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第十六章 黑莲客栈

小说:这个家族太稳健了 作者:九个面葫芦哇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前者是一种专门克制毒气、瘴气的良药,多生长于瘴林沼泽之地,以毒瘴为食。用途繁多,销路十分紧俏,许多修士都有需求。

  而后者是一种相当于玄光境的灵兽。

  这在修真界中是十分罕见的。

  毕竟一般修士拥有的都是比自身境界低的灵兽,这种现成豢养的玄光境灵兽,还是极其少见的。当然,至于能否驯服,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而恰好,“黑水鳄”与“净心清荷”两者是一种共生的关系,所以才能在此黑水潭中共存。

  因此,此二物成为了王家与外界交换修炼资源的重要产出。

  三年一届的黑水大会,便是因此而召开的。

  这主要是由于“黑水鳄”的习性决定的,此物生长于沼泽、臭水沟等污秽之地,因此会排出一种含有剧毒黑雾。

  这种黑雾,对修士们来讲都是避之不及之物,但对“净心清荷”来说却是绝佳的养料。

  所以王家的祖上想了个方法,那就是将此二物同时移植于黑水河的黑水潭中。不料其结果,竟是十分相得益彰,此二物竟是能够友好共存。

  “净心清荷”以黑水鳄排出的污秽、毒雾为养料,而黑水鳄则可以借由净心清荷释放的灵气,加快成长。

  此举实在是一个绝妙的办法,不仅一举解决了黑水潭的不适宜居住问题,并且还为王家提供了一个立足的根本。

  只是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就是在收成种植在“黑水潭”中许多营生时,需要预先驱除潭面的毒雾。

  所以,这才有了后来的黑水大会。

  所谓的“黑水大会”,即是王家广而告之,召集本族外的修士以各自手段,帮助王家驱散潭面的毒雾,然后他们再按其成绩支付一定的“灵豆”报酬。

  毕竟,如果单靠本族的修士来做成此事,将会是一件十分耗时耗力之事。

  而且,这样一个显露自身实力,并且还有机会获得报酬的大会,确实对附近黑水河流域的散修吸引不小。

  所以,此会后来逐渐发展成了在黑水河周边,一场声势不小的盛会。

  ……

  “无妨,在下本身也是一名出身修真家族的修士。”

  卖药李三摆了摆手,对于王氏兄妹言谈中关于散修的观点,毫不在意地说道。

  “唔,”年轻女子看来还有些话想说。

  生为散修,在某些人眼中,确实不是什么令人乐道之事。兄妹俩不信,以为这只是卖药李三顾及自己脸面,推托之词!

  年轻女子还想说点好话,补救刚才自己的口无遮拦。不过王喜有意岔开话题,指着周围三面的山壁,笑着道:

  “龟三道友,黑水大会不仅是族外散修挣取灵豆的机会,同时也有许多修士趁此良机,在此处摆摊交易、买卖,或是交换修炼心得。”

  “走,我们从这边过去,顺便带道友好生参观一下此处。”

  说完,他率先带头,也不问卖药李三是否同意,从左侧的某个山头降落而去。

  那名女子自然也是跟随在后。

  卖药李三望着这二人的背影,奇怪地沉吟了一下,半晌后也跟了上去。

  各个山头上,多是站在山崖边,目光落在水潭上空的那名灰衣老者身上的目光偏多,毕竟很多修士都是为此而来的。

  但仍有或多或少的修士,似乎此行别有目的,并未关注那位灰衣老者。

  可以看到许多山壁前的近空,有许多修士御使着各色各样的飞行法器,来来往往,穿梭期间。

  似乎这些人都把此处当成了坊市一般的存在。

  “龟三道友,这个山崖上的修士,平常多是交换一些草药、灵材等物,你如果有机会了,可以过来逛一逛。”

  王喜兄妹引领着卖药李三,踏在某处山壁的木制栈道上,指着前方一座修建,或是说挂在山壁上的寨子道。

  这些寨子的基座连接在山壁上,可以看见寨子周围还有许多栈道相互连接,看起来是如同一座道路般的存在。

  而这些寨子则是相当于其中的枢纽。

  “嗯……好。”

  卖药李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宛如枯树皮的一张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

  只是透露出的瞳孔中似乎带有一丝疑惑。

  随后的时间内,这王氏兄妹竟是带着卖药李三逛遍了所有山壁上的寨子。

  三面山壁之中,最中间的那座山壁即是“黑水河”王家——墨玉峰的所在,上面设有其家门总坛。

  这里的所有栈道,也有通往那处地方的。

  然而,每次欲要踏上前往“墨玉峰”的栈道时,这英武男子王喜,都会借故说那边有什么好东西,欲要邀请卖药李三去看一下。

  所以,一直持续到落日西沉,黄昏的时候,他们一行三人还是在徘徊在几座山壁的栈道之上。

  在几座寨子间迂回、穿行。

  “龟三道友,此次黑水大会召开,邀请了许多族外的修士前来,刚才鄙人派舍妹去探了一下,听说总坛内的厢房已经客满了,实在抱歉。你看……”

