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2章总经理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收回目光,不再看柏正。

  手中牧原的饭盒温热,她放在牧原旁边:“谢谢你,我哥哥已经在吃饭了。”

  牧原也没和她争:“那你的东西,我收下了。”

  他知道喻嗔对自己这么友好,不仅仅是因为喻燃,大半是因为涟水那件事。他拆穿柏正的谎,却没想过借此要挟喻嗔什么。

  喻嗔心思纯善,他收一些她的心意,她多半能觉得安心些。而且喻嗔那么远拿过来,总不能让人家再带回去吧?

  少女点点头,眼里带上几分笑意。

  牧原心中笑了笑,确实是很容易满足让人愉快的姑娘。怪不得……那人会喜欢她。

  柏正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回头。

  他从那个三中学生手中凶狠拿回自己的东西:“不给了,还我。”

  学生:“……”他一脸懵逼。

  本来没带饭和水就够傻了,结果天降食物和水,他还在纠结“不会有人整他吧?”、“面包没问题吧?”,就被出尔反尔的人一把抢了回去。学生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啃一口。

  柏正大步追上去。

  周围稀稀疏疏小树苗,在喻嗔去她哥哥身边前,他追上了她。

  喻嗔本来以为他已经生气走了,没想到他还会杀个回马枪,她心想,按柏正的脾气,不会专门来发火的吧?

  喻嗔警惕道:“你要做什么?”

  柏正伸出手,把东西递给喻嗔:“给你,先将就一下,他的东西别要,你要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喻嗔看他可怕的表情,仿佛恨不得把东西塞她怀里,她连忙把手背在背后。

  “我不要,你不许过来!”

  柏正垂眸看她,半晌手垂下。

  他笑了笑:“是不是在你心里,他特别好,我特别坏。他做什么都是体贴,我做什么对你来说,都成了伤害?”

  喻嗔对上他目光,想想他曾经做的那些事,还有他种种欺骗。

  她知道快刀斩乱麻的道理,干脆道:“对。”

  他受不了这句话,猛然逼近她,喻嗔连忙后退,后面就是小山坡,被柏正一把拉了回来。

  他直视她眼睛:“你听着,他再好,给你的东西是力所能及。我再坏,给你的是我的一切。别再说这种话故意让我死心或者生气,没用。”

  喻嗔睁大眼睛,听清楚这句话,她涨红了脸。

  “胡说,”一个骗子,他说这样的话,谁会相信,她反手用力拧那只扶着自己腰的手,呵斥道,“放开,我真生气了。”

  “真要我放开你?”柏正弯了弯唇,看一眼她身后的山坡。

  喻嗔心想,这不是废话嘛。

  “松手!”

  柏正慢慢松开手,眼睛

  却盯着她。

  喻嗔因为怕他发疯,下意识后退一步,结果后面空荡荡,她一脚踏空,就要往后面倒。

  她表情茫然惊慌。

  人的本能,此刻会抓住周围能抓住的东西。

  然而郊区光秃秃的,是以前的荒山。小树苗只有她小腿高,别说没有用,抓也抓不住。离她最近的,却是柏正。

  她现在讨厌透了他,喻嗔骨子里本就坚持又倔强,她心一横,心想摔下去也不要他搭一把手。

  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她。

  然而在她滚下去前一刻。

  一只手握住她手腕,把她拉进了怀里。

  少年的手护住她后脑勺。

  天旋地转。

  滚下去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她惊呼声尚且卡在喉咙里,这一切就已经停止了。

  喻嗔趴柏正怀里,头撞在他胸膛上。

  他似乎低低笑了一声。

  “不用再撞,”他眼里带着笑意说,“你已经住里面了。”

  喻嗔耳根都红了,她抬起头,撑住地面,手脚并用从他怀里爬起来。

  “神经病。”

  她拍拍身上的灰,抬头看了一眼,坡度并不高,而且很明显,很容易就能爬上去。

  她转身就要走。

  柏正弯唇:“好歹救了你,拉我一下好不好,嗯?”

  喻嗔微微鼓了鼓脸颊说:“明明是因为你,我才会后退。”少骗人,她都没事。

  他要装就不要笑啊。

  柏正啧了一声:“学聪明了啊喻嗔。”

  他自己站起来。

  喻嗔懒得管他,自己往斜坡上面走。

  等她走了,柏正才低眸,漫不经心把深深嵌入手背的几颗石子挑出来。

  他确实希望她在掉下去之前,相信他一次,冲他伸出手。

  可是她不再相信他这个骗子也没关系,只要她是喻嗔,怎样都没关系。她走得再远,他都可以追上去。

  喻嗔回头,发现柏正没跟上来,松了口气。

  她实在怕了他,连忙跑到喻燃身边。

  喻燃已经吃完了饭,看她一眼。

  他实在无法理解,家里小妹那么“活泼”。嗯,表情也丰富。

  气恼这种情

  绪,在她小脸上变来变去。

  最后忍不住,她说:“他好烦啊。”

  喻燃心想,你不也很烦吗小蠢货。

  *

  乔辉愣是就着矿泉水啃完了手中干巴巴的面包。

  “好难吃啊。”他感叹道,“买这个面包的同学对于生活都没有品味。”

  乔辉看一眼庞书荣手里的。

  “我去,你这个竟然有肉松!凭什么啊!”他凑过来

  “不管,给我啃一口。”

  庞书荣一脚踹开他:“滚啊。”

  “别啊书荣,别那么小气,多久的兄弟了,给口肉松都不行吗?”

