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名门毒妃 > 第二十五章 不自量力
    [9xds.com(爱阅读的卡姆)]    当离攸到达尚书府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离攸一直在门外徘徊,一边看着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一边回想着苏秋沫生前的记忆,她还没有来过这尚书府,对里面的环境并不熟悉,而她又不是以苏秋沫的身份来的,自然不能从大门进去。

    等尚书府再也没有人进出时,离攸才绕到后墙,贴着墙听到里面没动静时,才翻身越过那堵有她两个人高的墙。

    离攸在墙角落定,顺势藏在最近一处屋角,屋角避光,只是她一身白衣,还是不大隐蔽,她环顾着四周,尚书府烛火通明,人却是少得很,想来都是在自己的屋子里休息了。

    离攸等了会,有几个丫鬟从她前面走过,却都没有发现她。

    只是她不知的是,一道鬼魅般的黑影,此刻正在尚书府外围的一棵大树上,无声无息的看着她。

    离攸从屋角出来,依着苏秋沫的记忆,径直朝着祠堂去。

    祠堂里一片漆黑,离攸心里一喜,扫了眼周围,见没有人经过,便小心翼翼推开门走了进去。

    离攸的夜视能力颇好,即便是在漆黑的环境里,也能准确的确定那玉器的位置,离攸径直走到供奉玉器与祖宗牌位的桌前,揭开那被布掩了一半的玉器,一尊“姜山”现在眼里,离攸虽看不清它的样子,但它的触感已经告诉她这是一件极其上乘的玉器。

    玉器在手,足足有十来斤重,离攸皱着眉头,那么大的一尊玉器没了,定会被人察觉,如果让尚书府的人知道它被顾辰风当成寿礼送给皇帝,即使他们不敢发言,也是会心有怨恨的。

    离攸放下玉器,撩起衣袖,轻声低唤,“琉璃。”

    突然黑夜中亮起一道浅浅的白光,琉璃从离攸手腕上动了起来,她爬进离攸的手心歪着头问:“姐姐,怎么了?”

    离攸指着玉器道:“帮姐姐变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来。”

    “最好能保持十天。”

    “没问题。”

    琉璃扭着身子从离攸手心爬到桌上,缠上一根燃了半截的蜡烛,须臾,一道白光闪现,琉璃缠着的蜡烛已彻底变了样,成了一尊泛着幽光的上好玉器,琉璃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直到等来离攸赞许的眼神,才扭着身子爬到了她的手上,变成原来的暗淡寻常。

    离攸从怀里摸出一块布,将真的玉器包好扛在背上,又将假玉器放在原来真玉器的位置上,打算离开,却一下子顿住。

    外面来了人。

    离攸环视四周,发现只有梁上能藏人,便借助身后的桌子,纵身跃上高粱。

    门外响起一个妇人的声音。

    “你真的看见祠堂有光?”

    “回夫人,奴婢真的看见祠堂有光,不过亮了一会会就没了。”

    被唤夫人的妇人急道,“那肯定是有人闯进来偷东西了,还不赶紧去将门打开。”

    随后,门被打开,透进光来,一个衣着淡紫华服,约摸四十来岁的妇人走了进来。

    随行的丫鬟燃亮烛台,祠堂里明亮起来。

    妇人环视着四周,没有见到人,便嚷嚷道:“赶紧找找,有没有丢东西?”

    丫鬟连忙查看起屋子里的物件来,妇人快步走到供桌边,见东西都好好的,不由松了口气。

    那尊和田玉至少也值好几千两银子,是从寺庙里求来的,供奉在祠堂是为了积福,保佑苏家,若丢了,那真的是全府不得安宁。

    其实离攸有些不明白,苏家的祠堂为什么要供奉一尊这样的玉器,供奉一尊佛像不应该更好吗?

    可偏偏供奉一尊令人匪夷所思的玉器,名义上打着积福,背地里又藏着多少心思,离攸不懂,想必苏秋沫也是不知的。

    妇人是当家主母,苏父的原配夫人,全家上下都由她做主,苏母虽有着苏父的一点偏爱,可这日子也不是处处都尽如人意,在苏家受尽了多少白眼,怕也只有当事人知。

    待确认没有东西丢失时,妇人才安心的出了祠堂。

    但却一个劲的骂身边丫鬟,害自己白白跑一趟。

    等她们走远后,离攸才从梁上下来。

    小心拉开门,走出去,环视四周,没有一个人路过。

    离攸踏下台阶,隐隐觉得不妙,怎么尚书府一瞬间就如此安静,静得她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祠堂前面只有零散的几棵树,并不可藏人,可离攸却觉得周围隐约散发着陌生的味道,带着丝危险,不由提高谨慎,她的行踪应该是败露了。

    来者是谁?

    有没有看见祠堂里发生的事?

    如果真的让他看见了去,那她留不得他。

    手腕轻轻晃动,带着一丝外面不可见的微光,琉璃盘旋着身子,吐着蛇信,都说蛇看不见,要靠物体散发的热量来识别方向,可这种情况也用不着眼睛。

    片刻功夫,琉璃便锁定了方向,是祠堂屋顶。

    离攸嘴角微勾,是一抹不屑的微笑,不回头,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果然屋顶上按耐不住,传来响动。

    下一刻一枚利器径直的朝着她的后脑勺袭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离攸眼里闪过一抹狠劣,没有躲,反而一转身,迎着利器。

    屋顶上的黑衣人眸里一片轻蔑,可下一秒她的举动让他惊掉了下巴。

    只见她千钧一发之际腾空而起,片刻间将那枚利器踢了回来。

    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枚利器已没入了他的头颅。

    离攸看着那慢慢滑落的身影,淡淡吐出四个字来,“不自量力。”

    祠堂后传来东西坠落的声音。

    离攸又扬起那抹不屑的笑,快步跨出祠堂,跃上前面屋顶,回眸看见祠堂后有人惊呼:“死人了。”

    随之祠堂后陆陆续续来了人,看来尚书府这夜是不大安宁了,离攸收起微笑,快步走过屋顶,跃出高墙,转眼便出了尚书府。...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