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09章番外九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3-25 00:39: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中有个学习研讨会,每周五下午,研讨会要一起讨论高考重点体型。牧原是研讨会组长,喻嗔本来不想加入,牧原皱着眉,还是给她报了名。

  他鲜少干勉强别人的事,小姑娘看起来怏怏不乐。

  牧原心中矛盾,但他告诉自己,只有喻嗔加入研讨会,自己才能多和她相处一个下午。

  以他原本的性格,绝对不会强迫喻嗔,可是……

  牧原沉默地想,他曾经就是退让太多,喻嗔最后选择了柏正。牧原一直不明白,柏正那么坏,还干一些喻嗔不喜欢的事,为什么她会喜欢柏正,而不喜欢自己。

  重来一回,他下定决心改变策略,把喻嗔接来三中,强势和丁梓妍分了手。

  这样下来,牧原发现,喻嗔和自己相处的时间果然变多了。

  研讨会开始时,喻嗔脸色有几分苍白。

  牧原坐在教室最前面,看见她不太舒服,当着这么多人不好问,牧原只好让大家加快讨论进度。

  在座各位都是高考尖子生,学习激情满满,好不容易一种方法讨论出来了,还有人提出下一种。

  喻嗔恹恹半趴在课桌上,最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手势,校服兜兜里揣着纸,往女厕所去了。

  牧原想要说什么,旁边有人拉住他:“组长,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对吗?”

  牧原没办法,只能先低头看组员的解题思路。重来一回,他成绩比喻嗔好,这些东西都难不倒他。

  周五柏正没能等到喻嗔,来三中找她。

  小姑娘脸色苍白,脚步匆匆,从他身边离开。柏正看着她背影,沉吟了一会儿下楼。

  喻嗔生理期第一天会特别痛,本来想坚持过研讨会,但是大家讨论已经超时了。喻嗔感受到校服裤子被经血弄脏,她去女厕一看,果然裤子上深了一小片。

  喻嗔没办法,身上也没有卫生巾,只能抱着膝盖在女厕等,等大家都走了,她再出去。

  疼痛让她小脸泛白,她蹲在里面,直到有人敲了敲门。

  “嗔嗔,我给你买了点东西。”

  喻嗔听见柏正的声音,抬起头,差点被口水呛到。

  上面递过来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有一袋卫生巾。

  他说:“拿着。”

  喻嗔伸手接过来。

  家主语气带着笑道:“我在外面等你。”

  喻嗔换好卫生巾,依旧不敢出去。开玩笑,校服裤子颜色并不算深,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看见她裤子上一团血。

  柏正说:“别怕,出来吧,我用衣服给你遮住。”

  小姑娘探出一个脑袋,脸颊红透。

  男人走过来,他沉静脱下外套,捆在小姑娘腰间。

  这时候有一名高三还未离校的女生过来上厕所,看见门口的柏正,神色古怪。

  喻嗔觉察有人过来,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家主没说什么,他把喻嗔脸颊往怀里一按,没让那个女生看清喻嗔的脸,揽着小姑娘走了。

  身后女生嘟囔骂道:“死变态!”

  怀里的小姑娘悄悄抬眼看他,觉得以他的脾气,可能冲进女厕所一脚把女生踹翻。

  但柏正对上喻嗔的眼睛,只是笑着捏捏她的脸。

  “别怕,她没看见你是谁,我带你出去。”

  家主一个成熟男人,和小女生计较什么。

  喻嗔:“可是研讨会还没结束。”

  柏正说:“不管它。”

  重生一回的牧原,执念太深,还不如从前,真是个智障玩意儿。要真爱得那么深,后来就不该妥协和另一个女孩子结婚。

  家主心疼地揉揉小姑娘头发,给她买了杯红枣牛奶。

  喻嗔小口小口喝,看家主又出去了,这次买了个暖宝宝回来。

  他在喻嗔面前半蹲下。

  喻嗔问:“这是什么吗?”

  家主看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这一年她刚从涟水小镇来,的确没见过暖宝宝。

  他耐心解释了一遍。

  小姑娘害羞道:“我可以自己贴。”

  他笑着“嗯”一声,教她在衣服上怎么贴。小姑娘等了一会儿,暖宝宝发热,她脸上露出奇妙的表情,特别高兴。

  *

  盛夏到来时,小姑娘已经不讨厌家主了。

  他没有强迫喻嗔做任何事情,润物无声。六月份喻中岩摔到腿,小区电梯只不能用,家主二话不说背着喻中岩上了六楼。

  喻中岩感叹道:“现在的小伙子真热心。”

  喻嗔看着热心路人柏少的背影,轻轻咳嗽一声。

  六月末,喻嗔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

  是一块香饼。

  她惊疑不定:“这个……”

  柏正说:“是贡香,你喜欢吗?”

