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63章嫉妒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3章

  放暑假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喻嗔。

  她的制香事业瞒着喻中岩和万姝茗进行,一直没多大进展。

  好不容易研制出来的成品,却没有市面上流通香水那种漫长的保质期。

  换之,她的香虽然好闻,可是保存并不长久。

  地震之前,老师傅还没来得及教她这一点,他们的香本就奇特,花香四溢,留香长久,像一场美好的梦境。

  可是弊病在于,其他香水能加的东西,喻嗔加进去,香味就没有之前纯粹了。

  为此她没少伤脑筋。

  暑假喻中岩和万姝茗给人补课,喻燃待在自己房间,喻嗔全心全意研制香水。

  她的时间表很固定,两点钟把仪器从柜子里搬出来,制香到四点,洗去自己身上浓烈的各种香水味,开窗透气。到了六点钟,万姝茗他们回来,屋子里气味几乎全部散去。

  快高三了,喻中岩以为一双儿女在家为高考而奋斗,万万想不到他们两个都“不务正业”。

  七月份来临,t市到了最热的时候。

  六班班主任让班长牧原把多余的班费退给同学们。他们班每学期都会收取一定班费,用来集体用。譬如流行感冒时期买感冒药,就会使用班费。

  倘若剩下了一些,会在新学期开一场班会。

  但是下学期就高三,学习进度变得十分紧张,自然不会再有多的娱乐活动。班上剩下的钱不少,老师干脆让牧原退还给同学们。

  其实这很好办,可以打在同学们支付宝账号里。

  但是喻燃并没有手机。

  牧原沉默许久,拿出多余的班费,决定亲自再去一趟喻嗔家里。

  他郁郁寡欢许久,今天看起来终于好许多。老方开车,从后视镜看他一眼,在心里叹口气。阿原还是放不下,即便喻燃没有手机,但如果懒得跑这一趟,可以打在喻燃父母的账户,然而牧原亲自来了。@记住杰-米-哒xs63

  克制的少年,估计自己都不知道,是有多想见那少女。

  喻嗔还在制香,门铃突然响了。

  她心跳都漏了半拍,手忙脚乱收东西,不小心摔碎了瓶子,伴随脆生生的响声,香气四溢。

  牧原听见响动,忍不住再次敲了敲门。

  喻嗔顾不及收拾,只好跑过去,从猫眼里看了一眼。

  看见牧原,她松了口气。

  要是遇见没带钥匙半途回来的喻中岩,那才是完蛋。她打开门。

  “牧原,有什么事吗?”

  “我刚刚听见什么东西碎了,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他闻见一室的香,香气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浓烈却不呛人,如初初绽放的女儿香。

  “我没事。”喻嗔摇头,她有几分尴尬,连忙让开。

  “你先进来坐坐,我收拾一下。”

  说完,她将仪器拢在怀里,往木箱

  中装。

  “你会调香?”牧原看了一会儿,问道。

  “嗯。”喻嗔说,“当心些,地上都是香水,我先把地拖了。”

  她动作很利落,两下忙完,这才问牧原:“你是来找哥哥的吗?我帮你叫他。”

  牧原拦住她:“不用了,只是退班费。”

  他把钱给喻嗔。

  喻嗔不好伸手接,她道:“我手上也全是香水味,你放在茶几上可以吗?”

  牧原照做,喻嗔笑笑:“我去洗个手。”

  她忙得额上沁出细汗,浓烈的香气中,牧原闻到了更好闻的一股味道。十分浅淡,但远非香水能比。

  看演唱会那天,他也闻到过这样浅淡的香。很吸引人,让人心情都舒缓下来。

  牧原撞上她制香,看她又惊又慌,难得在他面前多了几分窘迫的活泼。他低眸笑了笑。

  喻嗔洗了手出来。

  牧原问她:“你调香,是自己用还是想卖出去?”

  喻嗔愣了愣。

  牧原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比较突兀,他连忙补充:“如果你是想卖出去,我倒是有个请求,我认识不少朋友,他们都挺喜欢香水的。你调的味道很好闻,我觉得他们会很喜欢。”

  喻嗔眼睛亮了亮:“真的吗?”她一直在想,香弄好,到底要怎么赚钱。

  牧原这一举动,算是瞌睡来了递枕头。

  牧原嘴角带上几分笑意:“嗯。”

  喻嗔道:“我确实想卖出去,但是不懂怎么卖这个,如果你肯帮忙,实在是太好啦。我的香水只是半成品,保质期不长久,如果后期我研制成功了,能否再请你帮这个忙呢?”

  她眸中晶亮,牧原便知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一行。

  他点点头:“当然可以。”

  牧原目光落在她身上,隐藏住几分感伤。

  他知道办完事就该走了,然而还是多问了这一句。他眷恋这样时光,阳光洒下来,满屋子的香气。不去想柏正,只有眼前的她。

  少女自己都不知道,她身上的味道最好闻。

  她卷翘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剪影,鲜活得像这个夏天的色彩。

  *

  尽管柏正暑假见不到喻嗔,但有徐学民在,他大致了解她在做什么。

  柏正平时不敢问多了,每天只拼了命似的训练,徐学民都快看不下去了。酷暑天气,明明有一大笔遗产可以继承,但柏少独树一帜,偏偏不动那笔钱

  对此不屑一顾。

  他有那样的天分,其实也颇为喜欢这些,却怕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人,也因此讨厌那个人走过的路。

  老徐咳了咳,告诉他:“牧原去喻嗔家了。”

  柏正侧目,听清这句话,他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他去做什么?他知道喻嗔家住哪里吗?”

