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56章混混少年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6章

  夜风从他衣摆吹到她身上,她捂住耳朵,却依旧听到了他的声音。

  喻嗔僵住,微微抬眸。

  柏正握住她的手,把她手放下来。

  今晚无月光,他眸色盛了三分温柔,七分恳求:“所以能不能试着,不要赶我离开。我只是想陪着你长大,要是以后,你依旧觉得我入不了你的眼,那时候你再赶我走。”

  至少,给他几年时间的馈赠,让他别偏激而不甘心。

  少女眸中汇聚几分惊慌。

  柏正也没有非要她给出答案,他笑了一下:“今天生日,赶紧回家吧。”

  喻嗔连忙点点头。

  他总算放过她了,就知道不能和柏正讲话,她根本说不过他。

  她才要走,少年手掌再次按住她。

  喻嗔快哭了,她真要疯了。还没完没了是吧?

  “你又要说什么?是你让我回家的。”

  他看她一眼,黑色手套从她发顶拿下一只萤火虫。

  喻嗔看着那只蜷缩在他掌心装死的萤火虫,脸涨得通红。她竟然头上顶着一点微光,和他讲了这么久的话。

  他肯定看见了,但他没有说。柏正太坏了,估计他心里早就笑死了。

  少年眸中忍不住带上几分笑意。

  “走吧。”

  他并不是笑她,只是觉得特别可爱。万物有灵,他的礼物喜欢她,也应当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情。

  喻嗔吁了一口气,退后几步,跑得飞快。

  她迎着夏夜的暖黄的光,一点点淡出他的视线,柏正掌心的萤火虫满血复活,也连忙飞走了。

  柏正眼角垂下。

  她走了,他心里强烈的不甘心才开始翻涌。

  今晚夏风和煦,她和牧原走了多久的路,他便看了多久。

  他欠她这样一个夜晚。

  那时候他在丁梓妍身边,她等在风里。然而今夜,他只能带着不甘心,看她与别人走在一起。

  柏正恍然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个疯子父亲会吞枪自杀。

  他干了那样的事,这个世界的法律都未曾判他死刑。

  是柏天寇与牧梦仪的爱情,判了他的死刑。

  他害怕有一天喻嗔也会那样对他。

  最令他不解的是,即便害怕了,他也没有过退缩的念头。

  他用性命和一辈子全部的爱与牧原赌一注。

  喻嗔,不要让他输。

  *

  喻嗔回到家,平时这个点万姝茗和喻中岩都休息了,然而此刻大家都在等她。

  连喻燃也在沙发上看书。

  她换鞋进屋。

  万姝茗道:“嗔嗔,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小区外面的灯坏了,你爸怕你回来看不见,我正打算去接你。”

  喻嗔连忙道:“我没事。”

  喻中岩看一眼女儿:“你脸这么红,

  身体不舒服吗?”

  “啊?”喻嗔反手摸摸滚烫的脸颊,“不是,就是……演唱会现场太闷了。”

  看书的喻燃抬起头,面无表情看她一眼。

  对上哥哥仿佛什么都能看透的目光,喻嗔脑仁疼。她带着几分羞恼:“哥哥现在头没事了吧?会不会智商下降?”上次因为卿灵那一闷棍,喻燃得检查好几次。

  喻燃嘴角抽了抽,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让他不想要这个妹妹。

  然而他的性格只能保持沉默,兄妹俩对视一眼。

  @记住杰-米-哒xs63

  万姝茗道:“医生说没什么事。”额头上起的包也早消退了。

  喻中岩提醒万姝茗,说:“你不是给女儿煮了面吗?别冷了就糊了。”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

  @记住杰-米-哒xs63

  万姝茗跑进厨房,端出一碗卧着荷包蛋的面:“温的,刚刚好,嗔嗔过来吃。”

  “谢谢妈妈。”喻嗔分了一个碗,习惯性给喻燃,“哥哥也吃。”

  万姝茗忍不住笑。

  “演唱会好看吗?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看起来特别热闹。”

  喻嗔点点头,道:“jeson唱歌很好听。”

  让她想起了在涟水,那些奶奶陪她长大的时光,岁月温暖而美好。有人的歌声生来带着魔力。

  喻嗔生日很温馨,回房间前,喻燃顿住脚步。

  他皱紧眉头看着妹妹。

  喻嗔莫名有几分紧张:“怎、怎么了?”

  喻燃抬手,在她额上敲了一下。

  喻嗔压下惊呼声,她回头看了眼爸妈,见他们没有看过来,喻嗔捂住自己额头:“哥,你干嘛打我?”

  少年浅灰的眸静静看着她。

  “离他远点。”

  一句话,让喻嗔凝噎。

  她眨眨眼,凑上去小声问:“哥,你说谁?”她有点怀疑,喻燃就坐屋里,真知道呀?

  喻燃眼神冷淡,你觉得呢?

  天才与疯子一线之隔,然而疯子与疯子也差不离。你这样蠢一只,怎么会明白有人一招惹就是一辈子的事。

  兄妹俩“鬼鬼祟祟”。

  喻中岩回头:“你们两个站门口说什么?”

  这回大家都很默契,喻燃推门回房间,喻嗔连忙道:“爸爸晚安。”

  喻中岩笑着摇摇头。

  长大了,

  他们之间的秘密,他和万姝茗是不知道咯。

  *

  六月中旬,t市渐渐有了夏天的氛围,空气闷热起来,相对昼夜,白天漫长了许多。

  柏正和乔辉他们放学就在操场跑步。

  少年们都换成了短袖短裤,露在外面结实修长的小路漂亮有力。

  距离柏正脱离柏家的事,已经一个多月了。

  少年们跑过篮球场前面,恰好遇见林佳她们说说笑笑过来。

  有人道:“咦,林佳,那不是柏正吗?”