  喻嗔轻轻嗅了嗅,空气中古香的味道让她眼睛发亮。

  “这是哪里来的?”

  柏正说:“我做的。”

  喻

  嗔觉得不可思议:“你还会做这个?”

  柏正弯唇:“嗯。”

  他做得并不好,但是抱着小娇妻在怀里,看她制香,久了他也会一些简单的东西。

  牧原为了掌控小姑娘的生活,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或许希望喻嗔依赖他,并没有鼓励她调香。

  “我有一间调香室,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去玩,做出来的东西都是你的。”

  喻嗔特别心动,她

  不喜欢每周一次的研讨会,如果可以,她想去调香。

  她还未彻底成长,怎么想就怎么做。

  当牧原得知她的决定,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明白哪里出了错,最后揪住柏正的领子。

  “为什么我喜欢的,你都要和我抢?”

  家主把他的手拨开,冷淡地道:“公平竞争。”

  谁抢谁的,心知肚明。牧原走进死胡同,太心急了。

  家主气质骄矜,让牧原狠狠皱紧眉头。

  然而第二周,家主的小宝贝并没有来制香。柏正找到她,她垂下头,轻声说:“牧原好像很难过。”

  牧原对她好,她不愿牧原难过。

  小姑娘清泠泠的眼有几分不解茫然:“为什么我觉得,许多人都想控制我的生活。”

  爸爸妈妈希望她好好学习,除了学习不要做别的。牧原要她加入研讨会,不能多和柏正说话。

  因为她脾气好,所以大家都知道,怎么能让她比较听话。

  喻嗔吃软不吃硬,她向来不舍得让对她好的人难过。

  家主并没有安慰她,也没说牧原的坏话,他只是告诉她:“我不是这样的。”

  她抬起眼睛。

  家主说:“我是来让你欺负的。”

  真的,我对抗这个世界,但当我在你身边,只有你有资格欺负我。

  *

  七月那个暑假,柏正带她去捉鱼。

  郊外有条小溪,小姑娘赤脚踩在水中,像回到了涟水的时光,她一个人玩得高兴,家主抱着电脑处理文件,偶尔给她拍两张照片。

  喻嗔涉水,湿-漉-漉过来,趴着他腿上。

  这个动作把他整理得一丝不苟的裤子全弄湿了,家主摸摸她小脑袋:“怎么了?想回家了吗?”

  喻嗔摇头,她小声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问完她脸蛋儿红了,说不清是期待还是别的什么。

  家主低笑一声。

  “不喜欢。”

  喻嗔眼里有几分懊恼之色,刚要站起来,家主捏住她下巴:“小宝贝,我很爱你。”

  她唇角弯了弯,把脸颊埋在他怀里。

  喻嗔真的好喜欢这个柏正,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

  么。就好像一颗金刚石,用她的喜好默默磨平了自己身上每一分棱角。

  回去的时候,家主拎着她的鞋子,把她背在背上。

  路两旁开满了野花,家主屈身,让她摘了一朵月季。

  夕阳十分温柔,家主似有所觉,她对自己动心了,而少年柏正也即将回来。

  他叹息一声,心中温柔又无奈,对她道:“嗔嗔,你记住,哪怕将来的我有些别扭,也没现在脾气好,但我

  很喜欢你。你有任何要求可以和我提,我都会满足你。”

  “牧原不是个坏人,但他会让你很累。”

  “这个世界,你大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你不喜欢的,有我在。”

  ……

  说完这一切,家主不得不走了。他对心里那个声音说:“再等等,让我哄她睡着。”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同意了。

  少女趴在他宽阔的背上,睡得甜蜜。

  家主心想,小宝贝,我该回去陪未来的你了。现在的你,让他来照顾吧,他应该学会了。

  *

  少年柏正进入身体,感受到背上趴着软绵绵一团,整个人一下子僵住。她软乎乎的气息洒在耳边,柏正耳朵慢慢红了。

  与之相对,他眼眶也有点儿红。

  他的记忆里,小姑娘并不喜欢自己,哪怕后来做再多,她依旧十分排斥他。

  少年柏正死在失控那个夜晚,他绑了她,在彻底失控前,他轻轻吻了她一下,了结自己生命。

  他永远不会做第二个徐傲宸。

  但他万万没想到,原来他还有一次机会。

  少年脚步僵硬,小心翼翼背着少女回家。

  喻嗔醒过来,声音软软地喊他:“柏正。”

  少年一瞬结巴,他说:“我、我在。”

  “我的花儿呢?”

