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35章欺骗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习惯了在衡越的生活,来了三中世界一瞬间清净下来,反而变得不太习惯。好在她适应能力比较强,很快调整好了时间。

  不到一周,她就大致知道了三个室友的性格。

  范书秋活泼但是嘴碎。

  余巧长相普通,相对而文静一些,是个学霸。

  朱弈叶在所有人中家境最好,听说她爸爸是个小公司的老板,因为家境和长相都不错,朱弈叶颇为心高气傲,范书秋与她形影不离。

  余巧话少,在寝室存在感不强。

  与女孩子相处委实是门技术活,喻嗔自诩人缘一直很好,可是三中这个寝室,她一时半会儿实在难以融入。

  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朱弈叶对她抱有很大的敌意,连带着范书秋,两个人喜欢一起说她坏话。

  喻嗔有任何事,只能问余巧。

  余巧内心非常喜欢喻嗔,但是害怕被另外两个室友排挤,于是只敢悄悄帮喻嗔。

  喻嗔也明白余巧的难处,因此不会让她为难,寝室的关系微妙而又僵持起来。

  直到星期五早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三中不比衡越请了保洁工打扫卫生,每个班级都需要打扫分配到的工地。

  六班和七班的工地紧邻,喻嗔和几个室友分到一组,拿起扫帚打扫卫生。

  不止七班的男生在悄悄看喻嗔,六班那边男生也在偷偷看她。

  朱弈叶撇了撇嘴,弯腰扫地。

  她余光看见六班那边,眼睛一亮。牧原也在,他带着他们班的同学来打扫工地。朱弈叶暗恋牧原很久,一来三中禁止谈恋爱,二来毕竟是男神,很多话女孩子不敢说。

  可是前段时间,丁梓妍宣告主权让朱弈叶震惊又失望,然而观察了一段时间,她发现永远都是丁梓妍黏着牧原,牧原冷冷淡淡,她一瞬间燃起了希望。

  朱弈叶心想,丁梓妍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因为不可告人的小心思,朱弈叶故意打扫两个班边缘,想和牧原说说话。

  然而她扫了一会儿,刚靠近牧原,眼前一黑,突然倒了下去。

  “朱弈叶晕倒了!”

  喻嗔扫了一会儿,听见同学们的惊呼,她抬起眼,朱弈叶倒在牧原腿边。

  工地所有人分散地很开,牧原皱起眉,蹲下扶起她:“没事吧?”

  朱弈叶贫血,却没有真正晕过去,她缓了好几秒,才看见男神扶着自己。

  顿时她脸颊通红,激动、高兴、羞涩一脑门涌上来。

  牧原松开手,对七班那边说:“七班小组长过来一下,你们班有同学身体不太好。”

  余巧连忙跑过来,扶着朱弈叶。

  朱弈叶暗恨余巧这个书呆子没眼色,然而她才站稳,被人一巴掌闪在了脸上。

  所有人都愣了愣。

  丁梓妍怒声道:“勾引人男朋友,你要不要脸!”

  喻嗔没想到在三中也能遇见丁梓妍,而且丁梓妍战斗力依旧这么强,我行我素,说打人就打人,简直把三中当成衡越。

  鉴于两个人她都不喜欢,喻嗔并不过去,遥遥看了一眼,继续扫自己的地。

  朱弈叶被打蒙了,捂着脸,被人戳中心思恼羞成怒,还有低血糖才晕倒的委屈、让她眼眶都红了。

  “你胡说什么?”

  丁梓妍气不过,本来她是因为怕喻嗔而瞧瞧跟来,没想到喻嗔眼风都没给牧原,反倒是让她看见朱弈叶蓄意靠近。

  丁梓妍哪里是能忍的人,还要给朱弈叶一巴掌。

  牧原握住她手腕:“丁梓妍,你够了。”他不胜其烦。

  真低血糖还是假晕,牧原学过一些医疗看得出来,不然不会去扶朱弈叶。

  但是他没想到丁梓妍会突然冲出来打人。

  牧原神情冷淡:“你再这样,今后我再也不会管你。”

  他并非没脾气的人,对丁梓妍颇多忍让,也是看在之前的意外上。本就没什么感情,他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第一次想结束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

  丁梓妍不可思议道:“你为了她,要和我分手?”

