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29章表白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茶楼里打完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边走边骂骂咧咧。

  邢菲菲看见他,脸色变得苍白而冰冷,她握住喻嗔的手腕:“我有点不舒服,现在就不买苹果了吧。”

  喻嗔也觉察了她很不对劲,点点头:“那我们先回去。”

  两个女孩才要转身,中年男人突然扯着嗓子喊道:“邢菲菲!小贱-货,给老子站住。”

  中年男子说话这么难听,引得街上许多人回头,邢菲菲头也不回,脚步越来越快,中年男子冲上来一把揪住她头发,邢菲菲被迫停下脚步,痛得闷哼一声。

  “拿了家里的钱就跑,今天总算让老子逮住你了,赶紧把钱交回来。”

  街上一些人因为这几句话指指点点。

  “拿家里的钱啊。”

  “这条街就在衡越旁边,那里的学生能是什么好东西。”

  中年男子叫做王向远,听见人们说的话,忍不住得意洋洋。

  喻嗔皱眉,毫不犹豫把自己手上的荧光手环扯开取下来,这种荧光手环是班上统一买来庆祝圣诞的,拍一拍就会亮,取下来像根小棍子,但是软而有韧性,打人特别痛。

  她直接狠狠抽在了王向远手背上。

  王向远痛得大叫一声,连忙缩回手,破口大骂。

  “小女表子,敢打老子!”

  喻嗔连忙拉着邢菲菲后退一步。

  “邢菲菲,没事吧?”

  邢菲菲脸色很难看。

  以往冰冷又倔强的女孩子,桑桑总说她打架厉害,甚至在班上,邢菲菲也是大家眼里性格古怪不好相处的人。

  然而此刻,喻嗔却觉得邢菲菲完全像是变了个人,她的凶狠变得苍白而无力,状态十分不好。

  喻嗔把她拉到身边,王向远骂完了人,这才看清喻嗔的模样。

  他咽了咽口水:“邢菲菲,这个是你同学啊?”这小妞儿虽然年纪不大,但也太美了吧,看上去水灵灵娇滴滴的。

  邢菲菲脸色更加难看,她握住喻嗔的手微微颤抖:“王向远,我警告你,你自己注意一点。我没拿过你和那个女人的钱,那些都是我爸留给我读书用的。”

  王向远说:“你爸!你爸就是老子,你妈嫁给我,那就是我的钱。老子把你从十三岁养到这么大,你翅膀硬了就想跑是吧,没门!今天不把钱还回来,老子要你好看。”

  天空中炸响一阵闷雷。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要下雨了。”

  三三两两看热闹的人全部散去。

  见状,王向远更加肆无忌惮。

  “快点把钱拿来,不然老子把你给卖了,总能卖些钱。”

  喻嗔听见这话,心里一紧,这简直是禽兽的发。

  她看看脸

  色苍白的邢菲菲,当机立断,拉着她往旁边的小餐厅跑过去。

  “老板,帮帮我们,能帮我们报警吗?”

  王向远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出,赶紧追上去。

  他威胁邢菲菲:“你倒是报警看看,你那些照片,哼。”

  邢菲菲猛然握紧喻嗔的手:“不能报警,不可以。”

  喻嗔看见她这样的反映,再结合王向远的话,心沉了沉。

  邢菲菲到底经历过什么?

  *

  乔辉坐在电竞城三楼,边打游戏边从旁边的袋子里摸了个苹果。

  “龙姐,帮忙洗一下。”

  电竞城服务生认识他们这群人,闻接过苹果去洗了。

  乔辉感叹:“我就说这个丁梓妍是个扫把星吧,以往她在,正哥一个苹果都收不到,如今她一走,正哥收到的苹果得有十来斤吧?”尽管都没要,现在吃的是电竞城送的苹果。

  庞书荣闻笑了笑。

  体校的女孩子大多胆子比较大,他们今天出校门的时候,就遇见两个明示柏正想当他女朋友的。

  都知道柏正有钱,而且出手大方。当初丁梓妍过生日在“庆功宴”几乎请了全年级吃饭,虽然最后成了个笑话,但是谁不惊叹柏家财大气粗。

  尽管他们并不知道那是柏天寇出的钱,但是不影响柏少成为最佳金库人选。

  “我说正哥,你当时说护着丁梓妍的时候,搞得满学校风雨的,怎么现在轮到了喻嗔小女神,你半点儿狠话都不敢放啊?”

