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龙帝陆鸣 第1925章 必杀之心

小说:至尊龙帝陆鸣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12 20:51: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冰龙谷主,自毁灵魂!

  灵魂一灭,魂飞魄散,武者自然陨落。

  轰!

  这一刻,陆鸣身上,爆发出骇人的气息,他的身上,弥漫出冰冷无比的杀机,让整个山河图内,温度急剧下降。

  “贺皋,贺家,此仇我陆鸣一定要报!”

  陆鸣心里狂吼,眼睛都充斥了血丝!

  冰龙谷主,虽然和陆鸣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为人温和,当初就一直站在陆鸣这边,和云龙谷主一起,帮助他很多。

  这是一个谦和慈祥的长者,一心为了晚辈着想,也一心为了龙神谷。

  他选择自己一死,就是为了为龙神谷,保存希望。

  他可以死,但陆鸣他们不能死。

  一旁,天锤也双拳紧握,杀机无比浓烈。

  “谷主爷爷!”

  香香紧紧抱着冰龙谷主大哭。

  这几年来,冰龙谷主一直带着他们逃亡,经历了太多,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而现在,她也明白,冰龙谷主早就被贺皋种下了噬魂虫,但却一直没有告诉她,暗中不知掉为她吃了多少苦。

  但那些苦,她一点都不知道。

  这一次,冰龙谷主选择自陨,并非忍受不了痛苦,而是为了他们。

  想到这里,香香更是痛苦。

  “此仇,必报!”

  陆鸣双拳紧握,随后心念一动,出了山河图,爆发全力,向着元山圣院赶去。

  他明白,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冰龙谷主,是因为他们而自陨,他们不能辜负了冰龙谷主的一片苦心。

  陆鸣极速飞向,离元山圣院,越来越近。

  贺家之中,贺皋脸色陡然一变。

  “该死的老狗,居然自陨,但你们也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贺皋怒喝一声,对恒家两个真帝道:“陆鸣,正在全力赶往元山圣院,追!”

  唰!唰!唰!

  三位真帝强者,身形一动,便消失无踪了,向着陆鸣追去。

  陆鸣全力飞行,不过,他并未从元山圣院大门飞入,而是从元山圣院侧边飞去。

  元山圣院大门,有恒家武帝镇守,若是恒家武帝得到消息阻拦他,他冲不进元山圣院。

  前方,元山圣院已经在望。

  陆鸣体内,圣力全力运转起来,向着元山圣院冲去。

  嘶啦!

  就在这时,陆鸣后方,虚空崩碎,几道身影,从空间裂缝中跨了出来,正是贺皋和两个恒家真帝。

  贺皋目光一扫,就看到全力飞行的陆鸣。

  “陆鸣,给我滚过来!”

  贺皋大吼,大手一探,一只大手形成,向着陆鸣抓了过去。

  “给我爆,爆,爆!”

  陆鸣大吼,体内圣力如火药一般爆炸起来,爆发出惊人的威力,让陆鸣的速度暴增。

  这种方式,不能持久,只能坚持短时间,且对肉身伤害极大。

  但现在,陆鸣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陆鸣速度暴涨,冲过了贺皋大手笼罩的范围,一头冲进了元山圣院之中。

  “不好,他冲进元山圣院了,怎么办?”

  恒家两个真帝,脸色难看。

  陆鸣冲进元山圣院,就要受到元山圣院的庇护。

  “冲到哪里,我也要拿下他!”

  贺皋脸色狰狞,充斥了冰冷的杀机。

  陆鸣,居然敢带走陆香香,简直罪该万死。

  陆香香,关乎到他下一次能否度过大劫,这是比什么还要重要的事情,陆鸣敢阻拦,他恨不得将陆鸣千刀万剐。

  还有冰龙那老狗,居然自陨,真是便宜他了。

  唰!

  贺皋直接冲进了元山圣院,大手一探,再一次凝聚出一只大手,向着陆鸣抓了过去。

  这一只大手,遮天蔽日,笼罩苍穹。

  这一次,陆鸣根本逃不掉。

  但这时,元山圣院深处,迸发出一道神光,神光如剑,一斩之下,贺皋凝聚的大手瞬间崩裂,可怕的神光不停,继续向着贺皋斩了下去。

  轰!

  贺皋竭尽全力,依然无用,直接被轰飞出元山圣院,脸色苍白如纸,大口的吐血,气息极其萎靡。

  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前后透亮的窟窿,可怕的毁灭之力,不断的腐蚀着他的血肉。

  “大帝!”

  贺皋低语,露出深深的恐惧。

  “堂堂真帝,居然在我元山圣院出手对付我元山圣院的弟子,当我说的话,是放屁吗?”

  一道沧桑的声音,从元山圣院中传出,当最后一个字落下,一道声波,向着贺皋,恒家两位真帝涌去。

  三人脸色大变,疯狂后退,但依然身体大震,受到了重创。

  特别是贺皋,伤势更重。

  “再有下次,斩!”

  大帝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后,沉寂下去。

  “该死!”

  贺皋心里怒吼,遥望元山圣院中的陆鸣,充满了不甘。

  陆鸣,就这么带走了陆香香,他的计划泡汤了。

  而且,他刚才被大帝一击,击成重伤,伤了元气,恐怕面对下一次大劫,渡过的几率,更小了。

  他愤怒,他心里咆哮,极其不甘,恨不得将陆鸣撕裂成碎片,但他根本不敢跨入元山圣院。

  大帝已经下令,他若再次跨入,大帝定然会斩了他。

  “贺皋老狗,你若不死,将来我定亲手斩你狗头!”

  陆鸣目光遥遥盯着贺皋,冰冷的声音传出。

  “就凭你,你最好一辈子,呆在元山圣院中,不要出来!”

  贺皋冷冷道。

  “老狗,等着吧,这一件事,没完!”

  陆鸣冰冷开口,随后身形一动,离开了那里。

  “哼,小杂碎,算你走远!”

  贺皋冷哼一声,打算离开,返回贺家。

  但身形闪动,恒家两个真帝,拦在了贺皋前后。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贺皋冷着脸问。

  “什么意思?陆鸣没捉到,渡劫神衣,该还给我们了!”

  恒家白发真帝冷冷开口。

  “还给你们?可笑,我已经提供了陆鸣的消息给你们,你们也看到了陆鸣,渡劫神衣就是我的,至于你们有没有捉到陆鸣,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贺皋目光转动,狡黠的道。

  现在,他失去了香香,而且被大帝打伤,伤了本源,对下次的大劫,把握更小了。

  现在,渡劫神衣,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怎么可能交出去,还给恒家?

  交出渡劫神衣,他绝对熬不过下次的大劫,会死在大劫之中。

  这,可是关乎到他的生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