  牧原拧眉。

  朱弈叶红着眼,心里却一瞬间期待起来。

  一大早,基本上六班七班还有隔壁五、八班的学生心不在焉扫着地,内心疯狂八卦,都在偷偷看他们。

  一片寂静中,喻嗔拿起自己扫帚,看也不看他们,往楼上走。

  她事不关己扫完地就老老实实回去上课,莫名让人觉得有几分萌。

  所有同学这才发现早自习都快迟到了,顾不得看热闹,连忙几下扫完也往教学楼跑。

  牧原抿了抿唇。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瞬他竟然觉得,今天的事情,要是发生在柏正身上,喻嗔一定不会一个眼神也不给。

  从他第一次见她那天,喻嗔温柔而坚定的眸光,只给过柏正。

  他承认,他有一瞬不太好的情绪。

  但是转瞬牧原又明白,今天的事情,换成柏正,他不但不会扶人,还会讥笑着从晕倒的女生面前懒洋洋走过去。

  本就是自己性格的问题,牧

  原倒也不回避。他垂眸,看向丁梓妍。

  “你要怎么样,我管不了,但是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次,我说得出,做得到。”

  见牧原不像是在开玩笑,丁梓妍总算有几分慌。

  同时她又觉得委屈,在衡越的时候,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因为柏正一句话,她简直可以活得无拘无束。

  而且柏正没有牧原这样的是非观,他铁了心护着的人,刀山火海也不惧。

  丁梓妍狠狠瞪朱弈叶一眼,转身跑了。

  *

  喻嗔回到教室好一会儿,上课了朱弈叶和看热闹的同学才回来。

  三中可不比衡越,英语老师尤其严厉,迟到的同学们被罚抄英文单词。

  于是除了跟着喻嗔回来那些,其余人全体遭殃,估计隔壁的牧原被罚也跑不掉。

  喻嗔莫名有几分想笑。

  她可算发现了,和丁梓妍靠得近,都得倒霉。

  初见柏正的辛苦,这辈子她都不想再回忆。

  喻嗔低眸看看手腕上的小黑龙。

  她能为柏正做的,其实已经做完了。

  再见到阔别已久的丁梓妍,难免让喻嗔想起许多不太好的回忆。

  淋过半夜的雨、因为柏正偏爱丁梓妍道过歉、被他戏弄吹了大半晚的风;

  而她用高考加分的可能,换他去比赛的机会。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不遵守规矩翻出校门,把小巷里的柏正送去医院。

  希望柏正这辈子也不要再来找她。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和她作对。放学的时候,万姝茗来接她,拎了许多水果,穿得也颇为正式。

  “嗔嗔,上次你说,找到了地震里救你的恩人。我们之前没什么能报答人家的,这几个月,我和你爸爸一直在攒钱,现在是时候去感谢人家了。”

  喻嗔愣了愣:“去感谢他?”

  “你这孩子,这是多大的事,肯定得正式道个谢。趁着你放假,咱们登门感谢一下。红包你收着,到时候你给人家,知不知道?”

  喻嗔以为爸妈都忘了这件事,却没想到,喻中岩和万姝茗一直在攒钱。

  手上的红包沉甸甸的,怪不得上个冬天家里那么拮据。

  喻嗔心里松了口气,去感谢一下也好,他的感情让她承受不住,以后就和柏正再也没有关系了吧?

  “柏正家住哪里我不知道,他在衡越读书。”

  万姝茗倒也没有歧视衡越的意思,点点头:“走吧,你爸爸也在外面等。”

  一家人过去衡越,衡越早就放学了。

  倒是乔辉他们还在打球。

  喻嗔突然回来,乔辉眼睛都亮了,挥挥手:“喻嗔!”

  打完招呼,他才看见喻嗔身后跟着的家长,乔辉不自在地擦了擦汗水。

  万姝茗惊讶地发现,一群不良少年生硬礼貌地喊叔叔阿姨好。

  喻中岩说:“你们好。”

  喻嗔笑着点头:“乔辉,你知道柏正去哪里了吗?”

