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第十五章 家族制的利弊

小说: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作者:九个面葫芦哇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乌排江……”

  “咦,郭麻衣是你什么人?”

  坐在大石上的灰衣老者眯了眯眼,似乎有所意动。那名御使青竹竿,踏空而来的精瘦男子,听闻此声,悬浮不动,静止在老者身前十丈处。

  “启禀前辈,麻衣真人正是晚辈恩师,以及生父。”

  精瘦男子恭敬答道。

  “嗯,郭麻衣当年在我们那一辈中,算是其中修为最高的几名散修之一了。怎么,郭麻衣现在还是孑身一人,没有加入任何宗门、或是修真家族的打算吗?”

  老者道。

  “正是,恩师至今隐居在乌排江——三潮洞,据晚辈所知,的确未有加入任何门派或是家族的打算。”

  “这也许才是正确选择,老夫要不是为家族庶务所累,兴许便能继续精进,突破筑基期,跨入养神期了。”

  “哎,不说了。黑水大会的规矩,你可都晓得了?”灰衣老者突然摆了摆手,止住不语。

  “不瞒前辈,晚辈曾参加过几次大会,不过成绩都不好,只得了数十灵豆,就铩羽而归。”精瘦男子讪讪道。

  “那就好,你快下去吧。凭你自身本事,看你能破除多少毒雾,坚持越久,王家便会发放给你越多灵豆。”

  “如果遭遇到其他凶险,或是坚持不住了,你只管呼救,老夫自会接护你上来。”

  “不过,事先说明,不管你在下方遇到何事,只要你离开潭水,便代表你主动放弃了此次挑战,王家也将按此时成绩发放给你灵豆?你可晓得?”

  “晚辈知道。”

  灰衣老者挥了挥手。

  精瘦男子抱拳告辞,同时催动自身法力,双手拳头立即包裹青绿色的灵气,朝下方冲去。

  手中舞动竹棍,棍风如同风车一般,将黑雾都扫荡开去,看来此物是他的法器。

  下方的黑水潭的水面现出一个一丈方圆的缺口。

  精瘦男子继续潜下。

  随后他将脚下的棍子,停泊到水面上。

  双手继续赫赫生风的舞动。

  不过,随着他身体周围的黑雾四散开去,到了一定程度过后,触发反弹,四周的黑雾反而却向中间的豁口靠拢。

  可以看见,精瘦男子的竹棍,接触到黑雾的表面,立马散发一股“兹兹”的腐蚀声。

  而那黑雾一接触到棍子,也是如同冰消雪融一般,溃散了不少。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可以看见精瘦男子舞动棍子的频率越来越慢,看来他法力消耗也颇大,最后他轻吹了一声口哨。

  手中的青黑色竹竿,如同捏面团一般,缓缓缩小,最后化为一团流光,被他收入了腰间悬挂的一个皮袋内。

  精瘦男子双手相抵,十指共同捏成了一个法诀,同时闭上眼睛,似乎正在催动什么秘法。

  而随着他舞棍的动作停下,四周潭面上的山一般的黑雾再次向他聚拢来。

  “寒阴蟾,出!”

  精瘦男子爆喝一声,只见他常年浸泡于水中的细腻精瘦的皮肤下,仿佛有血肉在缓缓蠕动。

  那头本应被他纹在身上的黑色蟾蜍,仿佛要挣脱他的肌肤,呼之欲出一样。

  随着精瘦男子一声“闷哼”,似乎此举有点疼痛,那头黑色蟾蜍从他的皮肤内,一下跳将出来。

  “呱呱”

