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92章那你认错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4:05: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说得不错,徐学民一直在等柏正回来。

  跟了徐家主子,徐学民这辈子可算是操碎了心。他倒不怕柏正出什么事,而是担心柏正把梁家那傻小子给砍了。

  按理说这个点已经凌晨,街上一直下着雨,宴会都散了,可是柏正还没回来,徐学民坐不住,连忙去寻自己的小主子。

  来的时候,徐学民心中想了无数次,可能会发生哪些情况,该怎么善后。

  最大的两种可能,第一是喻小姐真看上梁小子,柏少黯然神伤。

  第二,则是柏少给人家说了真相,被人抛弃。

  总之没有一种是好的,徐学民之所以现在来找人,也是不想直面柏正情场失意。别人情场失意会好,徐家这几位失意要命。

  柏少最好自己先冷静一下。

  到喻嗔家小区,徐学民一眼就看见站在屋檐下的柏正。

  外面的天黑黢黢,借着小区灯光,勉强看清男人高大的背影。他仰着头,一动不动地望着楼上。

  三楼灯光已经灭了,徐学民跟着一看,浑浊的老眼什么也看不清,不知道柏少在看什么劲。

  徐学民叹息一声,还是被人抛弃了吧。

  他撑伞走过去,本来以为,会看见心如死灰的柏正,没想到对上一个唇角止不住上扬的男人。

  徐学民:……

  稳重如老徐,此刻也慌了。这莫不是被刺-激到疯了吧,柏正都多久没笑过了?上一次笑还是三年前,徐学民都快不记得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徐学民,我这是在做梦吗?”他低声道,“我好久没有这么快活。”

  心脏像是被注入兴奋剂,让他浑身每个毛孔都在战栗,这是快活的滋味。

  过去几年,他的生活中被死寂、黑暗侵占,身边只有一个严肃沉默的徐学民。

  然而今天,被他年少时视作女神的女孩,竟不介意他这身血脉,还温柔得抱了他。

  徐学民总算品出味儿来,合着他家小主子说了真相,没被人嫌弃?

  他愣了愣,实在不敢相信。

  缓过来,徐学民开始替柏正高兴,这几年,柏少多不容易,他全都清楚。她一点点青睐,就能让柏少完完整整活着。

  一老一少站在人家楼底下,这时候有小区的其他住户回来,收伞以后,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他们,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报警。

  徐学民咳了一声:“您要不要先回去?”

  这都快凌晨三点,守在这里,四处还没有光,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柏正说:“我怕我在做梦。”

  那个拥抱太短暂,就被祝婉打断,柏正总觉得不真实。然而他目前这种状态,喻嗔就算陪着他一天一夜,他也不会觉得踏实。

  得不到前还算好

  这才沾手,就怕失去。

  黄粱一梦,有时候也是件残忍的事情。

  徐学民也觉得像在做梦,但他不能这么说啊,不然人家真报警了。

  “我向您保证,这绝对不是在做梦。”

  “我知道。”柏正说,他下了死手掐自己,血肉都青了,会痛,却让他高兴起来。但徘徊不去的忧虑,顷刻又涌上来,“但如果今晚以后,她又反悔了怎么办?”

  要是明天天亮,喻嗔才后知后觉,觉得他恶心不堪,那怎么办?

  徐学民知道自己没法改变他的思想。现在柏正就是一只尝到希望的惊弓之鸟,估计一步都不舍得挪窝。

  “明天您可以找喻小姐确认一下,但您需要让自己状态好些,小姑娘都喜欢好看体面的男人。”

  柏正顿了顿:“走吧。”

  他还穿着宴会的衣服,淋了雨,成熟男人过了一夜,说不定还会有细小的胡渣。

  徐学民说得没错,他能让喻嗔喜欢的地方,本来就不多了,要是外表还狼狈,她讨厌他怎么办?

  徐学民这两年算是彻底学精,劝人多简单啊,你告诉他,怎么做喻嗔会喜欢他,平时杀伐果断的年轻男人,什么都肯试试。

  两个人回去,柏正洗澡换衣服,强迫自己睡一会儿。

  结果天还没亮,他按捺不住,又出门了。

  他住在朗廷的别墅区,自然不和徐学民那个老家伙一块儿。此刻天亮,他倒是想起公司还有个生意今天要谈,给徐学民去了个电话。

  “把时间延后。”

