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玄帝 第491章 骂他,就必须死!

小说:九龙玄帝 作者:刁民要上天 更新时间:2019-10-19 21:02: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面对齐宸弘的蛮横语,白洛水侧转过身,边蹲下身,将王妈扶起,边头也不抬的语,道:“其实,你心中早就有过猜测。”

  “王妈所非真,又何须全部将罪责,怪语王妈头上。”

  “你什么意思?”齐宸弘面色微变。

  缓缓将王妈扶起,白洛水玉面清冷的看向齐宸弘,道:“你若心中没有猜测,今日,又何须带如此多的将士前来?”

  她琉璃般的清眸,扫过那些齐齐站于海边,肃杀之气深重的将士,道:“你将他们带来,不就是你心中,早就预料过此等结果。”

  “而怕此等结果出现的你,才故意带来这么多的将士,以护卫迎亲队伍之名,同行来此,得以防我不愿嫁娶,可强行逼婚。”

  那话语说的平淡,却将齐宸弘原先所想,尽皆给说了出来。

  的确,他是想过王妈所是假,但他不愿信,毕竟,相比于可能是真相的坏消息,世人都下意识的更愿相信,假的好消息。

  齐宸弘便是这般心理,所以他才没有追问过白洛水,只自顾自的去完成所谓的承诺,以达到娶白洛水的目的。

  不过,自我欺骗,归自我欺骗,他终究非愚蠢之人,为了娶白洛水,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带兵前来,可随时以势逼之。

  想及此,那不愿接受此种结果的齐宸弘,强撑着底气,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总之,我来迎亲之事,已闹得满城皆知,连得我家中长辈都是知晓,所以...”

  他跨前一步,伸出手,按在了白洛水的皓腕之上,盛气凌人的逼迫道:“纵使错了,你亦必须和我成亲!”

  嗡...

  无形的清幽玄力,陡然由白洛水的体内溢散而出,震的那齐宸弘紧扣着白洛水的手,脱手而去。

  旋即,她似随意的一挥那素手袖摆,挥的那齐宸弘等人纷纷倒射而出,重重的跌落于那渡口入口处的海滩之上后。

  白洛水玉面清冷的凝视着坠落于地,哀嚎不已的齐宸弘,语调深寒彻骨:“我白洛水要嫁给谁,还轮不到你来语半点!”

  “好你个贱女人。”

  曾松疼得龇牙咧嘴的站起身,一手扶腰,一手指着白洛水道:“你还真以为,你有着和那彼河神尊一样的名字,就和人家一样高贵了?”

  “我呸。”

  他猛地吐了口痰,对着白洛水骂咧道:“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个被人玩过不要的低贱女人而已。”

  “我们宸弘少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知道吗?”

  骂语于此,他看了眼那因气怒没有阻拦的齐宸弘,便似来了底气,继续对着那白洛水骂语,道:“要我说,就你这种无知的野女人,亦只能配配那种无知渔夫了。”

  “配我们宸弘少爷,你连当个小妾,都是不够格,只能当个洗脚丫鬟!”

  由于,白洛水和叶凉曾于此地居住之事,所以,知晓的人,有些许便会以为叶凉是渔夫,是她曾经的伴侣。

  而叶凉久久不归,这传起来,那便自然会有些变了味了。

  眼下,曾松便是这般想的。

  “唰!”

  然而,曾松这骂语才落,那海边陡然有着一道无形的剑光虚影,凭空显现,而后,那剑光虚影,不带半点犹疑,直接便是朝着那曾松射掠而去。

  那速度之快,快到曾松连瞳孔都来不及一缩,便已然飞掠至他的面前,洞穿了他的脖颈。

  ‘扑通。’

  剑光起、尸体倒,生息尽泯。

  “你骂我,我可以不计较。”

  白洛水看得那倒于地上的曾松尸体,琉璃般的眸子之中,透着一缕寒芒:“但是...”

  “你骂他,你就必须死!”

  显然,曾松那一语,叶凉是个‘无知渔夫’,彻底触怒了白洛水的逆鳞,激发了她的杀心。

  “大胆!”

  眼看得白洛水动手诛杀了曾松,一名跨马而立,看似颇为刚毅的将领,陡然怒喝一声,对着她怒目而视,道:“区区乡野女子,竟敢击杀我庆东王府之人。”

  “你该当何罪!”

  质喝一语,他扬起那拿着马鞭的手,指着白洛水道:“速速跪下认错,并与宸弘少爷结亲,本将可饶你一命。”

  “否则,本将的铁蹄,必将踏平此地,要你等尽皆永堕阎罗。”

  他这一语亦是说的蛮横而聪明,直接以此地渔民来威胁白洛水,逼其就范。

  面对这将军的跋扈之语,白洛水雪白的面颊之上,无半点波澜,仅是轻平的转过身,美眸继续眺望着海天,轻动粉唇:“现在走...”