  “说是去给喻燃送东西,他们毕竟一个班。”老徐同情地看柏正一眼,人家何止不知道,都“登堂入室”第二回

  了。

  只有他们家柏少,每次在喻嗔家附近徘徊,从未进去过。@记住杰-米-哒xs63

  他之前那个谎撒得太大了,都不敢见人家父母。

  柏正手指紧了紧,开口:“走了没?”

  “没有。”

  徐学民眼观鼻鼻观心,说是送东西,但徐学民知道,牧原本可以让老方去送,最后却自己去了。

  即便看到了那天的事,牧原依旧没死心。

  柏正一直沉着脸,不说话了,也没有多问。徐学民暗暗观察他,看他到底能不能忍。

  柏正扣上棒球帽,骑上自己的车,按照自己以往的作息,一不发去训练。

  徐学民从窗户边望过去。

  少年帽子下,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他眸光坚毅沉着。

  徐学民心中诧异,真不发火?真能忍得得住?要知道,当年那位听到牧梦仪和柏天寇的事都火冒三丈。

  这并非性格,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血缘控制。

  柏正没有暴跳如雷掀桌子,已经让徐学民十分意外了。

  然而柏正还能忍住,如常去训练,徐学民表情如同吃了大蒜蘸芥末酱一样微妙。

  徐学民没有看见少年鼓起青筋的手背。

  柏正一路骑到这条街尽头,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一路蔓延,他终于忍不住,低声骂道:“操!”

  他车头一转,径自往喻嗔家开。

  喻嗔你完了!

  不让他去找她,牧原就可以对吧!

  他风风火火飙车赶到喻嗔家小区,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

  这会儿,喻嗔刚好把牧原送出门。

  她弯了弯大眼睛,冲牧原挥挥手。牧原转身,似乎想起什么,还和她了几句,她点点头,眸中的光很亮。

  柏正远远看着,眼睛喷火,他觉得自己血液都快烧起来了。

  柏正咬肌鼓了鼓,他冷笑一声,倒没有过去。

  他过去了大家都不好收场。

  柏正干脆靠车旁,看他们还要告别多久。

  然而这种事,难熬的只有他一个人。另外两个人一无所知,每一秒钟,对他而比一个小时还要让人恼怒。

  终于,牧原离开,去老方车上。

  少女站在阳光下,她没有看见柏正,转身就进了屋子。

  柏正本想立刻过去,然而许久,他按住自己手背,他用力掰开自己紧握的手,抿了抿唇。

  腰间的文身似乎在发疼。他说了疼她护她一辈子,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冲她发脾气。

  他知道,不是喻嗔要完,是他完了。

  柏正仰起头,她已经回家了。

  没一会儿,二楼阳台上,热水器的声音响起。

  柏正一不发,盯着那个热水器看了几秒钟。

  *

  喻嗔家那个热水器已经很旧了。

  本就是租的别人的房子,热水器偶尔供应不上

  热水,秒变冷水。

  因为调香的缘故,她每天都得趁爸妈没回来之前洗个澡。

  夏天突然变冷水,喻嗔并不害怕,毕竟洗冷水也不会特别冷,忍住就过去了。

  然而今天,花洒突然停了。

  喻嗔拿着花洒,全身的泡沫,呆了半晌。

  她关了又开,依旧没有用。

  阳台上热水器咔哒响,就是不来水。

  喻嗔扬声道:“哥哥!”

  喻燃并没有理她,他安静得没有存在感,家里像是只有她一个人。

  “哥!”她拍拍浴室门,试图让喻燃去看看。

  房间里的喻燃以为她在胡闹,淡定得眼睛都没抬一下。

  喻嗔没办法,她也不确定哥哥会不会修热水器。@记住杰-米-哒xs63

  她用浴巾把自己裹严实,穿上拖鞋去阳台,打算看看它究竟什么毛病。

  喻嗔硬着头皮,走上阳台。

  夏季太阳很温暖,现在刚好四点,阳光恰好。老旧的公寓本就少有人住,对面只有几颗无人修剪的大树。

  喻嗔并不担心有人看见自己,她偏头,皱眉观察热水器。

  柏正没有想过她会亲自出来,他以为她会让喻燃出来看看。

  因此他站树下,抬眸,猝不及防便看见了裹着浴巾的少女。

  她仰起脖子,天鹅颈白皙修长。

  少女一只手拽着浴巾,手臂和小腿露在外面,正对着热水器拍拍打打。

  柏正盯着她。

  他站楼下,从下往上看,目光在她浴巾下凝视几秒。

  少女一双腿笔直修长,她偏偏还踮起脚。

  燥热的夏季,阳光是温柔的金色。

  柏正狼狈低头,捂住鼻子。

  他咬牙,松手一看,满手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

  感谢壹碗吶、一只大周周啊、月月与蓝色月光、布丁四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一只大周周啊x9、月月与蓝色月光x3、小山无水,嘿!x2、小橙子x2、抱着天明睡觉觉、emmm、ai、壹碗吶、古、其佳、战矜、qiiy、杨十八要努力、普洛米斯、秋风、焰璃扇逸阳倾、多年以后、冰焰、草青、余李生、神精态、preciousever、阿久、晞玥、夜夔、故渊、也许、你好凶喔!、漫三拍、jocelyn

  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