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81章香香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1章

  祝婉收了三万六的打赏,走路都仿佛在飘。

  她从寝室冲到教学楼,找到喻嗔:“快,喻嗔,我的心肝儿,求你了,见一眼我爸爸!”

  喻嗔问:“叔叔来看你了吗?”祝婉的爸爸,为什么要见她?

  “不不不,你见见我金主爸爸。”

  喻嗔被这个词吓到,问她:“你哪来的金主爸爸?”

  “刚刚直播间,有个大佬啊!他给我刷了三个飞机,一个飞机多少钱你知道吗?一万二,平台吃我一半钱,我总共也有一万八,他就一个要求,见一眼我室友!”

  她这样讲,喻嗔反倒不安。

  “我不想去,总觉得付出和收获不对等。”这又不是卖香水。

  “你傻呀嗔宝,”祝婉连喻嗔小名都喊出来了,“直播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管他呢,人傻钱多,就让他看一眼,你不说话就行。”

  祝婉见喻嗔抿着嘴角。

  “哎哟我求你了我的祖宗,就这一次,我保证下回不会了好不好?”祝婉脑子转得飞快,忍住心痛说,“你不是经常捐钱给你家乡吗?以后我也捐,不管我赚多少,都往涟水捐一成。”

  喻嗔也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她想想涟水胡子花白的邻家爷爷奶奶们:“走吧。”

  两个女孩子走回去。

  祝婉飞快开直播:“我又回来了,大佬你还在吗大佬?”

  弹幕全是调侃的。

  “啧,资本的力量。”

  “晚晚第一次直播这么积极。”

  屏幕另一头,坐在泳池旁的男人,手指打下“在”,下一刻,他又删除了。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祝婉没有看到大佬回答,忍不住疑惑地“咦”了一声。

  四月的风温柔又晴朗,男人顿了许久,手指重新打下“不用了”,既然说好了放过她,不再打扰,那现在做的事情,便不应该。

  发出去之前,屏幕里,出现另一个少女的脸。

  他手指一瞬顿住,那三个字违心的字再也发不出去,只能眼也不眨地看着她。潘多拉魔盒被打开,男人不得不承认,他抵御不了这种诱惑。

  她长大了,不是指容颜,是渐渐成熟的气质。她弯腰站在祝婉身边,长发顺势滑下,他看见她琥珀色的瞳,干净一如往昔。

  少女看着屏幕,轻声说:“你好。”

  他僵硬住。

  手指情不自禁,触上屏幕里少女的脸。

  泳池倒映着阳光,波光粼粼中,他终于体会到了阳光照在指尖上的感觉。

  喻嗔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说完这句话,就退出了屏幕。

  祝婉苦着脸,一阵哀嚎:“大佬你不在没看到的话,不算我的锅啊。”

  弹幕已经被“室友好漂亮”和“哈哈哈哈”刷屏了。

  屏幕另外一边,柏正喉间哽咽,指尖什么

  都无法发出去。

  装作陌生人比靠近更难,他连说你好两个字都做不到。

  他听觉还需恢复,耳朵上依旧挂着助听器,柏正关了直播间。

  徐学民走过来,习惯边打手势边给他说:“既然回来了,你要去s大看看她吗?”

  “不用。”柏正垂眸,“见到也不知道说什么。”

  半年前他耳膜手术失败过一次,眼睛能看见,却听不见,上个月才重新手术成功。

  “柏总和仪夫人,您要不要见见?”

  一年的时间,柏正已经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老柏身体怎么样?”

  “一直在治疗,没有恶化,还是老样子。”

  至于牧梦仪,柏正没有问。

  柏正回国的事没人知道,徐学民心情倒是很好,他道:“您以前的朋友,乔辉也在s市读书,一所大专学校。大光跟着人在做生意,庞书荣在t市做运动员。”

  当初庞书荣没有进国家队,但是进了省队,现在是一名运动员。

  @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柏正听完,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起身。

  徐学民跟在他身后,男人身高腿长,身上的气质沉淀下来,没有了曾经的暴躁感。

  如果忽视他耳朵上的助听器,单从外表看,他十分出色。

  “都不用见。”柏正说,“给我讲讲早上的文件。”

  徐学民不知道该高兴,柏少终于愿意接受徐家祖辈的资产,还是该难过他选择彻底离开过去的人生。柏少明明挺喜欢过去的生活。

  他不与所有人联系,避免靠近喻嗔,再次触碰上瘾。

  *

  喻嗔最近忙坏了。

  这两次直播效果很好,祝婉接了不少单子。

  大二课程比大一重,她不得不把所有空暇时间都用来做香水。

  祝婉撑着下巴,看喻嗔认真填写寄出去的快递单,忍不住道:“嗔嗔,你直播多赚钱啊,这个又累,赚得又少。”

  “我喜欢调香。”

  “哎!不如你开个直播间,专门播调香吧,还不用卖香水,给人看看就好,不少人没见过调香,应该会很稀奇的。”

  这个提议,让喻嗔愣了愣。

  祝婉以为她不同意,没想到喻嗔说:“好,我试试。”

  “欸?你怎么同意啦?”

