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70章捍卫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0章

  喻嗔喊了好几声,门外依旧没有反应。半夜下起小雨,从半开的窗户中只能听见风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

  柏正靠着浴室墙壁,淡定地看着她。

  喻嗔没法把徐学民喊过来,她戳戳少年的手臂:“柏正,把徐叔喊进来。”

  “我都说过了,不要他。”他看喻嗔一眼,也让她记忆深刻点,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去救。

  两个人又僵持了好一会儿,柏正脸色难看了几分,但他这个人十分能忍,他沉默着不说话,非要与她僵持出一个所以然。

  他目的性很强,真是疯起来连自己都可以害。

  喻嗔咬牙,摸索着帮他解皮带。

  柏正垂眸看她动作。

  喻嗔哆嗦着,把皮带解开,她动作不熟练,折腾了小半天。在帮他拉拉链之前,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起了反应。

  “你……你竟然……”

  柏正压下心中几分尴尬,他也没想到会这样:“你太慢了,手还乱摸。”

  这回不需要喻嗔提醒,他高声道:“徐学民!进来。”

  喻嗔怎么喊都喊不应的徐学民,片刻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柏正对喻嗔笑道:“你还打算留在这里?”

  喻嗔面红耳赤,让徐学民扶着她,自己跑回去了,她用被子裹住自己,努力忘掉刚刚那一幕。

  她跑了,留下柏正和徐学民。

  柏正眼里的笑不见,他咬牙切齿,低声警告徐学民道:“管好你眼睛。”

  徐学民好笑地想,瞧瞧,小主子这双标。刚刚脸皮不是厚得很吗?

  厕所里响起哗哗水声,没一会儿徐学民扶着柏正走了出来。

  喻嗔床铺上,小小一团蜷缩在被窝里面。

  徐学民出去,柏正躺下,忍住逗她讲话的欲望。

  他自己手不能动,身体却兴奋着,她惹的火,他却没法灭。@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柏正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就这么直挺挺躺着。

  喻嗔躲在被窝中,捂住通红的脸,忘了后半夜是怎么睡过去的。

  清晨,柏正叫醒她:“喻嗔,该去上学了。”

  喻嗔惊醒,她害怕迟到,连忙跳下床用清水洗漱。

  柏正靠床头,看着她忙忙碌碌。

  “你别急,一会儿把早饭吃了,我让老徐送你,离上课时间还早,一定来得及。也不用担心怎么进校门,老徐会处理的。”

  喻嗔点点头,她头发乱糟糟,还有一挫翘起来的呆毛。怎么看怎么可爱,柏正盯着她看,一直弯着唇。

  喻嗔没有理他,匆忙把头发绑成马尾。

  她出门前,回头问他:“你感觉好点了吗?”

  “手指能动了,没事。”

  喻嗔便高兴地笑了笑。

  她笑容十分暖,沐浴在清晨第一丝光中,是柏正最怀念的

  样子。

  他眼神止不住柔和下来:“去上学吧。”

  喻嗔在车子里吃了早餐。

  她本来还愁自己没有通行证怎么进入学校,没想到徐学民对门卫说了几句话,直接把车子开进去了。

  老徐心思缜密,这时候是上学的时间点,校门口来来往往都是学生,被他们看到喻嗔从豪车上下去,难免会说三道四。

  学生时代最纯真,却又最容易受伤害。

  老徐把车开到隐蔽的地方,这才恭敬地请喻嗔下车。

  喻嗔向他道了谢,冲他挥挥手:“徐叔再见。”

  徐学民突然问:“喻小姐,您是真的喜欢柏少吗?”

  喻嗔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她想了想,诚实地道:“或许不深,但足够真。”

  心里的南墙都被那个少年撞塌了,她又不是木头做的心脏。

  徐学民神情不意外,他说:“那么,麻烦您陪他这几年。”

  哪怕短短一段时间,将来也够柏少回味一辈子了。

  “什么几年?”

  徐学民心中难得有几分散不去的忧虑,没再答话,将车开走了。

  喻嗔回到教室,还没开始上早自习。

  余巧坐在角落,见她进来,连忙上前道:“喻嗔,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昨天晚上生活老师检查出了问题吗?”

  “不是,生活老师那里没有大问题。是学校有流,说你在和一个衡越的男生谈恋爱。”余巧一大早听到流都懵了,连忙把这件事给柏少先说了一遍。

  喻嗔愣住。

  她环视一圈,果然班上的同学们都隐晦地偷看她。一副八卦的样子。

  三中有不许早恋的规定,当初丁梓妍当众宣布她和牧原的事,牧原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摆平负面影响,还被记了过,写了保证。只不过这些没有被宣扬。

  如今喻嗔这个可严重多了,毕竟三中的,没几个人看得起衡越。

  加上喻嗔在学校名气可不小,这件事长了翅膀一样,一个晚上,几乎全年级都知道了。

  “喻嗔,你没事吧?别害怕,他们这些人嘴碎,都是乱说的。”

  喻嗔抿了抿唇:“谢谢你,我不害怕。”

  她坐回座位,隔了几排的朱弈叶回头,笑容得意,她用口型道:活该。

  喻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心中确实有几分乱,喻嗔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偏偏连她自己

  都说不清和柏正的关系。

  她不觉得丢人,也不觉得柏正糟糕,但是校规像一颗沉甸甸的石头压下来。想起这件事闹大以后,喻中岩他们的愤怒,喻嗔心中仓皇茫然,唯有沉默。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不止他们班上,连隔壁六班也炸开了锅。

  “什么?不是吧?喻嗔和那所垃圾体校的人……”

  “没想到她眼光那么独特,啧。”

  牧原

  握紧拳,回头训斥道:“你们胡说什么!”

