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章烦人精修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0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上十二点,会所里的乔辉起身。

  柏正翘腿坐在沙发中间,冷不丁出声:“做什么去?”

  乔辉挠挠头:“正哥,人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万一出了什么事不好吧?”他人虽然混,可是也不至于无冤无仇的情况下去害人。

  柏正漠不关心。

  “你还真觉得她现在都没走?”

  庞书荣开了窗,一股寒浸浸的冷风吹进来,乔辉当场打了个摆子,惊讶道:“卧槽外面这么冷?”

  不仅冷,还下起了雨。

  秋天的雨不同于夏天的闷,一场秋雨一场凉。

  乔辉想了想,说:“那喻嗔多半走了。”

  毕竟没人这么傻,说等着他们就等着他们。他记得前不久有一回丁梓妍和同学去旅游,回来的路上让正哥开车去接她。

  路上堵车,柏正和乔辉他们到的时候晚了半小时,丁梓妍早就等不耐烦走了。

  乔辉一看手机,都两个多小时了,外面还那么冷。喻嗔肯定也早就走了。

  乔辉不再忧心喻嗔,转眼便嬉皮笑脸:“正哥,喻嗔比丁梓妍好看多了啊,人家还那么乖,看你那眼神,啧。”

  要是今天的事情换成丁梓妍,估计都闹翻天了。

  柏正点了根烟,看也不看他一眼:“你喜欢你就追。”

  乔辉耸耸肩:“我倒是想,但是喻嗔这种女生,一看就和我们不一样。人家认真得很,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开黄腔。”

  她身上那种独特的纯然,竟然会让人有种欺负她都罪恶的感觉。

  也不知道柏正为什么能下得了手。

  柏正手机响起,他看了眼随手按开。

  庞书荣很有眼色,关了包间音乐。电话那头丁梓妍哭得伤心委屈:“阿正,现在全校都在传我昨晚的事,他们说得好难听,说我被那个中年男人……”

  柏正闻,眼里的懒散不见,他环视了一圈在场的男生们:“谁说的?”

  被他冰冷视线扫到的人打了个寒颤。

  “不是我啊正哥,我哪敢!”

  庞书荣和乔辉对视一眼,说道:“不会是我们的人,谁也不敢干这事。”何况无不无聊啊,他们又不是八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往外哔哔。

  那头丁梓妍抽噎得快要断气。

  柏正听得心烦:“别嚎了,老子帮你出气成了吧。”

  丁梓妍要的就是这句话,她抽泣声小了些,犹犹豫豫开口:“昨晚包间还有个人呢。”

  这句话让众人一下子想起昨晚那个被他们笑过的少女。

  柏正不知道为什么,一瞬想起那双剔透的杏眸。

  乔辉疑惑道:“不会吧,是那个女生干的啊?”

  丁梓妍咬唇开口:“你们都没认出她吗?她是今天转来我

  们班那个女生,叫做喻嗔。当然,这件事可能也有误会……”

  这句话让场面空前凝固,那头丁梓妍欲又止,开始捂着被子哭。

  柏正挂了电话,摁灭烟头拿起外套,突然起身。

  乔辉连忙站起来:“正哥,别冲动啊,是不是喻嗔还难说。”

  柏正边走边穿外套:“不是她能是谁?她这样的人,能是什么好货色!”

  他双眸冰冷,刚刚落拓慵懒全然不见,脖子上的刺青在灯光下格外醒目。谁都看出他发火了,而且火气不小。

  在场只有乔辉家境挺好,敢拦他片刻让他冷静些,其他人噤若寒蝉。

  然而乔辉触及到柏正可怖的视线,也忙不迭推后了一步。正哥发火好他.妈吓人。

  等柏正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角落里打游戏的伊庆走过来喝水,他刚刚不敢动,游戏人物都死透了,憋了半晌伊庆突然问道:“正哥怎么了啊?从来没见他这么大火气。”

