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第20章

小说: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作者:山石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20章:

  白媚媚抬起眼睛里一下子就对上了自家小叔子那个大东西,一张樱桃小嘴不由得大张,口里呐呐道:“怎么这么大…”

  要是自家小叔子娶媳妇,新娘子不得被这个大东西给折磨死。

  张晓峰心里又是骄傲又是遗憾,骄傲的是自己的本钱给他找了面子,遗憾的是刚刚怎么就没有提前把裤衩给扒下来呢,要不然的话…

  “嫂嫂,你盯着晓峰尿尿的地方干什么?”张晓峰故作不解,憨憨傻傻的问道。

  白媚媚漂亮的脸蛋羞红,心里不由得埋怨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居然看着小叔子的裤裆出神了。

  而且心里居然还幻想着,那个东西能够进来,好好的给她止止痒。

  “嫂子,嘿嘿,你是不是也饿了。”张晓峰脸上挂着傻笑,“怎么眼神就好像晓峰看到大白面馒头一样呢,哦!晓峰知道了,嫂嫂你是不是想吃香肠了。”

  张晓峰突然拍手,恍然大悟的叫了一声。

  白媚媚羞恼的瞪了他一眼,若不是自己清楚自家小叔子是个傻子,真要以为他是在耍流氓。

  “嫂子没有!”她急忙从地上站起来,但是眼神却管不住,控制不住的朝着自家小叔子的那里瞟了一眼。

  “晓峰,你不是想要尿尿吗?你快点去,嫂子还要洗澡呢。”白媚媚开始赶人,她夹紧着双腿,总感觉那个地方要控制不住的流出东西来。

  张晓峰不情愿的到了旁边,慢悠悠的解开裤裆。

  哗啦啦的水流声传过来,白媚媚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那一晚上的疯狂。

  “嫂子。”张晓峰故意回过头来再穿裤子,腰上抖了一下,才得意的将尿完的物件塞回裤裆里。

  果不其然,白媚媚不由自主的看直了眼。

  “嫂嫂,我尿完了。那我回去睡觉了,嘿嘿。”张晓峰来了一招以退为进。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走几步,就被白媚媚羞答答的给叫住。

  “等一下,晓峰。”白媚媚声音磕磕巴巴的,“你帮帮嫂子好吗?”

  张晓峰大气不敢喘,按耐着狂跳的心脏,他听到了接下来的一句话,“清清那个小妮子一定是睡觉了,我没有人搓背,你来帮我搓一下吧。”

  “好,嫂子。”张晓峰的心里无端的有些失望,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转念一想,就算是不能再做一些别的什么,趁机揩揩油也是好的,嫂子这幅年轻美妙的身体,可是全村大多数男人都在惦记却摸不着的。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又激动起来,热情的凑过去,大口的吸了一口气,傻乎乎的笑道:“嫂子,你身上可真甜,有牛奶的味道。”

  白媚媚心里甜蜜,“你这个小傻子可不要往外

  瞎说,诺,搓澡巾给你。”

  张晓峰哪里有心情接这个,他的全部心神都被白媚媚胸前那硕大的饱满浑圆给吸引过去,可真大啊,就像个奶牛一样,而且没有人碰她,就在不停的飙着奶水。

  他好想要将人按倒在地板上,一边用嘴大口的吸着那肆意的汁水,然后再压倒在她身上毫不顾忌的弄,让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会哭着求饶。

  白媚媚没有想别的,见张晓峰不接搓澡巾,以为他又犯傻了,直接将搓澡巾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转过身。

  胸前的美景没有了,但是能看到那粉嫩白皙的后背也不错,不得不说嫂子的身材实在是好到爆炸,腰是真的细,臀部也是真的翘,完美的弧线形。

  当然最美妙的景色就是,张晓峰能够从她的后背窥探到侧面那半球形的大胸。

  擦着擦着张晓峰就有些心猿意马,手臂故意一个用力,手掌带着搓澡巾一下子从她的胳肢窝里碰到了前面的胸口上。

  “啊!”白媚媚突然尖叫一下,胸前居然生生的喷了一股奶水出来,把张晓峰的眼睛都看直了。

  浪费!实在是太浪费了!要是都让自己给喝了多好。他多么想光明正大的到嫂子的胸前吸着,将那些乳汁全部都含到嘴里。

  平生第一次,张晓峰居然妒忌起了一个婴儿,能够光明正大的在嫂子的胸口吸着奶水。他多么也想…

  张晓峰灵光一闪,他现在可是一个傻子,在别人眼里,傻子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的。

  “嫂子,晓峰要喝。”他故意捏着白媚媚的饱满,不依不饶的喊道:“晓峰要喝奶。”

  “你喝什么喝呀!”白媚媚心脏狂跳起来,好像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身体一阵过电的酥麻。

  “嫂子!浪费!爸爸从小教我浪费是不对的,晓峰不可以浪费…”他的大手摸着溢出来的白色液体,不依不饶的喊道:“晓峰要全部都喝掉。”

  白媚媚感受着那粗糙大手的热度,身体一片酥麻,心里叫着让他动一动,用力的揉搓吧,玩坏我吧!晓峰,玩坏嫂子吧。

  见到人没有拒绝,张晓峰心里一乐,毫不犹豫的就将头凑上去,嘴巴张开,模仿着婴儿吸奶的动作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不…不可以。”白媚媚的头发散乱,眼神迷离,但是手却犹豫的抱住胸前那个毛绒绒的脑袋,将他抱紧了些。

  张晓峰仿佛是受到了鼓舞一般,动作更加用力了一些,他大口的吞吐着,甘甜的奶水就好像源源不断的喷泉一样,不断的被他咽到喉咙里。

  “姐,姐。”白清清迷迷糊糊的声音从里屋传过来,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姐,你到哪里去了?宝宝又饿醒了,吵着要吃奶呢。”

  她的声音一下子把白媚媚给震醒,猛的将人给推开。

  张晓峰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口奶水,甚至还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饱嗝,一股奶水的味道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