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72章四角裤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72章

  喻嗔知道徐叔在意外什么,上次流事件,的确令她害怕。

  她家教严格,想想喻中岩和万姝茗的失望,她心里就喘不过气。不是每个人都和柏正一样,对任何事情无所畏惧。

  喻燃每周和她一起回家,某种程度上,反倒让她松了口气。

  然而一个冬天过去,她经常会梦到柏正。

  他用萤火虫点亮的道路、他跪下来把她抱在怀里、他背她回家,那天的天空特别美,以至于她在梦里,唇角上扬。

  她酝酿了一个冬季的勇气,终于在下雪这天,出来找他。

  “柏正在家吗?”

  “在,您去敲门就是。”徐学民平时也不会守着他,但是柏正伤才好,又出了柏天寇这档子事,徐学民实在放心不下。

  “这是我家里炒的瓜子花生,还有胡豆,徐叔您尝尝。”

  她从拎的口袋里,分了一捧给徐学民。

  徐学民接过来,神色柔和:“谢谢喻小姐,您既然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点事。”

  他说着,上了车,示意司机开走。

  喻嗔目送他离开,这才去敲柏正的门。

  没一会儿,门被打开,少年睡眼惺忪,他神色不太耐烦。

  他头发凌乱,只穿了条四角裤,一副落拓不羁的模样。

  喻嗔睁大眼睛,她的视线扫过他腹肌,还有腰上纹身,最后落在他四角裤上,眨了眨眼睛。

  “……”柏正看见喻嗔,猛然关上门。

  柏正还以为是徐学民,这段时间他心中阴郁,一面想着柏天寇生病的事,一面想着喻嗔远离他。

  尽管没有见喻嗔,可是喻嗔每天在做什么,他都知道。

  他心中焦躁,摩挲着喻嗔的照片,她很开心,偶尔还会和余巧去散步。喻燃和她一起回家时,她脸上也总带着笑容。

  明明澄清谣,并且离她远一点,是柏正自愿的。可当柏正盯着她的笑脸,却不断有些阴暗的念头冒出来。

  为了不伤害她,他很少出门。

  外面欢声笑语,他在家要么健身发泄情绪,要么蒙头睡觉。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现在形象有多糟糕。

  “你等一下,别走,马上!”

  柏正边穿裤子便低声骂人,他胡乱套好裤子,又穿上衬衣,这才打开门。

  他生怕喻嗔等不及走了,好在门外少女依旧在,清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突如其来的喜悦,几乎扫平了这几天的阴郁烦躁。

  他眼里终于带上亮光,笑起来:“我帮你换鞋。”

  柏正十分殷勤,他找好新的拖鞋,蹲下来要给喻嗔换鞋子。

  他的喜爱直白极了,喻嗔摇摇头:“不用,我可以自己穿。”

  她怕他真要给自己换鞋,连忙蹬掉鞋子,穿上他给的拖鞋。

  少女穿着嫩青色的袜子,外面大雪铺了厚厚一层,她

  这点色彩,像春天的嫩芽。

  柏正知道她害羞,便不勉强。@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喻嗔才换好鞋子,猛然被人抱起来。

  她低低惊呼一声:“柏正。”

  少年笑容畅快:“告诉我,你为什么来了?”那些美好的滋味儿,一层层在心中散开,让他一刻都忍不住。

  她扶住他肩膀:“你先放我下去。”

  鞋子都掉了一只。

  “你先说,不然今天别走了。”

  喻嗔不好意思说想他了,她极力镇定说:“过年串门,我来看看你。”

  柏正低笑一声:“还有呢?”

  喻嗔羞恼:“没有了。”

  柏正不动,挑眉笑:“说谎。”

  她转移话题道:“你这样,手臂还疼吗?”

  柏正见她关心自己,心里软得跟什么似的,他终于不为难她,把她放下来,捡起鞋子给她穿好。

  “不痛。”

  喻嗔第一次来柏正家里,这房子是他私产,从他在衡越读书开始,就再也没有回过柏家,一个人搬来这里住。

  她以为柏正这种张狂的性格,房子肯定又大又奢侈,没想到除了客厅宽敞些,就是普通的三室一厅。

  一间还被他改成了健身房。

  柏正见她好奇地打量,逗她道:“嫌小?我以后赚钱给你买个大的好不好?”

  喻嗔差点被呛住:“没有,你乱说什么。”

  柏正解释道:“一个人住,没讲究。”

  他生活本就粗糙,他捏捏喻嗔下巴:“会不会嫌我穷还脾气差?”

  喻嗔看他一眼:“你还穷啊?”

  “我不是柏家继承人了。”柏正摸摸她头发,观察她表情,“徐学民那里的东西,我也不打算接手。我可能会像所有普通人那样,努力赚钱,从一无所有做起。当不了顶尖运动员的话,会很穷的,你嫌弃吗?”

  他自己都清楚,曾经身上,只有柏家太子爷这个光环让人趋之若鹜。

  喻嗔下意识摇摇头。

  摇了头才发现不对,柏正已经笑开了:“原来你想好跟我一辈子了?”

  喻嗔恼得想打他,他握住她小拳头亲了亲,眼神温柔下来。

  “我再穷,也会让你过得好。”

  如果喻嗔过不好,他什么下限都不要,能厚着脸皮回柏家,徐学民手中的财产也可以接受。

  他怕她嫌弃他,可是

  得到的答案,让人惊喜极了,她真的对他这个人动了心。

  哪怕他是个混账,未来可能没钱。柏正都恨不得敲开她小脑瓜子看看,她怎么会喜欢自己呢?