  徐学民叹了口气,自然没什么意见。今天才年初五呢,本来也是休假时间。

  今天小主子要去谈恋爱,他清楚得很,工作哪有喻嗔重要。

  如果给柏正一个古代君王当,他能毫不犹豫为了喻嗔当昏君。

  *

  喻嗔这一晚睡得并不安稳,三年前柏正离开的事情,成了她心病。

  如今他愿意坦白,真相对他而,过于残忍。

  他瞎过,还聋过。

  如柏正自己所说,未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不知道。

  徐傲宸的基因有问题,他们家族富贵滔天,遗传病却一直存在,牧梦仪身体弱,表现正常,但是精神方面也十分脆弱。

  早上喻嗔终于调整好状态。<

  p>

  柏正对自己血脉无比厌恶,她如果还跟着一起担忧,那才是愁人。人来到这个世界多么不容易,长大也不容易,两情相悦更是难。

  她还喜欢他一天,就真不在乎他什么样子。

  退一万步说,即便有一天他变成了一个疯子,只要是依旧爱她的疯子,那她就能照顾好他和自己。

  她想通这点,脑海里紧绷的神经松了些许。

  随即就是这三年都过不去

  的坎儿。

  柏正不信她的感情,徐家人敏感又多疑,正是因为他的固执偏激,才让她白白等三年,他自己也受了不少罪。

  这个真让人生气,要是下次又出什么事儿,她指不定又被他“抛弃”。

  怪不得连梁乐智都看不下去,让她虐虐他。

  真这么轻易原谅他,确实闹心,还担心他下次再犯。她要让他从灵魂深处意识到错误,深感后悔才行。祝婉受了惊吓,今天也起得早。

  两个少女吃完早饭,好一会儿后,门铃被按响。

  坐在外头的祝婉过去开门,门打开,露出男人年轻英俊的脸。事实上,柏正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怕喻嗔还没吃饭,一直等着,他身上带着晨露。

  他拿着一个文件夹,祝婉嘴角下意识抽了抽,什么嘛,别人男朋友一大早送玫瑰送早饭,喻嗔大美人的男朋友,一早就不解风情带了个文件夹?

  柏正没看祝婉,眼睛直直看着喻嗔。

  他眼里的光细碎,更多的是忐忑。

  喻嗔看他这样:“进来吧。”

  祝婉很识趣,回自己房间去了。但人不乏好奇心,祝婉耳朵贴着门,想听听他们讲什么。

  柏正抿抿唇,眼神炙热:“你昨晚,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这话他第二遍问,喻嗔说:“你再问,那就是假的。”

  他愣了一下,心脏紧缩,才发现她微恼,脸颊鼓鼓看着他,有几分可爱,却又无比鲜活。

  柏正笑了,知道那是真的。

  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只不过这两年都快忘了怎么笑。

  他说:“我给你带了礼物。”

  喻嗔从未见过他这幅讨好她的忐忑模样,以前他也喜欢讨好她,但是张扬肆意,还不许她反抗。

  如今或许是觉得自己脏,她好几次看见柏正抬起头,想摸摸她,最后都收了回去。

  柏正把文件夹放在喻嗔手中。

  喻嗔茫然地翻看手中文件:“猫尾的股权转让书?”

  柏正很镇定,甚至还问她:“嗯,你喜欢吗?我没有什么能给你,如果不喜欢,我手里还有其他股份,全部都给你。”

  他说起来,就好像送一束花一样容易。天知道徐家那些滔天富贵,百分之一都足够让人疯狂。

  房间内

  偷听的祝婉:???

  wtf?那个她以为不解风情的文件夹,竟然是猫尾转让书!啊啊啊啊啊喻嗔这男朋友什么来路啊!

  喻嗔也懵,她知道徐家很有钱,而且柏正说“我没有什么能给你”,也是发自真心。

  昨晚才说开,她还没想好怎么让他知错,他今天就要给她送财产。

  他是真的怕,怕她不够喜欢他,会反悔。

  但往她怀里塞这

  么个烫手山芋算怎么回事啊?

  喻嗔把文件还给他,她严肃着小脸,说:“我不要这个,你莫名其妙就离开三年,我昨晚想了想,我好像没以前喜欢你了。”

  他猛然抬头,连文件落在地上都没捡。

  喻嗔逼着自己把想好的话说完:“你要让我原谅你,像以前那样喜欢你吗?”

  柏正想也没想点头。

  “要。”

  喻嗔说:“那你认错。”

  “我错了。”

  喻嗔绷住表情:“你认错这么快,知道哪里错了吗?”

  柏正沉默了一瞬,他真的不知道,但不妨碍他顺从她:“哪里都错了。”

  喻嗔一看他这样就明白,在他世界里,估计真没觉得做错了。她简直要被逗乐。

  讲道理没用,他为了留在她身边,估计让他说他是狗,柏正眼都不带眨就会说。

  她气哼哼笑:“我们出门。”

  柏正也没问去哪里,她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就很高兴。昨夜下了雨,空气湿冷。喻嗔换上小靴子,冲屋里的祝婉说一声:“祝婉,我先出去啦。”

  祝婉应了一声。

  柏正把文件撕了,她既然暂时不要,留着也没用。

  地面湿滑,柏正看她好几秒,试探般哑着嗓音说:“我背……”

  他顿了顿,换成问句:“我可以背你吗?”

  喻嗔心软了一下,好在记得自己要做什么。她伸出手,他弯唇,在她面前蹲下来。

  喻嗔以前乖乖的,这回她不。

  让你不知错。

  她来了个泰山压顶,几乎是跳起来砸在他身上。

  柏正只是笑了笑,晃也不晃,稳稳把她背起来。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眼眶都热了。

  不管怎么样,愿意让他碰,就是真的不觉得他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