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06章番外六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2 22:54: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乌拉斯王国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神使大人在民间发现了能驭龙的少女,把她带回王国,少女出生乡野,还穿着一身布裙,神使看见她时,她正抱着一条大黑龙的爪子。

  要知道,对于人类来讲,龙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更何况还是一条意味着不详的大黑龙。

  龙的寿命很长,生育率极低,龙以金龙为尊,黑龙是为不详,不说人类害怕,连龙族都会排斥他。

  龙族桀骜不驯,可是巨龙没有伤害少女。

  神使一喜,难道这就是大祭司曾预,能降伏巨龙,为国家带来安宁的少女吗?

  他连忙趁大黑龙飞走之际,把少女带回王宫。

  布裙少女叫做安西妍,从起初来到王宫战战兢兢,到如今迷恋上王宫的生活,她只用了三个礼拜日。

  她穿上华丽的裙子,白色裙摆在宫廷蕾丝床上层层铺开,安西妍在床上打了个滚,太舒服了,比那条该死的残疾龙山洞舒服不知道多少倍!

  安西妍家庭贫困,父亲早逝,留下她和寡母,家里的日子朝不保夕。

  机缘巧合,她遇见一条奄奄一息的大黑龙。

  人类害怕龙,可是龙身上都是宝。

  龙角可以做世上最锋锐的武器,龙须坚韧不可断,龙血更是能治愈世间所有疾病。人类和龙族战争持续了上万年,何尝不是有贪婪之心在作祟?

  安西妍看见大黑龙的第一想法就是,发了!她要把这条龙卖掉还钱。

  没想到她才靠近,巨龙就睁开眼睛,冷冷盯着她。

  安西妍吓得魂飞魄散,这下子什么坏主意也不敢打,还把采的魔药全部给了巨龙。

  她怵它,希望它赶快死,于是隔三差五送些毒药。

  这条龙是条文盲龙,不认得字就算了,也不认识魔药,他身上确实痛,发现吃了药有帮助,于是安西妍送什么药他都囫囵吃了。

  毒药也吃。

  安西妍眼巴巴盼着它死,没成想它百毒不侵,还渐渐有恢复的趋势。

  安西妍一口血哽在心里。

  巨龙好一些,安西妍干脆以救命恩人自居,大黑龙孤傲但大方,有时候眼皮子一掀,会扒拉几块金币给她。

  自从被误当作降龙少女来到王宫,安西妍别提心里有多滋润了。人人敬重她,看她的目光像是在看救世主。

  安西妍挺直胸膛,她这辈子都没过过这么舒坦的日子,连自己乡下的老母亲都不想管。

  吃的山珍海味,穿的绫罗绸缎,还受人尊敬。

  这天,安西妍在花园散步,看见一个紫色裙子少女,被众人拥簇着。

  侍女喊:“小公主,咱们回去吧小公主,王后知道了会生气的。”

  “殿下也不允许您外出,您吹了风就容易生病,求您了。”

  蝴蝶围着她飞舞,那只宫廷中最凶,挠过安西妍一爪子的波斯猫,也乖顺地伏在少女脚边。

  少女摸一下猫咪,乖巧道:“好吧。”

  她身上的衣服尤其华丽,额间坠了同色紫色宝石,甚至眸子带了丝丝紫色,美丽得不可方物。

  走路时,珍珠鞋含羞半露,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安西妍忍不住问:“她是谁?”

  侍女笑盈盈地答:“是咱们乌拉斯王国的诺拉小公主,王子殿下的妹妹。公主体弱,但是人特别好,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等公主再好些,大人也可与她一同玩耍。”

  诺拉在遥远的东方,是“嗔”之意,大祭司说公主取这样的名,可保平安顺利长大。

  安西妍心里不太舒服。

  她摸摸自己粗糙的脸颊,想起公主稚嫩漂亮的脸颊,还有从小就过着这么好的生活,心里有点儿嫉妒。

  还有珍珠鞋子,为什么王宫的人不给自己也做一双?