  庞书荣说:“兄弟情不值钱,至少不值这口肉松。”

  乔辉一个鲤鱼打挺,探头过去叼走了那块肉松。

  他吞下去:“行,这兄弟不做也罢。”

  庞书荣:“操,你恶不恶心!”剩下一点面包他也不吃了,去掐乔辉脖子。

  乔辉:“降龙伏虎拳,猴子偷桃!”

  两个人竟然快因为一块肉松打起来,伊庆躲在角落,看着他们,内心茫然。

  几个人中就他和张顺利家境最差,伊庆是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俩有钱人为什么会因为肉松起矛盾,幼稚吗!

  乔辉手攻下盘。

  庞书荣知道乔辉犯二就不靠谱,内心崩溃,连忙躲开他。

  他一推开,柏正刚好走过来。

  柏正反应也很快,膝盖一抬,格住乔辉的手,他想到乔辉险些碰到的地方,脸色一黑。

  “妈的,乔辉你智障吗?”

  他才不客气,逮着乔辉就是一顿捶。

  乔辉:“……别打,哥我错了别打,不是没碰到吗?”

  庞书荣一个爆笑:“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

  胆子最小的伊庆,都忍不住把脸埋着狂笑。

  乔辉挨完了打,一脸委屈巴巴:“狗东西庞书荣运气每次怎么就这么好。”

  他看一眼柏正,又坏坏笑起来:“我知道我不能碰,有人能碰是吧正哥。”

  柏正倒也没真生他气,笑道:“滚滚滚。”

  少年们之间闹着玩,只有伊庆比较细心,结结巴巴道:“正、正哥,你手怎么了?”

  此一出,大家才纷纷看向柏正左手。

  他几乎一手血。

  柏正说:“没事,矿泉水还有吗?给我冲一下手。”

  庞书荣连忙开了一瓶水,给他洗去血迹。

  血洗干净,庞书荣愣了愣,柏正手腕上破了一个挺大的洞,估计都快挨着骨头了。

  乔辉也看得触目惊心:“正哥你注意点保护手啊,比赛很多项目手受伤了都不行的。你手要是不灵活没法当运动员。”

  柏正淡淡道:“知道。”

  *

  下午同学们继续种树,但是显然没上午有激情了。

  等到晚上班长轻点人数的时候,班长皱眉说:“我们班怎么回事,一大半人都没有完成指标,只有23号做的最好,种了25棵树。”

  赵诗文闻,也问:“二十三号是谁?”

  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喻嗔。

  喻嗔也愣了愣。

  她抿了抿唇,心情十分复杂。她很想否认那不是自己种的,然而否认的后果多严重,她心里也清楚。

  三中表面井然有序,实际比衡越还要八卦。

  学生们都很意外,没想到是新来的同学,看着娇娇弱弱的女生,能种那么多?太厉害了吧。

  赵诗文满意地夸了喻嗔几句。

  一行人集完合,坐上大巴晃晃悠悠回去。

  *

  下午柏正先回家洗了个澡。

  然后换了身衣服。

  今天也是他接手离衡越不远那家分公司的日子。

  分公司。

  从下午开始,职员们就在窃窃私语:“何丽早上来,收拾了自己东西就走了,她真的被开除了呀?”

  “何丽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合同不是柏正出的错吗?”

  大家纷纷揣测原因,就看见王经理出来了。

  王经理平时神态总带着几分傲慢,可是现在却十分焦虑不安。

  他不停搓手看表。

  有和他关系不错的老员工劝道:“王经理,你歇一会儿吧?”

  发生什么大事了,王经理这么紧张郑重的样子。

  王经理叹息一声,敲了敲桌面。

  “大家听我说,今天公司有一件大事,一会儿上头分派的总经理要来。他来的时候,大家注意控制表情,要礼貌一些。”

  以往公司基本都是王经理在管,在这个分公司里,王经理有一定实权。

  大家都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空降一个总经理。

  而且王经理还没有愤懑之意。

  有人打着胆子问:“王经理,总经理年龄多大啊?长什么样,你见过吗?是从总公司过来的吗?”

  王经理看一眼他们,心想,不仅我见过,你们也见过。

  你们不仅见过,还仗着自己是老员工,给过人家下马威。

  五点半,王经理说:“总经理来了,大家站起来欢迎一下。”

  员工们纷纷起身,好奇地看过去。

  门被推开,身高腿长的少年走了进来。

  所有人准备鼓掌的手僵住:!!!

  柏正勾唇:“前辈们,又见面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