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05章番外五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2 21:24: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所周知,一个内向的男孩子,似乎适合一个外向活泼的女孩子。

  周奇奇也是这样想的。

  她喜欢隔壁初三一班的喻燃很久了,大家都说他不好相处,明明会说话,却像个哑巴,灰色的眸子和常人不一样,看上去淡漠极了。

  他不做卫生,不参加集体活动,总是一个人待在教室。

  学生们不喜欢他,活泼的周奇奇却喜欢这个小少年。

  她意识到,喻燃和初一时矮矮瘦瘦的形象完全不同了。

  他身量一直拔高,现在已经超过了班上大部分男生。因为他不说话,所以也没有其他男孩子变声期的公鸭嗓。

  那双被众人讨厌的眼睛,像是午后阳光折射下的尘埃,干净且安宁。

  更何况,他真好看。

  不同于小时候脸颊凹陷如难民一般的小男孩,他现在眼眉精致,薄唇血色稍淡,连下巴的弧度都那么好看。

  即便是口口声声说着讨厌喻燃那些人,也不得不承认,少年的长相确实出色。

  周奇奇性格外向,奇思妙想很多,班上同学都很喜欢喊她一起玩。

  她心中有个女主梦,她觉得独特的喻燃就是自己的王子。

  别看王子现在生活在涟水,家里只有个小房子,将来他定会一飞冲天,前途不可限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周奇奇的设定在未来对了一大部分。

  很好,周奇奇撑着下巴想,女主男主都有了,谁是恶毒女配呢?

  她注意到,男主特别亲近喻嗔。

  哼,那喻嗔就是恶毒女配。周奇奇才不管喻嗔是不是他亲妹妹,男主只能讨好女主,早晚会唾弃恶毒女配。

  可是每次周奇奇对喻燃示好,他像个木头人似的,半点反应也无。

  周奇奇气恼又无力。

  周奇奇打算对付一下“恶毒女配”,一次月考以后,周奇奇利用自己物理课代表的职务,钻进办公室,撕了喻嗔卷子。

  她回头,就看见喻燃站在门边。

  周奇奇心里一咯噔。

  喻燃灰色的眼瞳像笼罩着一层霾,他第一次正眼看周奇奇,又看了眼她手中的残卷。

  喻燃转身走了。

  周奇奇心跳飞快,十分忐忑。他会揭穿自己吗?不,喻燃不善辞,只要自己不认,就没有人相信他。

  没想到喻燃不打算揭穿她,直接走了。

  周奇奇一愣,随即心中一喜。

  喻燃没有生气,他是在无条件包庇宠爱自己吗?

  少了一门成绩,喻嗔一定不能再进年级前十了。

  喻燃没把这件事给喻嗔说,下周一时,学校公布成绩。

  大家震惊的总共有三件事。

  第一,年级第

  一成了喻嗔。

  第二,据说喻燃没有交自己的生物试卷,成了年级十一名。

  第三,周奇奇没有叫生物试卷和数学试卷,成了年级倒数第十。

  周奇奇:……

  放学时,喻嗔眨巴着大眼睛问:“哥哥,你的试卷为什么改成了我的名字?”

  她拿到摸不着头脑。

  喻燃没吭声。

  这时候周奇奇抹着眼泪追上来:“喻燃,你站住!”

  她张开双臂,拦住兄妹俩,还狠狠瞪了喻嗔一眼。

  “喻燃,我的卷子是你拿走的对不对?现在两门缺考,我成了倒数,我那么喜欢你,你却这样对待我!”

  喻燃灰色的瞳,看着涟水河中,几只啄羽毛的鸭子。

  周奇奇哇一声哭出来,抽噎道:“你难道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吗?不可能,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喻嗔背着小书包站在一旁,看自己哥哥。

  她觉得新奇,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子给哥哥表白哎。

  喻燃慢吞吞回看她。

  喻嗔惊恐地瞪大眼:不是,哥哥你这时候看我做什么?

  他好像也意识到不对,又看呆头鸭子。

  周奇奇觉得自己被玩弄了,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她伤心地跑了。她以后再也不要喜欢喻燃!

  *

  又过了半年,兄妹俩上了高中。

  涟水有高中,且师资力量不错,尽管只是小镇,但老教师们当年也是出色人物。

  家人们都以为喻燃看医生有用,隔三差五带他去市里看一回病。

  这个时候,喻嗔跟着爷爷奶奶住在老家。

  三月,涟水发生大地震,房屋倒塌,尸横遍野。

  调皮的陈行死在了这场地震中,包括喻嗔的爷爷,那个存在感不强,却很听奶奶话的老人,也折在了这场天灾之中。

  万姝茗他们半夜从市里回来,哭成了泪人。

  他们穿行在废墟之间,去找自己家人。

  喻中岩心急如焚,听到了许多坏消息。他的老父老母,还有聪明可爱的女儿,都经历了这场地震。

  喻中岩猛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喻燃。

  他一向没有神情的脸上,罕见出现了神情。瞳孔

  微缩,整个人极其紧绷。

  “小燃,你去军人叔叔那里,爸爸去找爷爷奶奶和妹妹。”

  也顾不得喻燃,喻中岩匆忙走了。

  余震随时会来临,但只要跟着抢险队伍,喻燃就不会有危险。

  春寒料峭,天上没有月亮。

  喻燃在原地站了很久,最后他动了。

  许多年后,喻嗔回故乡,有人对她讲。

  “小嗔啊,婶子真没骗你咧,当时人来人往,说你还没找到,你哥牙齿咬着手电筒,刨你家废墟。我走过去看,你哥手上全是血。”

