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5章愿望含入v公告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色暗下来,剩下的比赛全部都是个人赛。

  长跑最考验体力,选手往往决定先养精蓄锐,最后再爆发。

  但柏正性格不是这样,口哨吹响,他就一直保持第一。

  少年人高腿长,小腿肌肉结实有力。

  柏正跑得很轻松。

  等最后一圈,大家呼吸都觉得困难的时候,心想,那个才开始就跑飞快的男生,肯定已经不行了吧?结果一看,人家依旧跑得飞快。

  隔了半圈、拔足狂奔跟在柏正后面的第二名都懵了。

  我去这是什么牲畜体力啊!

  比赛一结束,就开始颁奖典礼。

  九点钟颁奖仪式上,琉璃奖杯终于交到了柏正手中。

  手中奖杯在灯光映射下流光溢彩,尽管离得太远,看不见人,柏正依旧下意识往观众席上看了一眼。

  他心想,算了,跟个小姑娘较真什么,又傻又死心眼的,哭起来还招人心烦。他要真说点狠话拒绝她,估计小姑娘下一刻泪珠子就吧嗒掉。

  他眼里带着些许笑意,跟着其他运动员走下去。颁奖台离观众席有些远,得穿行过运动员通道。

  颁奖仪式结束,人群陆陆续续走出体育馆。

  丁梓妍很紧张,她紧紧盯着柏正。以前没觉得,现在丁梓妍才意识到假如柏正不管自己的可怕后果。

  柏正本就大方,除了在学校里过得不惬意以外,经济方面也会受很大限制。终于,在穿过运动员通道前,柏正电话响了。丁梓妍松了口气,这才咬牙往主席台走。

  柏正随手接通电话。

  那头传来小女孩不确定的声音:“哥哥!”

  柏正皱起眉:“柏青禾?”

  女孩听见他说话,一下子鼓起掌:“真的是哥哥!”

  柏正冷声道:“柏青禾,我没空和你说话。”

  柏青禾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么冷淡,但她听见柏正的声音很高兴,说:“哥哥,我好久好久没有看见你啦。”话音刚落,一个女人的高跟鞋声音匆匆响起。

  女人怒叱道:“柏青禾!说了让你离那个败类远点!”

  她抢过电话,一巴掌拍在柏青禾身上,那头小女孩哇哇大哭。

  电话立即被人挂断。

  柏正听着那头响动,冷冷一笑,神色慢慢沉下来。柏青禾是他堂妹,一个智力有问题的小智障,这辈子智力只能停留在三岁。哪怕现在七岁了,依旧因为智力障碍,只有三岁的思维。

  柏青禾一个电话,让柏正想起半年前他被强行送到灾区的原因,连带着他的脚步也顿住。

  这时候一个学生匆匆忙忙跑过来,对他道:“你是柏正吗?刚刚有个女生摔下楼梯出事了,她说她叫丁梓妍,她在叫你名字,你可以不可以跟我去看看。”

  柏正皱眉:“哪里?”

  “主席台边。”

  主席台离这里并不远,柏正眸光晦暗不明,收紧自己手中的奖杯:“走吧。”

  主席台边,丁梓妍坐在地上,眼泪涟涟。

  柏正走过去,冷冷看着她。

  丁梓妍在他目光下,竟有片刻瑟缩,像是回到了以前柏正对她不假辞色的时候。但她知道此时不能犹豫。

  她向来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道理,而柏正并不好骗,所以摔是真摔。

  丁梓妍哭泣道:“阿正,我左手的旧伤好痛……我害怕,我想去医院。”她哆嗦着唇,颤抖起来。

  柏正冰冷的目光总算有了变化,他几步走过去,蹲下来抱起来她。

  他抱起丁梓妍走出体育馆的时候,忍不住回了头。

  体育馆明亮的灯光中,观众席上仅剩的几个人看不真切。

  他心里突然有点难受,嗓音嘶哑道:“我给她说一声。”喻嗔还在等他。

  丁梓妍啜泣声变大,死死拉住他衣服。

  “你以前说过的,你说你不会不管我。”

  柏正目光有一瞬空寂,不再说话,想到柏青禾那个电话,抱起丁梓妍打车往医院赶。

  丁梓妍在他怀里,勾了勾唇。

  医生给丁梓妍检查完,说道:“撞到了旧伤,不严重,好好修养没大问题。”

  柏正低眸,摩挲着手中奖杯,不说话。

  丁梓妍有几分心慌,生怕他提出要回去。

  她啜泣道:“阿正,我手真的疼。你知道我之前是怎么受伤的,牧阿姨让你去灾区的时候,我来灾区看你,那场余震,压住了我的手。”

  柏正眼里轻哂,他站起来。

  “柏正!”

  柏正回头:“行了吧你,我不回去找她。”他眼里带着暗沉沉的光。柏青禾的事情不够涨教训么?每当向往一次光明,等着他的就是更绝望的深渊。

  柏正走到外面垃圾桶,把手中琉璃奖杯扔进去。

  奖杯碎裂声吓得丁梓妍身体一颤。

  柏正见她这模样,嗤笑一声,不知道是在讥讽丁梓妍还是讥讽他自己。

  丁梓妍脸色难看,半晌又想到,自己得不到,喻嗔好歹也没得到。

  她心想,喻嗔比她漂亮优秀又如何。

  不管是牧原还是柏正,选择的,不

  都照样是自己么?

