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就无敌 第九章意欲杀我者必诛之

小说:氪金就无敌 作者:时枫 更新时间:2020-10-18 05:30: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青秀峰并没有开张。屋子的客厅里面苏奕危襟正坐,他的对面是药王宗的夏颜,夏乐乐,还有许离。

  但主位上坐着的却是一个两鬓斑白,宝相**的中年人,这人正是缥缈宗的最高掌权人,云凌。

  缥缈宗独霸临东洲,药王宗不过是临东州里面一个只会炼丹的二流宗门,还是缥缈宗的新收的附属势力,他们弟子出事情,居然惊动了缥缈宗的掌门人。

  这是苏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云凌:“苏奕师侄,此次你做得很好,保住了他们,保住了两宗发展大计,当奖,你想要什么奖励?”

  苏奕的师傅云阳与宗主云凌属于同一辈人,辈分较小是宗主的师弟,只是两人在宗内也没有传出关系很好或者不好的消息。

  苏奕:“师伯,这是弟子该做的。”

  “云阳收了一个好徒弟。”云凌点点头,对苏弈的回答颇为满意,目光看向药王宗三人,“昨天的事情始料未及,让贵宗只剩你们三人是本宗的疏忽,为了表达歉意,你们将享受本宗的最高级别的客卿待遇,所有的支出由本宗报销。”

  “多谢宗主。”药王宗三人回答道

  苏弈在一旁一脸懵圈,赞了我一句然后我的奖励呢?说好的奖励话题一转就不提了?

  但看着云凌宗主严肃的神情又不好再提。

  “你们三人以后就住这里吧,在青秀峰好好修炼,去挑房间吧。”云凌又把目光看向苏弈,“你接了接待他们任务,他们三个就由你照顾了。”

  药王宗三人又道谢一声就离开了,青秀峰景色宜人,灵气充沛,不论居住还是修行都是一个绝佳的宝地。

  苏弈一怔,这什么情况?就让他照顾他们,一想想是宗门最高掌权者都给他们承诺了还是不要去忤逆的好。

  等药王宗三人离开后开口道:“宗主师伯,让他们入住这里可以,只是师傅离开前定下规矩,进青秀峰要收费的,如果不收重罚,师命难违啊。”

  云凌:“这个不是问题,本座已经说过了要报销他们在宗门所有费用,只是你不能再收其他人的费用了。”

  宗主亲口承诺报销,就不好去质疑,至于后面的话苏弈有点不太明白:“为何不能再收其他人的费用了?”

  云凌:“成道湖已经引起很多长老的反感,不知道有多少跟本座投诉,你明白了吗?”

  其实这个成道湖苏弈早就猜到会有人眼红,没想到还会引起长老的反感,赚了那么多的灵石也算知足了。

  “明白了,谢师伯提醒。”苏奕问出之前的疑惑:“师伯,药王宗的实力在临东洲不过二流且主力还是炼丹,为何今日是您前来还给他们这般待遇,错在我们也无需如此一个长老足以。”

  听到苏奕这般打探宗门时事,自然是为了宗门着想,云凌眼里满是赞赏,解释道:“难得你这么有心,本座就跟你讲讲,我们宗门在临东洲实力强悍,但炼丹方面无比的薄弱;药王宗以炼丹为主,传承千年不断,自然有它独到的地方。”

  “与他们合作自然以他们的长处弥补我们的短板,这般诚意拿出来,就看他们识不识相。”

  苏奕恍然大悟,原来是宗门的炼丹实力薄弱,宗门有目的振兴这一方面。现在有药王宗弟子来这里修炼,那也会有缥缈宗弟子去他们那边学习炼丹术。

  “明白了。”

  突然,云凌神色微征,大手一挥,一个青年出现在客厅里面,一阵踉跄,差点倒下。

  此人正是陈力。

  苏弈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对这个人已经厌恶到了极致,如果宗主不在定会调动护山禁制灭杀掉他。

  云凌问道:“陈力,你用仅有的一次机会联系本座是为何事啊?”

  陈力稳住身形后,看到云凌和苏弈后立马拱手一拜:“我要举报苏奕!”

  “举报苏奕?”云凌愣了一下随后淡然道:“说。”

  陈力道:“云阳掌座离开时定下规矩,进入成道湖必须缴纳费用,否则重罚,苏弈擅自做主,免除李华王化二人费用。弟子看不惯此等违反乱纪事情,又无处举报,只能向宗主举报。”

  苏奕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刚刚还和云凌谈到这个问题,这会陈力已经举报到眼前了,不过这个理由着实愚蠢。

  云凌也神色一怔,平时接到的投诉都是云阳掌座利用成道湖高额收费坑害门内弟子,这会举报却是苏奕本人,开口道:“云阳掌座定下的规矩你找他就好,找本座干嘛?”

  “好吧。”这个举报不成陈力早就猜到,看向苏弈充满了怨恨,“我还要举报苏奕虐杀我仆人陈三,执法堂有苏弈的人弟子无处申冤,只能向宗主求助,将苏弈绳之以法。”

  云凌目光瞥向苏弈问道:“有这事吗?”

  “有。”都告到面前了,苏弈知道无法隐瞒了便拿出一个纳戒,“这是我杀死陈三后得到的战利品,里面的东西太少是个穷鬼。”

  苏弈直接承认,云凌有些意想不到。

  “你!”陈力目眦欲裂,苏弈居然毫无辩解直接云淡风轻的承认,还把陈三的纳戒当做战利品摆出,还说陈三是穷鬼,这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宗主,凶手已经主动承认且证据确凿应当以命偿命。”

  苏奕质问道:“陈力,举报之前能不能用脑子想一下,我为何要杀陈三?”

  陈力冷哼一声,“陈三不过想教训你一下并无杀意,你就痛下杀手,你也不看看陈三是什么人,是我陈家的人,杀了我陈家的人就是打了陈家的脸!”

  陈力说完眼神轻蔑,陈家是一个与缥缈宗实力相当的势力,双方刚停战没有多久,都有损耗,相信缥缈宗不会因为一个普通弟子与他们大动干戈,会把苏奕交给他处置。

  那时候,就是苏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教训一下?这种托词也好意思说出口?”苏奕眼神寒芒一闪,冷声道:“不管打谁的脸,意欲杀我者必诛之!”

  被摄人的眼光直视,陈力眼皮一跳,竟然心生畏惧,“看什么看!我是陈家之子,难不成你还想杀我?”

  挑逗的话瞬间杀机一触即发。

  “没错!”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