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95章妄想症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0 22:3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换作任何一个人,柏正都可以追上去,偏偏是喻燃,他没法追。还想要喻嗔,最好就别得罪这位高智商大舅哥。

  柏正今天有够堵心,上午遇见梁乐智,中午多了个老灯泡,才吃完饭,喻嗔还被喻燃带走。

  这些都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喻嗔遇见喻燃以后,没回头看他一眼。

  徐学民不敢多看小主子脸色,把自己装作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头桩子。

  柏正比徐学民想象的冷静,又聋又瞎还绝望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有了曙光,怎么也比以前好。

  喻燃不记恩,柏正本质也不是挟恩图报的人。

  两个人谁也没把涟水那场地震当一回事,依旧相看两相厌。

  柏正沉吟片刻,说:“看看喻燃留多久。”

  他同喻嗔和好第一天,喻燃就来了。喻燃不走,柏正还真没法去抢人家妹妹。

  这事只要有关系就好查,本来喻燃是第二天离开s市的飞机,没想到徐学民刚查到,喻燃就把机票给退了。

  这下好了,人家什么时候走,还真说不准。

  柏正冷了脸色:“他故意的。”

  是啊人家就是故意的。

  老徐沧桑地想,但你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喻燃在喻嗔租的房子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从小到大,他都没欺负过自家小孩,更不许外人给喻嗔委屈受。

  他没什么做哥哥的自觉,只不过睚眦必报。喻嗔先前哭得多厉害,他至今没忘。

  喻燃上大学以后,是搞高科技的,他们实验经费相当充足,不缺钱,他有耐心多在s市待几天。

  这几年喻嗔和哥哥聚少离多,自然也十分欢迎他。喻燃过来s市看她,喻嗔像只快活的小蜜蜂,又给买毛巾,又张罗拖鞋,还要包哥哥的三餐。

  以前哥哥养她,现在她成了隐形小富婆,总算有机会养喻燃。

  祝婉偶然见到一次喻燃,惊为天人,脸爆红,她小声尖叫:“天呐,喻嗔,你哥好帅!”

  帅是真的帅。

  喻燃身高腿长,眼神冷淡禁欲,s市不冷,喻燃外面穿一件灰色风衣,身上带着点儿学术气息,手指的指节根根分明,好看至极。

  他很讲究,从头发丝到鞋子,都打理得一丝不苟,像有强迫症一样。

  祝婉脸红心跳,呼吸加快。

  喻燃的魅力大到,让人想撕开他包裹到喉结的衣服。

  这么多年,喻嗔没见哥哥喜欢谁。机缘巧合,奶奶死那年,喻燃救过一个假千金卿灵,卿灵倒是喜欢喻燃,可是她倒追喻燃许久,喻燃连眼神都没给过她。

  卿灵打小养得好,肤白貌美还会来事,真千金都搞不过她,可偏偏喻燃心脏冷硬得像石头。

  这两年,也没见卿灵来刷存在感了。

  祝婉舔舔唇,小声问喻嗔:“你说你哥这个类型的,会不会连梦遗都没出现过。”

  喻嗔臊得脸通红,捂住她嘴:“别胡说。”

  祝婉笑嘻嘻点头,总算还知道在喻嗔面前讨论她哥哥不好,但她内心早就在沸腾,回去一定要和梁乐丹讨论!

  这男人以后是不是要当教授的啊。

  哇,这气质,简直绝了。

  喻燃来s市守自家大白菜,导师不停催他,喻燃只有淡淡两个字:“不急。”

  喻嗔作为妹妹,真是没得说,怕他胃凉,早餐的牛奶都会亲自给喻燃热好。

  就这样,到了初九,喻燃还没走。

  他不急,喻嗔也不急,有人没这个耐心了。

  下午,祝婉支支吾吾给喻嗔讲:“平台直播恢复了,常经理的意思呢,就是请我们吃个饭,犒劳一下去年的努力。”

  论请吃饭合适时间,怎么也该在去年年末,何况常连什么身份,怎么也不会请主播们吃饭。

  喻嗔看破不说破,也不知道祝婉收了多少好处,她忍住笑:“那我去换衣服。”

  祝婉忍住愧疚:“去吧去吧。”

  常连经理“请客”时间在晚上,喻嗔和祝婉出门时,刚好遇见出来吃饭的喻燃。

  喻燃:“做什么去?”

  祝婉羞答答看着喻燃,喻嗔说:“猫尾平台请吃饭。”

  喻燃沉默了一会儿,在座几个聪明人,一致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祝婉也顾不上欣赏喻燃的盛世美颜,要是今天带不走喻嗔,她估计就凉了。祝婉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生怕喻燃不许,或者提出和她们一起去。

  喻燃看了喻嗔一眼,没说什么,从她们身边走过去。

  “呼。”祝婉松了口气。

  两个女孩子到达大酒店时,酒店十分热闹。平台在s市过年的主播,都被邀请过来,饭桌像模像样。

  华哥问身边的主播:“常经理怎么突然想请吃饭?”