  柏正没法解释丁梓妍的事情是个乌龙,想到喻嗔,他手指顿住,半晌低眸笑了笑:“她那胆子,我搞事情估计得哭。”

  乔辉明了地笑笑:“原来是舍不得啊。”

  柏正踹一脚他椅子,笑道:“滚一边儿去吃。”

  乔辉贱笑一声,老老实实到窗前去了。

  庞书荣却看了柏正一眼,沉思道:“正哥。”

  “讲。”

  庞书荣叹息一声:“你认真的啊?”

  柏正不说话。

  然而他不说,庞书荣也明白。以前只是揣测,到了今天,他才完全确定。

  柏正在走他走过的路,不,甚至比他曾经走过的路还要惨淡些。

  据说女孩爱上一个人的表现是勇敢,而男孩爱上一个人,则是开始怯

  弱。

  庞书荣认识柏正一年半,知道他有多张狂,然而这样的人,竟然会怕学校传会影响喻嗔的生活。

  他暴躁而又小心翼翼的,戴上袖套天天去校门口站岗,希望喻嗔别离开。

  庞书荣有些失神。

  窗边的乔辉突然道:“我去!你们快过来,那里有个龟孙儿欺负我们学校的女生啊。”

  几个少年纷纷站起来。众人都记得柏正的话,不主动惹事

  但是不能怕事,不许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乔辉说:“是喻嗔她们。”

  柏正看了一眼,皱眉往楼下跑。

  乔辉想带着人跟下去,庞书荣拦住他:“我们先别去。”

  乔辉不服气:“为什么,小爷去收拾那货啊。”

  庞书荣心想,你是智障吗?有人都快杀人了,你还看不出来,根本就不用你。

  他拦住乔辉,恍然觉得帮柏正,就像是在帮当初的自己。

  柏正跑过去,刚好听见邢菲菲说不能报警。

  王向远早就料到这结果,因此有恃无恐。他忍不住看了眼喻嗔。

  娘的,这姿色,可比邢菲菲这种难啃的小辣椒强多了。

  王向远说:“你不跟老子回去也可以,你同学跟我一晚。”他的手转了向,想去拉喻嗔,他话说得下流,却知道这妞儿带不走,只是吓唬邢菲菲而已。但是今天摸一把也值了。

  外面开始下小雨,餐馆老板还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灯光与闪电之下站着一脸阴戾的少年。

  柏正单手抄起板凳,直接冲着王向远那只手砸了下去。

  “咚”的一声,伴随着王向远声嘶力竭的惨叫,吓得出来看情况的餐厅老板娘捂住了嘴。

  邢菲菲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喻嗔看见柏正这样子,心也颤了颤。恍然间,她觉得像回到了初见柏正那一夜,那天他也是拿着钢棍,踹门进来把金链子男人打得哭爹喊娘。

  但如果说那夜他打人张狂又散漫,今天纯粹就是在发疯。

  王向远手骨被他打得一声响,然后被踹翻在地上。柏正扔了散架的木凳,一拳捶在王向远脸上。

  他打出的排球都别人都不敢接,何况是这结结实实一拳。

  王向远本来还在痛呼,下一刻直接晕厥了过去。

  老板娘浑身发冷:“这……这。”

  闪电之下,少年尚且没有完全洗掉的穷奇文身盘踞在脖子上,他整个人带着可怖气息,扬起拳头还要落下。

  邢菲菲眼神一闪,抿唇没有吭声。

  “柏正!”喻嗔喊道。

  柏正动作顿住。

  “别打了,你再打他会死。”连她都看出来了,柏正打人有多可怕。怪不得曾经张坤一行人拿着钢管都占不了他半分便宜。

  喻嗔觉得惶恐。她怕他真的杀了人,上前几步,用微微冰凉的掌心,握住他拳头。

  她的手相对少年骨节粗大的手又软又小,她干脆双手握住,把他拳头掰开。

  柏正全身肌肉绷得死紧,他甚至因为暴怒的情绪,眼白里渗出浅浅的血丝。

  从喻嗔惊恐的眼睛里,他大约知道了自己这时候什么样,约莫就像传中他那个疯子父亲。

  他顺着喻嗔的力道松开拳头,然后一把将

  喻嗔拉到自己身后。

  柏正像是划出了一块地盘,身后只有喻嗔,而他与全世界对峙。

  他冷冷问邢菲菲:“你惹来的人?”