  以往也没见他为了丁梓妍的事失态啊。

  乔辉也搞不懂。

  只有庞书荣隐隐猜到什么。

  庞书荣叹了口气:“你们还记得校门口三米高的栏杆什么时候修建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在彼此眼里看见惊骇,然后都不说话了。

  是一年前,柏正来衡越体校读书那一天。

  据说是他母亲牧沁仪夫人亲自把人押送过来的。

  栏杆像囚笼,高高竖起。那一天开始,t市臭脾气的太子爷、柏家唯一的继承人柏正,再也没有回过家。

  这传闻大多数人不信。

  毕竟柏正母亲仪夫人善良可亲,谁也不信那个柔弱的女人舍得这样对自己的儿子。她也出了名的漂亮,否则不会让t市首富柏天寇对她一见钟情。这么多年,许多当红一线都比不上她出色姿容。

  所以当初柏正放话说喜欢丁梓妍时,庞书荣一直不解。

  丁梓妍要气质缺气质,容貌虽还不错,然而柏家的男人择偶要求可不算低。

  庞书荣沉思。

  丁梓妍是哪里入了柏正的眼?

  而气质容貌都惊艳无比的喻嗔,又是哪点招柏正讨厌?

  *

  外面细雨扑面,柏正心绪却暴躁到了。

  他就知道,越漂亮的女人心越

  毒。他的恨埋进了骨子里,在此刻猛地点燃。

  喻嗔既然凑上来了,他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会所外面时不时有人从车上下来,那个认真说等他的少女早已不见人影。

  柏正眼里闪过一丝讥嘲。

  他迈步走进雨里,拿起头盔。

  丝丝缕缕的雨滴敲击在行人雨伞之上,一个清脆欢喜的声音响起:“柏正!你出来啦。”

  柏正抬眼,逼

  仄的偏角里,喻嗔吃力蹲在雨里。

  没有雨伞,少女用白色布书包遮在发顶,勉强挡住大部分雨。

  她很冷,唇色苍白,额发也尽数被小雨打湿。握住书包的手指纤细苍白,隐隐发抖,不知道是冷还是早已体力不支。

  然而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她眼里什么东西被点燃。像是飞雪的冬天突然升起暖烘烘的壁炉,一瞬间温暖柔和起来。

  他从未被人这样注视过,下一刻,夹杂的是突如其来更烦躁的情感。

  柏正扔了头盔,几步走到喻嗔面前。

  喻嗔站起来,柏正太高,目测比她高二十五六公分。喻嗔蹲太久,腿脚发麻,她忍住不适仰头看他。

  她笑着问:“你要回去了吗?可不可以带上我?”

  这样的笑容,这样的外表,才是世上真正淬了毒的糖果。

  她图什么?他的钱?

  柏正目光肆意在她身上打量一圈,宽大而款式陈旧的衣裙,确实半点也配不上这张纯得不行的脸。穷得不行了吧,才这么豁得出去。

  柏正盯着她眼睛:“你是昨晚包间里的人?”

  四目相对,喻嗔恍然有种被恶徒盯上的畏惧感,可是下一刻,她想起这是恩人。

  喻嗔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诚实地回答他:“嗯。”

  柏正笑了下:“行啊,带你回去。”

  喻嗔早已经冷得手脚没了知觉,闻松了口气。

  “等着。”他进了会所,没一会儿拿了一条绳子出来。

  喻嗔愣愣看着柏正,纵然单纯,可也觉察出他并没有善意。她忍不住后退一步,却被柏正拽住书包。

  他逼近她,想看透她的虚伪:“真他.妈相信我?”