  “还来得及。”

  那话语清平,却透着深蕴其中的凌冽杀意。

  “哼。”

  那将领闻冷哼一语道:“区区乡野渔民,当真以为会些玄力,便了不起了!”

  他知晓,齐宸弘的死府初期,是靠丹药堆起来的,华而不实,所以,在他看来,白洛水能出其不意的轰退齐宸弘,并没什么厉害的。

  甚至说,一些根基稳固的死府初期者,都能做到。

  想及此,他猛地一扬那拿着马鞭的手,道:“庆东军听令!”

  “在!在!在!”

  那些庆东军将士整齐的震枪以喝,喝声震颤九霄。

  “立刻动手,将此女擒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将领面色肃然,杀伐之气,直冲斗牛。

  “慢着。”

  陡然伸手以喝,站起身的齐宸弘,趁此时机,装好人般的对着白洛水劝语,道:“白姑娘,我承认,我很喜欢你,所以...”

  “只要你愿意答应嫁于我,今天之事,我非但可以既往不咎,还会如之前誓一般,好好待你,你意下如何?”

  那话语说的真诚,倒当真透着几分情真意切之感。

  面对他的‘诚挚’之语,白洛水半点都未回转过身,仅是轻抬螓首,凝望着远处天际,清语道:“你们走吧。”

  “我不想凉儿回来,看得此景,而生气。”

  那间接拒绝的语之中,亦是表面了她心只系叶凉一人的心迹,哪怕是别人于她的情感,她都不是想着自己,而是想着叶凉。

  那于叶凉的痴情,已然入骨入心。

  “又是凉儿!在我和我的手下面前,你还如此凉儿凉儿,白洛水,你究竟有没有将我放于眼中!”

  心中怒然一语,齐宸弘袖袍之中的双拳暗握,黑眸之中,透着略显狰狞的浓浓嫉恨:白洛水,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休怪于我了。

  他暗暗咬牙,对着那将领传音道:“陈休将军,既然她如此执迷不悟,你便将她擒下吧。”

  说着,他看着白洛水倩影的眼眸透着无尽的贪婪、邪光:“我要在这草屋,就将她给办了!”

  陈休听得齐宸弘的传音,眉头微微一皱,道:“宸弘少爷,这般强行为之,会不会有损王府名声?”

  在他看来,擒下白洛水没什么问题,但是擒下以后,就直接在此地将其硬办了,这若是传出去,还是有些不好听的。

  “是这般有损王府名声,还是她拒绝了本少爷的求亲,更有损王府名声?”

  反问一语,齐宸弘眼神阴翳道:“陈休将军别忘了,此次之事,已然有许多人知晓,倘若,此行不能将她带回去。”

  “那本少爷的颜面失了没事,祖父和王府的颜面又何存?”

  一语至此,他似为王府和庆东王着想般,大义而语:“所以,为了王府和祖父的颜面,我只能在此地将她给办了。”

  “只有这般,她才会乖乖的嫁于我,乖乖的于我回庆东王府。”

  “这...”

  陈休眉头微皱。

  齐宸弘眼看得陈休似有犹豫,劝道:“陈将军,你亦看到她的态度有多决绝了,眼下除了将生米煮成之法,无更好的办法了。”

  “你千万不可再犹豫了,否则,引来更多人的注视,那此事就更加难办了。”

  那催促之语,亦是将他对白洛水深深的觊觎之心,展露无遗。

  此时此刻,陈休开始相信白洛水所,齐宸弘早就想到了这结果,所以其才故意孤注一掷来此一举,这般白洛水不想嫁也得嫁。

  毕竟,这闹得人尽皆知,已然不仅仅是齐宸弘一人之事,而是整个庆东王府之事了。

  只不过,知晓归知晓,他却无法改变,只能按照齐宸弘的方法,一错再错了。

  想及此,陈休终是咬了咬牙,道:“好,那本将军就听宸弘少爷一次,只望,宸弘少爷能记得本将此次一助少爷的情义。”

  “放心。”齐宸弘拉拢道:“只要陈休将军愿助我,得此女,以后在庆东王府只要有我在,必有将军之地。”

  “好!”

  陈休应允一,抬首看向那静如幽莲的白洛水,心升感慨:“果然是绝世人物,怪不得如此令人着迷,只可惜...”

  “生不逢时,实力不济,只能任人鱼肉。”

  一念于此,他终是不再犹豫,直接飞掠而起,玄力席卷而出,朝着那白洛水擒扣而去:“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便莫怪本将不客气了!”

  一旁,齐宸弘看得陈休终于出手,那眼眸里直接透出期待的邪光:白洛水,你别怪我,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不过你放心...

  他望着白洛水那素纱朦胧的曼妙倩影,贪婪而阴邪:等你成为我的女人,享受过我的雨露后,我还是会好好教你...

  如何做好一个听话的妻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