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55章星河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5章

  太阳西沉,天边只剩些许余晖,柏正站在体育馆外面,听见里面的欢呼呐喊。

  天色渐渐暗下来,夜风温和,一个没有雨的夜晚,空气却沉闷无比。路两旁灯光亮起,六一的彩灯充满童趣。

  他们快散场了。

  柏正拎起大熊头部,转身往回走,转角处,一个女生看着他,柏正脚步顿住。

  邢菲菲抿抿唇:“你竟然……”傍晚时,她看见柏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能为喻嗔做到这一步。

  属于柏少的骄傲和狂妄呢?

  柏正冷冷淡淡看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去。

  邢菲菲沉默下来,她本就是清冷的性子,也不可能叫住柏正。她转身,看着少年一个人走在路灯下,身影渐行渐远。

  *

  喻嗔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热闹的氛围。

  灯光暗下来以后,无数荧光棒亮起,粉丝们和jeson一起唱歌,整个体育馆回荡着歌声。

  人们眼中仿佛点亮了信仰。

  歌手的声音空灵,余音不散,喻嗔并不会唱这些歌,他们唱歌时,她便安安静静听着。

  温柔的调子,确实让人心中安宁温和。

  @记住杰-米-哒xs63

  手腕上的荧光镯子亮着暖黄的光。

  她低眸,似有所觉,轻轻转了一圈,发现镯子里面,被人用刀刻了一个很小的笑脸。

  她忍不住轻轻一笑。

  牧原觉察,也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镯子。

  镯子不大不小,不是路边那种几块钱一个的塑料外表。倒像是有人精心挑的,牧原难免想多几分,却又觉得不可能。

  再细看,喻嗔身上的小礼物十分普通,都是随处可以买到的。

  两个人听完演唱会,出体育馆时夜风拂面,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牧原四处看看,没有看见老方的身影。

  他对喻嗔道:“等等,我给老方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老方拉长语调说:“哎哟,车坏了,我开着去修了。阿原,你们体育馆那里不好打车对吧?你带喻嗔走一段去坐车吧,反正现在初夏,气候不错。”

  老方知道,以牧原的性格,不帮一把,估计两孩子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听完歌就回家。

  一说完,老方就挂了电话。

  牧原知道老方的好意,除了窘然,心中倒也生出几分温情。他看向喻嗔:“老方说车坏了,暂时没法来接我们,我们走一段路可以吗?”

  喻嗔点点头:“好。”

  两个人步行在灯下,牧原道:“我记得第一次见你就是在这里。”

  喻嗔微微偏头,道:“嗯,你们参加体育联赛。”

  那天柏正戏弄她,把她一个人丢在体育馆外面,牧原帮她打了一个电话。仔细想来,很早之前,他就一直在帮助她。

  那晚喻嗔

  许了一个愿望,如果恩人不是柏正就好了,没想到后来愿望成了真。

  喻嗔皱了皱鼻子,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想起柏正。

  他已经在她生活里消失许久了,她脚不疼了,柏正也没有来打扰她的生活。

  牧原与她一起走在夜风中,初夏她外套很薄,身边少女身上传来浅浅的香味。

  很独特的味道,牧原从未闻过这种香水味,让他心跳加快几分,喉咙也有些许干涩。

  他放在西装口袋里的手微微汗湿,快到街对面,孩子们从广场上跑过去,牧原总算拿出放在口袋里的盒子:“喻嗔。”

  喻嗔回眸,他温声说:“生日快乐。”

  喻嗔睁大眼睛,她很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涟水没有过生日的习俗,所以喻嗔每年生日都十分平淡。

  今天她十七岁,家里万殊茗应该煮了荷包蛋。

  有心的话,自然想知道就能知道。

  牧原低低咳了一声:“你难道不应该更好奇礼物吗?”

  喻嗔这才把目光放在他手中。

  她退后两步,认真摇摇头:“礼物我不能收,你已经请我看演唱会了,这份礼物就足够好。我们涟水不过生日,上次哥哥十八岁,家里也没有庆祝过。谢谢你的好意。”

  牧原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个原因。@记住杰-米-哒xs63

  他握紧盒子,里面一条漂亮的蓝水晶手链,据说女孩子几乎都喜欢这个。礼物没能送出去,牧原心里带着几分失落,但也尊重喻嗔家乡的习俗,把盒子收了回来。

  喻嗔松了口气。

  她想了想,还是道:“牧原,我心里特别感激你。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去做。但是很多东西……”

  喻嗔顿了顿,直视他的眼睛,小脸严肃:“不能用感情去衡量。”

  牧原心中苦笑,面上点点头。

  “我明白。”他竟然犯了和当初的柏正一样的错误,试图用一些东西去束缚住她的感情。

  喻嗔笑起来,她冲他挥挥手,转身跑上刚刚停靠的公交车,语气快活清脆:“那我回家啦,牧原再见。”

  牧原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那股香味也渐渐散去。

  “再见,喻嗔。”