  黑色蟾蜍甫一出来,立马精神十足地朝四周的黑雾涌去。

  它一蹦一跳,在漆黑的水面上如履平地,丝毫无阻碍。

  黑色蟾蜍张嘴一咬,就将一大团黑雾吸入了口内。

  一直等到很长的时间过后,黑色蟾蜍方才从四周的黑雾中蹦回,仿佛吃饱喝足了一般。

  而此时,以精瘦男子为中心,黑雾中竟是出现了一个方圆两丈左右的空洞,没有被黑雾笼罩。

  黑色蟾蜍跳回到男子身上,挂在他前胸上,“哼!”突然,它一口咬在了精瘦男子的胸膛上,男子闷哼一声。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黑色蟾蜍身形立马干瘪下去,最后如同黑色的油漆,顺着精瘦男子的胳膊,遍布他的上身。

  不一会儿,就重新幻化成了一幅黑色蟾蜍的图案。

  然而,这时!

  旁边的黑雾一番搅动,仿佛里面有什么生物似的。

  “不好,是黑水鳄!”

  精瘦男子急忙御使青黑竹竿,飞向天空。

  然而似乎已经来不及了,那黑雾中的生物,还未现其全身,就见一张血盆大口朝男子身体咬去。

  “孽畜,滚下!”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蓬勃的金光从高空中,灰衣老者的座下大石上射出。

  笔直的击中撕咬而去的黑色生物。

  那生物在空中翻了几滚,掉入黑雾中去了。依稀间,似乎可见那是一头形似鳄鱼的黑甲生物。

  “好了,上来吧!”

  上方传来灰衣老者的传音,下方的精瘦男子表情从刚才突袭中有所惊醒。

  他脸上竟是露出一抹不甘的神情。

  “遵命,前辈。”

  答应一声,精瘦男子便同来时一样,脚下御使一根青黑竹竿,向斜上方飞去。

  一直飞至灰衣老者的身前。

  灰衣老者并未再多说什么,从身上不知哪里掏出一枚青黑色葫芦,扔了过去。

  “这是一百颗灵豆,你在下方大概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为王家驱散不少毒雾。你应得的,接着。”

  “多谢前辈!”

  精瘦男子一把接过葫芦,便御使着青竹竿,从原路飞回,落在了远处的某个山头上。

  “呵呵,这位族外散修表现还不错,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这成绩,即使在王家本族的玄光境修士中,也算是中等以上了……”

  在远处的高空中,王喜兄妹陪同着卖药李三,围观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是啊,是啊,听说这些散修都是无人照拂,穷得叮当响的人物,法器、飞剑,无一不是劣等品。哪像咱们家族、或是隶属修真门派的修士,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就是这个道理!”

  一旁的女子眼神一亮,竟是叽叽喳喳地数落起来。

  “妹妹,不可胡言!”王喜又狠狠瞪了他妹妹一眼,同时朝她递了个眼色,意指卖药李三。

  “啊,”女子这时才反应过来,“我不是说你,主家的供奉道友。”

  在修真界中,一般依附于修真门派,或是修真家族的供奉,其实算起来,也大多是散修的来历。他们介于门派弟子,或是家族子弟与散修之间。

  算是某些散修,为了获得一部分宗门与家族的利益,却又不愿受其束缚,所委曲求全的结果。

  双方大多是一种雇佣关系。

  卖药李三因为隐藏了自己身份,来时报的是稳剑派的内门供奉一职,所以被他兄妹俩误会了。

  其实,在卖药李三看来,他并没有这么多讲究。

  家族制有家族制的好处,散修也有散修的弊端。

  散修就是潇洒自由,不受任何约束。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不过,也有一个十分严重的弊病,那就是获取修炼资源的渠道,十分匮乏。

  而修真家族,或是修真门派,情况就要好得多了。

  每个门派或是家族,都有各家的营生。就比如稳剑派的“齐云坊市”,便是宗门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

  再比如这“黑水河——王家”,黑水潭便是他们最大的资源来源。

  黑水大会便是因此而召开的。

  据传闻,黑水河“王家”在黑水潭中种植了多种营生,并且豢养了许多种灵兽。

  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净心清荷”以及“黑水鳄”这两样特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