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00章结局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0 22:37: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人仿佛活在梦里,徐家啊,二十年前的首富徐家,柏正是怎么从柏家继承人变成徐家家主的?

  大家本来以为自己算功成名就了,没想到你爸爸还是你爸爸,正哥这也太牛逼了吧!

  乔辉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听魔幻故事吗?

  看他们那呆样,柏正也没多解释,他拿了新鲜的西瓜汁过来给喻嗔。

  喻嗔看见他们,十分高兴。

  这两年她眉眼张开,不复当初青涩,坐在这里简直活色生香。估计柏正,男人们想看又不敢看,憋得可辛苦。

  庞书荣心中啧啧称奇,这么好看又可爱的姑娘,还真得有经济水平才敢养,不然天天提心吊胆被人霸了去。

  既然柏正没有落魄潦倒,气氛一下子又嗨起来。

  他们不清楚柏正的生活近况,柏正却对他们了如指掌。大光三年前才开始做微商,不会引流,柏正暗中拉了一把。

  乔辉一开始进电子竞技,实力水平不到位,徐学民亲自跑了一趟,近两年这二货的水平才有所提高。

  他没有出现在他们身边,无形中却是所有人的守护神。

  男孩们成了男人,但每个人对柏正的敬重不改。很多年前所有人都说柏正是个败类时,他们觉得正哥天下第一好。

  聚餐完外面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带走了夏天的燥热。

  “正哥,我开车来的,我送你们啊。”

  一行人中,只有柏正和喻嗔不是开车来的。

  “不用,你们先走。”

  大家知道他住得近,也就没有勉强。

  柏正撑起一把大黑伞,冲少女伸出手。喻嗔握住他的手,两个人一起漫步在雨中。

  乔辉艳羡,不由叹道:“最有钱的两个人,反而生活最低调啊。”

  喻嗔走着走着,忍不住“咦”了一声。

  “这是以前我一个人走过的路。”

  那时候柏正把她丢在庆功宴外面,她活似无助的小可怜。

  黑漆漆的一段路,竟然半点儿没改,一如当年。

  柏正说:“对不起。”

  早知道有深爱她的一天,当初他就算杀了自己,也不会让喻嗔一个人在这条路上孤单害怕。

  索性他回去了,索性她没有不要他。

  喻嗔问:“这条路好黑,能看见前面吗?”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都快伸手不见五指了。

  才这样想,地面灯光骤然亮起,黑暗一瞬被暖黄的荧光照亮,雨落在伞上的声音不见,她抬头,发现头顶合拢一片遮盖物,白色的遮盖物亮起,变成晴朗的夜空。

  无数蒲公英和萤火虫从草丛里飞出来,扑扇着小翅膀。

  灯光层层叠叠,一路蔓延到

  看不见的尽头。

  行道树变成了高大的乔木,竟全是家乡的植物。

  黑夜成了白昼,雨天化作晴朗,城市变为森林,一切改变只在瞬间。

  眼前的一切,像是她小时候坐在家门口,等爸妈和哥哥回家时幻想的景色。真好看,喻嗔心砰砰跳。

  身边的男人双膝跪下,被他握住的那只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精致的钻戒。

  她眨眨眼睛:“你是在……”求婚吗?

  喻嗔慢半拍意识到,柏正带她见了父母,朋友,程序好像真的走完了,他把自己的一切摊开给她看,回到了故事起始的地方。

  跪在地上的男人喉结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她清晰感受到柏正的紧张。她从来没见他紧张成这样。

  单膝成了双膝跪地,连求婚的话都没说,就把戒指给她带上了。

  “如果你同意,那就是。”

  她忍不住笑了:“不同意呢?”

  柏正面色紧绷:“就当道歉,这条路上,我让你哭过许多次,但我向你保证,这辈子,永远不会有下次。”

  喻嗔拉长尾音:“噢。”

  柏正抿了抿唇瓣:“那你……”

  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当年跋扈的大恶龙啊,把她丢在这条路上时,会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在这里向她下跪吗?