  侍女:“公主殿下的鞋子,是王子殿下亲自深入深海取出的蚌,世上仅此一双。”

  安西妍更不满,过了两天,她去拜见公主。

  王宫的人见了自己都要说好听话,盼着以后王宫出现灾难,自己能降龙,卑贱的侍女对自己卑躬屈膝没意思,公主对自己伏低做小才有意思呢?

  公主为了保护她的子民,肯定也会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吧。

  没想到公主没见到,安西妍率先见到了王子。

  王子英武不凡,眉宇却凌厉冷漠。他用一双灰色的瞳孔看着安西妍,冷冷命令道:“离开!”

  安西妍碰了一鼻子灰,更觉不满。

  明明觉得自己高贵起来了,可是一遇到公主,就灰溜溜的,让她想起自身的不如意。

  这天晚上,安西妍见到了大黑龙。

  它伤口还没好全,飞过来十分吃力,它用沙哑的声音说:“跟我走,等我好了,再来把大胆的乌拉斯人杀完。”

  它认定是王宫抓了自己的人,蛮横而不讲理。这个人类还有用,她要给自己找魔药。

  安西妍哪里舍得走?

  黑龙的洞里又黑又冷,她去过一回再也不肯去。但她不敢触怒黑龙,哪怕它受着伤,拍死自己也就是抬一抬爪子的事。

  安西妍眼珠子一转:

  “我暂时不能和你走,他们给我下了毒,如果我走了,会毒发死亡的。解药在公主那里,她天天折磨我,你问她要到解药,那时候再救我回去吧。”

  黑龙闻飞走了,爪子上还抓着一袭紫色宫廷裙子的小公主。

  小公主看着底下万丈深渊,怯怯抱住黑龙爪子。

  她好怕衣服破裂,自己掉下去啊。

  好在王子殿下给力,她的衣裙质量上乘,就这么飞了一路,公主适应下来

  她明亮的眼睛看着山川湖海,发出惊叹的声音。

  绵延的山脉,美丽宏伟。

  她第一次出王宫,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龙,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景色呢。

  好奇大过害怕,她挂在巨龙的爪子上,眼睛都不舍得眨。

  最后一龙一人在一个山洞前落下。

  乌拉斯王宫离巨龙山洞有好长一段距离,在巨龙眼里,那只是人类一个小国度,现在还没天亮,它要休息。

  它把公主扔进洞里,用硕大的龙尾堵住洞口,冲公主咆哮一声。

  威胁她,即便他睡着,也不许跑。

  *

  第二天它醒过来,看见龙爪上一个小身影。

  她睡在他漆黑的鳞片上,睡姿香甜。

  黑龙睁开眼,阴测测打量她。

  龙可以吃人的,它生下来便有祖辈传承,它们龙特别喜欢吃公主。公主金贵养大,肉比一般人和野兽鲜嫩。

  这些倒不重要,重要的事,吃了公主,或许有助于它化型。

  它的人形并不完整,至今还不能将龙角和龙尾隐去,吃了这个小公主,或许它就可以了。

  这样想,它看她的目光,多了一丝垂涎。

  公主翻了个身,掉下龙爪,它脑抽一下,下意识用爪子接住她。

  它的爪子可并不柔软,也没有什么肉垫,只有一层坚不可摧的鳞片。

  小公主坐在他掌心,泪汪汪醒来。

  这下好了,她醒了它再吃她,估计会听到讨厌的尖叫声。

  黑龙想了想,倒是想起这个公主还欠自己一份解药,于是鼻子喷出龙息,恐吓她把解药拿出来。

  小嗔公主揉揉眼睛,好奇地打量巨龙。

  它好大一只,自己坐在它掌心里,看见它两只眼睛,一只是金色的,另一只则是蒙上一层霾的黑色。

  很明显,黑色那只瞎了,它的龙角也断了一截,看上去不对称。

  黑龙伤口还没好完,又飞了那么远,身上坠着大大小小的伤,有的鳞片还外翻,露出血肉。

  伤得这么重的龙,在她听来,连吼叫声都像是哀鸣。

  小嗔公主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天空中偶尔会有受伤的小鸟,飞到她窗前,冲她哀哀鸣叫。

