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第22章

小说: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作者:山石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22章:

  “晓峰怎么了?是不是进贼了?”村子里民风朴实,一听到张晓峰喊就闻风而动,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还有人直接扛了个锄头。

  “对,就是,就是贼!”张晓峰似乎也不结巴了,大手一指直接将人指了出来,“就是他这个狗日的玩意,居然想偷着亲我嫂子还要脱她的裤子。”

  赵世德慌了,想逃也没处逃,想躲也没处躲,本来就没怎么喝醉,如今被风一吹,头上冷汗一冒,心里咯噔一声。

  娘嘞,本来想趁着喝醉占个小娘们儿的便宜,结果连嘴都没亲上一口,就被打了个半死,屁股现在还肿着呢。

  实在是太亏了,一想到这儿他就心肝疼。

  尤其是张晓峰这个傻子用手指一指,他顿时心里就更慌张了,恨不得现在就把脸给捂住就地遁走,当着全村人的面闹出来这档子事儿,他这个村长还怎么当呀?威信不就没了。

  一个壮年直接挽起手臂,他叫孙大虎,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讲义气的汉子,一听到张晓峰这么一讲,他顿时就火了。

  “他娘的,我倒,是哪个小贼居然这么臭不要脸。”说着就拿起铁锹冲过去。

  赵士德慌得不行,这个孙大虎胳膊都比他大腿粗,要是真的被他打一顿,自己这个年纪,还不得被打得一命呜呼?

  他虽然好色,但是更惜命,忙不迭地拽着裤腰带就要逃跑,结果直接被孙大虎给按到地上一顿乱打,打的他那是一个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救命啊,救命啊,别打了,是我。”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赵士德当下也顾不得脸面问题,急忙揭露自己的身份,“我是村长,赵世德啊,你们别打了!”

  他被打了个鼻青脸肿,嘴歪眼斜,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这个孙大虎就跟一个犟牛一样,那力气能把他活活给打死。

  “啥玩意?”一个瘦弱的青年拿着手电筒照过来,“这声音咋听着这么耳熟呢?你刚刚说你是谁来着。”

  他拿着手电筒往人脸上一照,一看顿时愣住了,看着他那个凄惨的样子,差点就憋不住笑了出来,“咋是你呢,二舅,你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咋到这儿来溜达了呢。”

  孙大虎停了手,心里直犯嘀咕,咋回事儿?怎么会是村长呢?

  “村长,你到这儿来干嘛?我刚刚听晓峰说,这里来了一个采花贼,难不成是他指错人了。”

  “你个没脑子的犟驴,傻子说的话你都信。”赵士德捂着被打肿的屁股,没好气的痛骂道。

  其实几个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赵士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妄想白媚媚可不是一天两天,半夜到这来瞎溜达,肯定是对那美艳的俏寡妇存了坏心,要不然也不会被张晓峰抓个正着。

  张晓峰是个傻子,直接扯着喉咙大喊了,哪里会顾及他这个村长的身份,赵世德

  这次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赵士德虽然想要狠狠的收拾张晓峰一顿,但是也知道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时机,周围的邻居都到这儿来了,都在这指指点点等着看他笑话呢,所以他脖子一耷拉,灰溜溜的夹着屁股就打算走了。

  一群人也不敢阻拦他,毕竟赵世德的身份可是摆在这儿呢。

  谁敢得罪村长啊?要是他背地里做什么小动作,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张家的这个寡妇和这个傻小子可是要受苦了。

  张晓峰咬牙切齿看着赵士德开溜的样子,突然脖子一梗发狠了,直接拿起扔在旁边的铁锹就冲上去,对着他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铲子。

  他手劲大,人又年轻力壮,直接将人打了一个人仰马翻,看着对方倒在地上,他仍然觉得不痛快,轮圆了膀子又开始打了起来。

  啪啪啪的几铲子下去,赵世德就跟一个被人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鲶鱼一样,在地上弹来弹去,窜得老高。

  “住手!你这个傻子快点住手,别打了。”

  张晓峰哪里肯听他的话,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后腰上,然后猛的一扯直接将他的裤子给脱下来。

  “臭不要脸的小贼,居然敢欺负俺嫂子,俺今天就。”

  赵大龙一看张晓峰还要打,急忙将人给拉住,从地上给拽起来,“好了好了,别打了,你好好睁大眼睛给我看看,这个人是谁,那可是我二舅赵世德。”

  “俺不管他是谁,他就是欺负俺嫂子了,俺亲眼看到的。”张晓峰憋红了脸说道。

  虽然是疯疯语,但是在白媚媚听来却觉得甚是贴心,刚刚忍住的眼泪又霎时间流下来。

  这个小傻子哪怕是脑子不行,那又怎么样,天底下的男人有几个能比的上他勇猛的,要是换了别人,一看到想要侮辱她的是村长,顿时就畏手畏脚,只有这个傻子冲出来给自己解气,也是他率先挺身而出,不让自己受到侮辱。

  “好了,傻子的话哪里能当真!大家伙都散了吧,别在这看热闹了。”赵大龙赶紧驱散看热闹的众人。

  自家二舅还搁这儿丢脸呢,他要是再不出手,还不得被这个小心眼的给记恨上。

  “来,二舅,我背着您,你小心一点哈。”赵大龙急忙将人给背到背上,背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看着人走远了,张晓峰这才放下心来,急忙走到白媚媚和白清清面前,“嫂子,别哭,晓峰已经将坏人给打跑了。”

  白清清惊魂未定,按着正抽抽噎噎的白媚媚的肩头,小声的安慰道:“姐,没事了,那个臭流氓已经走了。”

  “没事什么呀,咱们摊上大事了,那个赵士德小肚鸡肠,肯定已经记恨上我们了。”白媚媚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我明天就登门道歉去,这几天你们小心这点,要是碰到赵士德派来的人找茬,你们就忍着点,他要是要拿咱们什么东西就随便他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