  除却感动,她生出几分逗弄的好笑,让你曾经作,现在知道每分每秒多难受了吧。

  少女啊的一声跑远,笑声清脆:“不答应。”

  男人僵硬地跪在原地。外面的确在下雨,因此在头顶的屏幕合拢之前,地面被打湿。他白衣黑裤子,膝盖被雨水浸透,可怜的人成了柏正。

  他一个人在地上跪了好一会儿,这才去找喻嗔。

  如今对着她柏正真是没脾气,哪怕求婚失败,他竟然也能忍住失落安慰自己,至少他的嗔嗔没有不要他。

  这就好,这就够了,他本来也不能奢求太多。

  像他这种情况,女孩子确实会有许多顾虑。她好好考虑是应该的。

  喻嗔还年轻呢,下个九月开学,她才大四。她即便不喜欢自己也正常,她的每一分喜欢,柏正都当作恩赐。

  到底人高腿长,没一会儿他便追上了喻嗔。

  她撑

  着黑伞,蹲在一颗大树下面,并没有走远,见他过来,笑盈盈冲他伸出手:“虽然我拒绝了,但是你不会不要我,把我丢在这里吧?”

  他附身,一点儿意见也没有,把娇滴滴的女孩子抱起来。

  喻嗔也说不清楚,心中的快乐有多少。

  哪怕淋不到雨,她依旧把伞遮在两个人头顶。大黑伞之下,男人英俊的面容透着几分他自己不敢说的失落。

  喻嗔心中笑开,但她憋住

  笑,容他难受。

  这坏蛋混账事干得太多了,当初还是单纯小傻瓜的自己,被他耍了多少回啊。初出茅庐的小姑娘,第一次就遇到个这么坏的人。

  她在他怀里悄悄摸了摸钻戒。

  钻石闪耀,很大一颗,一看就价值不菲,更重要的是相当精致,且完全符合她的尺寸。

  喻嗔颇为好奇,他是怎么知道她无名指多大的?

  “去哪里?”

  喻嗔抬一下嫩白的小腿:“裙子打湿了,先去你家,你再送我回家吧。”

  柏正作为一个求婚失败的男人,没半点意见。任劳任怨,一路把她抱回去。

  他的公寓喻嗔第二次来,这个地方柏正住得最久,从牧梦仪把他赶出家门,到高中结束,他一直住在这个地方。

  小公寓比不上大别墅,但是东西应有尽有,他没回来也让人打扫着。

  喻嗔从他怀里跳下来,要自己去找衣服换。

  两个人闹这么一通,衣服都湿了。她想做什么柏正都纵着,他去给她放水。

  喻嗔还是第一次看柏正的衣柜,他的衣柜肯定是没有女孩子衣服的……

  等等,喻嗔愣愣地看着他衣服最上面。

  就在这时,柏正也想起什么似的,连忙打开门走进来。

  喻嗔涨红了脸:“那个你竟然留着!”

  是当初她那件失踪的小衣。

  涟水的女孩子都有穿小衣的传统,就像古代的肚兜一样,只不过里面还会穿一件内衣。

  后来喻嗔才知道人家城里的姑娘不穿这个,也买不到小衣,就没再穿了。

  柏正倒不觉得羞耻,他只担心喻嗔把自己当成变态。

  他看一眼,小姑娘脸颊红得跟什么似的。

  喻嗔把小衣拿起来,攥在手中,一脸戒备,生怕他跟她抢。

  柏正忍不住闷笑了一声。

  这种坏坏的情绪,就像最初遇见她一样,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身世,也不自卑。

  她那么乖又那么单纯,自己说什么她都信。

  啊啊啊他还笑!这么羞耻的事情,他怎么笑得出来啊。

  喻嗔忍不住捶他,他任由他的姑娘恼羞成怒打几下。

  “去洗澡吧,水快凉了。”

  柏正顿了顿:“你要

  是没换的衣服,可以换这个,我洗过的。”

  喻嗔快要炸,他竟然还给她洗这个!

  “你还说!”

