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洺乔诗语 第1093章 麻烦

小说:宫洺乔诗语 作者:邪性总裁太难缠 更新时间:2020-04-01 16:47: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乔青宁被这个称呼恶寒了一下,才缓缓开口。s.tingfree.

  “伯母你好。”

  欧母目光不悦的看着乔青宁,理都没理,又去看欧辰。

  “你不要以为你随便拉个人回来,我就相信了。想要阻止明珠进门,我不会答应的!”

  “这是真的,信不信由你。要是你不在乎欧家的名声你就尽管安排。总之,青宁是我女友的事情,圈子里都知道了!”

  “你……”欧母气的身形一晃,又要摔倒。

  乔青宁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她,“伯母看起来身体不好,是不是平日里经常会觉得胸闷,头疼?”

  欧辰一愣,这个女人,演戏还真的像个样子。

  欧母皱了皱眉,“你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无外乎就是要我接受你,我告诉你,没门!”

  乔青宁摇了摇头,“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从小有个朋友就身体不好,所以在这一方面有点研究。伯母可能是体虚的问题,平日里可不能生气啊!”

  转头,她又看了一眼欧辰。

  “还有你,不能惹伯母生气了!”

  欧母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我儿子怎么会听你的?”

  话音未落,便听见欧辰开口。

  “好,我以后不会了!”

  这么听话?

  欧母感觉到自己的观念有点崩塌。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的?

  “还不快去?”乔青宁催促。欧辰这次真的愣住了。

  “你……认真的?”

  “难道我还是假装的吗?”

  “哦!”他有点傻眼。这个死女人竟然真的对看病这一方面懂?真是神奇。

  医生来了之后,给欧母简单的检查了之后,和乔青宁的意见大抵相同。

  因为这一个插曲,欧母和欧父也没有什么心情找欧辰的麻烦了。很快,便将欧母带走了。

  等所有人都消失了,乔青宁才跳过去,站在了离欧辰半米之外的地方。

  “好了!我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你记住你说的话,叫你的秘书不要去起诉我!”

  “君子一驷马难追,你放心。但是你答应我的也别忘了,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随叫随到!”

  乔青宁咬牙。

  “你刚才可没这么说。”

  “刚才我忘记说了,但是好比你现在是我的员工。老板要求你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有问题?”

  似乎也是合理的!

  乔青宁美好的翻了个白眼。“行吧,我走了!”

  等她走后,欧辰才深呼了一口气。刚迈出去一步,竟然感觉到膝盖有点疼。

  弯腰一看,都青了。

  那个死女人,下手还真狠啊,竟然真的给他打的都淤青了!

  看他以后找机会怎么收拾她。

  ……

  乔青宁她们现在没钱了,所以酒店也没有办法住了。还好,方圆用她自己的名义找到了一个出租房。

  一室一厅的,但是房东隔开了,勉强弄了两室一厅。

  乔青宁一进门,方圆都已经做好了晚饭了。

  “你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报警了!”

  “哎别!你可别跟我提报警这两个字,我现在对这两个字极度敏感。听见了就想打人!”

  方圆慌忙后退,“别打我!”

  “傻瓜,我怎么会打你?我只是想打某些人。”

  方圆顿时有点八卦,“是那个欧先生吗?你今天去找他结果怎么样?”

  一说起这个,乔青宁觉得饭都吃不下了。

  “算了算了,吃完饭再说吧!我快要饿死了!”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又一起骂了一顿欧辰,然后才去休息了。

  ……

  而另外边,欧辰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后。先是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将乔青宁那件事说了一下。

  只是,电话刚拿起来,便接二连三的好几个喷嚏。

  打得他头都疼了。

  秘书在那边好奇,“先生,该不会是有人在背后骂您吧?”

  欧辰第一时间想起了乔青宁,除了她那个恶劣的女人,估计是不会有人骂他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便直接拨通了乔青宁的电话。

  却不想,乔青宁竟然关机了。

  死女人,说好了叫她二十四小时开机,她竟然还敢关机?

  欧辰嚯的的一声从椅子上坐起来,又叫秘书。

  “给你五分钟时间,帮我打听一下,乔青宁住在哪里!”

  ……

  另外一边,乔青宁正在梦中。

  她又梦见了陆昔年了!

  只是梦里,没有了现实中那么多的纠葛。梦里,他们还是最初的时候,两个小朋友,一起放学,一起回家。

  受欺负的时候,两个人互相帮助。

  他们还曾经对着月亮许愿,说一辈子在一起。

  乔青宁不知怎么的,鼻子一酸,就掉下了眼泪。

  耳边突然想起了咚咚的砸门声,急促又激烈。她翻了个身捂住了耳朵继续睡。

  再然后便是邻居骂骂咧咧的声音,“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方圆被吵醒了,爬起来嘟囔。

  “谁啊?”

  外面的人不吭声,还在继续敲门。方圆胆子小,只好又来叫乔青宁。

  “青宁,不会是那个欧辰找的人上门了吧?怎么办?”

  乔青宁这下真的清醒过来了。

  梦里的旖旎美好全都没了,只要一醒来,她就必须面对,陆昔年已经和她所爱隔山海了!

  是她亲手将他送进的监狱,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伸手捂住了眼睛,将脆弱的痕迹擦去。她掀开被子,赤着脚下床。

  走过去,霍的一声拉开门。

  “果然是你,你有完没完啊?”

  欧辰本来是想来找她的晦气的,却不想自己还没开口,对方却比自己还要牛。顿时愣住了。

  好几秒钟之后,他才开口。

  “看样子,乔小姐的记性不太好啊!这才刚刚说清楚的事情,你这么快就忘了。二十四小时开机,你的手机却打不通。”

  乔青宁一愣,她真的是服了这个奇葩了。

  “所以,你大老远的跑来,半夜敲门。就是因为我的手机关机了?”

  “不然呢?我做事向来遵守约定。”

  “你够了!”乔青宁咬牙。“我今天累了一天了,我回家忘记充电了,这样也不行吗?你最好是有事,你要是没事,我揍……”

  “打一拳,宽限时间少一天!”

  乔青宁,“……”

  伸出去的手有收回来,“欧先生,你到底还有事吗?”

  欧辰推开了乔青宁进门。高大的身影在逼仄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才看向了一直盯着自己的方圆。

  “她的手机呢?”

  方圆下意识的指了指乔青宁的方圆,然后目睹着欧辰走进去。将乔青宁的手机拿起来充上电,打开机。

  然后他才满意的走出来。“现在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