

  知客小二笑着退出包间,带上房门。

  临走时,出于职业习惯,他朝李三身上打量了一眼,按理说这样的熟客,他应该有点印象才对。

  毕竟,他也在此地呆过十几年了,来过两次以上的客人,他都能记住,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何时接待过此人。

  不过,这次认不出,那么留一下意,下次必定会记住此人的。知客小二一边退出门,一边暗暗想道。

  ……

  “二阶法器!”

  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头,站在一张黄花梨木的木台边。

  木台上放着一个黄纸包,纸包内均是一些外界难得一见的稀奇药材。刚才的“蛇骨花”、“金蛛卵”,赫然也在其内。

  胡子老头捋了捋灰白的须发,抬眼瞧了眼面前的黑脸青年,嘴皮动了一动,明显有几分激动之色。

  卖药李三没有立刻回答他。

  他心里一清二楚,此物的价值对于这座致力于面向于低阶修士的拍卖行,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一般的低阶修士,能拥有一件充当门面的一阶法器,那已是很了不起了。

  更何况是这种筑基期以前,就能使用到的最好的法器——二阶法器?

  而这也是他乔装改扮一番的原因,每次前来,他都要改头换面一番,每次来的易容面孔都不尽相同。

  “【金光钹】!”

  “金属性二阶下品法器,进可攻,退可守,可化作一面铜盾防守,亦可祭出去御敌,两片相击,还可射出一道金属性的光线,威力相当于一名‘玄光境’修士全力一击,品相完好。”

  胡子老头花费了一炷香的时间,将这件法器的功效一一吐出。

  只见那是一面金色小钹,在他手里不断变换造型,或是化为两面小巧的圆盾,或是连成一片,微微放出一片黄光。

  “……化盾状态……品质一般,主要还是以攻击性为主!”

  “威力——中等偏下,二阶下品,至于那道金属性光线,很不错,气动期的修士,全力催发下,可以一天放出三道,作为一次性消耗品的存在。而对于进入玄光境的修士,那就是极好之物了!”

  “我给你这个数!”

  说完,胡子老头伸出一根拇指、食指,比划一个“八”的手势,然后紧握拳头,表示十的意思。

  合计起来就是“八十”之意。

  “嘶……”

  卖药李三不置可否,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报价不很满意。

  一般这样的二阶法器,那都是上百【灵豆】的底价,眼下只能卖出八十灵豆,显然不符合他的心理价位。

  “这种只能用来对敌的斗法器物,一向很难拍出高价,如果直接收你这件……我们还得另寻买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