  站在一座寨子上挂着“黑莲客栈”的草寨旁,王喜独自一人陪同卖药李三来到此处。

  他手中拿着一张黄底红字的“传音符”,徐徐燃烧着,刚才正是他中途离去的妹子传回的。

  “无妨,在下并不挑剔,如果贵处实在安排不过来,在此处落脚也可。”

  卖药李三瞧了眼对方,抬眼望了望寨子上的挂牌,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惭愧,惭愧!实在很抱歉,下次王某一定会好好招待道友,这次阁下来得匆忙,本族实在毫无准备,怠慢了道友。”

  王喜连忙赔礼道,显得十分客气有加。

  随后,他走进寨子里,与这家名为“黑莲客栈”的老板打了一声招呼,看来此处也是他们家族内的生意。

  便匆匆忙忙的向外走去,御使飞行法器,离开了此处,似乎身怀要事一般。

  卖药李三独自站在客栈的门口,山壁之上,望着王喜御器飞行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看来,此次前来,似乎过程会有点不太顺利啊!”

  这王喜,甚至就连他此番前来的目的,都未曾问起过,这不得不说有点不符合常理。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卖药李三便转过头,提着手中的龙头拐杖,向身后的客栈里走去。

  客栈里倒是并不冷清,有许多奇装异服的修士,或单独一人或伙同几人,各自坐在客店的木桌旁,并不能听清他们在交谈些什么。

  只能看见这些人嘴巴在不停张动,看来都施放了“隔音”法术。不过这也不奇怪,修士们都有些各自的秘密。

  有些凡世中客栈小二模样的伙计,来往于客店内。

  卖药李三从这些伙计身上,看不出任何法力波动,看来应当都是俗世的凡人。

  也有传菜的伙计,不过杯盘中多是一些散发馥郁香气的灵茶,以及一些形状极其怪异的灵果、灵蔬。

  也有贪图口腹之欲的修士,木桌上摆满了俗世中的酒肉。

  整个客栈的伙计中,只要站在柜台边一名四五十岁,脸庞比较丰腴的大娘,看起来是一名修士。

  卖药李三打量了她一眼,应该是气动期的修为,属于最低阶的修士。

  如果卖药李三没有突破成功的话,恐怕也是和她相同境界。

  由此看来,估计这女人就是此间“黑莲客栈”的负责人了。应该多半也是王家之人,不然也不会让其负责这种地方。

  修真界中,这种让资质稍差的门内修士,或是家族子弟,担负家族内一些日常庶务也是很普遍的现象。

  “二楼,丙号房。”

  卖药李三走了过去,这位四五十岁的掌柜大娘,递于他一把房门钥匙。

  “门上有隔绝法阵,用此物触发后,便可以进行日常的打坐、练气。不会被打扰。”

  这位四五十岁的大娘,手中竟是握着一个烟斗,抽了一口后,随意地说道。看来刚才的王喜,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

  “多谢。”

  卖药李三也随口回应一句,就提着钥匙上此间客栈的二楼去了。

  上楼间,他回望了一眼那位站立柜台边的掌柜大娘,不禁摇了摇头。

  因为他发现那位大娘的眼神,十分的木然与萧条,仿佛发生的任何事都与她无关一样,无法令她动容。

  或许只要她手中的烟杆,能麻痹着她的神经,令她感到唯一的一丝舒适。

  这就是所有修真家族、或是修真门派中,身为低阶弟子的悲哀,在修真家族中,有所利益,便有所取舍。

  有从中获利的,便会有为其奉献的。

  许多修真家族中,都有这种派遣门内资质平庸,再无晋升希望之人,担任门内一些庶务的现象。

  毕竟,修真者的日常庶务中,还是有一些必须依靠修真之人去处理的,仅靠雇佣凡人是办不到的。

  这些人,等于是放弃了自身修炼一途,为家族贡献着。

  卖药李三无法判断此举是好是坏。

  这就是他倾向于孑然一身、独来独往的原因,而他在稳剑派中被分配的庶务,就是为宗门生育五十名子女。

  当然,这算起来还是他大哥二哥一厢情愿的,卖药李三自己绝对没有承认过。

  家族、宗门就是如此繁琐,如果没有自甘奉献、承担庶务的弟子,整个宗门、以及家族就无法立足,运行不起来。

  卖药李三始终坚持认为。

  如果有一天他要建立一个修真家族或是门派的话,那么一定会去找一群脑子有问题的傻子,才有可能。毕竟正常的修士,谁会甘愿放弃自己的修炼道路,为他人做嫁衣。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