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第29章

小说: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作者:山石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6: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29章:

  赵士德那天偷鸡不成蚀把米,更被傻子打的屁股开花,连站都站不住。

  回去后还被自己的婆娘又收拾了一顿,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他的伤势都没有好利索,屁股蛋肿的老高,一碰就钻心的疼,整天只能躺在床上,疼得哎哟哎哟的直叫唤。

  干躺在床上啥也干不了,他每天就盼望着黄晓玲能够来给他上药。

  黄晓玲肤白貌美,还有那通身清冷高贵的气质真的是迷死个人,赵士德早就暗地里眼馋了她很久。

  但是黄晓玲身份特殊,是本村唯一的医生,好多人都仰仗着她看病,所以他色心再大也不敢在黄晓玲面前乱来,只能等到她来给自己上药的时候,想着能够小小的沾个便宜,摸个小手啥的也行,他不挑。

  但是每次来的时候,自家的母老虎王雅芝都紧紧的盯着,害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嘟嘟的敲门声响起来,然后就是黄晓玲的声音,“村长,你在吗?”

  “在在在。”赵世德忙不迭的扯着喉咙叫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大,差点扯到屁股上的伤口,疼得他哎哟一声。

  黄晓玲吱呀一声推开门,怀里抱着药箱走进来,四下看了一眼,没发现王雅芝,不由问道:“嫂子呢,今天怎么没在家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赵士德嘿嘿笑了两声,看着在白大褂包裹下异常性感的黄晓玲,他的魂都要飞走了,色眯眯的回答道:“她今天不在,回娘家去了,今儿个这屋子里就只有咱们两个人,你要是想对俺做什么都可以。”

  黄晓玲听着他猥琐的调笑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现在是敢怒不敢,赵世德再怎么猥琐也是一村之长,她也不敢硬碰硬,要是惹急了,赵士德一发火再把自己的诊所给关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到时候去哪里哭啊?

  不过呢,也不能任由胸中憋着一股气没法撒,就算没法狠狠的报复,小小的报复一番也是可以的,反正他也看不出来。

  这样想着黄晓玲又喜笑颜开起来,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但心里却是暗暗想着: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整治你一番。

  她将随身带的药箱背对着赵士德打开,头也不回的说道:“裤子脱了。”

  然后拿出了一瓶红花油来,因为她有时候要外出行医的缘故,所以药箱里还带着备用的午饭,而午饭里正好带了一罐辣椒酱。

  赵士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以为黄晓玲是耐不住饥渴,真的要对他做什么,一下子精神振奋,忙不迭的就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黄家妹子啊,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的豪放,我就喜欢这样的婆娘。”赵士德双眼放光,脑海里已经开始幻想着黄晓玲拜倒在他的个人魅力之下的情形。

  黄晓玲冷笑一声,只觉得十分的想作呕,背着赵士德将辣椒油倒在红花油里,然

  后摇匀。

  “妹子啊,好了没?你在忙活什么呢?”赵士德晾着屁股等了好一会儿,还没有见人转过身来,声音不由得带着急切。

  “好了好了。”黄晓玲娇嗔道:“你别急嘛,我这就来。”

  妩媚的笑容让赵士德看的呼吸一滞,嘴角的哈喇子差点就流下来。

  美,那可是真美啊,要是自己能够摸一下,尝一口那艳红的小嘴,那可真是死都值了,一想到这里他顿时来了力气,一把握住黄晓玲的手腕,舔着脸笑道:“小美人,不急不急,上药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咱们两个来干点别的有趣的事情。”

  “你干什么啊?”黄晓玲慌了,没想到赵士德会率先动手,拼命的挣扎起来,但是赵士德力气更大,猛地将她拉过来,按在自己身上,一接触到那柔软的触感他的小牙签立刻精神起来,张牙舞爪。

  “你就别挣扎了,跟着俺有什么不好的,你家那汉子一年不回来一次,你就跟守活寡差不多,来,先让俺亲一口。”说着他就猥琐的撅起香肠嘴,舔着脸要凑过去。

  “放开我。”黄晓玲一只手捂住赵士德凑过来的嘴,胳膊撑着,想要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她心里恶心的紧,恨不得呸的一下吐口水在赵士德身上,去他娘的,就这样一根小牙签也想要弄老娘,老娘还不如去找张晓峰呢,想起来他那根驴一样的玩意,黄晓玲就觉得下身一颤。

  没想到落在赵士德眼里还以为是自己勇猛,让黄晓玲拜倒在自己的裤衩子之下,立刻就兴奋起来,脑袋一偏,嘴里叫嚷着,“你只要乖乖听话,村里不是正在评比文明户呢,俺保证绝对有你的份。”

  黄晓玲挣扎不过,就在她支撑不住想要叫人时,门口咣当一声巨响。

  赵士德有点吓萎了,娘嘞,不会是家里的母老虎回来了吧,这可咋办啊,他忙不迭的松开了手,黄晓玲趁机捂着脸逃了出去。

  一个汉子窜了进来,差点撞到迎面而来的黄晓玲,“哎?这不是黄医生么?这是咋了啊?”

  这汉子正是赵士德的外甥赵大龙,他摸着脑袋进了屋,看到躺在炕上半死不活的赵士德忍不住咧着嘴笑出来声,赶忙凑过去,扶着人躺好了,这才眼睛一转,故意问道:“舅,刚刚黄医生这是咋了?怎么就急匆匆的跑了,好像后面有老虎追她一样。”

  赵士德脸上尴尬,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她…她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这不,俺想起来送送。”

  “得了,您也别送了,你看身体伤成啥样,屁股还肿的老高呢。”他一巴掌拍在了上面,痛的赵士德敢怒不敢,眼睛直溜溜的瞪着他。

  “哎呦,俺忘了,顺手顺手哈。”赵大龙摸着脑袋,心里暗啐了一口,以为俺不知道你这个老色魔脑袋里想的啥呢,呸,杂碎。

  “这不是黄医生的药箱吗,看来走的可真够急的,药箱都忘了拿,舅,你这伤口她给你上了没?”赵大龙眼尖,瞥到了桌子上的药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