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收割男神我很忙 第6章 节 女将军的70年代(6)

小说:快穿之收割男神我很忙 作者:郭怕肥 更新时间:2020-05-23 09:23: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晏青魂疼弟弟妹妹和她爸疼她一样,是疼到了骨子里的。但该要求的,却是一点也不少,十分严格。

  她的礼仪,上辈子便刻在了骨子里,即便后来在边关,混在军痞子中,她骨子里又是个洒脱的,身上不免染了痞气,但在两个小宝贝面前,她一直努力当个合格的长姐,半点痞气粗鲁不见,两个小宝贝在她的传身教下,哪怕是在这个物资奇泛年代的农村,论教养,也不比她上辈子见的贵族小孩差。

  等两个小东西乖乖吃完早饭,晏青魂便把人都请到了她住的东屋,东屋里盘了炕,两个小家伙起床后,她便收拾齐整了,一家人便上炕说话。

  晏青魂陪着说了两句,自去喂鸡,留了她妈和老太太闲话。

  家里也只养了两只鸡,用麦麸拌了水喂了后,她便没了事,这大雪天的,也确实没事可干,晏青魂便拿了高中的课本一个人去厨房里看书。

  初中的课程,她已经读完了。高中的科本是她从二房二爷爷家的叔叔那里借来的,高一的课程她才学了大半,她打算新年前把高一的课本吃透。

  说起来,她觉得这时代是个好时代,穷则穷了些,但男女平等,讲究妇女也顶半边天,女子可以走出家门,上学工作。

  这在她上辈子的时空,是不可能的。她因是大将军惟一的女儿,又骨骼清奇,是个天生学武的料,且又聪明,才能跟着皇子们一道学习,便是宫里的公主也没她这待遇。

  说起来,她上辈子的大楚,勋贵家族的女子还好些,平民女子及文官仕层的女子们,日子却难过的多,局于后院的四角天空,一生围着丈夫孩子,眼中再不可能也再无机会看到别的。便是未嫁前,学的也不过是女红女德,不说这辈子,上辈子她便觉得可悲可叹。这也是她到了边关,享受了策马扬鞭畅快,大漠草原的广袤后,便不愿意再回京的原因。

  委实是,她想痛痛快快的过一生。便是战死沙场,也无怨无悔。

  这一辈子,就挺好的。

  虽然如今时局艰难了些,但她相信一个国家不会永远如此。

  尤其是在她私下里和下放的知青还有那些送来劳改的所谓反动权威接触之后,了解到这个国家之外的一些国家的情况,她更觉得,她应该多学些东西,上辈子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她都能成为大楚亿万百性的依靠,何况这辈子?

  终有一天,她能成为一人于家于国有用的人。

  也不知道她没喝孟婆汤,多出了这一世,是不是因为上辈子攒了大功德的原因,但她觉得,这辈子努力成为于家于国有用的人,一准儿没错。

  可这辈子她不再是英国公之女,不再是叫敌人闻风伤胆的大将军,不再是那个以女子之身被封国公的晏青魂了,这辈子她要学的还多着呢。

  学了一小时数学,又学了一小时的语文,晏青魂收了书本,该准备午饭了。

  她一早已经想好,亲家姥姥在,且她又答应了三房小叔叔中午给他做红烧肉,午饭得丰盛些才行。

  院子里的小菜园里有青蒜,炒个青蒜肉丝,烧个红烧肉,蒸盘咸鱼,再来盆大白菜牛肉粉丝,一锅萝卜汤,应该就成了。

  牛肉其实是她空间里的牦牛杀了存下的肉,她空间里有三间小屋,里头放东西能保持新鲜,因杀好的时间不长,虽然不比新杀的新鲜,但也没差什么。

  她哄顾珍说是从黑市上换来的。没事就拿出来吃点,改膳伙食。要知道这年头牛肉可不好找。

  至于猪肉和鱼,都是队里分的,家里原本就有。

  她这边才开始动手,她妈顾珍听到动静便进了厨房,晏青魂说了中午打算做的菜,顾珍便道:“成了,你且陪你外奶去,顺便看着你弟你妹,饭妈来做。”

  晏青魂也不同她争,只道:“弟弟妹妹有外奶看着呢,做这些菜,妈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帮您洗菜烧火。”

  顾珍道:“你烧火就成,菜我来洗,这天冷着呢,没得冻坏了你的手,生了冻疮可怎么写字呢?”

  说着,便去了菜地里拨了一把青蒜和几棵芜荽去井边洗了,晏青魂也从杂物间里拿了棵大白菜来剥了外头一层菜叶,扔到墙边留着喂鸡,把里头好的菜叶子一片一片剥好放到盆里端去井边洗。

  娘俩洗好菜,用锅里的热水灼好猪肉牛肉和鱼,又淘好米,开始做饭。

  晏青魂坐在灶堂下烧火:“妈,路上积雪太深,外奶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刚好我顺便把年礼给送去,年礼送什么好?”

  顾珍想了想,道:“要不,送一条五花肉,两条鱼,再送五斤麦面?”

  这年礼其实够厚的,如今哪家舍得送肉和精麦面?

  不过她家的情况又不一样,前些天晏青魂进山几天,打了两头野猪,一头给了大队里,一头她自己偷偷杀了,去黑市里卖了一半,另一半自己留着风了腊肉,还有几只野鸡野兔,再加上队里也分了野猪肉和家猪肉,家里真不缺肉。

  晏青魂笑道:“我上回拿回来的牛肉不是还有?回头给外奶也拿些,外家人多,猪肉拿两条,鱼咱家也不多,就给两条吧,添块二斤的牛肉,面粉五斤也成,再添五斤米。我拿回来的红糖白糖再各添一斤,也就差不多了。大新年的,一年也就这一回,叫外奶外公过个好年。要不再给十块钱?妈你身上钱可还够用?”

  前两年给外家的年礼很寒碜,还不如外家给的回礼多,但那会儿她爸才去世,不好冒头,如今却不必顾忌太多,她家四口人,两口争着最高的公分,另两个还是小娃儿,吃不了什么,日子可比很多人家过的富余。且今年青魂又给村里添了一只猪,家里肉多些也是过了明路的。

  不过顾珍觉得这样送实在太过了,叫人知道了可不好。她们孤儿寡母的,她给娘家送这么些东西,可不是等着叫人说嘴?

  “这送的也太多,叫人知道不好。钱我身上有呢,要不,不添东西,给你外奶五块钱?”

  晏青魂笑:“没事,回头我去送,又不叫人看到,说得着么?再说了,我身上背着的东西,谁敢看?”

  顾珍一想到自家大闺女的凶残,不由笑了,也是,至少面明上,没人敢在大闺女面前说闲话。凡说的,都叫她收拾的有苦不能。

  顾珍嘴上没提过,权当不知道,心里却知道的,她家大闺女呀,护着她呢。

  偏她个小人儿,就有本事叫人怕,有这样的闺女,便不是她亲生的,她也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