  林佳抬头,脸上神情变了变。她低低哼了一声:“柏正就柏正,你叫我什么意思啊?”

  “你以前不是对他……”

  “别瞎说,我哪有。”林佳神情嫌弃,她之前因为拿柏正那条小鱼项链,被其他人暗地里笑了许久。

  结果没想到她刻意讨好的人,不过就是个父不详的混混少年。

  天知道没了柏家,他是不是靠以前的朋友接济。

  林佳把头发也染回去了,烫成了大波浪,看上去多了几分成熟妩媚。

  她们说话不小声,乔辉听见了,连忙看柏正一眼。

  柏正神情很平静,就像没有听见一样。

  他照常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放学以后依旧去当安全维护员。

  纵然许多人不满,可是他以往威信摆在那里,而且少年气质本就带着几分凶狠,倒也能镇住一群学生。

  唯一的改变是,经过亲生父亲那件事,柏正性格确实沉稳低调了不少。

  乔辉被她们一提醒,突然很想问正哥现在经济状况还好吧?

  作为好兄弟,如果柏正有困难,他这个时候义不容辞啊。

  他频频看柏正,柏正唇角上挑,语调微冷:“收起你那金鱼蠢思想。”

  庞书荣和大光他们忍不住笑。

  大光道:“我们要相信正哥。正哥,她们现在瞧不起你,以后你要让她们高攀不起。”

  乔辉说:“可以啊大光,挺会说话。”

  柏正低眸笑了笑。

  乔辉小声道:“正哥,喻嗔不会也像林佳他们那样想吧?”觉得柏正不再是柏家太子爷了,变得落魄潦倒,也看不起正哥。

  柏正擦了擦汗水,平静道:“以前也没见她喜欢有钱人。”说起来衡越有钱人还不少,追喻嗔的也不在少数,但她都没怎么搭理。

  他有钱没钱,在她眼里估计一样坏。

  乔辉挠挠头:“也是。”

  桑桑和邢菲菲打了饭出来,恰好也听见林佳她们说话。@记住杰-米-哒xs63

  邢菲菲细长的眉皱起,桑桑嘟囔道:“当初不知道是谁贴上去,现在嫌人家了。什么人啊。”

  她记得以前喻嗔在的时候,对柏正蛮好的,所以即便一开始害怕柏正,桑桑现在却也能记得柏少的好。

  毕竟现在学校良好的氛围,就是柏正的功劳。

  邢菲菲握紧饭盒。

  她倒是……并不介意柏正的身世,只不过他似乎……

  这话邢菲菲不能对桑桑说,只好低声道:“别管她们,我们回去吧。”

  桑桑兴奋道:“喻嗔这周会回我们学校哎!她说要来看我们。”

  她语气十分兴奋,邢菲菲也笑了,尽管笑容尽管带着八分真诚,却也有两分不易觉察的苦涩。

  邢菲菲连忙端正心态,她能有今天这样平静的生活,大部分还是喻嗔的功劳。

  *

  在国外的丁梓妍和刘琼还没过两天安生日子,就发现很不对劲。

  其一是丁梓妍在国外很难找到学校念书,其二是母女俩做什么都不顺利。

  语不通,刘琼出门都被人骗了不少钱。

  丁梓妍父亲去世,留下的遗产基本被刘琼挥霍光了,现在她们的钱,全是这些年扣扣搜搜从柏家拿的。

  刘琼和女儿骂骂咧咧回家,结果发现房门大开。

  一进去,才发现贵重物品不见了许多。

  两个人脸色大变,刘琼道:“家里遭贼了!赶紧看看丢了什么?”

  丁梓妍检查了一下,出来以后脸色白了白:“牧原送我的东西都还在,但是柏叔叔送的都没了。妈,我有个猜测……”

  会不会柏家决定报复她们啊?两个人都有几分不安。

  好在家里只是一部分现金,更多的还在卡里。

  刘琼和丁梓妍不敢出门,死守着剩余的钱,生怕出什么岔子。

  刘琼道:“他们柏家有再大本事,也是在国内。我们只要熬过这段时间,我不信柏天寇手能伸这么长。”

  而且e国治安不错,有了警惕心,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第二回。

  她们龟缩起来,像守财奴一样。

  刚刚回国的柏天寇闻,气得胸口发闷。

  牧梦仪安睡在他怀里,脸色好了不少。她精神状态好了不少,然而受过的伤害却不能磨灭。

  柏天寇生气自己养了两个白眼儿狼这么多年。

  偏偏在这件事上,刘琼的猜测没有错,他总不可能冲进别人家里,把已经到人家名下的财产清空吧。

  柏天寇皱眉想法子。

  柏正背着单肩包回家,徐学民把情况给他说了一遍。

  徐学民哭笑不得。

  真没见过这么能苟的人。

  柏正冷冷弯唇:“老柏为难,我们就加把火。”

  作者有话要说:丁梓妍&刘琼:我们有龟缩大法

  林佳:穷光蛋小混混

  乔辉:如果正哥向我借钱,天啊还有点兴奋怎么办?

  大光:我不管正哥最棒!

  喻燃:我妹妹转移话题真糟糕,她傻了我也不会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