  邢菲菲看着他,不说话。

  柏正听见王向远说的下流话,杀了王向远的想法几乎在那一瞬压制不住。

  血液疯狂流动,让他血管微微鼓起,他清晰认识到,自己身上流着的血,果然和稳重的柏天寇不一样。

  他流着一个疯子败类的血。

  面临被抢夺和失去的时候,就会极端到疼痛。

  喻嗔站在他身后,心跳飞快。

  她第一次认识到,平时的柏正原来只是在打打闹闹,他带来的压迫感让她也感到了退却和害怕。

  庞书荣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带着人跑下来。

  乔辉小心看一眼柏正:“正哥。”

  柏正闭了闭眼,平复情绪道:“看他死没死。”

  快要吓哭的伊庆走过来,摸了摸王向远脉搏,吓得他心脏都要停止了。

  “没死。”

  柏正说:“送医院去,报警。”

  他见过这世界的黑暗面,知道随便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干过不少勾当。

  邢菲菲说:“不能报警!”

  柏正扫了她一眼:“给个理由。”

  邢菲菲抿唇,身体微颤。

  喻嗔知道一部分原因,说道:“柏正,先别报警。”

  柏正依旧沉着脸。

  半晌,他说:“把她带回学校,问清楚原因再处理。”

  少年们纷纷应了,分工合作去办自己的事。

  外面下着雨,有些事情还不好办。

  几个人的伞根本不够,雨已经快飘进棚子里来了。

  柏正这才动了,他脱了外套,搭在喻嗔头上:“走。”

  他阴测测的眼,让喻嗔把包里有伞这句话都咽了回去。

  “可是,我们班还在庆祝圣诞节,我们本来是出来买苹果的。”喻嗔硬着头皮道,她知道这是个再烂不过的理由,但这时候谁跟着他走谁傻。

  柏正偏头看了眼她。

  有了对比,喻嗔真是怀念他动不动就笑,活像个神经病的时候。

  柏正说:“去对面电竞城,我抱你去,还是你自己去

  ”

  听起来好像有选择,可实际没有选择。

  喻嗔坐在电竞城休息室里时,雨已经下大了。

  龙姐敲了敲门,把切好的苹果端给柏正。

  柏正接过来,放在喻嗔手边:“不是庆祝圣诞吗,吃啊。”

  他情绪十分不稳定。

  喻嗔拿起切成块的苹果吃了一口,抬起眼睛看他。

  柏正以为她又要说什么让她回去

  的话,可是最后,少女小声说:“谢谢你,我刚刚很害怕。”

  “呵,你还知道怕。”他冷嘲热讽。

  喻嗔点头:“知道的。”今天突然遇到这样的事,邢菲菲害怕,她也害怕,所以才第一时间向路边的餐馆老板寻求帮助。

  喻嗔感觉到他情绪些微松动,问道:“你是不是很难受?”

  柏正面无表情看着她。

  你觉得呢?

  她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他那一刻的惶恐。他恨天下一切强迫女性发-生-关-系的男人,包括他这身肮脏的血脉来源。

  柏正厌恶这样的肮脏,自厌的情绪也一瞬到达了。

  他时时刻刻提防有人喜欢喻嗔,却险些让他最厌恶的事情伤害她。

  喻嗔攥紧手指,她看到了他手背上的血管都不对劲,之前甚至感受到了他肌肉的紧绷程度,像石头一样。

  人的身体到了这种地步会十分难受。喻嗔不得不道:“你想听唱歌吗,要不我给你唱首《merrychristmas》?”

  柏正唇角都没掀一下,什么狗屁英文。

  喻嗔问:“你要怎么样才会感受好些?”

  柏正盯着她眼睛:“你撒个谎骗我。”

  喻嗔不确定地重复道:“骗你?”

  “对,喻嗔。”他声线慢下来,一字一顿,“说你喜欢我。”

  喻嗔心跳骤然加快。

  包间外面,电子游戏的声音欢快而动感,窗外雨声哗哗。雨水折射着街道的霓虹光芒,让人瞳孔轻轻一缩。

  “我……”她张了张嘴,心率失控,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初她感觉到不对劲,就问过这个问题,并且直接给出自己的答案――她不会喜欢他。

  柏正当时没回答这个问题。后来邢菲菲提到这件事,她惴惴不安。

  今晚,喻嗔看着少年黑色、冰冷却炙烈的眼睛,她却再清楚不过自己内心,依旧是当初的答案。

  柏正看着安静沉默、且歉疚的喻嗔。

  他手指轻轻抚上她脸颊,让她看着自己。少女脸颊柔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碰到她,三分喜悦七分苦涩。

  “撒谎都不会吗?我教你。”

  喻嗔抬起眼睛,她听他笑着说。

  “我不喜欢你,喻嗔。一点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