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就无敌 第一百零七章渔阳危机

小说:氪金就无敌 作者:时枫 更新时间:2021-01-25 04:5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渔阳国皇宫,老态龙钟却不失威严的老人看着一道奏折,这道奏折已经反反复复拿出来看好几天,在旁边的老太监安静的站着,老人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

  这个老人正是渔阳国的皇帝,少年登基,平定四王之乱,而后在位将近有七十年,是渔阳国皇帝中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皇帝,也是渔阳国皇帝中发动战争最多的一个。

  “朕此生无法踏入玄元境了,偏偏在老年的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征兆,是天意吗?渔阳国的国土在朕这一代达到空前的鼎盛,如果就此覆灭朕将会成为渔阳国这片土地上最大的笑话。”

  这一份奏折预言了渔阳国的未来,为了献上这一份奏折,死了有十个人。

  渔阳国的国师在上一个月试探天机,无意中看到了渔阳国的走向,在留下奇怪的预言之后突然暴毙而亡,他的徒弟为了破解这个预言,又死了九个,终于得到了答案。

  大致的意思是,渔阳国就在最近两个月内京城的北方会出现一个转机,抓得好渔阳国未来将会达到空前的鼎盛,不好的话国运衰竭有可能会覆灭。

  “罢了,预言也只是预言。”

  “……”

  “将军们都到了吗?”

  预言有好与坏的情况下,人们一般往坏处的想,老皇帝也不例外,召回将军就是防备坏的情况。

  老太监恭敬地说道:“启禀陛下,通知到的将军大部分都已经在京城了,最晚的将军也在明天到达。”

  老皇帝点了点头,神情疲倦地走去房间。望着北边的繁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威严的眼神透出了回忆。

  “多少年没见过这样的星空了。”

  这时,乌云从远处飘来,凝聚在北边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

  仿佛预告着将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老皇帝皱起眉头,神情很不好看。

  老道的老太监看到皇帝穿着睡袍出来,急忙进了屋子拿出一件袍子给皇帝披上。“陛下小心着凉。”

  老皇帝问道:“太子呢?还在东宫看奏折吗?”

  老太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出来口,“据孩儿们来报,太子今天带着心腹前往浮宁泽了。”

  “他去那里干嘛?”老皇帝疑惑道,接着想到国师留下的预言,浮宁泽正是在京城的北方,瞬间勃然大怒,“哼!混账东西!”

  老皇帝回道案几旁重重地坐下,过了一会儿怒火才缓了一点,眼神变得有些惆怅,“燕王叔,你宁愿将前朝的秘密告诉太子,也不愿告诉朕吗?朕才是一国之主啊,是当年辱了你名声吗?但朕也留你一条性命了……”

  老皇帝眼神忽然透露出来自帝王的无情,“太子无德,通敌叛国,废之,立嫡三子楚王为储君之位。”

  ……

  苏奕轻轻地躲过机关走上去,残刀无声无息地横在他的脖子上,低声道:“你是谁?”

  靠在墙壁的是一个身穿甲胄的中年人双腿已经失去,发觉到冰冷的刀刃抵在脖子上立马下了一身冷汗。

  随后反而冷静下来问道:“你是谁?”

  苏奕马上给他一个大嘴巴,“还跟我嘴硬!”

  中年人怒气冲冲,但倒有几分血性,口中嚷嚷道:“士可杀不可辱!”

  苏奕立刻上头,最喜欢这种嘴硬,然后直接给他一个痛快。

  梁王跟了上来,不喜不怒地说道:“全宏将军好久不见。”

  全宏将军惊喜地叫出声来:“王爷!”

  双手抱拳道:“卑职拜见王爷。”

  梁王轻轻点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居然是认识的人,苏奕犹豫要不要把刀移开,想想还是算了。

  全宏将军回道:“卑职随太子殿下前来,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前朝的遗迹,于是前来探宝。”

  前朝?太子?

  苏奕诧异了一下,这里居然是这片土地前朝的遗址,没想到而且还距离今朝的京城那么近,更重要的是比他们先来这里的人居然渔阳国的太子殿下。

  浮宁泽的遗址,甲子一轮回也就是六十年才会出现一次,还有进入这个宫殿最安全也就这一段时间,太子殿下恰巧趁这段时间来到这里,实在太有意思了。

  梁王似乎没有诧异太子殿下为什么会这么巧合来到这里,问道:“太子殿下了多少人进来?真灵境多少人?”

  全宏将军回道:“有三十三人,真灵境包括卑职有十二人,不过太子还带着一批神秘的黑衣人,实力高强,我偷偷留意他们,耳朵好像和我们不一样,是尖的。”

  十二个,真灵境比他们多一半的人,更重要的是还带着一群黑衣人,这一个充满了变数。

  梁王神情阴沉下来,又问道:“你们进来多久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全宏将军一听到这个,顺间来气了,“大约进来又一个时辰了,王爷,说到这个真的是倒霉,我们刚到这片宫殿的时候,忽然传来一个震动,然后一群傀儡突然从宫殿门口杀了出来,死了好几个兄弟,把它们解决了就跟着太子殿下进来。”

  “幸好太子殿下有备而来,带了破阵的法器一路上屏蔽了机关,然后突然一个地震,法阵机关都触发了,发生得太快一下子又死了好几个兄弟,我这双腿就是被这些机关活活给压扁的,晦气,倒霉啊,只能在这里等待太子殿下回来。“

  “太子有那帮黑衣人相助,一定能将前朝的宝藏全部挖出来,嘿嘿。”

  进来有一个小时了。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片刻后,所有的眼光都看往苏奕。

  一个小时前苏奕一拳打在宫殿上,他们当时踏空而行感受不到震动,半个时候后苏奕一脚踏散了傀儡护卫,那时他们亲身感受到苏奕爆发的蛮力。

  然后太子殿下这一拨人就遭遇了傀儡突然袭击,机关忽然自己启动。

  巧合吗?

  苏奕嘴角抽搐一下,这也太巧合了吧。

  一拳一脚引发了两起血案,遭殃的还是渔阳国的太子殿下。

  无意中惹上了渔阳国未来的储君。

  梁王和小王爷,以及田玮都是皇庭的人,纵然没有证据,仅凭这一条足以将他推往对立面。

  苏奕收回残刀,战灵纹在体表上浮现出来。

  既然得罪了渔阳皇庭,那便杀出一条血路来。

  田玮盯着苏奕呼吸有些急促,他少年便在皇庭修炼,是典型的忠君爱国之人,苏奕这番举动虽是无意,但也危及到储君之位,本身又是魔修,十恶不赦!

  梁王忽然开口道:“本王的侄儿比想象中的还要难缠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