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推理 > 盗墓者的遥远旅途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家,再见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我算是服了你了加藤院长,在这节骨眼上你也能搞科研,那就快说吧。”种马催促道。

    我也很期待加藤鹰的解说,虽然我之前已经设想过夔牛的皮毛肯定有它的特殊之处,但没想到它突然就“嘭”的一声涨得比海贼王里的乔巴还要大得多,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唔,我记得,我以前有个朋友曾经对我提起过他在做的一项研究-纳米摩擦发电,夔牛的皮毛和某种纳米材料的构造非常相似,你们可以注意触摸看看,这些吸附住我们的皮毛一直都在做着不间断无规则的摩擦运动。”加藤鹰提醒道。

    “纳尼?加藤院长,你的意思是夔牛的皮毛是纳米材料组成的?它可是个动物啊,这怎么可能,它又不是机器人!”我一听加藤鹰的解释,觉得这太扯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加藤老师,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全都在这畜生的身上吗?”长嘴问了一个很萌蠢的问题。

    “欧阳老大,下次再要来倒斗,看来得搞一个智商测验才行,比如嘴哥这样的智商,那肯定是通不过的。”大耳朵鄙视地说道。

    “这可新鲜了啊,恐怕古往今来这么多倒斗的进到斗里,都还没遇见过纳米粽子吧?我们今天可是开眼了哦。加藤院长,那照你的说法,夔牛还是生物吗?”种马问道。

    “唔,各位同学都提出了很有意义的问题,这样很好,科学的精神就是不断的质疑和推翻原有的推论,才能得出更加严谨的理论。我之所以会这么推测,是因为我那个朋友在开始做项目的时候,他曾经拿过一些原材料给我看,摸起来的触感和夔牛身上的很像,所以我才会这样推论。至于它是不是生物,我认为是,它应该是一种在外界早就绝种了的生物,也许现在整个地球上,只有这最后一只了,所以我现在的心情很矛盾,要是为了脱险而伤害到它,这样不太好啊。”加藤鹰说道。

    “加藤院长,你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等这头小牛儿,哦,现在是大牛儿,巨大的牛儿要吃你的时候,你还有心情考虑保护珍稀动物的事情吗?”种马吐槽道。

    “唔,小马同学的话有几分道理,但是它既然已经变得这么巨大了,想必也没办法再来吃我们了吧?听大家声音传来的方向,我们现在应该是各自分布在它的身体中间的位置周围,它的头离我们已经很远了才对。”加藤鹰说道。

    “哈哈,没错,虽然我们暂时没办法脱困,但总算是安全了,就算那个会武功的人形粽子也没办法攻击到我们吧,夔牛的攻击是无差别的啊,就算人形粽子想来搞事情,它也一样会被这样吸住动弹不得,哦也,于是很哈皮!”种马哈哈笑道。

    “即便是这样,夔牛也不需要来攻击我们,它只要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我们不被饿死也会被大小便给憋死,到那时它再恢复原状,不费吹灰之力它就能如愿吃掉我们了。所以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总得做点什么才行。”我大声说道。

    “欧阳,别挣扎了,不信你试试能挣脱这强大的吸力么?连猛将兄都没说话在静观其变了,对哦,加藤院长,按理说这么大的吸力,只有高压电才能做到啊,为什么我们没被烤糊?”种马问道。

    “唔,这应该就是夔牛特殊的身体结构所控制的结果吧,由于缺乏具体的数据,我还不能得出最准确的结论。”加藤鹰说道。

    “欧阳老大,你说,要是我们真被这头大牛粽子挂在这上面一天一夜,万一有谁忍不住撒尿,会不会被电成瓜娃子啊?”

    “你个背时娃儿闭嘴!是你现在已经被吓尿了吧?”

    “你们吵个锤子,欧阳老大肯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我一直都记到起欧阳老大的话在,只要找到机会,我就会敲响这面夔牛鼓!”

    大家都被这么挂在夔牛突然膨胀变大了的身体上面,因为什么都做不了而感到非常无聊,于是七嘴八舌地开始了挂谈会。

    但我现在却没心思参与他们的讨论,因为,夔牛的脑袋突然毫无征兆地从我旁边的皮毛之中缓缓地钻了出来,正瞪着金光闪烁的眼睛在缓缓地朝我靠近。

    这尼玛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生物?

    它能发光能变大,还能在变大之后的皮毛内自由伸缩脑袋变换位置,我估计夔牛这种诡异的上古生物,就是靠着这个独门绝技来觅食的吧?否则就凭那个旋转屁股撞人的技能,那是绝对不可能被载入史册的。

    只是我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只会出现在神话里的情况,偏偏就被我遇上了,真歹命!

    我很想大声惊呼让其他人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但由于太过紧张,到最后却一声也叫不出来,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喉头发出“嗬,嗬”的声响。

    我这次真的是快要被吓尿了,不管是螣蛇还是犀渠,我还从来没有单独面对过这种级别的上古异兽,我会不会就这样被吃掉?真他娘的悲催,我连遗言都没想好该说什么,就要交代了么。

    我不想就这样认命,我使劲鼓足力气想挣脱身后强大的吸力,但是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没用,就连拔出苗刀做最后的顽抗都不行了。

    种马和长嘴等人依然还在热烈地讨论着种种脱险的可能性,以及出去后要再去苏拓家的酒店去吃白食等等事情。

    我索性放松了身体,看着已经对着我张开大嘴露出尖牙的夔牛,我的心中竟忽然感到一阵轻松,我冷冷地看着夔牛的大眼睛心里想着,我和你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一直追着我不放?

    不过我随后又想到,既然盯着我不放,那就来吧,把我吃掉,然后放过其他人,这样我或许会死的有价值一点。

    正想着这些话的我,突然感到脖子传来一阵剧痛,呵呵,你他妈的是夔牛,是牛!不是老虎也不是狮子,更不是吸血鬼,你这是在搞毛线啊!

    “种马,大家!如果有机会,你们一定要活着出去!夔牛的头能在皮毛内部自由活动,保重了!”我终于努力大声喊出了想说的话。