  喻嗔想了想,点头。

  柏正嘴角的笑淡了些:“成啊,手伸出来。”

  喻嗔手指发颤,将手腕递到他面前。

  皓腕骨肉匀称,纤细苍白,都这样了,竟然还有种精致好看的感觉。

  柏正用绳子在她手腕上打了一个死结。

  喻嗔虽然不安,却依旧安静地看着他。

  柏正动作一下都没有停顿,直接将另一头系上摩托车尾。你他.妈装,他看她能装多久。

  柏正的车是用来比赛的山地摩托车,性能很好,可以攀爬曲折蜿蜒的道路。

  引

  擎声划破夜空,喻嗔忍不住出声:“柏正……”

  他并不回头。

  柏正带了头盔,喻嗔无法看清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情在干这件事。

  然而当摩托车启动,喻嗔就知道,他并非在开玩笑。他对自己的恶意,就像是对这个世界的恶意。

  病态而疯狂。

  手腕上猛然传来一阵大力,她被摩托车拖着向前一步。

  无边夜色里,潇潇秋雨打

  湿喻嗔衣衫。

  喻嗔知道摔倒有多可怕,连忙踉跄跟着车后面跑起来:“柏正,你停下来可以吗?”

  纵然喻嗔够努力,可她哪里能跑得过车速。

  柏正没有加速,可是不过一分钟,他听见了一声闷哼。

  柏正停车。

  都市霓虹在雨幕里看不真切。

  他下车走回去。

  少女摔倒在地上,一身泥泞雨水,她肩膀轻轻颤动。

  柏正蹲下,隔着头盔镜片看她:“怎么着,还敢不敢说信我?”

  喻嗔抬起脸。

  她脸上沾了泥水,还被地面擦伤弄出血迹,狼狈不堪又疼痛至极。她忍住没哭,尽管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信呀,我信。”她带着鼻音说,“你停下来了。”

  喻嗔其实不信,至少此刻,她知道他一点也不好。喻嗔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可是要想他变回以前那么好,这个世界上,总得有人开始相信他。

  柏正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发泄似的一脚踢在路灯上。

  “你他.妈傻.逼吧!”

  喻嗔憋红了脸,从未被人这样骂过,最后好不容易把泪水憋回去,却没忍住轻轻怯怯抽泣了一声。

  柏正三两下扯开喻嗔手腕上的绳子。

  “站起来,上车。”

  喻嗔破涕为笑,她就知道,恩人本质不可能是个坏蛋。

  这样冰凉凄楚的夜,她努力想透过层层坚冰看穿他厌恶的表情。柏正实在太凶,喻嗔坐乔辉的车都没有害怕,此刻却心生惶恐。

  她小心翼翼坐上车,低头,轻轻捏住柏正的腰侧的衣服。

  黑色的外套,纤白的少女手指。

  柏正感觉到她动作,暴躁出声:“操!别挨着老子!”他说不上来,丁梓妍抱住他腰坐他都无所谓,可喻嗔不行,身后少女气息馥郁,一点点存在感,都能被无限放大。

  喻嗔小声虚心问他:“那我抓哪里?”

  “管你抓哪里,你脏手敢挨到老子一片衣角,当场丢你下去。”

  喻嗔不敢怀疑他的话。

  她连忙松开他的衣服,后退一些,四处打量一番,最后拉住摩托车后面的金属杠。

  柏正开得飞快,他心想,吓死这种烦人精一了百了。

  可他等了许久,也没等到身后尖叫哭泣声。只有浅淡一丝香气,穿行过凛冽的风,萦绕在鼻端。

  柏正从未闻过这样好闻的味道,和香水完全不同,才感受到,那香气却转瞬即逝,被凉风和小雨带走,不真切得像是错觉。

  喻嗔努力不靠近柏正,偏头看雨幕里的城市残影。

  这是柏正长大的世界,和她从小生存的世界大不相同。她的

  故乡建在水上,水乡温暖,夏季一叶扁舟在屋外溪水划过,就能荡起层层涟漪。

  渔舟向晚,夜色温柔。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都美丽极了。

  她曾经想过,等哪天故乡重建完毕,一定邀请恩人回家乡看看。

  可是……喻嗔抬眼,望着少年逆风而上的背影。今夜的大城市冷酷肆虐,正像这一年坏脾气的柏正。

  柏正如果不是救过自己的人,她一定会对他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