  柏正这才想起,她刚刚摘了朵月季,现在月季不见了。他沉默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

  “我去给你找。”

  喻嗔忍不住笑了,她笑声清脆:“掉了没关系,咱们不要啦。”

  少年记忆中,鲜少看她笑。

  他心中酸涩又幸福,一时有几分哽咽。

  “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柏少说:“我很高兴。”

  真的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在深渊之中祈求了多少年,才有这个机会,让你此刻愿意看我一眼。

  *

  柏正把家主没洗完的刺青洗干净了。

  少年带着一股锐气,乔辉打量他说:“正哥,张坤带了人,说下午要找回场子。”

  柏正嗤笑一声,说:“干-死那龟孙。”

  乔

  辉松了口气,前段时间的正哥沉稳好脾气,可是仔细揣摩,就会觉得头皮发麻,还是这个比较眼熟。

  简单粗暴,坏脾气。

  张坤来“寻仇”,柏正干脆利落,上去就是一脚。龟孙儿,抢东西还有理了是吧!给你脸了。

  柏正年少逞凶斗狠一把好手,可惜今天张坤带的人不少,势要报仇。

  柏正打架打到一半,突然顿了一下。

  他看一眼

  地上的张坤,对乔辉讲:“我走了,我很急,你看着办。”

  说走,他真的立刻就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自己的包,里面少女粉色发带掉出来,少年皱着眉头拍拍干净,骑着车跑了。

  张坤:“???”你这个人尊不尊重对手的啊!

  乔辉:“???”不是啊正哥你这干嘛呢!

  张坤愣了好一会儿,从地上暴起,对战五渣乔辉阴阴一笑,很好,柏正走了。

  乔辉:啊啊啊啊……正哥救命!

  秋分时节,少年骑着车穿行在街道上,排队买了小姑娘最喜欢的虾饼。

  他记得要好好照顾她,无论有什么事,照顾喻嗔第一位。

  柏正订了鲜牛奶,他自己把牛奶热到温温的,加了两勺糖,这才去接喻嗔。

  小姑娘刚好放学,看见他,欢欢喜喜扑进他怀里。

  他心尖发烫,克制住上扬的唇角和紧紧回抱她的冲动,让自己看起来稳重一些。

  “我带你去剪头发。”

  小姑娘来到t市,头发一直没剪,太长了她难打理,一直在说想剪头发的事。

  柏正紧紧盯着理发师,理发师被他看得心理压力特别重。

  喻嗔剪完后,头发长度及肩。

  少年摸摸她小脑袋,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丝带给她捆头发。他暗自练了很久,如今像模像样。

  头发绑起来的喻嗔看上去娇娇俏俏,青春无敌。

  喻嗔把虾饼喂给他一半,自己吸着牛奶。

  见他看过来,她弯起眼睛笑。

  喻嗔说:“我前段时间做好的香卖出去了,给你买了份礼物。”

  少女低头,从书包里拿出一双男士手套。

  她眼光好,手套十分好看。

  香水总共卖了四百块钱,买手套全花光了,她一分都没给她自己留。

  柏正知道她好,她心里眼里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像个傻姑娘。但他从来不敢奢求,她会对自己好。

  柏正眼眶发烫,他忍住了情绪,微笑着说:“谢谢嗔宝。”

  他小心收好她的礼物,没有戴上,对她伸出手:“我拉着你好不好?”

  少女小手钻进他掌心。

  青石街上,夕阳瑰丽。

  他们路过乔辉和张坤之前约架的地方。

  乔辉鼻青脸肿,伸长脖子等柏正,到底什么急事让正哥跑了啊

  柏正看见他,却没有回头。

  乔辉叹了口气,他惆怅地看着少年牵着少女走远,正哥从不背包,可现在随身一个包,他悄悄打开看过,炫酷的包里有奶糖,发卡,甚至……还有卫生巾暖宝宝。

  不过话说回来。

  乔辉看着前方的身影,这一年的正哥,笑起来,可真幸福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