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98章释怀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0 22:3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既然不知道这一切,他自然也不会再讲一遍。

  两个人回到家,刚好是平时喻嗔直播的时间点。喻嗔看一眼贵宾席位,发现之前的榜一榜二都不见了,特别是那个嘴脏的李汾,像是人间蒸发。

  但挑事的黑粉不可能封得完,还有不少人再蹦q,甚至带路人节奏。

  这主播骗钱,兄弟们别打赏。

  对我作证,她之前的榜一榜二连加她微信都不同意,但她和路人甲搞在一起了。看着冰清玉洁,谁知道是个什么骚-货。

  反正给她刷礼物也不能做她男朋友,还不如不刷。

  喻嗔的粉丝看得怒火高涨,两方人骂了起来。

  而这时,当时嘴贱的李汾等人被放了出来。

  李汾一愣,难不成他之前是因为说脏话才禁,根本不是因为喻嗔有背景?看到黑粉在为他抱不平,他心中一喜,想继续死缠烂打喻嗔,好找回面子。

  直播间乍然金龙盘旋,一个叫谁惹谁死帝王级用户进入直播间。

  帝王级大佬都很有钱,但他连喻嗔的牌子都没有,一看就是新大佬误入直播间。

  黑粉刚想策反这个烧钱的大佬,说女主播坏话,一连串打赏已经炸开。

  “谁惹谁死”打赏您飞机x1

  “谁惹谁死”打赏您飞机x1

  “谁惹谁死”打赏您飞机x1连击x100……

  众所周知,猫尾一个飞机的价格一万二,这位大佬一声不吭,直接砸了六百六十六架飞机,达到单人消费上线。

  终于有人不可思议道:“我滴个天,第一次见啊,一次性打赏八百万!”

  不仅喻嗔直播间炸了,整个猫尾都炸了。

  常连本来还在家喝茶,准备洗洗睡,没想到被夺命连环call叫住。

  “什么?有人消费达到了上限。”

  常连一看,差点喷了。

  这、这不是那位的号吗?昨天突然让他给开个号,常连心想家主难不成要考察他们猫尾,常连立马给他整了个最高级别的号,开了帝王级vip,没想到今天家主就搞出爆炸大新闻,直接出手打赏八百万。

  常连一看,主播果然是调香小女神。

  常连扶额,要不是消费有上限,估计徐家家主还不会停。

  眼见那位名字取得粗暴的谁惹谁死大佬,在一片炸响的打赏声中超越李汾,上了喻嗔直播间榜一,李汾惊呆了。

  八、八百万!这人疯了吧。

  想起之前自己为了二十万叫嚣,李汾脸上火辣辣地疼,这不是在打他脸吗!

  整个直播间安静如鸡,连666都不敢刷。

  大佬却打字出来。

  我的人,不

  用你们打赏。谁黑一句,谁滚出猫尾,现在我是榜一。

  这波操作,让黑粉手机都吓掉了。

  偏偏这句话打完,像验证他的话似的,李汾再次被迫封号。

  李汾脸色涨得通红,感情他就是被拉出来溜了一圈?让他看清什么叫差距。

  喻嗔直播间还有不少女孩子,此刻纷纷“哇”一大片。

  “谁惹谁死”的意思原来是针对喻嗔直播间?谁敢开喷惹喻嗔,直接被封号。

  这人太狂,偏偏人家实力过硬,黑粉第一次被打脸打得这么难看,全部退出了直播间。

  剩下的全是真爱粉。

  大佬是香香男朋友吗?

  大佬太帅了,好man!

  嘤嘤嘤我也想要大佬这样的男朋友,香香小仙女这样的女朋友。

  楼上到底是男是女?

  ……

  喻嗔愣了许久,他离开太久,直到今天,她才想起柏正在身边的生活。

  他见不得她受一点儿委屈,像曾经收拾赵诗文一般,搅得天翻地覆,也要护着她。

  他狂妄自大,但又小心翼翼圈住她。

  许久,她冲着屏幕比了个心。

  “谢谢男朋友。”

  这是喻嗔直播一年以来,第一次做这么甜蜜的动作。

  弹幕一群叫着阿伟死了这是什么神仙小甜甜让我反复去世吧!