  *

  喻嗔下了车,离回家还有一段路。

  这个周末她要去听演唱会的事,提前和爸妈说了,因此晚了些回来喻嗔倒也不担心。

  马路上一片漆黑,只模模糊糊看得见些许人影。

  远处一个工人抬起头:“走那边,这边路灯坏了,正在修。”

  喻嗔应了一声,从马路另一边走。

  初夏虫鸣声尚且还不清晰。

  她一个人顺着马路走了两分钟,终于看见不远处的细微光亮。

  但那不是灯。

  喻嗔停下脚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渐渐的,马路被微弱的光点亮。

  星星点点的光从草丛里飞出来,为她照亮回家的路。

  路上成了灿烂的星河。

  她抬起手,一只萤火虫落在掌心。

  远处的工人纳罕道:“这才六月份,就有萤火虫了啊?”

  “即便有,咋突然这么多。”

  搞得小区外面短短一段路不需要灯了。

  点点星河,比演唱会现场还漂亮。

  涟水就有很多萤火虫,小时候在院子里纳凉,喻嗔趴在奶奶身边,这些神奇的小生命安安静静落在她衣服上。

  喻嗔抿抿唇,把它放飞。

  她四处看看,忍不住轻声道:“柏正。”

  无人应她。

  这条路依旧亮着,只要她快步回家,又安全又美好,她也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喻嗔唯独不会自欺欺人。

  柏正站在黑暗里,遥遥看着她。他听见了她的声音,在黑夜里如珠落玉盘,动听清脆。

  他抬眸,却没有过去。

  少女低声说:“我知道是你。”

  黑夜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喻嗔甚至都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猜错了,大自然本就神奇,兴许它们确实是小意外。

  萤火虫们快要成群飞走,喻嗔只好快步走过最黑的一段路,跑进不远处暖黄的小区路灯下。

  因为跑太快,少女脚一崴,摔在地上。

  他几步跑过去,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想要拉住她。

  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反手拽住他衣服。

  “柏正。”她什么事也没有,蹲在地上仰头看他。

  柏正也明白过来,她是故意的,他抿抿唇,手一用力,把少女拉起来。

  少年皮手套冰凉,喻嗔鼓了鼓脸颊:“你这是做什么?”

  柏正看她一眼:“不做什么,生日快乐。”

  喻嗔眨眨眼,他也知道啊?

  怎么大家都知道,她明明谁也没说过。

  喻嗔看他一眼,生怕下一刻他也要给个什么礼物。

  柏正说:“你看什么?看我有没有带礼物?”

  见她语噎,少年薄唇扬起:“没有,什么都没有。”

  喻嗔:“……”她被他目光看得有几分羞恼,显得好像她在向他要一样。

  柏正眼里带上几分笑意。

  “我想给的,你不会想要,也要不起。”

  喻嗔差点脱口而出问他

  是什么,在最后一秒钟,她险险闭上嘴巴,圆鼓鼓的眼睛看着他。

  不问,她涨教训了,打死也不问。

  柏正低笑:“你很懂啊,喻嗔。”

  喻嗔:“……”她被他这种进退皆是错的问法,欺负得小脸涨红。

  好半晌,喻嗔才想起自己原本要说什么:“你不要总是跟着我。”

  她心想,柏正不会今天一直跟着她吧?

  但是不太可能呀,以他和牧原水火不容的

  程度,不得生气到炸吗?哪会这么平静同她讲话。

  柏正说:“嗯。”

  他应这样快,喻嗔连忙强调道:“我说认真的。”

  柏正笑了一声:“嗯,我也没有开玩笑。”

  喻嗔……喻嗔好气啊。

  她和他讲道理:“你这样跟着我,我心里会不舒服,很别扭,而且感觉怪怪的。”

  少年黑瞳敛了笑意,他低声道:“那么你给我一个答案。”

  @记住杰-米-哒xs63

  在她清透的目光下,柏正问她:“你不让我见你,不让我跟着你,也不可能会主动找我。如果想靠近你一点,我到底该怎样做?”

  喻嗔愣住。

  好半晌,她咬了咬唇,发现这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她排斥他,他怎样做,都成了错。

  “我本来没有让你看见,免得你感到不开心。”他平静道,“可是你用自己在赌我会不会出来。喻嗔,你也赌赢了,但你知不知道这证明了什么?”

  这个问题几乎问得她心中一慌。

  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她认为他看到她受伤,一定会出来。

  她后退一步,感到几分怯意,下意识想回家了。

  少年握住她后脖子,轻轻一带,像拎猫咪一样,又把人按了回来。

  手套的冰凉让她一颤,喻嗔简直要疯:“你要做什么?”

  柏正松开手,他笑了:“不做什么,我在帮你认清一个问题。”

  喻嗔捂住耳朵:“不听,你最喜欢讲歪理。”

  他笑笑。

  暖黄的灯光下,少年一字一顿开口:“你赌赢了,所以,什么时候在你心里,已经如此笃定而坚信我喜欢你这件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