  她打小就

  有动物缘,因此哪怕对方是一条黑龙,她也下意识只以为它需要帮助而已。

  王子和王后把她保护得太好,神使说她活不过十八岁,所以一些险恶的种族战争,他们从来不给她讲。

  她觉得它有些可怜,安抚地摸摸它的龙须:“别怕,我去给你找魔药。”

  黑龙:……

  这个小人儿怎么回事?哭啊,咋不哭。

  小公主说着,吭哧滑下龙爪,从他龙

  尾的空隙下钻出山洞。

  姑娘身上柔软,蹭着它龙尾,它身躯一僵,整个龙都不好了。

  毕竟……龙性本淫。

  这么一晃神,公主已经跑出了山洞外。黑龙恼怒地追出去,它要弄死这个不长眼的人类。

  小公主奔跑在草地上。

  查尔斯山脉四季常春,土拔鼠小心翼翼探出个头,灰色的野兔跑来跑去,连鱼儿都从清澈的湖水中跃起。

  它们欢迎着小贵客的到来,公主手里采摘魔药,从未觉得这么快乐。

  她的眼前终于不止是宫殿,而是自然的辽阔,再远一点,还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森林。

  小公主已经十六岁了,如果她注定只能活十八岁,她想趁这两年,了解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总不能稀里糊涂地来世上一趟,又稀里糊涂离开。

  小动物们本来陪着公主,突然一阵脚步声,它们瞬间炸毛,四散逃走。

  公主愣愣看着兔子都吓得打了个滚。

  巨龙把她笼罩住,她转身,松了口气,把怀里一堆魔药递给他。

  所以说龙是个文盲龙,他山洞外面就全是治病的魔药,但龙原本不屑吃草,后来发现吃草有助于疗伤,他每天都吃安西妍送来的……毒草。

  也幸好它是个皮糙肉厚的,至今没有吃死。

  他只是文盲,又不是傻,明白公主在给他找药。伤口很痛,他闭上本来要吞掉公主的嘴巴。

  成吧,他养伤,再把这个小人儿养肥点,不然吃起来不够塞牙缝。

  既然不吃她了,那他也懒得管她,吃完草药眯起眼睛,打算晒一会儿太阳。

  它们龙族虽然繁衍难,但得天独厚,呼吸吐纳日光月光皆是修行。

  黑龙趴在少女身边,她推了推它的爪子。

  黑龙懒洋洋抬眸。

  “干嘛?”

  小公主惊奇道:“哇,你会说话。”

  还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它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龙族修炼到一千年是会说话的,但它得了祖辈传承,生来就有强大的力量,也会说话。

  小公主说:“那我帮你看看你的眼睛,说不定能治。”

  它眸子翻涌过什么:“不用,治不好。”

  它已经接受了自己

  是个残废龙的事实。

  小公主说:“你别气馁,我们试试嘛。”

  它闭上眼睛,不理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吭哧往自己龙脸上爬。说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它长这么大,因为本体是条黑龙,谁见了它,不得跟躲瘟神一样?

  现在竟然真有人“蹬鼻子上脸”。

  他猛然睁大眼睛,释放出威压。

  小公主抱住他的龙须,紫色裙子被吹得飞舞,像荡秋千一样。她眼睛亮晶晶的,凑近打量它的双眼。

  “看起来受伤好久了,很难治疗。”

  黑龙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恼羞成怒,它重新闭上眼睛。

  它生气地想,不怕我是吧,饿死你。

  反正它不管饭的,以前的安西妍帮它找草药,他也不管饭。反正自己不吃饿不死,这些人类管她们呢。

  在黑龙传承的记忆里,它的祖辈见过不少人类女人,可它和它的祖辈们加起来,也不得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位紫眸小公主,是它见过最美的人类。