  学生们讷讷道:“班长。”

  “马上要上课了,别乱传播校友谣。”他尽量平静道,“前两天比赛我也在,他们是为了救我。”

  “可是班长,有人说,好早就看见过他们在一起。”

  角落里,从来没什么反应的喻燃,冷冷看着他,仿佛下一刻就要揍他。

  那个学生愣住,讷讷道:“不说就不说。”

  好在很快上课铃响了,学生们不再议论这件事,然而谣的影响不可小觑。

  *

  柏正看了余巧的短信,皱起眉头。

  徐学民知道得更多:“有人蓄意传播,现在不止是学生,连喻嗔他们班老师都知道了。”

  徐学民心中一斟酌:“您不放心的话,我过去给老师那边打声招呼。”

  其实在徐学民看来,年少的感情尤为脆弱。唯有徐家后代,每一个都是痴情种。他们的情深不分年龄段,不分岁月与时间变幻,然而对于所有普通姑娘来说,年少的喜欢都是脆弱的。

  喻嗔可能会因为父母的阻止,老师的不赞同,乃至同学的传,就会放弃柏正。

  “你打招呼不够,传最伤人,我清楚。”

  柏正也经历过,他身世被爆出来,那段时间,全世界都在唾骂他。明明从未见过他的人,都恨不得他也去死。

  “依您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传播谣的人找出来,现在我亲自去他们学校一趟。”柏正说,“医院轮椅不是挺多的吗?给我弄一个来。”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徐学民虽然不知道柏正要做什么,但立即去准备。

  他们抵达三中时,徐学民让人推着柏正去教学楼。

  他们一行人是下课时间点来的,没有避着人的打算,因此一路上都有人看柏正。

  柏正面不改色,他到老师办公室时,喻嗔的班主任赵诗文,正打算让人把喻嗔叫过来。

  柏正懒懒靠着轮椅,笑得漫不经心:“赵老师,好久不见。”

  赵诗文看见他,就想起了自己儿子,她脸色难看了一分。赵诗文知道他不是柏家继承人以后,早就不怕他了:“你来什么事?”

  柏正看看旁边的学生:“不用叫喻嗔了,我也是正主,我在这里,还需要叫她?”

  学生不认识他,但是他身上那股野气,让人畏怯。

  柏正不在

  乎学生们挤在办公室门口围观。

  他冲赵诗文一笑:“有什么你就问老子啊。”

  赵诗文看不惯他这幅目中无人的样子:“你和喻嗔在早恋?”

  “你说是就是,我巴不得就是。”

  外面偷看的学生,一阵哗然。

  柏正往后一靠,即便全身脱力,也影响不了他身上那份狂妄:“如果是真的,你们是不是要把喻嗔开除?赶紧开啊,开了她就没地方跑,正好跟着我走。”

  他这样说,赵诗文反倒狐疑起来:“你刻意乱说,想陷害喻嗔?”

  “你竟然看出来了。”柏正扯了一下唇,“没办法,以前在衡越她就不搭理老子,她这么傲,怎么讨好都没用。你们学校这破规矩,让她更讨厌我,你们把她开除,说不定她还能老老实实回衡越。”

  太不要脸太毒了!

  饶是赵诗文,也瞠目结舌。

  外面看热闹的学生们小声议论:“他就是柏正吧?他爸是那种人,我们学校要是开除了喻嗔,她以后怎么办?”

  “被这种人看上太惨了吧。”

  “我有点同情喻嗔了。”

  “这是什么王八蛋啊,果然是垃圾学校来的垃圾。喻嗔一定不能回那个垃圾学校,他想得美!”

  外面学生已经骂开,柏正神色平静,任由他们骂。

  徐学民站在外面,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柏少心中最尖锐的刺,竟然有一天,被他竖起来保护另一个女孩。

  “赶紧开除啊,别浪费我时间。”柏正不耐催促道。

  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赵诗文义正辞道:“不可能!你要是再骚扰我们学校任何一个学生,我们会报警的。”

  柏正冷笑:“你倒是试试,看我怕不怕。”

  这句话像个炸弹,又让学生们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受过正直教育长大的,哪见过这么邪、如此阴戾的人,办公室门口都快站不住了,恨不得冲进去让柏正滚出他们学校。

  *

  “柏正来我们学校了,快去看啊!”

  喻嗔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连忙起身,跟着看热闹的人群,下楼往办公室走。

  没想到办公室门口,比过年还热闹。

  学生们议论唾骂着,老师都快镇不住场子。

  “呸,又毒又坏,癞□□想吃天鹅肉。”

  “这种人为什么要活在世上?”

  “喻嗔也太惨了,这是变态吧。”

  ……

  柏正回头,冷道:“闭嘴,全给我滚。”

  他气场全开时,连衡越那群人都怕,何况三中的学生?大家立马闭嘴。

  徐学民立即去为柏正推轮椅,人群向两边开,他一眼就看见了尽头那少女。

  喻嗔着急地看着他,想过来却被人群挡住。

  柏正装作没有看见她,示意徐学民从她身边走过去。

  走出老远,他背对着她,眼神骤然温柔下来。

  徐学民叹了一口气:“您这是何必?”

  他不说话。

  就算他的人生烂到了泥里,也要喻嗔的人生,开着最干净的花。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说扶不扶的,你们是魔鬼吗?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么么啾,谢谢大家的喜欢:

  感谢false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一只大周周啊x9、月月与蓝色月光x2、31563953x2、笙的猫、nicokd、蔚蓝色的大海、lamrainy、咸鱼、熱饭、26851108、其佳、29751949、一只酒窝儿、漫三拍、拢龙的小笼包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