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名门毒妃 > 第九章 被雷劈了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落儿终于还是去了玉兰苑,秋风苑凄凉寂静许多。

    玉兰苑离秋风苑有些远,离攸坐在寂静的房中却仿佛能看见李玉兰见到落儿的表情,能听到她得意的笑声。

    是夜,呼啸的风声吹的窗子沙沙作响,烛台上的蜡烛东倒西歪。

    雨淅沥沥的下起来,一股寒意顺风袭来,坐在软塌上的离攸拉了拉被褥,瞧见手腕上的玉镯。

    玉镯通体发白,似一条蛇缠绕睡在手腕间,那蛇背上的鳞片栩栩如生,像极了真蛇。

    离攸抚摸着蛇头柔声唤道:“琉璃。”

    那白蛇随着她的声音竟然亮了起来,闭着的眼睛倏尔睁开,摆动着尾巴爬到离攸手里,声音空灵,“姐姐。”

    这王府到处都有眼睛,若不是万不得已,离攸是绝不会将琉璃叫醒的。

    “琉璃,姐姐要你帮个忙。”

    “姐姐,是要杀谁吗?”

    离攸摇了摇头,道:“落儿去了玉兰苑,你去帮我盯着,别让坏人欺负了她去。”

    “好的,姐姐。”

    离攸叮嘱道:“记住,不要杀人。”

    琉璃点了点头,便扭着身子从离攸手里爬了出去,不一会就消失在房中。

    琉璃走后没多久,玉兰苑上方的天空忽然亮起一道闪电,接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大地都好像颤了颤。

    离攸看罢笑了笑,吹了蜡烛,宽衣睡了下去。

    下了一夜的雨,第二日乍晴,离攸在庭院里转悠解闷,大门处站着几个侍卫,在讨论些什么。

    一个侍卫道:“你听说了吗?”

    另一个侍卫好奇的问:“什么?”

    先前的侍卫道:“玉兰苑的李夫人昨夜被雷劈了。”

    “真有这回事?”

    “可不是嘛!听说李夫人自己打碎了汉玉瓷碗,硬说是一个丫鬟打碎的,那丫鬟好像就是王妃身边一直跟着的落儿,落儿是昨日才过去的,李夫人和王妃那可是冤家呀,先前夏竹惨死,现在怎么会放过她的丫鬟。”

    侍卫缓了缓又道:“李夫人这几日一直在气头上,落儿又才刚过去,昨日雨下得那么厉害,李夫人要罚落儿跪在雨中,结果落儿还没跪下去,就见天空中亮起一道闪电,接着一阵雷鸣声,直直的劈在了李夫人的头上,李夫人当场昏厥,今早都还没有醒过来呢!”

    后来那侍卫听了高兴的道:“真是报应,李夫人嚣张跋扈,坏事做尽,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听说昨夜玉兰苑的丫鬟跑去找王爷,结果还被王爷骂了一顿。”

    “王爷不是向来都护着李夫人嘛!怎么会?”

    “唉,王爷生性冷漠,心思缜密,哪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够猜透的,说不一定王爷之前宠爱李夫人也只是一种表象呢。”

    另一个侍卫点点头,赞许道:“有可能。”

    ……

    而后就是一些闲言碎语,离攸懒得再听,便回了房中,走到桌案边,铺开画纸,研了研磨,提笔画了起来,只是落儿不在身边,离攸只花了半朵彼岸花,就没了兴致。

    想起答允顾辰风要为他做件衣裳,便从箱子里挑了些上好的锦缎,选了顾辰风平日最爱穿的,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裁了衣裳,晚上又在袖口处各自袖了朵雅致小巧的竹叶青纹滚边,才真正完事。

    第二日一早,离攸便交由侍卫呈了上去,一直没有等到回应,离攸也不急。

    白天便在庭院里晒晒太阳,晚上便点着蜡烛看看诗书,倒也悠然自在,肆意快活。

    这一日,离攸在庭院拔草,有人来报让她去客厅,离攸以为又是顾辰风耍的把戏,没想到却见到了苏秋沫的父亲和母亲。

    自她死而复生,已过去数日,之前一直想抽空去看看他们,却一直不得顾辰风允许,如今他们倒是亲自来了王府。

    离攸进门时,苏父苏母的眼睛便一直在她的身上,苏母一直红着眼眶,若不是碍于顾辰风在,恐怕早已控制不住要哭出声来。

    顾辰风看到离攸,对苏父苏母道:“既然王妃来了,你们便一同叙叙旧,本王就不打扰了。”

    苏父苏母道:“谢谢王爷。”

    顾辰风走时看了离攸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让人捉摸不透。

    苏父脸苍白,比往常憔悴了不少,苏母更是一脸病态,身体都孱弱了好多。

    苏母向离攸伸出手来,慈爱的脸上尽是心疼,“沫儿,我的好孩子,快让娘好好瞧瞧你。”

    离攸连忙将手递了过去,苏母摸着她的脸叹气道:“你看你,越发纤瘦了,可是在王府有人欺负你?”

    离攸安慰道:“娘,没人欺负我,我挺好的。”

    “挺好的,挺好的会掉到河里去吗?挺好的,会瘦成这样吗?”

    真正的苏秋沫已经没了,这个消息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也是可怜,连个悼念的机会都没有,可是这一切又能怪谁呢?苏秋沫命薄,自十六岁对顾辰风一见钟情,十七岁进宫探望苏秋玲被太后看中赐婚顾辰风,便一心一意只在他身上,缘归来,缘归去,因他生,也因他死。

    苏父也自责道:“都怪为父,不该让你进这王府来,受了那么多苦。”

    “爹,是沫儿执意要来的,更何况王爷待我挺好。”

    苏父叹气道:“希望是真的好。”

    离攸陪苏父苏母聊了许久,顾辰风也留了他们一起用晚膳,还破天荒的派下人从库房寻了些参药,让他们带回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