  “教我调香的老师,祖辈做过贡香,但是现代香水

  普及以后,没有人愿意再学习古老冗长的调香方法。老师以前活着的时候,最大的心愿,就是多收几个弟子,不要让手艺失传。”

  但是很可惜,地震来临之前,老师依旧只有喻嗔一个学生。

  如果真的开直播调香,总能教会几个感兴趣的。

  “我先把接到的订单忙完,再开直播间。”

  等喻嗔把订单忙完,已经六月份。

  六月一号是喻嗔生日,梁乐智一大早蹲守女生宿舍

  门口,终于把他妹妹蹲到。

  “我可爱的妹妹,万能的乐丹,愿不愿意帮你帅气潇洒的哥哥,送个礼物啊?”

  梁乐丹叹了口气:“以前也没见你这么深情。”

  梁乐智:“以前也没遇见喻嗔。”

  “我瞧瞧,你买了什么?”

  梁乐智捂住盒子:“你看什么看,又不是给你的。”

  “像是项链。”@百度搜索杰米哒xs63

  梁乐智见她猜到了,理直气壮说:“就是项链,喻嗔那么久以来,都带的同一条项链,该有条换的吧!”

  “你项链多少钱?”

  “九千八。”

  不便宜,梁乐丹啧了一声:“你猜喻嗔身上那条项链多少钱?”

  梁乐智不是没见识的人,但他实在看不出那尾小鱼是什么牌子。

  “几百块?”

  梁乐丹凑近她哥耳朵边:“我高中时看到过,一个法国设计师的作品,高定款,全世界就一条,放在今年来看,那条项链至少十万块。”

  “……你逗我?”

  梁乐丹耸耸肩:“我骗你做什么,那项链是情侣款,另一条是黑龙。我猜,以前喜欢喻嗔那个人,特别有钱。”

  输什么也不能输了男人的面子!

  梁乐智把礼物往妹妹怀里一塞:“这个送你,我去清点我卡里多少钱,我就不信买不出个更贵的。小爷肯定比她前男友有钱。”

  “你哪来的钱?”据梁乐丹了解,她哥都是有多少花多少,“得了吧,人家喻嗔也不会收贵重礼物,你去外面买斤苹果,看在认识的份上,说不定喻嗔会收。”

  梁乐智气死了。

  “谁说我没钱,前段时间爸去和一个大老板谈生意,带上我,我敬了几杯酒,爸说我-干得不错,奖励的。”

  梁乐智油嘴滑舌,主要是去拍马屁的。

  “大老板?”能让梁总喊一声大老板,上赶着去拍马屁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是啊,以前没见过,你不知道看上去多年轻,和我们差不多大,而且……”梁乐智挤眉弄眼,小声道,“那位耳朵上戴了助听器。”

  “残疾?”

  “梁乐丹你想死是不是,小声点!”

  梁乐丹看哥哥这么紧张的样子,知道那位的级别自家完全惹不起。

  梁乐智挥挥手:“我要去给我的嗔嗔美人买项链,我就不信搞不赢那小子。”

  梁乐丹看

  着她哥背着手趾高气扬的背影,一阵无语,二货。

  *

  徐学民看着男人手中的玉石。

  他黑色睫毛垂下,雕刻得很专心。明明送不出去,但他依然每年都准备。

  “牧原去了s大。”

  垂眸的男人没说话,手指被刻刀划了一条口子。

  柏正捂住伤口:“他去做什么?”

  徐学民满吞吞道:“请喻小姐吃晚餐。”

  柏正继续雕

  刻:“嗯。”

  “您不在意?”