  他弯起唇:“不说了。”

  再说她就羞哭了。

  他把喻嗔打湿的额发撩到耳后,声音温柔:“去吧,别生病了,衣服换下来我给你烘干,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喻嗔多看他一眼脸颊都发烫,连忙洗澡去了。

  她关上门,捂住红通通的脸颊,看了一眼手中的浅色精致的小衣。

  不知道想起什么,脸蛋儿更红。

  柏正给她准备了换的衣服,男人衬衫随便拿一件,女孩子都可以当连衣裙穿。

  喻嗔洗得很快,她散下头发,换好衣服,这才走出去。

  柏正坐在沙发上给她烘换下来的裙子。

  他身份金贵,这些事情做起来却很熟练,毕竟曾经是被抛弃的孩子,自然会很多东西。

  喻嗔出现在他身边,柏正没敢多看。

  她那一双纤细笔直的腿,漂亮得不可思议,衬衫只到她大腿。

  喻嗔坐在他旁边,小小一只,乖巧极了。

  他心软得跟什么似的,腾出一只手摸摸她头发,她便冲他眨了眨眼睛。

  真是……

  他怀疑喻嗔听见了自己心跳声。

  爱是世上最奇妙的东西,初初爱一个人,无畏的男孩反而变得畏怯,女孩子反而变得勇敢而胆大。

  比如说现在,喻嗔就是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

  她小巧的下巴搁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暖暖的呼吸喷洒在他脸颊上,一眨不眨看着他。

  噢,家主大人肩膀也是硬邦邦的。

  柏正眉心跳了跳,耐性倒是很好,面不改色把裙子从烘干机里拿出来。

  她鼓了鼓脸颊,有点儿不解。

  少女忍不住想,柏正是不是不爱自己啦?是她没以前漂亮可爱了吗?他曾经明明在她面前自控力为零的,现在怎么柳下惠啦?

  “去换吧,换好我送你回家。”

  她故意在助听器边说话:“不想动。”

  柏正沉默了一下。

  他能怎么办?难不成帮她换?

  他是听力不好,不是彻底聋了或者耳朵没感觉,他脸皮这么厚的人,耳朵那一片都被她的气息弄红了。

  柏正忍了半晌,最后小心翼翼捏着她下巴,把她从自己肩膀上移开。

  他恨不得冲她吼,宝贝儿,你安分点。

  老子是个男人。

  她下巴搁在他掌心,少女脸好小,又白白嫩嫩,娇得快要掐出水。

  偏她不知道自己这幅样子杀伤力有多大,还傻乎乎冲他笑,大眼睛简直闪着布林布林的光。<

  p>

  柏正心脏窒闷,深吸了好几口气。

  他意识到自己不但没放开她,拇指还摩挲了一下。

  喻嗔偏了偏头,大眼睛笑成月牙儿,长大的女孩子可真是漂亮得眸光潋滟。

  妈的!

  他真是尽力了,收紧手指,铺天盖地疯狂吻她,跟被放出来的小疯狗似的,在她脸颊脖子乱亲。

  柔嫩的肌肤很快染上一片桃花色。

  喻嗔抓着他头发,想把他拖开一点都困难。自己招惹的男人,呼吸困难也得等他消停。

  等她喘不过气,才意识到,家主大人还是狂热爱她的呀。

  柏正压着她,有点儿崩溃。

  他都不敢看喻嗔什么眼神,他刚刚那是禽兽吧?她衬衫都到白皙柔软的肚子上了。

  柏正沙哑着嗓音道歉,想把喻嗔拉起来,让她先换衣服。

  谁曾想少女躺在沙发上,红唇黑眸,墨发散开,漂亮得像一朵盛放的夏花。

  柏正很想犯罪,但他不敢走徐傲宸的老路。他都熬到这一步了,不可能忍不过今天。

  求、求婚都没成功呢。

  柏正用尽毕生的意志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反应过来才意识到他说他帮她换。

  喻嗔笑得小脸儿泛红,双眼亮晶晶看着他,看笑话似的,那你换呀。

  柏正骑虎难下,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抖着手指给她解衬衫。

  很好,她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好,衬衫里面穿了衣服的……好个屁!是那件他很喜欢的小衣!

  血液直冲脑门,扣子都在他手中崩掉了。

  他附身下去,溃不成军,揉搓之中,囫囵一句:“心肝儿,我明天去坐牢。”

  家主可真是太有志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