  有多美呢,比化形的龙女还好看一万倍。

  它可能是发-情期要到了,睁开眼时,就喜欢看她在干什么。但是龙觉得,是为了防止她逃跑,就没人帮自己疗伤了。

  它要利用完了她再吃掉她。

  黄昏时,它看笨拙的小公主做饭。它拒绝养她,她也没想到要一条伤员龙养自己。

  小公主找到山泉水,搬了一块大石头,打算做锅。

  她用石头磨石头,听着吵死了。

  它伸出龙爪,轻飘飘一挖,石头内部被他捏得粉碎,石锅就做好了。

  “哇,你好厉害呀。”

  巨龙嗤了一声,尾巴摇了摇。

  小公主跑到河边,她平时喜欢看书,这时候找吃的并不难,石锅洗干净架起来,野菜和山泉水放进锅里,生了火,再加入一些菌类,她找了几个酸酸甜甜的果子调味,自然比不上王宫里的生活,可她很满足,且高兴。

  巨龙看了她一眼,沉入巨大的湖中,龇牙抓鱼去了。

  当然是它自己吃。

  小公主脸蛋儿忙得粉嘟嘟的,松鼠们给她扔栗子,她想了想,回礼几个果子。

  如果有其他食草动物给她送来吃的,她会找一些有营养的果子喂给他们。

  可惜黑龙一回来,动物们又逃走了。

  黑龙过来,拎起公主衣服,要把她拎回洞里。

  小公主说:“等等。”

  她抱起下午收集的一大堆干草,笑着碰了碰它的爪子:“我们回去吧,你别抓我裙子了,我只有这一条。”

  小公主乖乖跟在它身边,它爪子微不可察握了握,没再拎她。

  回到山洞,小公主开始铺干草。

  龙不需要保暖,她却需要,好在现在是盛夏,晚上也并不冷,否则以小公主的身体,早就生病了。

  小公主躺在干草上。

  黑龙没事干,就盯着她,他自然知道人类怎么生活,也知道这个拥有尊贵生活的人类,本来不该过这样的日子。

  看着干草把她细嫩的肌肤磨红,它有几分烦躁。

  小公主说:“你放心,

  我不会让父亲把你捉走,我会给他们解释,你只是受伤了需要帮助。”

  毕竟如果是一条坏龙,早就把她吃掉了,不会给她做锅。

  黑龙更烦躁。

  天上月光明亮,它飞走了,飞向隔壁的莉莉塔王国。

  小公主睡在干草上,一夜好梦。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她从华丽的大床上醒过来,还有几分不明所以,她摸着粉色的丝绸,茫然地眨眨眼。

  这个床一看就是女孩子的,很漂亮精致,但不是她在王宫的床。

  黑龙的龙尾,圈住公主的床。它飞了半夜,还在睡。

  那个又黑又丑的莉莉塔公主,尖叫声难听死了。明明都是人类,还都是公主,它的小女奴就特别省心。

  小公主走出山洞,看到洞外有她昨天收集起来的干草,显然被暴躁的龙扔出来了。

  她醒过来,警惕的大黑龙自然也醒了。

  它露出阴森森的牙齿:“不许跑。”敢跑他就吃掉她的腿。

  小公主说:“你伤好之前,我不会离开的,我要去喝水。”

  黑龙闻,没再管她。这幅小胳膊小腿,不是它说,它随便飞一下,够公主赶路半个月。

  清晨的山林,不仅漂亮,还笼罩着一层雾。

  小公主从山泉处下来,又到湖边洗脸。

  她自从被掳来,就没有洗过澡,大黑龙是雄性,她会害羞。这会儿身边没有人,小公主连忙脱了裙子,跳下湖水。

  兔子歪头打量她。

  小公主抱住白皙美丽的躯体:“乖啦,走开走开!”

  小兔子不知道感应到什么,倒是听话,一溜烟跑了。

  公主放下手臂。

  湖下趴着避暑的大黑龙,过了好一会儿,它把头埋进水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