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第八章 陨落之谜

小说: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作者:九个面葫芦哇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咦,这不是我埋伏在通道口的‘黑脚金蜈’吗?怎么跑到此处来了?”圆脸青年一脸疑惑地道。

  “李耿,你给老二也转达一下,我再说一遍,我李三就是从这隐微峰上跳下去,也绝不做宗门的种马!”

  “哼,把我当播撒种子的种猪了?你俩谁爱去,谁去!”

  卖药李三气得有些发抖,手指尖一股青色的灵气,喷到桌上的黑脚金蜈上。

  哧哧!就见那黑背蜈蚣直立起身,张牙舞爪,一道金光闪过,化为一抹黑影朝案牍边的李耿射去!

  “老三,冷静!”

  “稳剑派”的白胖掌门——李大李耿,急忙伸手制止,然而为时已晚,那道金光眨眼间已至眼前。

  看来自己的三弟,这次是真的十分火大。

  “哎!老三,有话好好说。我这做掌门的,不也是被逼的吗?自从咱们爹娘去世以后,宗门境遇每况愈下,如今仅仅靠着以前积蓄,才勉强支撑而已。”

  “宗门内事务,都交给我打理;而宗门外的事务,则由老二负责。老三你就专心养好身体,为宗门传宗接代不就得了!这样分工明确,不是很合理吗?”

  李大李耿仍旧嘴中滔滔不绝地在劝说自家兄弟,不过他手上可并不含糊,握住金算盘的胖手,往胸前一横。

  那张散发金光的算盘,在他手中盘旋飞舞,被他舞得密不透风!

  “着!”

  金背蜈蚣所化的黑影,变化几次方位朝李耿所在冲去,然而,都被他用一张金色算盘拍打了回来。

  最后被他摸清了熟路,抓住一个机会,手指一掐诀,手腕抖动间,一团金色的灵光从金算盘上一涌而出,化为一张金色大网,当头就将那抹黑影罩在其内。

  “啪!”

  李耿大步向前,一脚就将那只被金网束缚住的金背蜈蚣踢到阴暗角落里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死了没有。

  “哼!”

  卖药李三冷眼旁观这一切。

  不过对于李耿制住金背大蜈蚣,他显然没有多少意外之色。看来,就连他也知道,就凭一只区区气动期蛊虫,并不能拿自己的大哥怎样。

  “也罢,也罢。”

  “几十年了,老三你都没同意。我也不指望,只靠这一次就能劝你回心转意。老三!要是你以后有机会当一族之长或是门派掌门,就清楚为兄此时的难处了。”

  “当人难,当男人更难!当肩负一宗门派兴衰的一派掌门,更是难上加难……给!这是殿后‘地火屋’的钥匙。”李大李耿仰头感叹了一阵,然后扔出一把钥匙。

  他捋了捋自己并不很长的山羊黑须,将一把石制钥匙扔了过去,颇有几分少年老成之意。

  卖药李三接过钥匙。

  “再过几个月,就是爹娘陨落的第二十个年头了吧?”李三望着手中石钥匙,忽然踌躇了一下,开口道。

  “沙沙”

  李耿本来趴在案牍,继续在那本小册子上记录杂事。

  听见此话,可以明显地看见,他笔触忽而停顿一下,不过仅仅是一小会儿,便回过神来,接过话语。

  “嗯!爹娘的牌位,被我迁至了地火屋附近。你顺道的话,可以去祭拜一下。那里有镇宗大阵防护,会比较安全。”

  接着,两兄弟似乎心有灵犀一般,一段短暂沉默。

  “对了!”

  “李耿,这是二哥从山外送来的一封密信。我从山脚下一名送信之人手中截来的,他身上撒有二哥特制的密香,应该是可信赖之人。”

  卖药李三将一柄普通的匕首,甩递了过去。

  老大李耿似乎也并不想在爹娘这件事上过多谈论下去,他接过匕首。

  “不错,是老二的菱形标记,看来确实是他有什么消息要传回……”

  李耿握住匕首的刀把,可以清晰看见匕首握把附近有一个不起眼的菱形标记,普通寻常,如同一枚刀刃上的血槽。

  这是他们三兄弟之间的一个商量好的联络信号,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就这样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对宗门内的事务不感兴趣,而且你和二哥似乎也并没有打算告诉我。”

  卖药李三看了一眼后,就准备朝大殿后走去。

  “我去山门后拜祭一下爹娘,之后就去地火屋炼药了,随后就会直接下山。老大,下次再见吧。”

  卖药李三嘱咐了一句,留下一句话语,脚下轻移,微瞥了一眼李耿,就朝大殿后走去。

  李耿背对着他,微皱眉头,也没任何回应,只是盯着手中的匕首,颇有些心不在焉之意,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事。

  “老三……”李耿忽然叫住自己三弟。

  “爹娘如今已经逝世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年里,你可曾有想过什么?”

  “想什么?”卖药李三停下脚步,驻足片刻,顿了顿方道,“也没想什么。爹娘去那里寻宝,那处地方,即便是对于元婴期的修士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之处。”

  “爹娘离去前,不是已经分赐给我们三兄弟一人一件世间罕有的珍宝吗?可以看出,那时他们自己也有觉悟了。”

  “要硬说有何想法,恐怕就是‘在修仙界,实力才是根本吧。’在修仙界内,唯有具有实力之人,才能人定胜天,才能与天地争胜,才能活得更久、更自由!”

  “这就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理……”

  卖药李三留下一句话后,面无表情,也未再作停留,便转身向大殿后的一处石门走去。

  许久之后,主殿正中才传来李耿悠悠的呢喃声。

  “实力吗?也不知我与老二,阻止你修炼,让你作为一名凡人过一生,远离修仙界的做法,是否正确……”

  李耿摸摸下巴上的黑须,沉思片刻,轻踱到左侧的某处石柜下。

  依旧和刚才一样,散发黄光的右手,从石柜的表面轻轻拂过,就见那处石柜表面浮现一种神秘的雪花灵纹。

  霎时,他缓缓拉开了石柜。

  只见石柜内,竟是有数十片青青翠翠的嫩绿桑叶,只是在这几十片桑叶间,若隐若现有好几条肉嘟嘟的赤红肉虫爬动。

  “这十几条火蚕,应该能让地火室的温度提升数倍有余了,就是炼制筑基期的丹药都绰绰有余。等会儿处理完手中之事,就去放生到‘地底火窟’吧。”

  “只是此虫寿命有限,三年内就会寿终正寝,成为地火屋的火焰一部分。”

  李耿低念了一句,关上石柜的抽屉,重新坐回到先前的那张青铜案牍处。

  他低下头沉思一会儿,镇定下心神。

  随后,他将刚才从李三手中接过的那柄锦衣青年带来的匕首,重新郑重地摆放在案牍上。

  从胸前的衣襟里,摸出一枚雪白色的瓷瓶,轻轻扭开瓶盖,从瓶中倒出一蓬形似硫磺的土黄色粉末。

  李耿两指掐诀,土黄色灵力吞吐间,裹挟着那些土黄粉末,尽数涂抹到那柄匕首的刀刃之上。

  如此,反复摩擦了数次。

  也不知经过第几次擦拭之后,匕首上逐渐有一丝银屑掉落,李耿眼神一聚,手中再次一催法诀,指尖狂吐出一股精纯的灵力,拍打在刀刃上。

  土黄色灵气经过刀刃反射,逐渐在空中显现出一行蝇头小字。

  “爹娘陨落之谜,已有眉目……”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