  “哦正哥啊。”乔辉心想,喻嗔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找正哥呢,他高兴得很,连忙道,“正哥最近去他家公司,放学都没和我们一起混,学东西去了。”

  乔辉怕她不肯去,连忙道:“他在分公司,就在我们

  学校附近,十多分钟车程。”他连忙把地址报了一遍。

  喻嗔记下地址,给他道谢。

  *

  柏正才到公司没多久,外面有人说:“柏正,有人找。”

  他游戏打惯了,却第一次专心学着做各种表格。

  分公司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柏家太子爷,只当成上夜班的新人使唤。

  这是他选择的路,柏正忍下烦躁,一一去做。他经常凌晨两点才能离开公司,那些东西对他而太过生涩,梦里他都在一遍遍重温。

  柏正走出公司,一眼就看见了喻嗔。

  少女穿着三中校服,看见他弯起唇角:“柏正。”

  柏正眼里情不自禁带上几分笑意,然而当他走近,才看见喻嗔父母。

  他眼里的笑意凝住,几乎一下子,心里结了冰。

  少女并没有看见他悄悄握紧的拳头,嗓音软软的:“我爸爸妈妈说要亲自谢谢你,感谢你一年前把我从废墟中救出去。”

  万姝茗惊异救女儿的是这样年轻不羁的一个少年,她感激道:“谢谢你救了嗔嗔,当时我们家乡地震,我和她爸爸带着喻嗔哥哥看病去了,但是嗔嗔还在家乡。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

  喻中岩也说道:“谢谢小兄弟的热心肠。”

  柏正拳头渐渐收紧。

  他曾经想过的,等自己变得优秀起来,慢慢把对喻嗔那些不好的过往抹去,然后再告诉她,他并不是救了她的人。

  然而时间和命运一样,向来对他残忍。

  为了少女的笑容和亲昵,他当初的戏弄和谎,现在压在心头已经成为一块磐石。

  柏正从未这么清楚,如果他现在说出真相,这辈子他们再没可能。

  柏正努力扯了扯嘴角:“不用谢。”

  喻嗔抬起手,微笑唇上扬。

  她是真的高兴,柏正很久没有见她这样笑过,单纯又美好,像是初见那个要为他义无反顾的傻姑娘。

  “这是我们家一点心意,我知道你不缺这点钱,可是你能不能收下它?”她抬起手,把丰厚的红包递给他。

  柏正低眸,却再也说不出一个骗她的字,半晌,他说:“钱和东西我不会都要,我也……没资格拿。抱歉,我很忙。”

  他克服着情绪,在瞬身那一瞬,咬肌微微鼓起,快步走回公司。

  竟不敢再看她一眼。

  走到门后,他才重重背靠墙上,双手颤抖。

  他走那样快,万姝茗都有几分诧异:“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人家了?”

  喻中岩也叹息一声:“也是我们没提前打招呼,嗔嗔,我们先走吧。”

  喻嗔收回手,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每次提起感谢柏正这件事,他脸色似乎都不太好。

  他们走了老远。

  车里的老方回头看看身后的少年:“牧原,你怎么了?还下不下车拿东西了?”

  牧原感受着剧烈的心跳。

  一年前,古水乡涟水,他不明白柏正犯了什么错,牧梦仪竟然会放逐柏正。当时为了让姑姑心软,相信柏正有改好的可能,同意让柏正回来,也为了不暴露自己秘密去涟水。

  在救了许许多多人以后,镇长感激地握住他的手,问小兄弟叫什

  么名字。

  他毫不犹豫说:“柏正,我叫柏正。”

  所有事情一瞬间联想起来。

  那双干净的,没有泪光、忍住疼痛的眼睛。

  牧原还有什么不明白,之前听说衡越一个女生放弃参加竞赛,为了让衡越有比赛资格。

  为什么喻嗔看柏正眼神那么亮,像是看着信仰。

  牧原走下车,柏正竟然一直在骗喻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