  喻嗔愣住,她一直不知道有这件事。

  因为喻燃从未讲过。

  *

  喻嗔生命里有很多人,但对于喻燃来说,他从三岁开始,就只有喻嗔。

  怎么讲呢,爸爸工作很忙,是学生心中最好最正直的老师。

  万姝茗不是他亲妈,很多时候对他过于客气小心。

  爷爷奶奶老了,带孩子粗糙,也不善和一个不讲话的孩子相处。

  只有一个更小的孩子,在他冰冷的怀抱里安睡。

  他看着她长大,小丫头最开始是细软的头发,后来扎着羊角辫或者小啾啾,再大一些,用一条漂亮的丝带绑成马尾,再大一些,那个男人修长的手指,时常顺着她微卷的发丝。

  喻燃该喜欢柏正吗?不可能。

  人和人的相处并不公平,她的生命五彩缤纷,并不像他那样,只有压抑的黑白两色。从小到大,他不动声色赶走了所有喜欢她的人,赶不走这个爱她的男人。

  高考完那个六月,她一路哭回家。

  喻燃陪着她走一路,没吭声。他其实并不太能理解,柏正走了就走了,哥哥还在,小蠢货又哭什么呢?

  小时候小丫头犯蠢挨打,也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

  难得,他有几分生气的情绪,可是不知道到底是对谁。

  *

  后来喻嗔结婚了。

  婚礼那天,小丫头很漂亮。她的幸福写在眼睛里,那样明亮的眼睛,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红地毯上的另一个人,很不巧,是喻燃一直都不喜欢的一个人。

  喻燃胸前别着“新娘哥哥”的别针,安静地看完这场婚礼。这种感觉很奇怪,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看她长大,看她出嫁。

  喻中岩说:“妹妹结婚,你咋还是板着个脸,笑一下啊,喜庆点。”

  喻燃理也没理家里的老头。

  过几天喻中岩数落他:“妹妹讲你给她的礼金一千万,小崽子,你老实交代,你哪来的钱?”

  喻燃垂眸,心无旁骛写论文。

  喻爸爸反应了一下,发现重点不在于纠结儿子哪来那么多

  钱。

  “傻小子,有你这么送礼金的吗?你以后还要不要娶媳妇了!”

  为什么一定要?

  喻燃半辈子,没少被人喜欢。

  他越长大越出色,从小丫头一个人的哥哥,变成喻教授,尊重他的人越来越多,喜欢他的也如过江之鲫。

  从周奇奇,到明艳的大小姐卿灵,再到他后来胆小的师妹,以至于带的研究生……

  形形色-

  色,各种各样。

  喻燃扣上实验服的白大褂,他身上的扣子总是严谨地扣到最后一颗。

  年轻英俊,又高智商的教授。已经三十岁了,岁月不曾在他脸上刻下任何印记。

  实验室的姑娘们,常常在心里尖叫yy他,啊啊啊啊喻教授肌理结实,喉结都那么漂亮,想撕他衣服,吻他啃他,看他难捱神情!

  但她们的想法,喻燃并不能理解。

  他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自己变了。

  小时候孤独症,让人讨厌他排斥他,亦或者小心翼翼对待他。

  长大以后,竟然会有人把这当作苏点,觉得他很酷很特别。

  是世界变得奇怪了,还是他真的好起来了?

  家里喻中岩一直在催婚,喻老师骨子里带的观念有点儿传统。他可不像小姑娘一样,觉得三十岁的男人有魅力到爆炸,他看见这小子就愁。

  怎么办哟,不会讲好听话讨小姑娘开心就算了,他连话都懒得给别人讲。

  喻中岩让万姝茗跟着自己一起劝。

  万姝茗道:“我才不去,小燃有自己的想法,你可别让我做这个恶人。”

  喻中岩只好让喻嗔来。

  喻嗔心中笑得不行,看爸爸头发都愁白了许多,最后同意去说说看。

  她不太流畅地表达了哥哥是时候找个女朋友的想法。

  他拿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抬眸看她。

  那目光淡淡,无悲无喜。

  喻嗔头皮一麻:“哥哥我错了。”

  柏正大步走过来,凑热闹道:“我说哥,你确实该找个女朋友了,你看爸都急成什么样子了,别凶嗔嗔啊,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给我说说,我帮你介绍。”

  喻燃真是烦这个妹夫:“滚。”

  柏正弯唇,倒也没故意招他更生气,抱着他的小姑娘一起滚了。

  喻嗔小声在柏正耳边道:“哥哥是这个脾气,他很好的,对我也很好,你不许自作主张干什么坏事。”

  柏正亲亲她:“好,听你的。”

  喻嗔敬重喻燃,柏正也敬重他。

  他们被喻燃赶走了,老父亲愁白了头,唉声叹气。

  “阿燃啊,你给爸说说呗,长这么大,你喜欢过哪个姑娘不?”

  真是痛苦,人到中老年,竟然沦落到当知心爸爸角色了。

  喻燃倒还真认真想了一下。

  他们总喜欢问他这些问题,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你喜欢过谁?

  可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他谁也没有喜欢过。

  人生三十个寒暑,他的世界,像孤舟行过芦苇丛摇摆的冷湖。

  湖上没有生命,水中没有倒影。对任何东西,他都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也不知道将来会飘向何处。

  你以为孤独

  症是什么?真是周奇奇心中幻想的男主苏点吗?

  不、不是的,它是一种病,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空白色。

  “没有。”喻燃这样回答喻中岩。

  未来或许会有,但过去如果真有喜欢过的东西,约莫是那年小姑娘攒钱买的文具盒和小汽车。

  他灰色的眸,看着手中的钢笔,仅此而已。

  ――兄长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