  屏幕外的男人,也觉得心脏被敲了一下,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

  常连本来还害怕按照徐家家主这么玩儿,他们猫尾怕不是要倒闭,事实证明并没有,柏正只封了李汾这种嘴巴奇脏的人号,其余人并没波及。

  隔着网线,人们本来肆无忌惮,但是他的存在,让某些人知道,即便在网上乱说话也会被收拾,黑粉再也不敢出来跳。反而最近注册的用户越来越多,一打听才发现,人家是来看神仙守护的。

  算一算,这么一通竟然不亏反赚,常连着实松了口气。

  猫尾保住,那他经理之位就稳固。

  徐家人可真会儿玩儿,当年的徐傲宸都没这柏正会玩。

  等等不对……如果没记错的话,徐傲宸这辈子不是没结过婚吗?

  那家主是哪里来的?

  六月夏,t市。<

  p>

  牧梦仪睡得不太好,梦里柏天寇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被沉疴折磨。

  梦境忽转,她看见了青年徐傲宸。

  他着一身体面庄重的西装,不苟笑,连发丝都打理得十分精致,像个优雅的贵公子。

  他向来不笑,可在她面前,却有几分缱绻笑意。

  牧梦仪才被认回来的时候,堂堂徐家主,宠爱到亲手给妹妹做纸鸢。

  牧梦仪醒

  来,一阵恍惚,这才想起她也曾真心爱重过他。

  身边传来一阵压抑不住的咳嗽声,她连忙过去,拍拍柏天寇脊背。

  柏天寇说:“抱歉,我把你吵醒了。”

  牧梦仪连忙摇手,抱住他:“能照顾你我很高兴。”

  已经中年的柏天寇神色温柔,眼里都是怜惜和爱意,摸摸她脸颊。但谁都知道,柏天寇又撑了三年多,快要撑不住了。

  他为了陪妻子,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没去医院,这个病化疗都没什么作用。

  到了t市最热的季节,柏天寇再次吐了血,送进手术室抢救以后,医生出来摇摇头。

  最多就一个月寿命。

  牧梦仪捂住唇,泪如雨下。

  柏天寇不怕死,但他怕仪夫人哭,好说歹说,才哄住她。但他病入膏肓,已经弥留之际。

  写遗书的时候,他终于联系了牧原和柏正。

  当然,他还没忘记那个乖巧漂亮的小姑娘。

  喻嗔没想到,柏天寇想见见她。

  柏正带她回t市,一路都有几分沉默,怕吓着她,他扯着嘴角对她笑。

  “我能理解,我不会害怕,柏正,我知道你难过,不用笑的。”

  他说:“想去吗?你不想进去就在外面玩一会儿。”

  毕竟他身份敏感,他怕牧梦仪那个女人还发疯,吓到喻嗔。他早已不怨柏天寇全心偏爱牧梦仪,现在有了喻嗔他才懂,真是半分委屈都不舍得心爱的人受。

  “没关系,我可以。”喻嗔肯定地点点头,“我去和柏叔叔讲,我会照顾好你。”

  他心中难过被这句话驱散许多,轻轻弹弹她额头。

  牧原就在他们身边,柏正站他们中间,把喻嗔和他搁开。牧原看了他们一眼,嘴里泛苦。

  牧梦仪推门出来,她的视线仓皇掠过柏正,停在喻嗔身上,眼神复杂,好在并没有恶意。

  “喻小姐,我先生想先见见你。”

  喻嗔点头走进去。

  病床上的中年绅士和蔼:“好孩子,不用怕,我只是和你说说话。”

  柏天寇一直听说她,却第一次见她。

  她生得比年轻时的牧梦仪还好看,眼睛清亮,干净得像水一般,黑白分明。柏天寇一见心也跟着软

  了。

  对待娇嫩的女孩子,他像在回忆什么,语气放柔和:“阿正小时候过得不好,他六岁那年还很心软呢,抱回来一只快死的流浪猫,但大家都以为是他把猫折磨成那样,在背后议论他。从那以后,他鲜少再表现出一切柔软的心意,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他鼓起勇气喜欢过什么。现在有幸见到他这辈子最喜爱的珍宝,喻小姐,很高兴认识你。这个孩子执着、顽强,一点也不坏,如果将来世上的人非议他,请你多包容一些。”<

  p>

  说出这番话,也有希望她谅解柏正身世的意思。

  喻嗔点头。

  “您放心,我以后会照顾好他。”

  柏天寇虽然脸色苍白,精神却不错,他说:“叔叔很感谢你,愿意接纳柏正,我和梦仪一直对不起他,他孤孤单单长到这么大,我真高兴,有一天有人能全心全意对待他。”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柏天寇才把柏正和牧原一起叫进来。