  说起来平台和主播的关系,就像娱乐公司和艺人的关系,老板请员工吃饭很少见。

  主播回答说:“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常经理呢。”

  常连时不时瞥一眼隔壁,面上维持着微笑。

  直到喻嗔进来,常连眼睛一亮:“小调

  香,快过来坐。”

  上次吃饭,喻嗔和许多主播混了个脸熟,这次好多人和她打招呼,她一一礼貌见了礼,见常经理招呼自己,就过去他身边。

  常连想到什么:“你坐那个位子。”

  常连指的位子,两边都没人。喻嗔坐下以后,祝婉跟着坐下。

  喻嗔四处看了看,没看见徐叔和那男人。

  身边笙笙她们在八卦:“哎你们还记得年前聚餐

  吗?林总也来了。”

  “对,可是最近一直没见过他。”

  “听说林总最近身体出了问题,连华哥直播间也没去呢。”

  “以后不用叫他林总,听说他公司快宣告破产了。”

  这个消息引起一阵嘘声。

  提起色-欲熏心的林朋义,有人惋惜少了个金主,但是大部分年轻女孩子都松了口气。

  他不来才好,免得占人便宜。

  喻嗔撑着下巴,她托着粉粉嫩嫩的腮,一般不插话,只听她们讲。

  看来林朋义受到了不小的教训。

  说笑间,饭菜也上来了。饶是主播们见过不少名场面,此刻也有人忍不住“哇”了一声。

  服务生鱼贯而入,动作利索,长桌上,整整一百八十道菜色,各有风格。大多数是中国名菜,还不算一会儿的小吃甜点。

  “常经理怎么这么大方,这得不少钱吧。”

  可不是,这么一桌子,这个地点,想想都肉痛。

  常连倒是吃得很高兴,反正不花他的钱。

  经理在这里,大家都想去敬酒,常连摆摆手:“今天别整这些虚的,只希望大家在未来一年,多多努力,为咱们猫尾创收!”

  最后一句他恨不得吼出来,让隔壁那位听清楚。

  喻嗔好想笑,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是偏神神在在看经理他们演。

  今晚喻嗔是极美的,她穿了一条精致的藕色鱼尾裙,裙边层层叠叠,迤逦开来,坠着亮片,好看极了。

  她之前参加聚餐很随意,就足够吸引人眼球,这次更甚,连有老婆儿子的华哥,都十分克制,才没有一直盯着她看。

  主播不比明星颜值能打,因此一桌子人,如果说其他人是美颜前效果,喻嗔一个人就是美颜后效果。

  她精心打扮过,肌肤奶白色,娇娇悄悄坐在那里,让笙笙她们艳羡不已。

  祝婉总觉得喻嗔知道了什么。

  喻嗔没怎么喝水,所以也没去洗手间,常连暗暗焦急,但是他急也没用,少女愣是斯斯文文坚持把饭吃饭。

  好不容易这顿饭吃完了,常连额头上全是汗水。

  “经理,你热吗?”

  常连说:“空调房嘛,太闷了。”

  吃完饭,常连倒是不留人,叮嘱大家注意

  安全,早点回去。

  大家打了招呼陆陆续续离开,感谢常经理款待。

  常连一直看他们平台的调香小主播,生怕她跑了。

  好在少女捧着一杯果汁在喝,所有人都走完,她这才擦干净唇,走出门。

  逼仄的过道,光影交错,一只有力的手臂从隔壁房间伸出来,猛然把她抱了进去。

  喻嗔很配合,她眨眨眼睛,脸颊因为憋笑,变得娇艳欲滴。

  男人从后面抱住她,唇不经意轻轻擦过她脖子。

  痒痒的,让她瑟缩了一下。

  柏正抿了抿唇。

  她脆生生说:“我要喊救命了。”

  柏正说:“可以。”

  喻嗔转过去,出乎意料看见柏正憔悴的脸。

  尽管面容十分干净整洁,可他眼睛里布满红血丝,有几分骇人。

  “你原谅我了吗?”

  这句话问得又轻又柔,夹杂着他都不知道的小心翼翼,说不清为什么,她鼻子一酸,特别心疼。

  要是以前,他早就和喻燃打起来了。

  柏正怕过什么啊。

  但现在的柏正,她的每字每句,都让他没有安全感。

  柏正怕喻燃不把她还给自己,怕她这两天想通嫌弃他,整整五天,都没有睡好。

  喻嗔吸吸鼻子:“没有原谅,谁让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以后还敢吗?”

  “不会。”只要她还需要他,他就永远在。

  喻嗔看一眼他背后,常经理等人聚餐吃得热闹,真正的大老板桌上,只有一壶平心静气的清茶。

  “你至今还是不知道错在哪里,并且一直在犯,我还是生气怎么办?”

  柏正低眸:“别生气,你可以打我。”

  “好呀。”她说,“打了我再给你说错在哪里。”

  “嗯。”

  少女粉拳握紧,却在接触他脸颊那一刻,变成捧住他的脸。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上他的唇。

  很轻很温柔,带着安慰。

  这个吻又软又甜,还带着果汁的香气。

  柏正顿住。

  他没想到责备会变成一个香甜的吻,他太久没有这样亲近过她,想得骨头都要颤栗。

  他起初没动,感受无限放大。见她没有离开的打算,这样磨磨蹭蹭地亲,让他难受极了。最后柏正实在受不了,握住她腰肢,扣住少女后脑勺,反客为主。

  凶残激烈到快要把她吃掉。

  这一刻喻嗔才能确定,这个人还是三年前的大恶龙。

  他总觉得自己脏,如果她不主动,估计他能忍到地老天荒。

  她香香软软靠他怀里喘着气,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我告诉你错在哪里,你不应该怀疑我的感情。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柏正,你一直很好,你光芒万丈。遇见了你,怎么会喜欢上其他人呢?”

  回答她的,是腰上的手臂猛然收紧。

  柏正从未想过,会听到这样一番话。

  他这辈子听见过最多的,就是别人说他败类,小畜生,社会渣

  滓。

  从未有人告诉他,他光芒万丈,值得被爱。

  他喉结滚动,好半晌,他才说:“我一直很想你,跟我走,嗯?”

  少女脸颊埋在柏正怀里,要是叫喻燃知道,估计又觉得她不争气。

  哎哥哥对不起。

  她干脆哼哧着双腿盘上他的腰,男人有力的手臂搂住她,

  “走吧,别让我哥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