  *

  体育馆灯光一盏盏熄灭,喻嗔抱着柏正衣服等了许久,却一直没等到他。

  喻嗔抱住膝盖,坐在空荡荡的体育场上。十一月的夜有些冷,喻嗔往自己冰凉的掌心呵了口气。

  她问了许多人,但是没人看见柏正。其实喻嗔不是没有想过先离开,但她怕万一柏正有什么事,回来却找不到自己——她答应过柏正要等他。

  广播里传来机械

  的声音:“工作人员请注意,工作人员请注意,还有半小时体育馆闭馆!”

  最后两盏灯光熄灭,世界一瞬沉寂下来。

  喻嗔只好自己走出体育馆。

  天空苍茫,夜已深,大风呼啸,吹起地上落叶。

  城市的公交车已经停运,喻嗔跑到老槐树下,怕弄湿柏正的衣服,将他外套护在自己怀里。

  门卫远远看她一眼,原本不打算管闲事,小姑娘等不到人多半就走了,但是没想到她等了那么久。

  想到家里有个差不多大的女儿,门卫最后忍不住开口:“小姑娘啊。”

  喻嗔抬头。

  “你要等的人我知道,下午赢了排球是不是?一个女同学好像受伤了,他早就带她走了,你别再等,快回家吧。”

  门卫其实想说,外面这么冷,体育馆都闭馆了,他要回来早就来了。

  喻嗔怔了怔:“谢谢您。”

  她看着压抑的夜幕,第一次有些茫然。喻嗔低头看着自己手指,纤细白皙的手冻得通红,秋风刺骨的凉,从指尖,一路凉到心上。

  *

  牧原回体育馆拿队友忘在体育馆的队徽,回来的路上,一眼就看见了孤孤单单的少女。

  星星点点的微光落在她发上,她站在树下,身上渡上一层光晕。牧原记得她下午看柏正的眼神,看见她拿着的衣服,牧原想到什么。

  牧原低头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十二点。

  大名鼎鼎的柏少但凡有心,她就不会在这里。虽然不明白柏正为什么这样对她,但牧原很清楚,柏正丢下了她。

  牧原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喻嗔看见身边落下影子,抬起头。牧原看见她眸光,月色一样落寞清亮。

  牧原心头颤了颤,总觉得这样的眼神很眼熟。

  他说:“抱歉,我没别的意思,但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给柏正打个电话。”

  喻嗔知道,这个少年叫牧原,她本想拒绝,但最后点点头:“谢谢你。”尽管她告诉自己,丁梓妍受伤,恩人太急,才会忘记让她等着的事。

  喻嗔明白,人的内心有偏爱,她对于柏正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她从来不会把自己和丁梓妍比。

  但她也会冷,会疼,被人戏耍会尴尬,吹久了冷风会生病。

  牧原打过去,响了两声,那头

  接起来。

  柏正哼笑一声,语气不善:“有事?”他最见不得的人都姓牧,一个是牧梦仪,另一个就是牧原。

  牧原看一眼喻嗔,问他:“你在哪里?”

  “医院,丁梓妍手撞到了,和她待在一起。”柏正故意气他,“你介意?”

  牧原知道他什么性格,心态十分平和:“不介意,谢谢你。如果她需要的话,我会来看她。”

  牧原顿了顿,说:“

  柏正,你是不是忘了,体育馆有人在等你?”他低头,看见少女专注的眼睛,她正安安静静听着。

  那头柏正的声音冷漠极了:“没忘,但是关你什么事。”

  牧原难得起了几分火气,皱眉:“你不可能不知道,体育馆闭馆以后,就不好打车回家。”

  柏正低笑一声:“哦。”

  “她还在这里。”

  那头顿了许久。

  半晌,柏正的声音漫不经心响起:“她自己蠢,我说什么都信。爱等就等,挂了。”

  电话里一阵盲音。

  喻嗔低下头,她脚尖冻得没了知觉,动一动就麻木的疼。其实她哪有那么蠢,只是这个重新给自己一条命的人太重要了。

  于是他一句玩笑话,她选择相信。

  他说让她不许走,她就选择等。

  她把他放在与生命等同的天平之上,他便是光。

  但这缕光,显然太混账了。

  牧原意识到,自己可能不该打这个电话。

  他看着少女渐渐泛出水色的眼睛,竟有几分懊悔:“对不起,柏正可能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故意这样说。你下次问问他,别难过。”

  喻嗔说:“没关系,谢谢你,我回学校了。你认识他的话,方便帮我把衣服还给他吗?”

  柏正或许真的特别讨厌她。喻嗔意识到,他和哥哥不一样。那她从明天开始,就不再去他面前犯蠢。

  城市污浊的光,把她影子拉得老长。寒风凛冽,吹过她脸颊,冷到骨头都犯疼的时候。有那么一刻,喻嗔出神地想,要是柏正……没有救过她就好了。

  喻嗔第一次有这样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