  少年们已经成了顶天立地的男人,柏天寇感慨又欣慰。

  柏天寇看看柏正耳朵上的助听器,叹息一声。

  柏正把喻嗔牵到身边,看少女小脸粉嘟嘟的,想来谈话还算愉快,他便放了心。

  柏天寇笑道:“混小子,从来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

  柏正说:“你多活几年,才等得到那一天。”

  柏天寇看着牧原:“阿原,你一直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你姑姑把你教得很好,姑父十分欣慰,但今后望你勇敢一些。遗嘱我已经写好,分成三份,一份留给你姑姑,一份留给你,另一份给阿正。我走了以后,烦请你好好照顾你姑姑。”

  牧原神情悲怆,点头应诺。

  柏正面无表情。

  柏天寇又想说他,玩笑道:“阿正,我知道你看不上老柏家这点钱,你好歹做做样子。我都没勉强你照顾梦仪,你就不能在收到巨额遗产时表现得高兴点?”

  “你还没死。”

  得,这小子就是个硬疙瘩,说什么都没用。越偏执的人,把生死看得比什么都执着。

  “我是个好丈夫,好老板,也是个好姑父,但是抱歉,阿正,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本来想说,如果有下辈子,我想成为你的好父亲,现在想来,还是算了,你值得更好的人生,最好别再遇见我和梦仪这样的父母。”

  柏正喉结动了动。

  “孩子们,以后好好生活,遇见难关不要气馁,遇见不顺意的时候,也多想想高兴的事。我没什么能为你们做的,也不是个好榜样,唯愿你们快乐。”

  牧梦仪朝内看一眼,眼中蓄着泪。

  她听不得丈夫说遗,柏天寇便不再说。牧原率先出去,柏正还在原地,柏天寇顿了顿道:“阿正,来个男人点的。”

  柏正走过去,与他碰了碰

  拳头。

  柏正离开时,听见身后说。

  “儿子,血缘并不是世上唯一的羁绊。”

  柏正垂眸:“知道了,爸。”

  柏天寇愣住,突然红了眼眶。

  这个孩子出生时,是他日日夜夜守在育婴室,也曾在柏正幼时教他算术认字。

  直到柏正再也与他不亲近。

  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成为一名父亲,他也配不上这声爸。

  但这个幼时会抱回流浪猫的孩子,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还要宽容。

  *

  既然回了t市,大学也放暑假了,喻嗔便没再回s市。

  她忍不住悄悄看柏正,真怕这男人会哭鼻子。

  柏正捏住她软软的脸:“你什么眼神?”

  “我怕你难过嘛。”

  柏正好笑道:“不难过,看开就好。仔细想想,他稳赚不亏。”

  少女眨巴着眼,糯声问他:“稳赚不亏?”

  他手指下,少女脸颊被他捏出一个红印子,他心疼极了,又轻轻揉,怎么女孩子这么娇嫩?他明明一点儿力都没用。

  “比起徐傲宸,没有得到牧梦仪的爱,最后还吞枪自杀。这老家伙不仅多活了二十多年,还和那女人过了一辈子。算是不错了。”

  喻嗔第一次听见这想法,似懂非懂。

  变态的思维真难理解。

  他笑起来:“嗯,不亏。”

  就像他和她,得到她的爱一天,立刻死了都划算。

  才这样想,就见牧原追上来。

  比起三年前的温润,他眉眼也长开了几分。挺英俊的,比起柏正也不差。

  柏正低眸,把少女小脑袋往怀里一按,这才撩起眼皮子看牧原。

  “有事说事,没事滚。”

  腰上被人拧了一下。

  柏正握住那只小手,总算没口出恶。

  牧原不敢看他怀里的喻嗔,只道:“姑父那部分财产我不会要,之后我会全部给你或者仪夫人,望你守好他的资产。”

  他倒是从未改变,清正极了,和年轻时的牧梦仪像个十足。

  可惜了,柏正最终还是更像徐傲宸。柏正与牧原最大区别,是牧原爱天下人,而柏正只看得见喻嗔,天下人死绝,他也要喻嗔好好活着。

  柏正嗤笑一声:“得了吧,老柏给你的,你收好,我那份也给你,当作谢礼。”

  “什么谢礼?”

  怀里的少女,一双水汪汪的眼也看着他。

  柏正心中柔软和怜惜泛滥。

  “伪君子,一直没说,谢谢你当年来涟水看我。”

  于满目疮痍之中,无意救了喻嗔。

  这份情,比

  救他命都珍贵,他代喻嗔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