  可他高兴得唇角上扬。

  柏正丝毫没有提到绯闻的事,喻嗔鼓起勇气开口说。

  “上次的绯闻事件,我想了很久,对不起,柏正,我不够勇敢,没有站出来保护你。”

  柏正说:“别犯傻,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被骂两句

  不痛不痒。”

  喻嗔摇摇头:“是我的错,我回去想了很久。虽然还是有点害怕,但我以后会保护你的。开学以后,我会去澄清。”

  他心中柔软又好笑:“尽管我很感动,但是不需要。要女人保护的,压根不是男人。”

  见她鼓起小脸。

  柏正道:“我们不一样,我孑然一身,你却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虑。你的爸妈,你的同学,你的梦想。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不管不顾,你有的太多,得负重前行。”

  他眉眼柔和:“你以后要考最好的大学,做你喜欢的事情。我让你来我身边,不是让你害怕,忧虑,牺牲,而是……”

  他顿了顿。

  “我希望你快乐。”

  喻嗔抬起眼睛,愣愣地看着柏正。

  一年前,柏正也没想过自己有今天。他曾经贪恋她给的好,如今却是用尽一切对她好。

  甚至为此,他可以压抑自己的性格。

  她不想看见他,他就穿着笨重的玩偶服。

  她害怕谣,他就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哪怕自己因此变得难受暴躁,阴郁难熬。

  他渐渐意识到一件事,在他心中,喻嗔早已经比自己还重要了。

  他和徐学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忍不住要伤害喻嗔,他会先自杀。

  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所以听话。”柏正抚上她脸颊,“你要是一辈子这么甜,有这份心,让我去死我都去。”

  “甜是骂人傻的话!”喻嗔纠正道。@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在我这里不是。”柏正笑道,他说,“是味觉。”

  他抬起她下巴,想吻她。

  喻嗔立马发觉了,推开他,脸颊滚烫。

  “你以前说过,上大学之前,不亲我了。”

  柏正问:“我说过吗?”

  “说过的。”

  “哦。”柏正笑着道,“那你来。”

  “我才不……”

  她才要摇头。柏正扣住她后脑勺,轻轻一用力,她被迫撞进他怀里,唇碰上他略冰凉的唇。

  他手用足了力气,她挣脱不掉,被迫吻他。

  窗外雪停了。

  她第一次见,有人强迫别人吻自己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一声小女孩的轻呼。

  柏正把她脑袋按怀里,看着门口的小团子,他脸色难看:“柏青禾。”

  原来他连门都忘了关。

  “哥哥,哥哥。”柏青禾跑进来。

  她这次没有看最喜欢的哥哥,跑过去,喊哥哥怀里的姑娘。

  “香香姐姐!”

  喻嗔喜欢这个小甜心,但是刚刚那一幕被小女娃看见,她简直想撞墙。

  柏青禾拉拉她的衣服:“你和哥哥在做什么?”

  喻嗔还没说话,柏正凶巴巴道:“哪儿来的滚哪儿去,柏家怎么回事,一个小傻子都看不住

  ”

  听哥哥骂自己小傻子,柏青禾小嘴一憋,就要哭。

  喻嗔连忙摸摸她头发,把她抱到怀里。

  “你那么凶做什么?”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柏正嘴角抽了抽,他忍了忍,去厨房给喻嗔和小傻子倒水喝,他看柏青禾的眼神很不好。喻嗔好不容易和他处一会儿,她来干什么。

  出来时,柏青禾窝在喻嗔怀里,奶声奶气嚷着要喻嗔亲一亲她。

  “姨姨也会亲青禾。”

  喻嗔看她着实可爱,刚想亲亲她小脸。

  中间伸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少年掌心在她唇上,带着一股不容她挣脱的力道。

  “不准。”柏正说,“她哥你不亲,得按着你才配合。这蠢货凭什么。”

  他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柏正把柏青禾从她怀里拎出来,放在地上。

  又从抽屉里拿了钱包出来,胡乱抽了一沓,塞到柏青禾衣兜里。

  “好,压岁钱,你可以滚了。”

  柏青禾被他拎到门边,柏正一个电话,让人过来把她送走。

  柏青禾哭得惊天动地,柏正不为所动,门一关。

  他回头,压了压眼神:“她走了,我们继续。”

  “……”喻嗔忍不住说,“你比我哥还坏。”

  柏正弯唇:“在你的生命里,我会最好。”不会有人比他还要喜欢她了。

  喻嗔突然凑近他耳边:“我今天来,其实还有句话想对你说。”

  她气息痒痒的,勾得柏正呼吸一颤。

  “说。”

  他期待起来,心跳飞快。

  少女飞快拉开门,跑出门外。

  她声音脆脆的:“新年快乐!”

  喻嗔看柏正僵住脸色,忍俊不禁。活该,去年圣诞,这坏蛋就是那么捉弄她的。

  作者有话要说:柏青禾:我一定不是亲妹妹

  柏正冷漠道:本来就不是

  柏青禾:喻燃哥哥,我给你做妹妹吧!

  喻燃冷漠道:走开,我不喜欢小孩

  #世上没有好哥哥#

  #你们都只爱香香姐姐#

  ————

  对不起小天使们,我才发现我放在存稿箱没发出来,我就说为什么今天没人看,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有罪。

  tvt

  这章前一百名两分评论送红包,补偿大家,抱歉原谅枝枝犯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