  “没立场。”男人淡声道,比起其他人,伪君子至少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是这样说,徐家吃晚餐时,餐桌上一片压抑。

  徐学民注意到,柏少盯着一块牛排看了好几分钟。

  说实在的,徐学民并不知道牛排有什么好看,但柏少能忍到现在,身怀徐家血脉不发疯,已经算万幸。

  看牛排就看牛排吧。

  喻嗔和牧原坐在餐厅里。

  牧原在隔壁市上学,这一年多来,偶尔会过来看看喻嗔。

  他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青禾写给你的。”

  今天是儿童节,柏青禾已经十岁。

  小女孩会认的字不多,但她一直在学画画,有时候会写喻嗔写封“信”。

  喻嗔摊开纸,上面小女孩稚嫩的字迹,一半拼音,一半错字。

  她问:姐姐,你找到我的哥哥了吗?

  上面还有几个手拉手的火柴人。

  没有呢,小青禾。

  喻嗔给她回信,尽量用柏青禾能看懂的方式。

  她在餐桌写信时,牧原看着她。喻嗔写完以后道:“我会自己寄给青禾,就不用麻烦你帮我带回去了。”

  牧原突然道:“你在躲着我。”

  喻嗔有几分尴尬,垂下了头。这是两个人都默认的事实,但她没想到牧原会说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我过去在涟水救过你,还带来了青禾的信,你今天不会出来,对不对?”

  “牧原……”

  “抱歉。”牧原低落道,“我并非在咄咄逼人,很早之前,你就和我说清楚了。我只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你不可能等他一辈子,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能放下他的时候,转头就能看见我。”

  于是他没有教青禾寄信,就总会有下一次见到喻嗔的理由。

  喻嗔抿住唇瓣。

  她知道牧原很好,品性好,磊落正直。他也等自己许久了,或许换个人,已经被牧原的温柔打动,和他在一起。

  毕竟最早的时候,缘分和命运偏向牧原。

  有时候喻嗔也觉得茫然,明明柏正走的时候决绝又坏,可是当生命见过最绚丽的色彩,再出现的风景,都会黯然失色。

  柏正抵抗命运,在她的生命留下了永不褪色的一笔。

  牧原说:“你们都有自己的坚持,但我何尝不是。我喜欢你一天,就会等你一天,

  喻嗔,如果有一天你放下了他,又没办法爱上其他人。你看看我好不好?”

  喻嗔看着城市的夜色,夜晚海风腥咸。

  她摇摇头。

  多倔强的姑娘,明明白白教她养备胎都被拒绝。

  牧原倒是笑了,他喜欢这份独特的赤诚,他说:“没关系,我耗得起。”

  是柏正先放弃。

  他不回来,总有一天喻嗔会放下他。

  *

  在祝婉的

  帮助下,喻嗔和平台签约,开了个直播间。因为两个女孩子都需要直播间,住在学校反而不方便。

  喻嗔现在也有闲钱,于是和祝婉在外面租了一套二居室。

  祝婉直播间粉粉嫩嫩,喻嗔的则像个实验室,摆放了不少调香工具。

  祝婉鼓励她:“嗔嗔,新人时期,人气都会有些低迷,熬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明白的。”

  喻嗔第一天直播,平台只给了一个小推荐试水。

  喻嗔本来有几分紧张,从制香开始,她倒是不紧张了。

  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能让人放松。

  赵旭强是一名实习生,有空会看看直播。今天点进推荐页面,第一眼他就看见了右下角一个女主播。

  直播画面随机截图。

  定格的照片里,她很漂亮,镜头高清,他好像连女主播睫毛都看得清。

  又长又翘。

  赵旭强觉得自己在做梦,她隔壁的、隔壁的隔壁主播,全磨皮美白到五官模糊,这个镜头怎么有高清?

  赵旭强先是被小女主播好看的颜值震惊,然后意识到了什么——这个新主播,她没有开美颜!

  不是吧!逆天啦!没有美颜还秒杀了页面其他人,一眼就能成为页面焦点。

  赵旭强吸颜值吸了好几分钟,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哦,人家还不说话,专注在摆弄仪器。不说话他竟然呆呆看了这么久!

  祝婉在隔壁,始终不放心喻嗔,忍不住过来看一眼。

  喻嗔顾不上说话,房间蒸气袅袅。

  祝婉做口型:嗨呀急死了,你说话,说话啊喻嗔!

  喻嗔没看见她,转身去拿架子上的干花。

  祝婉很绝望,不会凉了吧!尽管她也是直播菜鸟,两个人以后难道要菜鸟互啄?

  作者有话要说:祝婉:还指望室友带我飞,结果室友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调香机器!

  梁乐智:找出所有银行卡,我一定能买一条打败喻嗔前男友的项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